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陈泱潮文集
·今日中共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一个有效动摇和瓦解中共的战略步骤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981/陈泱潮在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
·陈泱潮何以从商不取不义之财、何以经手巨资而两袖清风……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1:曾祖父(陈燕宾)行状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2:曾祖母(陈朱氏)之行状(1张图)
·陈泱潮(陈尔晋)家世根基及其与卓琳之亲戚关系渊源
·创办宣威火腿公司注册申办原文
·宣威从商纪略/前奏3:祖父陈时铨(晓鳌)行状(2张图)
·今日看余曾祖母令邓小平岳父浦钟杰救灾的一点感悟(1图)
●宣威从商纪略
·《特权论》作者光明磊落的从商实践(图)
·宣威全益公司文摘目录(2图)
·宣威从商纪略:一、初衷(1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 二、 起步(2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三、在医药保健品与生铁二者间的选择
·宣威从商纪略四、始料所不及
·质问人格极其卑劣邪恶的网痞流氓骗子草(官)根
·传承胡耀邦精神的钟沛璋先生近期三篇文章
●流亡北欧
·飞向自由
·丹麦有可能成为未来世界最重要国家的重大信息
·紧急建议____致出访中国前夕的丹麦首相
·世外桃源——中国人久远的梦想
·征婚启事
·丹麦之春一景:憧憬“羔羊婚娶的时候……”
●陈泱潮牢中牢诗词点滴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之一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续篇——慈母辞世三周年祭诗二首
·浪淘沙——牢中牢思春梦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1~2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3~4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五:《沁园春·潮》笑老毛
●陈泱潮自传散记集锦
·陈泱潮事略 (一)出身、童年、少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二)在“社教”与“文革”大劫难中的千锤百炼和孕育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三)我的思想第一次飞跃硕果——《特权论》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四)上书毛泽东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五)首次翻印《特权论》,准备发动武装起义(图)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六)无愧于圣贤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七)第一次铁窗烈火:几乎被枪毙!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八)在投奔邓小平与诉诸人民之间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九)共产中国民主运动民办刊物的发端和首次组党活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被中共认定为是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一)小结:种子包含了未来生命的全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二)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三)我在“事实上的团中央”的工作和交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四)今日拯救中国的双重使命~灵本主义宣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五)《圣灵福音》概要与目录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六)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理念要点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七)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典型示范和挑战
·回顾和平演变30年,陈泱潮(陈尔晋)全面挑战邓小平
·1977年不仅是我国而且也是我个人最重大的人生十字路口
·3.首次刻印《特权论》地点的选择
·当时堪称【精神思想理论核武器】的产生
·前往新疆乌鲁木齐经费的准备
·预备到新疆乌鲁木齐的初始落脚点
·预备首先找到与赛福鼎取得联系的中介
·赛福鼎的基本情况
·此言奇在今日验,莫把斯言当随机
·赛福鼎当时岌岌可危的政治处境
·策动赛福鼎非常好的时机——远远独占鳌头抢先占尽了先机 (3图)
·为了保证取得成功,不能不必须确定的主从关系、运作架构
·只要宣布解放农奴,马东伍为首的民主革命迅速(2-4年)全面夺取胜利是根本无可怀疑的!
·新疆起义具体实行的可操作性
·当时中国的国内形势
·当时的国际形势
·对新疆起义前景的展望
·变数的产生——“偃武修文”的由来
·影响了我的一生的话:“毒蛇螫手,壮士断腕,不断腕不足以全一身也!”
·陈尔晋自我埋葬亦或自我牺牲的念头和行动
·万载难逢的先机的丧失
·一度“万般悔恨无假如,只恨当年不丈夫!”——一切都是命,半点不由人
·是大愚至极“天予不取,获罪于天”,还是“天心无亲,唯德是扶”?
·时代呼唤德才兼具的领袖,时代呼唤政治道德的回归和升华
·时代呼唤德才兼具的领袖,时代呼唤政治道德的回归和升华
·伪“中国民运之父”魏京生先生批判
·今日中国必须反对两个极端,必须重视政治人物的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陈泱潮(陈尔晋)在若干重大人生十字路口一以贯之的选择(上)
·我的第一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动笔写出《特权论》?
·我在第二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要不要组织力量把《特权论》刻印出来?
·我在第三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抉择——邓小平复出,中国有可能和平地进行民主改革,要不要中止发动新疆起义?
·我在第四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挤身官场投靠邓小平,还是为“解民于倒悬”将真理诉诸人民?(图3)
·我的第五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出国创建【民主国际】,还是冒险留在国内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变革?
·我在第六个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是自顾自立即出逃,还是作为当事人应当以舍己救人精神说明情况,以免中共9号文所针对的一批民运骨干被抓捕坐牢?
●自毁之路耶?成佛之路耶?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感言
·水调歌头 题《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
·《一个超级傻瓜偃武修文的自毁之路》目录
·陈尔晋(陈泱潮)三次自觉面对被枪毙的无私无畏选择
·传奇性小结:三次公义至上自觉置生死于度外的抉择人不知天知
·成败之间的两个重大选择
●作事谋始者回眸先机的得与失
·陈尔晋孕育《特权论》思想理论诗:雨夜读《赫鲁晓夫主义》一书有感
·陈尔晋1972年形成《特权论》思想立志解冻诗
·陈尔晋1974年决心写出《特权论》言志诗
·陈尔晋1974年写作《特权论》动笔词《浪淘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大纪元3月9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采访报导)有关去年底发生在广东汕尾村农民因土地维权而遭镇压的流血事件,来自广东省和汕尾市的政党官员在参加北京两会期间再度受到记者追问。
   
