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我近视所以我看见]
沧海一叶集
·盛世欢歌
·征地--征命
·撕下最后的一片伪装
·不敢管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自由表达意见绝不是示威
·我们应该在以哈冲突中学会宣传
·他们那里是什么理想主义者
·保钓--中国人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他只是“借”钱你却“故意杀人”
·我们是人不是零件
·我们应不应该舍身出门
·执法--上海式的
·伟大爱国者的嘴脸
·中国在你的胸堂容下一颗心
·抗议“干涉内政”
·警枪响起后反差巨大的二种即时反应
·发展英国式的
·一个女人之死与一个男人之死
·换一种方式冲击网络言论自由
· 强加给谷歌都不敢接受的赞扬
·网络审查并不可怕
·其实他们想要的是我们的良知死亡
· 谁偷了我的选票
·选票被偷走以后
·刀口下的孩子
·你可曾想过枪口下的孩子
·三个人的一个难民故事
·请让他自由地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吧
·罂粟花杂感
·拆迁----法保护下的强抢
·和谐社会”抢劫者的天堂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政策只给占领国提供子弹而已
·母亲的手“摔”断了
·挪威很近长乐很远
·王凤娇的断手刘晓波的煽动颠覆罪
·一切等法医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 中国的勇气在哪里
·太较真了一天都活下去
·我们睁大眼睛看着吧
·对于刘晓波有些话不能不说
·一切以私了来解决
·母亲的断手案终于完结了
·我的利害与我的无奈
·奥斯陆在鼓励犯罪还是中国政府在犯罪
· 这只手太重
·并不光彩的影响力
·我看到的只是魔鬼的狰狞面孔
· 别怀疑我的决心
·中国人--你何时能够站出来
·中国制作最好的片子《国家形象》
·霸主、警察、清白 !
·主权与人权高低的陷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近视所以我看见

    我近视所以我看见
    林键
    我们的专家视线是长远的,比神话故事中的千里眼看的更远更清楚,不过近在身边的事,却视而不见。我近视,不像我们的专家学者看的那么长远,那么宽广。
    我们的专家学者可以看到西方发达国家的税率比我国高多了,却看不到我们除了了税还有各种各样西方国家没有的「费」,要是把我们的税费加起来,不知要比发达国家高出多少。
    我们的专家学者可以看到西方的电话费比起咱中国贵多了,却见不到洋人们干八个钟头活可以打超过二十四个小时电话,我们的劳苦大众干十个钟头活却打不了一个小时电话。


   
    我们的专家学者可以隔著太平洋看到美国的种族歧视,可以看到西方发达国家的种种不公,样样不平,而不能看见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把农业人口和非农业人口的身份确定下来,不能改变,从而使农民成了没有父母的弃儿,而城市居民却享有农民不能享有的一切,多少富了起来的农家子弟为了抹去身上的「农」字,花了多少金钱,多少精力。
    我们的专家学者看到了只占世界人口25%的发达国,消费著世界上80%的自然资源,只占世界人口5%的美国,每年消费世界25%的能源。却看不到我们的国家,占人口总数不到20%的城市居民,享受了社会保障支出的89%,1.5亿享受社会保险金的城镇人口占了全国十三亿人口社会保险金的93.5%。
   
    我们的专家学者看到了我们的国际大都会,看到了我们城市的高楼大厦,看到了中国的巨大成就;见到了海外华人因中国的强大不再遭人歧视,见到了我们伟大祖国的大国风范,对弱小国家这个施一点,那个给一点,然而却看不到我们还有那么多的农民兄弟不仅没有电用,没有乾净的水喝,就是吃都吃不饱,穿都穿不暖,死得起,病不起。我们有多少儿童还上不起学。
   我们的专家学者可以看到美国、西方国家法律形式上的平等,实际上的不公,却从不告诉我们到底中国法律形式上的不公,在实际上怎样实现平等。
    我近视,没有能耐,不可能跨过太平洋,跨过地中海去看西方的大问题、世界的大问题。我能看见的只是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最平常、最普通的事。
    如果我们的专家学者除了研究大事以外,能够跟普通人一样,多关心些自己国家和身边的小事,中国今天或许不会这么落后。
   ——2004《争鸣》六月号
   

此文于2015年04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