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沧海一叶集
· 台独意味着战争——拿什么攻台
·阿扁控制了检调了吗
·倒扁的儿戏
·台湾是谁的
·富士康,十连“跳”、民工荒
·富士康的另一面
·富士康的另一面----没有人性
·脱贫是要杀人的
·要乐见两岸关系的改善
·民主台湾给我们上的一课
·理性爱国
·中国只有天灾没有人祸
·定州屠杀案必需彻查
·人安排事做,不要事安排人做
·挥拳头与杀人
·定州惨案我们绝不能够沉默
·从李建平案看共和国的冤案是如何产生的
·天生杀人犯
·看共和国的义务教育到底是什么
· 死后复活
·我们的困惑
医生医院
·这不是住院费的问题,而是犯罪的问题
·“硫酸软骨素注射液”说明了什么
·医生医院自然可以张狂
·中国收起你打击“非法行医”的手
·明天你敢出门吗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一事归一事
·皇帝老爷辛苦了
·村民们要负什么责
·捞钱不停矿难不止
·累、穷、软、险
·反腐败还是纵腐败
·暴力征地的原因
·怎么帮助逃亡者?
· 把我们的苦难告诉世人
·安全了,不生产了
·百步笑五十步
·从六四讲开去
·从反中乱港谈起
· 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福州市对黄金高至函人民网事件的正面反应看黄金高所讲是真是假
·实行计划生育的理由
·为自己辩护
·中国共产党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农民有多苦
· 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请从官员们的违法必究开始
·来吧!一起吃人血人肉盛宴吧
·盛世欢歌
·征地--征命
·撕下最后的一片伪装
·不敢管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林键
    提到“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没有中国人不气愤的。 看影片,碟片经常看到以中华民国为背景的故事,见到有日本人在国人面前耀武扬威的,就有“东亚病夫”的横条竖匾;一见到租界,不论是英租界,法租界,还是公共租界,十之八九都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告示,就一定是有中国人打烂匾,打那在门口拦着国人不得入内之人。
    “东亚病夫”,“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在当时的确是有这种情形存在的,只因为那时中国落后,中国穷,中国人无法在列强面前抬起头。
    不过,据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中国人民就站起来了后,这种情形就改变了。东洋人跟西洋人就不再称我们为“东亚病夫了”,不敢喊什么“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了。也难怪我们今天听不到日本人喊我们“东亚病夫”了;看不到洋人在华租界挂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字样,洋人们在华连租界都没有了,还怎么挂“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告示呢?


   
    虽说“东亚病夫”,“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年代我还没出世,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喊咱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和挂“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都不是我们中国人,尽是些洋人,东洋人、西洋人,绝对不会有中国人,我就从末见到过哪部片子或那一本书有过中国人自己喊自己“东亚病夫”,自己挂“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告示,入了洋籍的就已不是中国人了。有人会吆喝道:“难道就没有些跟在列强们后面没有加入洋籍的的忠实汉奸走狗跟在洋人后面喊自已的‘同胞’为‘东亚病夫’吗?跟在洋大后面挂‘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告示吗?”汉奸走狗说的最明白不过了,狗而已,不是人,更不会是中国人了。
    有人会这样子认为:现在洋人们不可以在中国喊“东亚病夫”,不可以在中国挂出“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告示。但可以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喊,自己的国家挂?这当然可以偷偷摸摸的喊,偷偷摸摸的挂,不就如贼没有被人发现,被人捉住是不用坐牢的一样,不然被我们发现了,被我们抓住了,不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开口,我们的爱国人士也会要他们赔理道歉,容不得他们不赔,国际社会都会站在我们一边的。中国已不是昔日任人宰割的大清国或中华民国了,我们现在可是世界五强之一,没有让洋人们看我们的脸色都不错了,谁还敢给我们脸色看,谁敢小看我们。
   
