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
陈泱潮文集
·2.《推背图》对近现代政局预言的概况
·3.《推背图》第37象是对辛亥革命的专题预言
·4.《推背图》第37象【图】解孙中山“国父”之称虚假透顶
·5.【谶】语预言孙“国父“之称是末世中国枭雄黑道谎言乱世的典型
·6.【颂】辞进一步明确预言武昌起义是军队倒戈,而不是孙中山会党暴动
·7.《推背图》第37象益卦【彖辞】有关蒋介石的预言要点
·8.《推背图》第37象益卦【象辞】有关蒋经国的预言要点
·9.《推背图》预言准确性的根据和来源:《易经》是《圣经·恒约》篇章之一
·10.《推背图》第37象益【卦】有关近现代政局的预言要点
●切不可继续国共两党神话孙中山蒙骗国人
·今日认识孙中山真相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有识之士切不可做党文化应声虫更加卖力地神话孙中山
·你为孙中山的狡辩是站不住脚的!
·关于宋教仁被刺案真凶到底是谁——正告为枭雄黑道孙中山狡辩者
·你对我评价辛亥革命和孙中山问题的文字,有很多误读之处
·宋教仁被刺是中国步入歧途的拐点——到底是谁杀了宋教仁?
·宋教仁难逃孙中山一贯暗杀政敌的毒手!
·现在应该认真检讨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的真实动机
·孙中山为何要一意孤行以“二次革命”的名义发动反叛中华民国的战争?
·驳周亚辉袒护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错误的论调
·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当即遭到举国反对
·蒋经国最后十年 党外势力开始如野火般延烧
·孫文本人為什么一輩子不使用孫中山這個名字?
·孫文為何又偏偏以這個和“中山狼”同義的名字成名?
·今日繼續神話權迷心竅不擇手段的暗殺狂孫中山是犯罪的!
·要正视孙中山的枭雄黑道本质和罪恶!
●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
·辛亥百年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目录
·1.极端分子中党文化剧毒,继续狂热神话孙中山
·2.这是一股源于投机政客与极端化形而上学思想方法结合而形成的错误思潮
·3.今日大力继续神话孙中山,是愚蠢、狡诈和犯罪
· 4.没有袁世凯就没有辛亥革命的成果——中华民国的建立和巩固
· 5.袁世凯称帝之罪和不容混淆的两个要点
· 6.孙中山“二次革命”无疑是毁坏中华民国宪政民主进程的犯罪行为
·问周亚辉:今日中国民主革命需要暗杀同志的黑帮老大做旗帜吗?
·ZT为什么刺杀辛亥元勋陶成章?
· 7.不同时期不同性质的国民党
· 8.孙中山-蒋介石以国民党【党国】颠覆了中华【民国】
· 9.今日呼叫“必须团结在孙中山的旗帜下”,是对历史的反动
· 10.孙中山旗帜的负面性质
·正告披着马甲Waitforu43丧心病狂的极端分子
·再斥披着马甲Waitforu43丧心病狂的极端分子
·11.孙中山旗帜正面作用在今日的局限性和反作用
·12.是今日中国无人,还是“支那劣种”在闹刻舟求剑的笑话
· 13.警惕新一轮枭雄黑道百年祸害
·14.打破和粉碎孙中山神话,是在中国推行新文明救世救心的神圣工作
·不折不扣的枭雄黑道乱臣贼子!
·中国青年应有的责任和精神
●论“批孙”“神话孙”的分歧
·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的分歧·目录
·清朝的疆域空前辽阔 总体超越汉唐元明四朝盛世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1、、略论辛亥百年“批孙”“神话孙”分歧的焦点、现象和本质
·2. 孙中山阻断中国宪政民主进程罪不容赦
·3.九问狂热神话孙中山者
·4.切不可丧失起码的道德标准和公义良心,神话轻启战端的暗杀惯犯权力狂
·⑸.孙中山卖身投靠苏俄做儿皇帝埋下葬送国民党政权的祸根是不是事实?
·⑹.孙中山以苏俄党国体制颠覆了民国初年三权分立的政体制度是不是事实?
·⑺,孙中山为争取外国经济政治军事援助极力兜售中国领土是不是事实?
·⑻.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主体对象是不是党国体制?
·⑼,今日要不要强调从政者必须信守政治道德?还是继续孙中山的枭雄黑道?
·4.切不可丧失起码的道德标准和公义良心,神话轻启战端的暗杀惯犯权力狂
·5.天翻地覆巨大变化后,刻舟求剑非常荒唐
·坚持刻舟求剑膜拜孙中山,是误国犯罪行为!
·略谈当前要不要重新认识孙中山分歧的性质
·北洋人物段祺瑞风采(1图)
·6.切莫忘了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救世救心并举的两大任务】
·7.必须从【神话孙中山的党文化枷锁】里彻底解脱出来
·8.必须确认孙中山“二次革命”以来的所谓“革命”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
·9.必须正确吸取和发扬辛亥革命和台湾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成功经验
·10. 满怀必胜信心,争取中国民主革命的全面胜利
●辛亥百年来中国人政治道德沦丧的源头
·历史不能只由胜利者书写!
·ZT孙中山的暗杀名单
·ZT蒋介石日记自述中华民国成立后暗杀同志陶成章事
·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的起因、结果、影响与性质
·应当正视清朝大大扩大了中国版图等事实
·ZT千年一帝 康熙盛世的历史思考(图)
●史学界反思辛亥革命,还原历史真相
·孙中山枭雄黑道乱华不值得称道!
·关于中山陵的一段轶事及《中山陵:中国国民党葬于此》
·袁伟时: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
·ZT袁世凯是辛亥革命的第一功臣
·萧功秦:辛亥革命是二十世纪多灾多难时代的开端
·袁伟时:是谁摧毁了辛亥革命?
·萧功秦:革命的乌合之众摘了清王朝的烂桃子
·张鸣:摒弃历史符号,探究辛亥真相
·纽约知识界举办辛亥革命百年座谈会纪要
·ZT孙中山遭受百年来最猛烈的毁誉交加 【节选】”
·ZT孙中山:一国国贼,两党党父
·ZT孙中山的罪行,是抹杀不了的!
·谢选骏: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ZT黎元洪:备受歪曲的共和元勋
·清王朝骤然垮台的两大重要原因
·ZT马勇:晚清“太子党”——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
·洪哲胜:也来申论重新认识孙中山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孙中山组建枭雄黑道中华革命党是对宋教仁缔造的国民党的反动
·辛亥革命百年纪──“中山陵体制”是现代中国的万恶之源
·ZT以党国体制摧毁民国宪政的罪魁禍首是孙中山
·ZT是谁杀死了宋教仁:疑点重重 孙中山或是真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陈泱潮
   (2002-8-24)

