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陈泱潮与王雍罡先生通讯: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理论、信仰和领袖等问题]
陈泱潮文集
●民间达人张国良
·悼念张国良
●义人刘迪
·悼刘迪
·挽刘迪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邓力群的卑鄙之处
●沉痛悼念林希翎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尔晋(陈泱潮)挽林希翎(图)
·一、痛失国宝
·二、噤若寒蝉时的雷音
·三、冲刺前的翱翔
·四、一鸣惊人
·五、烈火识真金
·六、右派中的佼佼者
·七、您也是民运队伍中的佼佼者
·八、无道者难逃因果报应
·九、林希翎中国自由天使精神永世长存
·中国自由天使颂——沉痛悼念林希翎(全文·图)
·致友人:《圣灵福音》失知音,何處再觅林希翎?(1图)
●林希翎追悼会
·一、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实况
·二、在林希翎灵柩旁,陈尔晋所致《悼词》全文
·三、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主要图片(11图)
·四、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歌词(1图)
·五、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余韵(3图)
·六、陈尔晋对林希翎《悼辞》的权威性
·七、陈泱潮对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的感言(1图)
·林希翎葬礼實況暨陳爾晉所致《悼辭》全文(16图)
·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林希翎善后的善后
·陈泱潮为林希翎怒斥魏京生搭档
·应当如何看待中国使馆资助林希翎丧葬费?
·ZT钱理群 陈奉孝 滕彪等:林希翎祭
·非议和攻击林希翎的伪民运分子!你们讲得出这样刻骨铭心高水平的话来吗?(图)
·ZT:黄河清《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
·对林希翎身后事的一点交代和希望
·如何识别钻石真假?就看有没有瑕痴
●巴黎之行轶事
·巴黎人权广场咏叹调
·陈泱潮遭到“东土尔其斯坦”人士当场抗议的场景和感想
●钱学森
·关于钱学森先生与人体科学一件值得记念的往事
●郭國汀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2009年台湾民主人权奖书
·郭国汀: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對中共18大的警鐘
·郭国汀律师是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锋和榜样!
●韦石
·博讯网伟大见证之一:近14年来陈泱潮文集发表文章时间记录
·博讯网伟大见证之二:陈泱潮文集每篇文章点击率记录
·非常感谢韦石先生十分及时地忠实于事实真相作出了实事求是的见证!
·博讯的正义立场必彪炳史册!(附:boxun《清水君的问题》原文)
·韦石 :红色贵族、既得利益集团力保薄熙来,要“大事化小”
·與韋石先生同悲——讀韋石祭母文有感(1圖)
·博讯在推行中国民主化变革中的伟大作用必永载史册!
·读《博闻重磅》有感
●魏京生
·推荐魏京生一篇好文章:从华国锋的政变说起
●刘晓波
·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允准刘晓波赴美医治!
·刘晓波之死充分证明:中共政权比希特勒政权更加邪恶!
●杨建利
·强烈呼吁释放杨建利——兼谈对话与和解是今日中国的伟大选择
·推荐杨建利:习主席不是毛主席
●清水君
·团结互助,共同改变中共独裁----陈泱潮与清水君的联合声明
·关于清水君被捕的严正声明
·关于营救清水君的重要通告
·陈泱潮6-9-04复草庵居士
·胞姐黄金美再次确认她已将其家帐户告诉周育田
·是到了周育田先生用行动证明自己清白的时候了!
·就清水君案及当今中国律师作用复某友人
·清水君带着手铐被拴着双脚上法庭
·清水君案13日复庭又休庭,并定于7月20号再复庭
·从起诉清水君和羁押蒋彦永看中共昏暴倾覆之兆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且看中共到底要中国青年走哪条道路?
·清水君法庭最后陈述,欧亚同放悲声!
