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谁剥夺他们受教育的权利?]
沧海一叶集
·谁控制了立法院
·两岸要务实
· 台独意味着战争——拿什么攻台
·阿扁控制了检调了吗
·倒扁的儿戏
·台湾是谁的
·富士康,十连“跳”、民工荒
·富士康的另一面
·富士康的另一面----没有人性
·脱贫是要杀人的
·要乐见两岸关系的改善
·民主台湾给我们上的一课
·理性爱国
·中国只有天灾没有人祸
·定州屠杀案必需彻查
·人安排事做,不要事安排人做
·挥拳头与杀人
·定州惨案我们绝不能够沉默
·从李建平案看共和国的冤案是如何产生的
·天生杀人犯
·看共和国的义务教育到底是什么
· 死后复活
·我们的困惑
医生医院
·这不是住院费的问题,而是犯罪的问题
·“硫酸软骨素注射液”说明了什么
·医生医院自然可以张狂
·中国收起你打击“非法行医”的手
·明天你敢出门吗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一事归一事
·皇帝老爷辛苦了
·村民们要负什么责
·捞钱不停矿难不止
·累、穷、软、险
·反腐败还是纵腐败
·暴力征地的原因
·怎么帮助逃亡者?
· 把我们的苦难告诉世人
·安全了,不生产了
·百步笑五十步
·从六四讲开去
·从反中乱港谈起
· 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福州市对黄金高至函人民网事件的正面反应看黄金高所讲是真是假
·实行计划生育的理由
·为自己辩护
·中国共产党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农民有多苦
· 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请从官员们的违法必究开始
·来吧!一起吃人血人肉盛宴吧
·盛世欢歌
·征地--征命
·撕下最后的一片伪装
·不敢管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剥夺他们受教育的权利?

    谁剥夺他们受教育的权利
    林键
    中国有一群数量相当庞大的少年,不是因爲家中穷得连学费都交不起而失学,而是因爲教育制度,让他们应受到的九年义务教育残破不全。
    中国有个工程,叫「希望工程」爲了贫困的学童不再失学,爲了让贫困的儿童也有受教育的权利。每一年,海内外不知有多少人士给它捐钱,帮助因贫困而失学的儿童重新背上书包。可今天,中国有一群数量相当庞大的少年,他们不是因爲家中穷得连学费都交不起而失学,而是因爲教育制度的问题,让他们应受到的九年义务教育残破不全。
    让我们把时间转回到一九九五年。这一年,国家教委制定了分流政策,对于一些很难考上大学的学生,学校可以把他们分流,不参加高考,只要会考合格,就颁发高中毕业证书。分流必须秉著学生和家长自愿的原则。


   
    就因爲这一政策的出台,让分流在全中国范围内扩张,从部分地区实行分流到全国范围实行分流,从高考分流到中考分流,从一部分地区分流后只要学生想参加高考也可以参加高考和中考,到强行不让参加高考及中考。
    虽然在国家教委的政策出台之前,中国就已有了分流,但当时不像现在的分流如此的疯狂,如此的肆无忌惮。爲了升学率,一些普通中学尤其是县乡中学,把超过半数甚至七成以上的学生当做差生强行分流出来,不让参加中考(不是根据教委制定的自愿原则及高考范围)。对这些学生,一些学校让他们回家到社会上去,一些学校派些不用负责任的老师来教他们这些分流班的学生,反正没参加中考了,教与不教无所谓,学生们是抱著反正没希望了,学与不学一个样。学校的升学率可是突飞猛进,几乎是100%,学校的声誉当然是如日中天,可学生呢?原来咱是被放弃的一群,是没希望、拖人后腿的一 群。
   
    有人会问,要是这些学生不去分流班怎麽办,非要参加中考怎麽办。放心,这小问题是难不倒老师们的:你要参加中考,二千元押金,考不到某分数线拿不回钱。二千元对于一些农家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啊!(一个家庭可能是一百元现金都没有。中国还有三千万人人均年收入不到三百元,六千万人人均年收入不足六百元。) 考不上没了这钱,怎麽算都合不来搏不过,家长自然是不会让孩子拿这钱冒险了。还有一个方法,不给毕业证书,没考上更高一级的学校,学校扣发其中学毕业证书。没有了这证书,说小事是小事,说大事也是大事,出门打工还没听说过有哪个工厂要没有初中以上学历的,没有证书,人家不相信你中学毕业,不请你。还是自愿回家好点。
    中国还有一些儿童,也不是他们的父母交不起学费而上不了学。他们就是那些农民工的孩子,这些儿童因父母在大中城市、沿海发达地区工作,放在农村没人照顾而随父母背井离乡。这些孩子一样没有了受普通教育的权利。
    父母的户口在农村,孩子的户口也在农村,孩子的普通教育也只能在户籍所在地进行。这异地嘛,当然也可以受到普通教育,只要有钱的话——赞助费、借读费少则一千八百,多则八千上万,一年而已,这依各个学校各个地区不同而定。这对于民工们来说,哪里承担得起(承担得起也不会背井离乡跑到城里来,到沿海地区打工了),只好让孩子们自己玩了,只有自己有空教一点了。
    在这充满因贫困而失学要人伸出援助之手才可上学的国度里,由于不合理的教育制度,学校用不同的理由把学童受教育的权利收回,把学童赶出校门。
   发表于2004.07争鸣
   

此文于2015年04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