   ~~~~~~~~~~~~~~~~~~~~~~
   目录
   1、【侥幸获释,余悸在心】
   2、【适逢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
   3、【高士的叹息:旋“放”即“收”,谁之罪?】
   4、【凋零的民主墙】
   5、【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把火种撒出去】
   6、【血肉之躯使我犹豫和徘徊在民主墙前】
   7、【幸存者责无旁贷的选择】
   8、【“你这篇东西太超前了!”】
   9、【鼾声二重唱,激起不速之客“恼火”大冒】
   10、【真可谓废寝忘餐,相谈甚欢】
   11、【拼此一搏,也要将它诉诸于人民】
   12、【民主墙的复活节】
   13、【忆峥嵘岁月,友情珍贵,笑迎明天】
   ~~~~~~~~~~~~~~~~~~~~~~

1、【侥幸获释,余悸在心】

   我第一次坐牢于1979年3月7日获释。在出狱签字时,见〖释放原因栏〗写的是“接省公安厅电话通知:立即释放,结论待作”。
   在当时的宣威县公安局长的眼里,我是因与邓小平有亲戚关系,才被“上头”通知释放的,比起宣威县因对《毛主席语录·前言》发出疑义就被判处死刑打了九枪才毙命的孙丹怀等那许许多多“反革命分子”,我简直该当枪毙千次万次了,怎么能释放?因而他声色俱厉警告我:“不准乱去哪点!”
   公安局长对我这种声色俱厉的警告,使我强烈感到不是无罪释放,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在这几十年一贯杀“反革命”如杀鸡一样的残酷政策惯性作用下,我的人身安全显然尚无保障!且有两件事仍然心存余悸:一是曾寄清华大学请“四人帮”干将谢静宜转给毛泽东陈述《特权论》中心思想的信;二更为严重的是,1977年实施发动新疆赛福鼎起义计划的行动——尽管因邓小平复出而自动中止了此行动(见http;//www.cnfr.org所载《陈泱潮事略》)。对前一件事,我采取了(a)推迟本文成文时间加以掩饰;(b)在拘留审查期间任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刑讯逼供诱供,均未自陈,“查出来算我的,查不出来算你的”;对后一件事,更是如履薄冰,十分悬心!
   这次获释,一方面可以说是势所必然,因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很多提法,早已见诸我这次坐牢的唯一事由——上书毛泽东暨中共中央的《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例如解放思想、民主法制……等等;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侥幸的,因为中共从建政以来所枪杀的无数“反革命分子”,有谁像我这样系统、尖锐、深刻、犀利地解剖、批判、抨击了共产专制制度?有谁像我这样不仅提出了变革共产专制制度的完整方案,而且提出了捣毁共产专制制度实行第二次武装革命方案、且已有所行动的?
   如今,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局势,印证了我几年前的预见和论断。籍对“四人帮” 的清算,华国锋、邓小平围绕最高权力的新一轮争夺,给公有制经济基础上的宪政民主革命,提供了乘热打铁获致成功的可能。为了能够把握往这个机会,为了彻底获得安全与自由,我没有和母亲、妻儿多享受一下幸存者的天伦之乐,又马不停蹄开始了新的奔忙。