·歇斯底里的镇压----中共重判清水君12年徒刑
·恳切呼吁帮助清水君上诉案律师费用致各界朋友
·狱中的黄金秋向给他寄贺卡的朋友致谢
·春节关于清水君(黄金秋)近况的报道/陈泱潮
●清水君(黄金秋)炼狱归来
·作家黄金秋出狱:对过去不悔,对未来憧憬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谢郭国汀大律师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恩博讯网和创办人韦石先生。
·清水君必讀
●挽卓琳兼及对浦黛英《无悔的岁月》的补遗和更正
·陈尔晋挽卓琳兼及对浦黛英《无悔的岁月》所涉及宣威火腿开发等与我家关系的补遗和更正(1)
·陈尔晋挽卓琳第二联及【注1】
·陈尔晋挽卓琳【注2】
·陈尔晋挽卓琳【注3】:邓小平的自杀
·补遗和更正(2).陈尔晋(陈泱潮)与浦琼英(卓琳)两家关系渊源
·补遗和更正(3):我的曾祖父与浦黛英-卓琳祖父在宣威县志上同在一篇乡贤列传
·补遗和更正(5):开发宣威火腿真正动议发起创办宣和公司的第一人是陈时铨
·补遗和更正(6):陈时铨(晓鳌)作为开发宣威火腿食品工业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思想基础
·补遗和更正(7):铁证如山——清末宣威火腿公司领衔创办人是“在籍内阁中书陈时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泱潮与王雍罡先生通讯: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理论、信仰和领袖等问题


   (2002-8-2)
   雍罡兄弟:
   您好!
   谢兄来信长谈!兹就兄来信所述先回复以下问题。
   1、【思想理论发挥重要作用的可能性大为增加】
   感谢兄及时转发拙文并用心写了长篇意见。《论“依法治国”的两重性》和前文《预评中共十六大》可以说是姊妹篇。目的都是针对中共自以为高明的所谓“依法治国”、“三个代表” 八字治国方略这一根本,揭示并批判其虚假性,并给江泽民给中共指明出路。在思想理论上使中共无所遁其形,清醒一点!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但我们不应放弃引导他们向善转化的工作,苏东巨变经验证明共产党内部首脑发生变化,则影响大,易收事半功倍的效果;再则,我对宗教神秘文化的研究,使我深信在上帝的计划里有这样的神妙安排……可惜,一些民运朋友没有看到这一启动中国民主化进程所当采取策略之重大的现实意义。
   用卢梭的话来讲,上帝是公正的,在物质丰富的地方人的精神贫乏,在物质贫乏之地人往往获得精神财富。同样,在今天中国不具备武力变革的条件下,思想理论发挥重要作用的可能性反而会大为增加!况且,从因果报应律来看,中共依靠理论来建立信仰,依靠毛泽东的文才与文采及其策略思想赢得了天下,同样,其覆亡也必栽在理论和杰出的文才与文采及其策略思想的瓦解与打击下……
   2、【从“头”开始、提纲挈领乃行事成功之规则】
   尤其是诚如您来信中所洞察到的,中国民众包括很多所谓知识分子所谓社会精英以及为数不少的中国留学生,他们的意识形态和精神素质己为专制体制严重扭曲。回顾百年来的中国历史,人们会发现“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这一说教,出自于独裁者之口,其实不过是句奉承话,为的是让被奉承者去承载那异常沉重的独裁之舟!诚然,人民群众确实是物质生产活动的实践者,但他们从来不是社会物质生产活动的组织者。而政治史有别于生产史的地方,恰恰在于主人翁是社会物质生产活动的组织者而非物质生产活动的实践者。正如我在《百姓思潮与舆论导向》一文中所说,“百姓”乃顺民百信,在浸长的专制历史过程中,己经形成了一种社会动迁易于驱使的力量……
   在这种情况下,政治思想理论的主攻对象,从来就不是只关心开门七件事“油盐柴米酱醋茶”的芸芸众生,尽管后来二次、三次……次阐述与解释思想理论的宣传品完全是以民众百姓为狂轰滥炸的对象。但属于首创的政治思想理论的诉诸对象从来只是少数人:在位者和欲问鼎者。这决不是说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理论不面向民众,而是说:正是为了民众的福祉和权益,它必须把力放在杠杆上!因为不利用杠杆就不可能发出四两拨千钧的力量,就不可能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3、【理论、信仰和领袖】
