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春秋战国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在《财经郎闲评.农村金融.出路何在?》一期节目中,温铁军先生把中国农村的未来寄托于——日韩模式。认为应该把中国二千三百多万个小农户,组织成为一个个的小规模的小农联合体,以这种组织化的形式整和土地、劳动力,以期吸引更多的资金投入,进而能使中国的小农经济得以生存。同时城市要为其自产自销提供方便,以使其能自行以商补农。并而温先生认希望三十年后,中国还要保持七亿以上的农村人口。

   所谓日韩模式,实际上是日韩台模式,他们在以小农为基础的经济结构之上,政府其实并不直接用于农业生产投入,而是加强农民的互助合作,加强农业的社会性投入,然后向农民的生产合作、农民的联合起来的合作组织开放所有这些农外的涉农经济领域,比如说投资、比如说保险、比如说购销、比如说超市、比如说加工等等,这些只要是农民联合起来组织所形成这样的合作,都可以低税甚至免税地进入。然后政府还要一定的投资来帮助这些事业,就是涉农的农民合作事业发展起来,以此,这方面所产生的收益来反补到农业生产上,比如说,农民联合起来搞的农民金融,它就规定是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收益要定向的、用于农村各项事业的开支。

   这里我要请温先生注意,无论是日本、韩国还是台湾,他们并没有如中国一样,去人为的灭亡小农经济的社会关系,而是顺其自然的使这个农村社会自我发展。依赖于这种传统的社会关系的自我改造,通过市场上竞争,以及政府的帮助,自我发展而成这种东方特色的形式。他们的形成这种组织模式,来自于以血统为纽带的华夏氏族社会,传统的以族长与地主为核心,才使的这个模式天然的就拥有组织性、有效性。

   而中国大陆,通过多次以消灭生产关系为目标的土地革命,以及阶级斗争为手段消灭了固有的地主与宗族,使中国农民成为了今天实际意义上的——农业人口。国家是土地的所有者,政府是土地的管理者,而农民手中的土地使用权是来自租赁承包。他们没有土地的所有权、无法自我的完成一个小农社会的自我改造,只不过是一个群无组织、无束缚的社会主义农工。他们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农村的主人,农村是农业国有企业性质,而从生产的方式却是一家一户小农式的,他们只是东间小了点,而实际上是从事农业生产的工人。

   在中国这种不伦不类的生产关系上,去形成传统的小农联合体是不可能的成功的。如果在他们无动力的情况下,去强硬的把他们组织起来,很可能或是成为一个松散的形式化的联盟。或是他们的有条件放弃农业生产,使得这个小农经济联合体,在性质上向股份化的方向发展,只拿股本收益不加入劳动。更多的剩余劳动力出现,土地在实际上被兼并整和,农业社会进一行的有效组织与分工,不用三十年中国的绝大部分的农村人口就可以从土地上进入到城市了。以日本为例,农业人口从1964年占全部人口的44%,下降到1980年的18%,现在他的农业人口也不过是占其总人口的5%。农业人口是明显的快速的减少,也就是借助于这种集体化对于劳动力的剩余。

   这还没有计算在组织过程中,官僚们巧取豪夺,使个合作化运动成为一个真正的圈地运动的可能规模。但我可以想像,在这个联合过程中,新的生产单位间的小磨擦不断,而农村又无法有效的进行调节,小型的武斗冲突必然是少不了的。如何能保证这组成的五百万个小农联合体的稳定,就又要让政府头痛了。

   而且,就台湾省农村人口10%,其中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力仅40万,法定农业投资折合人民币大约每年300亿,这种大力度的支农政策是现政权所希望支出的吗?就只是温先生指出的要以农民进城自行销售农产品来说,也要使得城市的农产品供给是和流通部门,从财政拿到的高补贴成为历史。同时,假如鲜活的猪肉可以进城,谁愿意吃冻猪肉呢?如果没有人要国有流通部门的冻猪肉,财政就得增加库存和亏损的补贴、银行给的贷款也收不回来。这样一来,新的城市人口失业又要出现了。

   更加让人不能相信的是,在中国这样的高速发展的经济环境之下,人员流运规模与速度与日俱增,信息传媒如此发达之下,还把目标定在三十年后还使七亿农民滞留农村。这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知道又要用多少人的血与泪才能完成。

   中国农业人口的城市化进程,已经人为的被阻碍了六十年了,如果还要以这种手段拖延历史的进步,只能是让问题越来越大,解决起来难上加难。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