2、【适逢邓小平发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

   我4月初来到北京。原准备通过亲戚关系往见邓小平夫妇。去见邓小平夫妇之前,我先走访和看望了一些亲友。其中一位是祖父的结拜兄弟原清末云南讲武学堂总办、辛亥革命云南“重九起义”领导人、曾出任过一任国务总理、中共建国后亦曾为全国人大常委的李根源先生之子李希泌。李先生当时住在西便门国务院宿舍,他给我看了邓小平刚刚于3月30日在中央理论工作务虚会议上关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李先生从世交的角度直言相告,邓小平不可能接受共产党产生了一个官僚特权阶级的观点,更不可能接受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的主张。他可能给你一个官当,但不会允许你这些观点流传到社会上去。以你的情况,要当官可以去找邓小平;要发表这样的文章,除非去西单上民主墙……

3、【高士的叹息:旋“放”即“收”,谁之罪?】

   同时,李先生还告知,邓小平本来是支持民主墙解放思想以冲破老毛那一套“框框”好扳倒华国锋汪东兴的,不料前几天有个姓魏的高干子弟,可能其父是华国锋一派的,跳出来在民主墙上贴了矛头直接对准邓小平的大字报,叫什么“警惕新的独裁”,这就引来了邓小平这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可惜呵!好不容易等了三十年,三中全会才“放”开到现在,仅仅三个月,就这样又给“收”了!这姓魏的小子要出名也不能这么个出法!对中国真是太损了呵!这个时候说什么邓小平都比华国锋对中国要好呵!……你早两个月来,去民主墙发表你的文章还来得及,现在恐怕不行了……

4、【凋零的民主墙】

   在李先生的介绍下,我找到了西单民主墙。此时它确如李先生所说,已在中共北京市委有关决定等措施的打压之下,一片凋零。有上访人员申冤的诉状,而鲜见对国事的宏论畅言。唯一有点希望的是,它还存在,还有军人为它站岗。但显而易见的是,诚如李先生所说,按共产党的本性,是不会允许它长期存在下去的,一旦邓小平完成了取代华国锋的外科手术,民主墙就将被封冻,不复存在!

5、【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把火种撒出去】

   在这样严酷的现实面前,我该怎么办?读过《陈泱潮事略》的人知道,我政治上遭逢必须作出结果有如天壤之别的重大选择的人生十字路口已有多次。第一次是在“思想犯”动辄被杀害的高压下,要不要动笔写作《特权论》?第二次是当华国锋政变后,要不要发动新疆起义?第三次是在邓小平复出有可能进行和平变革的时候,要不要放弃发动起义时机选择和平变革之路?现在,命运使我在继这三次人生十字路口之后,又一次来到了人生十字路口!
   赴京前,我曾领着刚换牙齿的女儿去昆明看望刘传真老表(卓琳同胞大姐之长子)、李希纲(亦李根源之子)等亲友。此刻,我怀里揣着刘传真给其两位姨娘即卓琳与其同胞二姐玳英(儿时曾由父母包办许配给我的叔叔陈绍曾——1936年到延安后改名陈希)的亲笔介绍信、中央军委在西城区雨儿胡同33号接待室的电话和刘传真胞妹、卓琳养女浦莎莎在机械进出口总公司的地址、电话。按传真老表的意见,我最好先见莎莎,再见浦玳英,然后由浦玳英联系安排去见卓琳。传真在信中还特别提及我父亲因为其父母担保,而遭拘押染传染病斑疹伤寒身亡“致使尔晋母子吃了不少苦”的事节……显然,如果走这条投奔邓小平的路,凭自己三十出头就已达到的理论高度远见卓识、所具有的真才实学、强烈的人民性、铁窗烈火的考验、卓越的宣传和组织能力、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勇于奋斗的精神和艰苦环境长期磨练出来的吃得苦中苦的非凡忍耐力和冲天干劲,弄个省长部长当当,自信不成问题。
   但是,到京后所看到的邓小平1979年3月30日这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讲话,却使我当时内心立即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反感!毛泽东1976年初评定他“邓小平是大官们的代表”的讲话,在我心中再次定格成了抹不掉的阴影!如果他拒不承认现实体制共产党本身已产生了一个官僚特权阶级、如果他目的只在于从华国锋手里夺取最高权力而拒不接受民主革命的方案,拒不推行国体政制改革建立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那就会失去中国经过长期痛苦磨难由毛泽东“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所号召所造成所积淀起来的政治热情和可能爆发的能量!就会坐失此通过民主变革毕四功(1、既可利用美苏矛盾有效争取西方全面援助加速我国现代化建设;2、又能借“反修防修”做文章,及时防范官僚特权阶级坐大把中国变成官僚特权阶级暴富广大人民百姓被进一步强化为奴的岖型社会,彻底战胜修正主义,有效瓦解苏东集团及其所奉行的特权专制超级奴役制度;3、用共产专制国家的民主革命有效制止因美苏东西方两大阵营尖锐对抗而可能导致的核大战;4、通过推动台湾海峡两岸的民主化变革和平统一祖国……)于一役的良机!
   ……呵,我岂可为一己之私贻误天下!必须赶快抓住此民主墙还一息尚存举世关注北京变化的时机,诉诸人民,把《论》文抛出去!把火种撒出去!
   

