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增祥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增祥文集]->[魔鬼式管理的奴隶庄园]
陈增祥文集
·陈增祥小档案
维权记
·与虎谋皮的维权之旅第一站
·诠释监狱里的刑中刑、罚中罚
·所谓“三产”
·魔鬼式管理的奴隶庄园
·沉痛悼念民运精神领袖林牧去世
·关于:“……告饶了?!”,我不得不说的几句话
·89-6-4:我们铭记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魔鬼式管理的奴隶庄园

──陈增祥维权记

   我们有多少法赋人权?

   在中国大陆谈天赋人权那简直是1种奢侈。就是法赋人权,我们又有多少呢?

   民生之本是公平,没有公平,民不聊生;民生的质量在权利,权利得不到保障,只能苟存。

   揭露是为了批判,批判是为了否定;否定是为了更新,更新是为了进步;进步是为了民主与法制,民主与法制还是为了民生。今天中国的法律文本面面俱到,不可谓少。争论什么良法和恶法似乎意义不大。有法不依的制度之恶,全然袭击了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方方面面。既是为囚,也有相关监狱法可度可衡。我在这里陈列区区几个案例,见智见仁由你感悟。

刘海飞事件──犯人休息权被肆意剥夺

   刘海飞,山东文登人,笔者的联号,六监区理发员。2001年“5.1”节的最后1个假日,大约是5月3日晚上吧,监区600余名犯人正在操场上集体看电视。监区长刘国山来值班,一进门就问值班犯人:“刘海飞在哪里?”说着,他的目光已经梭巡到了刘海飞。刘被从队伍里请出来。刘国山抬脚就踹。刘被踹在地下,爬起来蹲好,再被踹倒,再蹲好,反复多次。刘国山又把刘海飞拖到办公室,随后召集犯人各班组长到办公室观看其“执法”。可怜,刘被电棍电,被脚踹长达半小时之久。晚上睡觉前,我悄悄问其原由。刘告诉我:“本来明天是理发日子,刘监区长嫌我不利用今天(节假日)理发。”

褚海岭、刘加刚事件──犯人生命健康权受到严重威胁

   褚海岭,山东威海人,其下肢基本瘫痪,举步维艰,如厕、打饭都需要他人帮助完成。监区主要领导刘国山、隋永泉都怀疑他假装,一日,便将褚唤到办公室“治病”。于是,多名狱警用多条电棍把他修理了近1个小时,随后又逼他围操场转圈,稍怠即电击,数日不辍,并美言为其治病。

   刘加刚,山东烟台人,自言:身有枪伤,四肢受损。因为出工时跟不上队列,刘国山、隋永泉将他五花大绑,召集众狱警,动用7根电滚,对他整治1个多小时。

孙松涛事件──关系价值和潜规则的1个明示

   孙松涛,威海人,是六监区比较风光的犯人,在小卖部“供职”,兼管电视、音响等设备。一日集合看电视时,孙因为放电视的架子没有垫牢靠。被刘国山当众掌掴几十下。后孙松涛私下言之:因为“家中进贡不及时”所致。

李爱军事件──“三课”制度或狱警个人淫威的祭品

   李爱军,山东栖霞人,六区监区鸡场饲养员。2000年春节过后“三课”学习开学第1天,李爱军因不知自己被分在哪个班学习,就自觉端1个小凳坐到了自学班的队列里。显然李不知自己哪个班不是李的错,是因为宣传员划班时漏过了他。刘为此也曾找过监区长,监区长也答应给问一下。刘国山确实过问了,文宣员也给安排了,阴差阳错还是没有通知他本人。这就导致了李爱军差一点小名呜呼。

   因为第1天开课政委隋永泉照例发表了1通演讲,然后让文宣员把缺课人员名单抱给他。记得当时缺课的是3人,这3人都被隋永泉叫到办公室“修理”。隋不听刘的辩解,用电棍一通乱戳。李爱军当场昏死过去。这样在监区卫生员的护送下送到了监狱医院,并从社会上请来了1位心脏病专家进行抢救,从21点30分抢救到凌晨,心电图上的曲线已经被拉直,监狱在无奈之中拨通了李家的电话,告之病危。李爱军家人连夜驱车赶到监狱却被“挡架”,原来李命不该绝,心脏复又恢复跳动……

   此后监狱做李的思想工作,劝他对家人隐瞒真相。李爱军无奈,只有哭。

   够了!梦魇缠身的北墅监狱──魔鬼式管理的奴隶庄园!

民主论坛2005.12.1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