   兄来函所提,理念与信仰的差别,信仰高于理念比理念更有力量的观点,是十分精当的卓见!但信仰的建立要有真东西。政治信仰离开理论、离开理论体系化的“主义”,是根本不能确立的。所以,不只是今日江泽民,而且是整个中外共产党,历来都非常重视理论学说构成信仰基础的重大作用。
   在我看来,(1)、理论体系化的“主义”创立者加上(2)、人格魅力和(3)卓越的宣传、组织才能,是今日中国民主运动中,真正能担当大使命的领袖人物必须具备的个人条件。没有这样的综合素质,想充当叱咤风云的领袖,是没有自知之明的痴心妄想;若付诸实践,则势必流于王伦遗孽枭雄黑道之可恶!支持没有这样的综合素质的人来充当完成大使命的领袖,也同样是缺乏知人之智的痴人愚夫之举!实践中也会流于盲从、到头来难免落个拥护王伦当寨主成不了气候误人且自误可悲可叹的结果!在这方面,中国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智慧,例如谚云:“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 、“宁跟烈汉去牵马,不给脓包当军师” ……
   毫无疑问,任何一个伟大的革命运动都需要权威,中国民主运动也不例外。对此,我完全同意您的意见。但权威也即领袖从何来?毛泽东讲过,权威是在斗争中形成的,而不是自封的,也不是靠“大树特树”所能树立得起来的。此乃经验之谈!因此,今日中国民主运动的真领袖不可能来自于投机分子,也不可能来自于信息新闻封锁状态下舆论操控者的“点名效应”!一切都要接受实践的检验!所有虚幻的肥皂泡沫终归会在自我澎胀中破灭!适应时代需要的大使命者必会顺天应人在斗争的风雨和社会实践的烈火焚烧中恰如其时脱颖而出!借用中国传统文化的专用术语来说,“真命天子”不是“混世魔王”所冒充得了的,也不是气数当尽者想剿灭得了的——无论这种剿灭方式是使用暴力绞杀还是使用信息封锁以沉默来加以扼杀!所幸,中国民主运动在历经近三十年的跌荡筛选之后,萤火虫似繁星满天的景观即将成为过去,寥若晨星以至如旭日东升的壮阔气象,恐怕是黑夜所无法遮蔽、王伦辈那怕处心积虑也无法阻挡得了的了!
   4、【江山代有才人出:真民主重新建国决不同于恢复党国体制】
   因此,中国民主运动既然是作为一场真正改天换地的伟大的真民主重新建国运动,它必然注定有其不可取代不可冒牌不可扼杀得了的自己的领袖。以合乎生命新陈代谢自然规律的现代民主制度取代违背生命新陈代谢自然规律的僵死的专制制度的领袖人物,只能是在这种僵死的专制制度的淫威的肆虐和迫害下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唯有痛切地了解苏俄斯大林模式共产专制制度弊端的杰出人物,才具有领导认识和变革苏俄斯大林模式共产专制制度的能力和必备资历。从这个意义上讲,孙中山先生不仅早已是过时的人物,而且孙中山先生正是引进苏俄斯大林模式共产专制制度的始作俑者!孙中山先生确定的“中国之革命必以俄为师”的方针,决定了联俄联共利用工农的所谓三大政策,决定了依靠暴力搞一党专制领袖独裁的党国体制!中共每年在孙先生诞辰都必举行纪念活动,天安门广场树立着巨大的孙中山画像、孙先生遗孀宋庆龄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付主席、临终加入中共,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毕竟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没有免费的午攴呵!
   5、【关于中国民运队伍之整合】
   兄来信所提这个问题,展开来有很多话要说,不是三言两语可以概括的,因为这与其说是理论问题,不如说是操作、运作、实践问题。好在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有很多话要说!……因我前晚睡时已是昨日凌晨4时另6分,而在两个小时多后就起床工作……此刻己经感到很需要“充电”了。这个问题留待改日再谈罢。敬祝雍罡兄
   天生大才必有用
   为中国民主运动作出卓越的贡献!
   您忠实的朋友
   陈泱潮
   2002-8-2日凌晨2时
   雍罡兄:您好!
   今天很高兴接到您的电话!可惜在公共汽车上,声音嘈杂,互相都听不清楚,为免您浪费电话费,所以很不情愿地请您晚上再通话。不知您在芬兰生活经济情况如何?如果经济情况不怎么好,那就通过电邮交流吧——尽管我是多么想听到您的声音、多么想直接和您交谈!即颂
   安康!
   愿作您好朋友的
   陈泱潮
   2002-8-14日
   雍罡兄:你好!
   前天很高兴接到你的电话!可惜当时正行在一个露天广场音响轰炸地段,未能听清你的话,回家也未再收到你的电话,殊为遗憾!特此具函问候!有事打电话太贵,可发E-mail.望加强联系!敬祝
   安好!
