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武振荣: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 ]
陈泱潮文集
·【习特会】的最大亮点和看点(全文)
·人子(弥勒)严重警告
·朝核成势,大敌当前,中国胜算何在?
●中文原創聖經續篇【恒约】正經
·締約書(全文/多圖)
·人子出,天作证(2圖)
·圣灵元年复活节福音:人子驾云降临(組圖)
·曼谷书
·哥本哈根書(全文/組圖)
·2016圣灵元年降魔书
·拯救書
·收割书——代2016丙申春节献词
·圣经恒约重要经文《人子二书》全文(组图)
·2016圣灵元年降魔书/人子二书/神洲国魂书
·弥勒(人子)惩治国贼敕令
·確認耶穌終必授權轄管和牧養萬國之人子的10大根據(图)
·彌勒書——白陽時期全球佛教革新指南
·素王书(简体)
●国贼当道与毛二世复辟
·与习近平谈:从“央视姓党”看国贼的反动性及其罪恶
·这五张图非常值得习近平好好反思、好好悔改!
●人類歷史總趨勢與受揀選者之責任擔當
·人类未来历史的两大必然趋势——陈泱潮2001年9月12日《偃武修文战略序言》节选
·今日拯救中国的双重使命/外二篇哲思(1图)
●聖君之學讀本:陳泱潮政論文選第一卷
·聖君之學讀本電子書《大變革與新文明》網址
·校正版:胡耀邦先生百年诞辰致习近平主席(1图)
·中国如何才能有效防范民主化后国土分裂问题
●陳泱潮文集作者簡介
·陈泱潮简介
·2015年復活節陳泱潮(陳爾晉)簡介
·2015年复活节摆放在基督祭坛上的献礼(组图)
·陈泱潮(陈尔晋)事略
·陳泱潮的一生是非常具有傳奇性的一生!〔3張圖〕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陈泱潮)近期在北京大学
·感恩节复《论流氓与贵族》
●陳泱潮不朽的政治四論
·《特权论》全文
·《特權論》作者陳泱潮致習近平警世文:國賊論(全文)
·陳爾晉1978年幾乎被槍斃35周年紀念:紫薇聖人論
·聖君論——《特權論》作者致習近平救世文〔2圖〕
●陳泱潮不朽的宗教文論
·彌勒論——白陽時期全球佛教革新指南(全文)
·人子论——圣灵时代全球基督教革新指南(上/1图)
·强巴(弥勒)佛嘱咐达赖喇嘛书(组图)
●宗教政治学奠基石
·宗教政治學撮要
·對宗教若干重大問題的探究(二版全文/组图)
●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
·辛亥百年论(全文)
·陈泱潮三论孙中山 ——孙中山三民主义的要害是假民主共和、真枭雄黑道隐形帝制(定稿本)
·论毛泽东真相(4图/全文)
·文革48周年再论毛泽东真相及中国政体制度之最佳归宿(组图)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全文)
●中国与中共根本问题
·彌勒2015年元旦中國問題文告/4圖
·2015年春節點擊習近平中共問題死穴(已發表部分)
·中国军改的关键是必须使军队国家化(多图)
●御用學者三大局限性
·習近平走偏之際,再次痛陳御用學者三大局限性
●陳泱潮文集政治救世卷7:中共18大预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
·5.聖君的本质定义和基本要素
·真正的紫薇聖人非常明確地指出了開好中共18大的關鍵
·真正的紫薇聖人非常明確地指出了中共初始化兩黨制政改路線
·真正的紫薇聖人非常明確地指出了中共國民主化和平轉型的唯一道路
·真正的紫薇聖人非常明確地指出了中国治本夺魁大国策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适合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汪洋入常與否,是習近平政治走向的重要風向標
·任用劉亞洲為18大後中國國防部長有利于聯美制日
●對中共18大及其後的中國敲警鐘
·中共18大後一切有良知的中國人的神圣職責
·开万世太平流芳千古,堅持國賊道路遗臭万年
·真正的紫薇圣人狱中上胡耀邦书论整党
·堅持一党專制,迷信整風肅貪,党必中風
·《特權論》早就判定一黨專政回光返照不久長
·國賊暴政黑暗的一斑——傅汝舟,暴政下的犧牲者
·提醒習近平不做國賊做聖君。中國人民感謝你!
·中國豬夢和中國人夢的區別
·國際環境迫使中共不能不進行憲政民主改革
·習近平要高度警惕官僚特權階級既得利益集團的反動性
●【新王道】對東聖神州與赤縣神洲的印證
·未来中国必然會全面奉行的天賜【新王道】〔全文/組圖〕
·當來下生彌勒與紫薇聖人本一人
·當下尋找宗教正確信仰的指南:未來佛與窄門
·陳泱潮癸巳正月初一彌勒誕辰論未來佛定義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总论
·中文原創《聖經•恒約》(合教)重要經文
·圣灵福音(电子版全文)
·《圣灵福音》作为《圣经》续篇的意义
·恒约大略:《圣灵神舟•概述》(4图)
·佛说“如来非佛,乃是上帝”意义重大(附8图)
·关于“当来下生”弥勒成佛的地点、时间、功德和行状
·基督徒如何有效地向佛教徒傳福音?(全文8圖)
·陈泱潮(陈尔晋)毕生致力的三件大事(图)
●所罗门—弥勒末日自救寶典
·壬辰春節所羅門—彌勒末日自救寶典•序言
·壬辰春節所羅門—彌勒末日自救寶典•正文(正体版)
·末日自救寶典•合教第十大信條
·中文原創《聖經•恒約》(合教)信經
●所罗门—弥勒末日自救寶典注释
·所羅門—彌勒末日自救寶典•注釋1、所羅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振荣: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