   中共汕尾市党委组织部副部长蒋海鹰表示,警察开枪镇压,被杀的“不是平民百姓”,而是持有武器、炸药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违法犯罪分子”。与此同时,同样也出席两会的广东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厅长方潮贵则间接承认,当地政府在征用汕尾村农民土地方面没有按照应有的程式去做。
   

   针对两位政党官员的说法,记者闻剑邀请中国维权人士李健和旅居丹麦的陈泱潮进行讨论。
   
   李健在汕尾村流血镇压事件发生之前,就与村民保持联系并了解情况,流血事件发生后又及时赶到汕尾村实地进行调查;陈泱潮是《特权论》一书的作者,他对汕尾等中国百姓维权抗暴问题一直很关注。
   
   记者:首先先问一下李先生,现在广东汕尾市党委组织部副部长蒋海鹰说,被杀的不是平民百姓,而是持有武器、炸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暴力违法犯罪份子。李先生,您去过汕尾市,去过现场调查,对于这位组织部副部长的说法,您怎么看?
   
   李健:我觉得这可能是这些通过征地来攫取不义之利的官员们一贯的说法吧!2004年10月份,当时在陕西榆林的三叉湾,也发生过因为征地所导致的冲突。当时他们动用的是橡皮子弹及警棍、催泪弹等等。后来往陕西省政府或者中央报告时,据说都说是,当地居民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现在同样的事情又发生在汕尾!
   
   记者:李先生,换句话说您是完全不同意汕尾市党委组织部副部长的说法了?
   
   李健:是的,在调查这件事情之前,我也跟当地的居民有过连系,所以整个事情,我还是基本清楚的。可以说汕尾东洲这个血案,完全是村民为了维护自己土地的权益,而惨遭杀戮的案件。
   
   村民基本上没有责任,基本责任都在当地官员这一方。是他们先违法乱纪、强征土地,而又不给当地村民任何的补偿和安置,然后又肆意的一再阻挠村民的上访、以及想把这事通过司法来解决的努力。最后又开枪,想通过开枪、通过杀戮,想把村民的维权行动镇压下去。
   
   记者:好,那我再问一下人在海外、在丹麦的陈先生,您听到了李先生的说法,因为李先生曾经亲自到现场调查,您怎么看?
   
   陈泱潮:我听中共组织部副部长的讲话,感到是很愤慨的。组织部是中共党机构的核心组织,它是典型的代表着官僚特权阶级的这种暴政、这种腔调、这种说法,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汕尾的农民不是一般维权,不是维护一般公民权力、政治权力,而是维护生存权力。他们出海的海口--母亲湖(白沙湖)都被封了,没有去海上谋生的路子;而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又被剥夺,他们的生计无着落了。这种情况下,他们维护的是最最基本的生存权力。
   
   记者:好,我再问一下李先生。汕尾市党委的副部长蒋海鹰在记者的追问下,援引美国不久之前发生的一件事来为自己辩护。他说,美国有一个人拿炸药在机场奔跑,他的太太说这个人精神不正常,但是警察同样开枪把他击毙了,后来证明他死的很寃枉。但是警察还是开枪了,那么你认为有道理吗?
   
   李健:我认为这么一种比拟,这样的比较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我认为没有任何道理。这完全是两种不同性质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放在一起去对照的。汕尾东洲血案的事情,到现在没有结束,如果它没有一个公正的调查结论,没有经过公正的司法审判,我们说它永远不会有结论。我们希望会有那么一天,有一个公正的结论,有一个公正的司法审判,这是一。
   
   二、中央政府在汕尾东洲血案这件事,到现在并没有正式表态。我们还寄望政府在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应该有一个基本的组合,一个中央政府所应该作为的一个立场和态度。
   
   记者:好,那我问一下陈先生。去年12月6号《新华社》也对此发表了有关的报导,在这个报导中称汕尾事情是严重的违法事件。刚才李先生说寄望中央政府会做出一个公正的结论和判断,那你认为最终中央政府会对汕尾事件做出一个大众都能接受的结论吗?
   
   陈泱潮:我看这个很渺茫、非常渺茫。因为他们现在是坐在严重的社会衡突、阶级衡突,阶级矛盾的火山口上,他们非常恐惧人民群众的维权抗暴的运动。那么寄望他们能依法办事,以事实为根据、以法理为准绳,可以说是很渺茫、是不可能的!
   
   记者:好,那我问一下李先生。听陈先生这么说,似乎对中央政府最终能做出一个让大众能够接受的结论,希望比较渺茫。但是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的厅长方潮贵也在出席两会期间,在港澳记者的追问下,间接的承认,当地政府没有按照应有的法律程序收购土地,才酿成了这个流血事件。
   
   而且说,以后都要按照有关程序来办理,没有按程序收购土地都是非法的。这似乎预示着广东的当地政府,正在慢慢的准备对汕尾事件做一个纠正的处理呢?
   
   李健:我注意到在这之前,汕尾东洲血案发生之后,张德江曾经说过三句硬话。我也注意到你刚说的,关于土地争论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看到一个往好的方向转变的可能性。但是我们现在仍应注意到,他们到现在为止还在一些地方、在征地问题上,仍然在固执己见,例如在广东云浮市有关四个村庄的征地,现在他们仍然在这么做。
   
   所以我觉得不仅要看他说什么,更重要的是看他们做什么。另外,更要看当地跟征地有关的村民,是否能够畅通的表达他们的诉求,以及当地的司法是否能够公正的解决他们的诉求,到那个时候我们才能下结论。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3/9/2006 10:25:14 P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