   陈泱潮
   2002-12-1日
   雍罡兄:您好!
   来文收阅。兄有哲人之思,可喜可贺!亦有躁动之疾,亦望审时!
   我于1977年曾策划新疆赛福鼎起义,1991年第二次出狱后,一直在国内寻找和等待发动如刘精松辈的大军区起义,以至迟至21世纪终因无望才出国。真是说来容易做来难!
   在今日科技军事之下,企望以手刃肉搏夺权,倡之者能示范乎?又何以期成功?今日台湾尚恐共惧战,老美亦克制怀柔,何以然之?
   或曰天下将乱,以凶兆焉;或曰逼迫太甚,以作疯癫!呜呼!理性民主立体思维,谁可言喻?华夏民族,高压欺骗之下,麻木沉睡;蛊惑诱骗之下,暴民枭聚,覆巢岂有完卵!诤言挚友,敬请参考。
   兹附上日前答友人函一篇谈及美伊之战,一笑!即颂
   笔健!
   尔晋
   2003-3-3日
   泱潮尊兄:
   谢谢你的转贴。近来兄长身体是否安康?弟甚念。
   【快镰刀】一文极棒,难得的好经文,可惜当今世人随着电讯的发达,文字泛滥,越来越使人们的文化和休养,不如那些半文盲的古人。今天的新文盲,只是识字,不知字文涵义,尤其是我们华字的内涵……。
   愿神看顾你,让你的灵,能化作光,照耀世人。
   雍罡。
   泱潮仁兄:夏天快乐。芬兰的夏天很美,和她的名字一样荫凉、芬芳、优美和迷人,尤其是芬兰的姑娘,那种纯正、朴善、素雅的美,让人有一种宽慰、舒心的美爱——使美丽的夏天更有情有趣有味;我想美国的夏天也一定和她的名字一样,美的令人陶醉吧。
    你发来的文章,我已一一拜读,很好!我非常敬佩你;已有二十三年了。雍罡向你致敬!
   愚弟私下认为:走华夏复国之路,恢复中华民国,奉行三民主义,才是华夏人真正的出路和得救。这是一条正道,是一条内功扎实的东方民主。可惜福分浅薄的国人,却难以存消——不是因自大而顽固不化,就是因自卑而急功近利;也就是说,国人历来对国家的政治态度,不是极右,就是极左,所谓的中庸无非用来指导人际关系,而非实用于社会的政治,为此而使祖国堕入;百姓成贱民。
   有幸的是中国出了个孙中山,不幸的是它被赶到了海外故土——台湾;有幸的是大陆出了华夏复国的民运人士,他们再次努力传播三民主义的福音,可惜被迫流亡海外。
   然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中国已被大气候所包围,三民主义的福音,一定会再次回传,被我中国人所认识,所接受,因为她本来就是中国人自己的美味佳肴,随着人民的素质提高,一定会享用自己中国的高级食谱——三民主义。
   我雍罡不知仁兄愿和愚弟一起奋斗,实现孙中山壮志未酬的大业,在华夏大陆重开中华民国,实行三民主义。让中华民族走出长期被魔鬼所迷惑的邪恶有痛苦的阴幽之路;重见阳光之道而快欢乐舞的向前疾驶。
   请仁兄保重身体。顺颂大安!
   雍罡弟上。
   雍罡兄:您好!
   来信收悉。谢谢!从来信看,您似乎在23年前就认识我了?我却不甚记得,请告其详。不知您何时到芬兰,那里的难民生活如何?我很想知道您在北欧的直接的生活感受。盼抽暇一告。我感觉您为人热情,有才干,文章来得快,有助人为乐的肝胆。我十分乐意作您的朋友!
   关于政治,我的意见是真民主重新建国,而不是简单复国。我的祖父曾追随孙中山,辛亥革命后做过国会议员,……又支持孙中山赴广州成立非常国会,等等。因此,我从小就崇拜孙中山。可是,今天在历史事实面前,我不得不正视孙先生是中国百年枭雄乱世的肇始者,中共推崇他,正是因为至今仍得益于他——请见我《新世纪中国何往》《真民主建国论》等文。请雍罡兄注意到这些意见,从而以便使我们今后的工作更有正确的方向。如果我的看法不对,也请雍罡兄海涵并赐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