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中国只有天灾没有人祸]
沧海一叶集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自由表达意见绝不是示威
·我们应该在以哈冲突中学会宣传
·他们那里是什么理想主义者
·保钓--中国人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他只是“借”钱你却“故意杀人”
·我们是人不是零件
·我们应不应该舍身出门
·执法--上海式的
·伟大爱国者的嘴脸
·中国在你的胸堂容下一颗心
·抗议“干涉内政”
·警枪响起后反差巨大的二种即时反应
·发展英国式的
·一个女人之死与一个男人之死
·换一种方式冲击网络言论自由
· 强加给谷歌都不敢接受的赞扬
·网络审查并不可怕
·其实他们想要的是我们的良知死亡
· 谁偷了我的选票
·选票被偷走以后
·刀口下的孩子
·你可曾想过枪口下的孩子
·三个人的一个难民故事
·请让他自由地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吧
·罂粟花杂感
·拆迁----法保护下的强抢
·和谐社会”抢劫者的天堂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政策只给占领国提供子弹而已
·母亲的手“摔”断了
·挪威很近长乐很远
·王凤娇的断手刘晓波的煽动颠覆罪
·一切等法医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 中国的勇气在哪里
·太较真了一天都活下去
·我们睁大眼睛看着吧
·对于刘晓波有些话不能不说
·一切以私了来解决
·母亲的断手案终于完结了
·我的利害与我的无奈
·奥斯陆在鼓励犯罪还是中国政府在犯罪
· 这只手太重
·并不光彩的影响力
·我看到的只是魔鬼的狰狞面孔
· 别怀疑我的决心
·中国人--你何时能够站出来
·中国制作最好的片子《国家形象》
·霸主、警察、清白 !
·主权与人权高低的陷阱
·没落的帝国,崛起的大国
·给自己争取一次机会
·勇气是改变的开始
·我们到底讨论什么
· 请别再让英雄孤独
·别妄想在自由的世界剥夺我们的自由
·这就是共产党的标准
· 我谈的并不是“无敌论”
·请站在自由、民主、正义的一方
·我只是想促使中国政府执行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
·他们很勇敢,你们很卑鄙
·勇敢地站出来是有用的
·保钓与国民教育
·香港人反对的不是国民教育
· 勇气与智慧的胜利
·我的选票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只有天灾没有人祸

    中国只有天灾没有人祸
    沧海一叶
    中国只有天灾没有人祸,这是真的。
    公元2005年6月10日这天是星期五,下午2点20 分左右发生山洪和泥石流灾害,黑龙江省宁安市沙兰镇被洪水入侵,小学被淹没,死亡的小学生达到了102人。沙兰镇一下子失去了超过1/3的小孩。
    二百年一遇的洪灾,一百多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去了,谁不痛心,谁不悲伤。然而对于天灾,我们没有什么好说了,毕竟那是谁都不可预料到的,毕竟中国每年都有天灾,1959--1961三年饿死了那么多的人,一句自然灾害就全解决了,当然没有人告诉我们那三年自然灾害到底发生了多大的灾,有人说饿死了一千万,有人说三千万,有一点是真的,就是饿死了很多人。


    沙兰不过死了一百来号与之相比算得了什么。但专家们有足够多的数据资料来说明这是自然灾害。
    降雨从六月十日十二时五十分开始到十五时结束,三处雨量调查站调查结果分别是:约两个小时时间,和盛村降雨一百五十毫米,王家村二百毫米,鸡蛋石沟村推测为一百五十至二百毫米。沙兰河上游在二个小时左右降雨量达到150毫米-200毫米,属200年一遇的强降雨,在目前的条件下,这种情况造成的山洪尚无法预知。这是黑龙江省水文局对引起洪灾的沙兰河流域进行了实地洪水查勘得到的,二百年一遇的结论也是他们做出来的。我们不知道的是在十五时下的雨水是怎么跑到十四时二十分钟左右到达宁安小学的,十分钟的时间水位就上升了二米。
   
