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看雲舒雲卷
[主页]->[宗教信仰]->[看雲舒雲卷]->[魯迅故里──軒亭口的痛楚少了]
看雲舒雲卷
·2007/4/21扶乩的人
·2007/4/20也有风雨也有晴
·2007/4/19软弱
·2007/4/18如何活泼
·2007/4/17智仁勇
·2007/4/16两个试探
·2007/4/15包单
·2007/4/14默然的
·2007/4/13傲
·2007/4/12讲什么
·2007/4/11神家
·2007/4/10什么粉
·2007/4/9不知不觉
·2007/4/8FLY
·2007/4/7第三言
·2007/4/6孔雀
·2007/4/5哀如心
·2007/4/4圣灵的恩膏
·2007/4/3那日
·2007/4/2她
·2007/4/1厌烦
·2007/3/31许多的埃及
·2007/3/30 riding on a donkey
·2007/3/29逃避
·2007/3/28疯狂的一家
·2007/3/27楢山节考
·2007/3/26 一根火中的柴
·2007年3月25日 血气
·2007/3/24Christ center
·2007/3/23海豚的信
·2007/3/22鱼静
·2007/3/21舌
· 2007/3/20本无一物的坦然
·2007/3/19忍耐与投诉
·2007/3/18救
·2007/3/17 so what
·2007/3/16祭司的谨守
·2007/3/15经纬
·2007/3/14伴
·2007/3/13神的旨意
·2007/3/12情与理
·2007/3/11活出
·2007/3/10不再平淡
·2007/3/9出发点
·2007/3/8信与不信
·2007/3/7妒
·2007/3/6缝
·2007/3/5叮咛
·2007/3/4投
·2007/3/3 无花果
·2007/3/2又一次
·2007/3/1 盐
·2007/2/28体贴
·2007/2/27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魯迅故里──軒亭口的痛楚少了

     有雨,是春雨,沒有秋風與秋雨。

     我在紹興,從年廿九到年初三,出出進進,鼠與牛的天都沒什麼陽光。有雨毛,天陰。

     天陰,確是一個很好的答案。我用了天氣來解釋為什麼經過馬路中心的紀念碑而不知。天太陰了,我只看到街道旁「古軒亭口快餐店」的名字,是有些震驚,然後才發現了紀念碑。

     乘杭州──紹興的火車,主要為了拜訪魯迅的三味書屋,百草園,然而在杭州書店偶遇小思文章:  一九零七年七月十五日的清晨,紹興軒亭口上,幾個兵丁推着身穿白汗衫的秋瑾。  秋從容語刑人曰:且住!容我一望,有無親友來別我?乃張目四顧,復閉目曰:可矣,遂就義。

     一九八六年小思<古軒亭口的痛楚>,寫紀念碑下走過尋常百姓,秋瑾的事與他們好像一切無關。

     十一年後,紀念碑仍在,人們仍然尋常地走過。

     身為遊人,我比尋常人們忙碌的是拍了幾張相。天陰,效果強差我意。多了一點歷史的追慕,可秋瑾的事我比人們知道的多了哪些?反清斗士?魯迅<藥>中夏瑜的寄意?汪明荃的秋瑾?

     勝王敗寇,滿清愛新覺羅千千萬萬載,我們仍尊秋瑾烈士麼?教科書的扭曲或許正如不少日人對南京大屠殺無恥的無知,以及官方對六四死傷人數間歇性修改。

     文字記載告訴我們,那天並沒有親友在軒亭口。

     在軒亭口,我所知甚少,所以痛楚也少。

   文章刊登於《星島日報》「舒雲集」

   

   秋瑾資料

   1875至1907年,字璿卿,號競雄,又名鑒湖女俠,浙江紹興人,光緒元年十月十一日生於福建閩侯縣。1905年她在黃興的引薦下,在東京拜會了孫中山先生,成為同盟會第一位女委員。1907年,她奔走於浙江各地,籌劃光復軍起義,可惜被學生出賣,遂於七月十五日就義。她曾寫下名句「拼將十萬頭臚血,須把乾坤力挽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