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春秋战国
·论精英
·就“中国人权”事斥海外民运书
·民运的败因之一:没有法治精神的民主实践
·民运的败因之二:投机心理指导下的民运领袖
·民运的败因之三:买办性质的多党制
·论自私 ——感悟神的爱
·植桔淮南何产枳——回高寒
·民运的败因之四:“外部分散不合作”与“内部合作不分工”的体制
·法轮力量猜想一:国内力量真空化
·民运的败因之五:“政治产品”手工作坊式生产与“赶集式”售卖
·民运的败因之六:“自由无秩序”与“专制有纪律”的搏斗
·民运的败因之七:“无根浮萍运动”与“草根的一代”竞争
·法轮力量猜想三:与外逃官员势力的合流
·邓共与民运之一:一母同胞双生子
·邓共与民运之二:孝子逆子,红旗蓝旗
·我对法轮功的态度 (读袁红冰有感)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1932年1月,日本侵略军借口“日本和尚被殴案”,出动海军陆战队向闸北、吴淞口等地发起大规模进攻。蔡廷锴、蒋光鼐将军率十九路军奋起抗击,这就是著名的“一二八抗战”。

   而在这段期间,在草岚子监狱内关押的中共党员们,对此爱国行动发生了激烈争论。一方认为:蔡廷锴、蒋光鼐是国民党军阀,他们看到国民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已经破产,不能再继续使用老的方法统治下去了,便改用“抗日”的新手法来欺骗群众,以维持他们的反动统治。同时,这种抗战可能还有国际背景,比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先安内后攘外”更带有欺骗性,因而也更加危险。两个军阀比蒋介石还反动,因此必须彻底揭露,坚决打击,反对他们的这种对日本人的暴行。另一方,则凭着作为中国人本能良知,对这一意见表示反对,认为他们这些行动是爱国的行动。

   1933年5月,因为蒋介石签订《淞沪协定》,蔡廷锴、蒋光鼐与李济深、陈铭枢等人士,与国民政府反裂。于11月,在福州成立了“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公开声明愿意与红军结成统一战线抗日反蒋。这就是福建事变。

   而这时,在草岚子监狱里的共产党们,依旧的认为这个政府是反动的,应该加以反对。认为这个政府是国民党的阴谋,因而比蒋介石更有欺骗性,更坏。两派人马把这些问题,分别写成报告,送到河北省委。中共河北省委发过去两封信,说支持抗日的共产党员,是在“客观上帮助了敌人”,“是十足的右倾机会主义”,“同托洛茨基、陈独秀取消派一样”。命令“要马上改造支部干事会”,“与右倾动摇分子作斗争”,“坚决地把阶级异己分子从你们营垒中肃清出去”……”

   以共产党来说,他们是作为“国产国际中国分部”,听令于“苏共中央”,的一个俄国利益代理人。自然在他们的组织理论上,并不认同民族主义的,在国家消亡论与阶级论的指导之下他们的大多数都是一些的民族主义的分子。

   因些,当读完上的上边的历史,如同直如是见到了今天的民运。无论是在行为方式,语汇语境上,都有异曲同工之妙。“民族主义——是专制者最后的堡垒,是专制者用来欺骗人民的,是更危险的,是更坏的……”,“把哪些认同民族主义的人,打倒、批臭……他们是共产党的帮凶”这些话,如果进到了一个时光的隧道,又来到了这个时代的网络之中,开始了又一次轮回。

   一直到了毛泽东时代开始,共产党进入到民族民主主义,并把民族抗日统一战线当成是自己成功的三大法宝,共产党人才真下的开始进入到了成功的道路上。我以为当今的,这些死了一百年,又被打到网络上来显形的东西,总有是会被又一次的打回到历史中去的。民主与民族的结合,是必然的一个步骤。

   可是,我依旧的感到郁闷,我们的中国为什么总是要一次次的陷入到这样的一个循环中去的呢?一兴一亡这样的大循环不算,还要有这林林总总的小小的怪圈,把人与的心灵与肉体都折磨一番吗?联想到哪些,以打倒、推翻之后要破除共和制,建立联邦制,起一个新的国家名称,分中国为七块八块之样的话,也真的不过是封建中国的改朝换代,加上西式名词包装罢了。新鲜乎?不新鲜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