6、【血肉之躯使我犹豫和徘徊在民主墙前】

   但我毕竟是肉体凡胎血肉之躯,自己背负着“结论待作”的包袱,且有两个内心尚存余悸的问题,完全有因扩散《论》文重新身陷囹圄、面对死亡的危险!母亲、妻儿!母老、家贫、子幼!尤其是我那非常善良而又多灾多难居孀守寡把我弟兄教养大如今又为孙子孙女呕心沥血的慈母,多么令我挂怀!我岂可再令老人家担惊受怕牵连受累!
   我就是怀着这样十分矛盾十分难以抉择的心惰,犹豫、徘徊在西单民主墙前数日之久!到底是投奔邓小平?还是诉诸人民?……到底是投奔邓小平?还是诉诸人民?

7、【幸存者责无旁贷的选择】

   “毒蛇螫手,壮士断腕,非不爱腕,不断腕不足以全一身也”这句我少年时代深印于灵魂的、对我来说仿佛具有魔力的古训,再一次使我强烈感受到对中国对世界的极其崇高极其重大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三十多年来耳闻目睹黎民百姓在共产专制制度下所受的苦难,常常萦绕我的脑际,使我泪流满面!眼前衣衫褴褛满面愁容滚滚上访的人流,使我深深感到专制不除中国难宁人民难安!历史既然选择了我认识了这一切揭示了这一切,历史既然使我成为幸存者侥幸生还,就一定是要我以责无旁贷的精神和态度,去直面惨淡的人生克尽济民救世的责任!……就这样,我又一次做了“愚拙”的选择:下定决心——诉诸人民!

8、【“你这篇东西太超前了!”】

   我首先去找了当时在民刊中名声第一的《北京之春》。在当时出现的民刊中,唯有《北京之春》出了铅印版,传说其成员多是参与1976年天安门广场“反革命事件”的“四五英雄”。我按其联络地址找去,接待我的是李嘉民。……这是一位有实学的同龄人。他向我提的问题,我都从我那几年前用红油墨油印、纸张稍许有些泛黄的《论》文中,随手即时翻捡出来给他过目。面对这样的文字,他显得惊讶而凝重。他最后的答复是:“你这篇东西太超前了!起码超前了五十年!!现在根本不能拿出去……”

9、【鼾声二重唱,激起不速之客“恼火”大冒】

   次日,我又按图索骥,来到东四十条76号一个北京民居四合大院某间平房找到《四五论坛》刊登的联络地址。门关着未上锁,扣门无应,又高声问:“有人在家吗?”也未有人应声,但似乎觉得里边有男士酣睡的鼾声。便推门一看,只见两条汉子正横站在炕上此起彼伏表演鼾声二重唱!我走进炕前连呼依然不醒,当时已近中午11点,我昨天被李嘉民拒绝的“恼火”刹那间勃然直冲顶门!不禁火冒三丈一把扯起被单说:“有贤者来访居然烂睡如泥!日上三竿,酣卧不起,是联络处是办事人吗?!”两人经此一扯一掀一唬,忙揉睡眼翻身下炕,连说:“请坐!请坐!天快亮才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