    我们同样不明白的是,到三点多一点家长就冲进了学校救人,当时水位是至胸,不超过1米2。洪水在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退却了将近一半。这洪水退的速度我看不仅仅是二百年一遇,称其二千年一遇都不为过。
    处在上游的王家村村书记郑灿会用手机给沙兰镇政府打电话示警,第一次打电话无人接听,过了10分钟左右,镇干部王庆涛接听了电话,听说情况后说镇政府只有自己一个人,走不开,随后放下了电话,再接着打电话时,就无人接听了。 打向派出所的电话,民警们要办案,也是不理。
    沙兰镇中心小学一年级学生王蒙蒙的奶奶赵国琴称,当日洪水来临前,她去学校接孩子,路上碰到了学校学生张国安的母亲,告诉她上游来水了。二人急忙跑到学校,到达一年级后,赵国琴告诉班主任李宗美:“上游来水了,快点放学吧!”同学们听说要发水都哭了起来,李老师拿着教鞭击打着讲台告诉孩子们:“都坐下,家长没来谁也不许走。”到洪水到来里,李老师自已是爬上了窗槛逃命去了,学生们只好淹死。
    沙兰镇作为地势低洼的防汛重地,平时的防汛工作形同虚设,贯穿沙兰镇的沙兰河河道早就被垃圾、违章建筑等弄得非常狭窄,平均只有三四米宽,沙兰河上的中心桥,本来有四个桥洞,但因为违章建筑和垃圾,现在只有两个桥洞能过水,有淤泥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个洞能通水。直到十六日还是依然只有二个桥洞可以过水。
    具有防洪功能的水库1960竣工,从来没有整修过。去年拿到一笔整修经费,被官员们拿去买六部上海产“帕萨特”汽车,花掉121万 8,000元。洪水一来水库溃堤。于是水就一股脑的往下冲,一直冲进了沙兰镇中心小学。
    中心小学附近的中心桥的桥面距水面有10米左右,而下游的一处矮桥桥面与水面的距离不超过5米。这座已被村民们称为“憋水桥”的矮桥受损严重,铁栏杆已经被彻底冲跨,显然承受过巨大的冲击。相比之下,学校附近的中心桥则毫发无损。正是下游的这座矮桥,起到了拦水坝的作用,使学校成为蓄水池。
    6月11日晚,黑龙江省水文局局长董淑华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此次洪灾的原因为短时间、局部、突发性强降雨造成的典型的泥石流山洪。在洪灾发生前,沙兰河上游在40分钟内,降雨量达到150毫米到200毫米,属200年一遇的强降雨,在目前的条件下,这种情况造成的山洪尚无法预知。次日,这位局长在央视 “焦点访谈”中说,气象站发布的预报是阵雨或者雷阵雨天气,但是当天出现的是一个小范围的强降雨的天气过程,属于超常规降雨过程,不可预见。我们要相信约二个小时下到150毫米到200毫米还是在四十分钟之内呢?阵雨有大有小,在40分钟内下到200毫米在南方是经常出现的。
    不可预见,黑龙江省气象局长刘万军在11日要求要提高天气预报准确率,重点做好重大天气预报服务和监测工作。全省已划分了雷达警戒区,雷达所在地如发现有强对流天气发生的可能,要马上向上一级和下一级通报。今后预测减灾处要制定更详细的雷达工作业务流程,把雷达回波强度和可能发生的降水强度形成对比指标,使全省短时预报更为规范和准确。我们不知道雷达开了是否可预见,指责气象站的预报是为了说明什么,只能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水库不修,河道不清,工作不作,有警不接。
   雨落库毁,水漫小学,百人死亡,中宣禁令。
   一命十五,定要闭嘴,千万建校,自然灾害。
    死去的孩子已经死去了,在这没有人祸只有天灾的国度里,要想不再出现洪灾,要想不再出现泥石流,只有乞求上天千万别下雨,可没有了雨,没有了洪灾,旱灾就要来了,没有人祸的中国,只好每年都要发生天灾
   2005.06.19

此文于2015年01月3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