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党文化:两条路线]
春秋战国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笔记》:十七年的中共与民运
·《十七年的计》:驱虎吞狼
·《十七年的计》:二虎竞食
·《十七年的计》:牧鹿于外
·新闻短评:卫星遥感下的官僚运作
·一台弯弯(关于第四权):从蓝绿斗争到斗争蓝绿
·国企改革方向应该是:党有、党营
·我的经济学:和平崛起与内部殖民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他人的权力与个人的主张——评“曹长青”们
·一台弯弯:明修栈道罢阿扁·暗渡陈仓倒苏揆
·一台弯弯:当民进党失去了贞操
·新闻短评:冯小刚PK李安 与 茉莉PK王希哲 之PK的PK
·李大师洪志“赞”!~~
·国民党精神党员们:帮忙别添乱!——警惕“绿民运”“民进党徒”的阴谋
·挥舞牙签的堂基科德——送“三反运动(反马反毛反文革)”的壮士
·民主茴香豆
·某民运
· 泡坛有感
·文革的意义
·新闻短评:党纲已腐 宪纲不立 ——山西爆炸事件的联想
·马克思主义本质上是属于人的新宗教
·寓言一则:孪生连体
·自编顺口溜
·儒生论民主
·儒生论宗教
·一台弯弯:绿色大决裂·台独之死!
·说理评论:错把冯京作马凉——评不锈钢老鼠:[社论]中国泛蓝联盟应该欢迎泛绿联盟成立
·一台弯弯:把耶稣漆成绿色!!!信仰之死!
·听民运:民运里面的三种人
·听民运:学会3P法 速成理论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文化:两条路线

   党文化:两条路线

   中国共产党是在反对右的和“左”的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中巩固和发展起来的。这里的左右两条路线,在共产党人看来是源自于阶级社会中,阶级矛盾在党内的一种反映。一方面,这两条路线的斗争给过中国共产党以惨痛的教训,而另一方面,如果在其“党内如果没有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思想斗争,党的生命也就停止了。”这种斗争,对中国共产党如同是毒品一样的,及是一种伤害,又要依赖其提供生命的动力。

   做为一个列宁主义指导下,建立的集权制的党组形式,没有可能是在一种温情脉脉的情况下进行这种斗争。因此,无论是对待同样的是两条路线的斗争的党外之党,还是党内的“阶级敌人”在作法上、手段上都是极为残酷。胜利者一步蹬天,而失败者大多数是惨不忍睹。刘少奇就是一个典型,而在日常中级、小级的斗争,说也说不清有多少的牺牲品了。也有如同,毛泽东和斯大林一样的,他们能以自己的威信与智慧,把失败一直拖到他们死亡。但是,作为同志与战友的接班人,一般都要对他们的进行不同程度上的清算,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旧的矛盾解决,就有新的矛盾产生,两条路线也是如此,总结起来中共的在历史上的经历了以下的几次的斗争:

   1、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反对陈独秀、张国焘右的和左的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2、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反对李立三、王明左的和张国焘右的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3、抗日战争时期,反王明右的和左的机会主义路线争;4、解放战争时期和社会主主义建设时期,反刘少奇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和毛泽东的极左路线的斗争;5、文革后期,反华国锋与四人帮左倾机会主义和邓小平右倾路线的斗争;6、八九学潮,反民主左翼形右实左的机会主义与邓小平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专政主义的斗争。7、一九九三年,反邓小平右倾机会主义和党内左倾保守主义的斗争。8、以江泽民与胡锦涛为代表的,资产阶级专政与社会主义专制的斗争。

   总之,在中共的党史上,一般是要求对两条路线采取“持两端而取其间”的中庸立场,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说:“历史告诉我们,正确的政治的和军事的路线,不是自然地平安地产生和发展起来的,而是从斗争中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一方面,它要同‘左’倾机会主义作斗争,另一方面,它又要同右倾机会主义作斗争。不同这些危害革命和革命战争的有害的倾向作斗争,并且彻底地克服它们,正确的路线的建设和革命战争的胜利,是不可能的。”

   但是实际上,这种走“中间路线”的情况从来也没有出现过。如果,在抗日战争时期,以毛的个人威信,一方面依赖于共产党人的强力的土改与均贫富的左翼路线得以展开的群众路线,而同时又对于民族主义与资产阶级的让步与妥协,这种机会主义路线指导下,建立了一个比较好的政治政策与军事路线的话。而到新中国建立之后,毛泽东做为这种中间路线主义者,也一样的被卷入到了极左的风暴之中。可是他自己还是以“打鬼用钟馗”来自鸣得意。

   所谓的中间路线、中庸立场,不只是毛泽东做不到,在中国历史上历代的能人智士,也无一可以做到。特别是当你把事物分为两个斗争的事物之后,又要努力的去做到不偏不依,结果只能给人一个乎左乎右的印象。

   有人以为中国人是喜好内斗的民族,而实际上中国人是最不善于内斗的民族。毛泽东以其智慧,认识到了矛盾的对立统一与转化,但却从来也不认为这种斗争可以用温和的方法与形式进行。时至今天,这个两条路线的斗争,依然是以自己的暴力面貌而被斗争双方或几方认识,这就是毒品一样的让人兴奋,直到自己的生命力被其消耗殆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