    洋人们没有喊:“东亚病夫”了,洋人们不再出”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告示了,我们站起来的中国人自己竟喊起自己为“东亚病夫”来了,自己倒挂出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告示来了。
    当初是被洋人们压弯了腰,不得不低头,有些人宁愿死也不低头。如今站起来了、强起来了、富起来了、腰都硬起来了的中国人,就连现在最强的美国人有时都有求于我们,还有谁敢压我们,结果倒直不起腰来了,自己喊起了自己为“东亚病夫”来了,自己倒挂出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告示来了。可能是腰被压惯了腰,现在没人压了倒挺不直了,似乎是做惯了奴才不懂得了自己做主了.。
    我们乞爷爷、求姥姥地要洋人华来中国投资,办工厂,免税减税,可是有根有据,有法可依的;咱中国人自己办企业倒是税收全了,费交齐了,还要提心吊胆,还要对各方诸候进贡,要不然,工厂出产的产品质量分分秒秒不合极,店铺这也不对哪也不合法,玩到你倒厂关店方休。
    洋人都可以在中国开银行,办报纸出杂志只要有钱,却从末见过中国有私人自己开的银行,办的报纸、出的杂志是合法的。你要办,是违法的,被政府给扫地关门是小事,拉你坐牢都是合法合理的,当然官方办的的算不得私人的。
    洋人们在中国倒可以游行示威,倒可以组织反伊战的游行。咱中国人倒没有游行示威的权力了,谁组织谁就是违法,就要抓起来,关起来。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后的示威游行,哪是政府要下面的人做的,可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够做的;九一八去年都有人申请示威游行,政府让游行了吗?
    洋人们的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我们的政府是恭恭敬敬的护送他们回国去,与亲人团聚去;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谁要是在天安门广广场那样做劳改送精神病院事小,判你十年八年有期徒行又如何。就是折磨折磨致残致死都是平常事,回家团聚比太阳从西边升起更困难!
    东洋人在黄山摔了,我们的政府出动了直升机去寻人,救人要紧;咱们的同胞,就是病倒在医院内,没钱都要抬出去,死都不让死在医院内。
    我还没听说过中国有哪个官因人民的不满下台的,哪怕这官害了多少百姓的命.这非典一来,洋人们只不过劝告一下他们的子民不要到中国去,还没有要我们政府如何做,我们的政府倒怕的要命,害怕他们不再来中国,就赶紧撒了两个高官的职,以向洋人们示好。
    洋人们可以批评中国人权、民主、没有自由,可以跟中国政府辩论。中国人在中国说一下人权、民主、自由倒成了违法的事,只可坐牢。谁要是跟洋人们有了联系,得了洋人们的支持,充当了国际反华势力的“走狗”,就连这洋人的”走狗”啊!都比中国人强,没有洋人帮著说话的,家人连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是被中国政府杀了也找不到骨头,有洋人支持的“走狗”,中国倒还给点他们人权,不用受哪么多的皮肉之苦,中国政府给他们小小惩戒后把他们交给他们的“主子”去了。
    我们的一些驻外使馆颔馆更公然出告示,要中国人及港澳同胞不能从正门正厅进出,只能从偏门偏厅进出,不为因私出来的国人服务,洋人们倒可能正门进进出出了,倒可以因私服务了;我们的酒店理直气壮的对同胞们说:不为国人服务,只为日本人服务;这不叫“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还真不知道叫什么合适呢?
    我们的北京拥有了办2008年奥运会的权力了,我们的出租车司机就要先学会了英语才能开车了,接待员要学英语,要不然不能够为洋大人们服务了。出租车司机,就不用开出租车,接待员就不用接待了,只有失业一条路可走。相信很快就有一天,我们的法律条文都要换成英文了,上法院只可用英语了;相信有一天,英语要成为我们的官方语言,普通话汉字倒成为地方语言和民族文字了呢?看看我们整日不停的鼓吹英语的劲,就知道这一天为期不远了。
    真不知道这新中国到底比旧中国新在哪里,富起来,站起来的中华民族比直不起腰的支那人强在哪里?可能是现在我们可以自已大喊“东亚病夫”了,现在我们可以自己挂出“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告示了!
    这样子的新,这样子的强,这样子就叫站起来了?相信许多人跟我一样,真有点不爽,真有点享受不了,可能是支那人的贱骨头在做怪,宁可让东洋人称我为“东亚病夫”,宁可让西洋人挂”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就是自己怎么想低头,怎么想弯腰都喊不出口“东亚病夫”,挂不出来”“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来。
   首发《议报》第173期
   

此文于2015年04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