一、刘国凯的文章,一石激起千重浪

   2005年12月份的《北京之春》上刊登了刘国凯《纪念人民“文革”》
   的文章后,我写作了三篇读后感,响应了他“纪念人民文革”的号

   召。说实在的,这三篇文章仅仅是对刘国凯文章的“响应”,也说不
   到有什么独特的见解。但是没有想到民主派的大批评家朱学渊先生竟
   在2006年1月6日对我的文章作了个“点评”。再过几天,陈泱潮先生
   又因着我的一个有关“文革”的帖子发表了《重新认识和评价“文
   革”,公民维权抗暴运动呼唤“四大”》的文章。上述文章的作者们
   都在不同的程度上认同了“人民文革”的价值,并且表明了中国的民
   主运动应该发扬当年“文革精神”的意向。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上述
   两位作者都是“文革”中过来的人,但却不是研究“文革”的“专
   家”。无独有偶,也就在这几天,有好几家网站转载了一位名副其实
   的“文革史专家”──宋永毅的文章《从毛泽东的拥护者到他的反对
   者》,可以说是为上述非专门家的作品提供了一种“专家”的支持。
   这样一来,于“文革”40周年前夕,在民主舆论的阵地上人们好象可
   以感受到一种新的思想、新的精神和新的风气。
   如果说已经具有了20多年历史的中国民主运动应该来一次革心洗面的
   变革的话,那么,它就应当在精神上和思想上要有一种巨大的进步,
   而这种进步应该体现在我们中国民运人士对中国“人民社会”的历史
   和现状具有独立的理解的事情上;而这种理解又应该建立在对“人民
   社会”的基本尊重这一点之上。若不是这样,我们自己站在“异议人
   士”的“制高点”上,俯下头去看人民,大骂“人民也不是好东西”
   (这话是我从一家民主网站上抄下来的)──我们就没有办法和能力
   推进得了中国民主运动。在这个意义上刘国凯所说的“文革研究不仅
   仅是学术研究”的话,已经被许多人所接受了。上面说到的三位作者
   也是这样。他们都在“文革”的研究中看到了现实问题的迫切性。

二、《学渊点评》

   如果我们要检讨近300多年以来的中国“人民社会”的这一部历史,
   那么发生于1966年的人民合法的政治造反行为,怕是其中最重要的事
   件了。几千年以来,人民对政府的造反都是非法的,唯独在1966年这
   一切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化中,一个在当时还是非法的“反革
   命”行为,在“一夜之间”最终地变成了合法的革命运动。检讨发生
   变化的原因是一个问题,而变化的发生又是一个基本的“事实”。40
   年过去了,今天我们中国民主派人士在为民主行为和民主运动的合法
   性问题寻求辩护时,却要否认1966年的运动,这就是完全不应该的
   了。因此,如果说1966年中国伟大运动的造反精神已经为运动中的数
   以万千记的人的行为所“实践”的话,那么《学渊点评》中的如下话
   的意义就很深远:
     世间一切领域的变化,最终将导致进步,都来自叛逆的贡献,耶
     稣、爱因斯坦、比尔.盖茨、都是叛逆,连专制的毛泽东、邓小
     平、林彪也曾是叛逆。中国今天不进步就因为缺少叛逆。“打着
     红旗反红旗”的“人民文革”曾经是叛逆们的天堂,所以应该记
     念它。
   现在我们中国民运人士就缺乏如《学渊点评》中所说的“叛逆”精
   神。所以在今天这个世界民主化大潮流中我们才显得如此万能。我们
   对民主的理解也因此在很大的程度上脱离了中国的实际。在我们的有
   关民主的思想中好象就去除了“叛逆”的力量。殊不知正是民主制度
   才为人类精神中的这一股特殊力量准备了合法运用的巨大空间。而
   1966年的政治运动其所以值得我们中国人“世世代代地研究”和“记
   念”,就在于它被学渊称之为“叛逆们的天堂”。进一步的分析我们
   就会发现在它之中酝酿着“最终要导致进步”的动力,所以在过去的
   时间里,当我们把它视之为“动乱”时,自己就变成了没有“精神”
   的人了。就这样的意思讲,《学渊点评》中的话语虽然不多,但是,
   我认为意义是很深远的。正因为学渊是大批评家,所以他就敢于在
   “点评”中说“毛泽东、邓小平、林彪也曾经是叛逆”,这样一来,
   那些在普通人看来是互不连接的历史,在他的评语意思之内具有了
   “衔接”的可能性,在此,大手笔的惜墨如金的特征也就体现出来
   了。

三、陈泱潮:《我的一张电子大字报》

   2006年2月2日,陈泱潮在《博讯网》上发表的《重新认识和评价文
   革,公民维权抗暴运动呼唤“四大”》的文章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
   题,就是如何在当前的形势下把公民的维权运动组织到规模更大的
   “民主革命运动”中去。在这一篇文章中,他做为一个在文革中也发
   挥了自己影响的人用非常肯定的口气,把“文化大革命”看成是“中
   国民主革命运动的序幕”,在这样的看法中,他当然要批评毛泽东、
   邓小平的谬论,还“人民文革”的本来面目,他说:“中共的文化大
   革命的结论,无论是毛派观点,还是邓小平派,都是严重打着中共一
   党专制和官僚特权阶级‘体制和阶级烙印’的极具片面性的观点”。
   因此都是人民应该批判的东西,也正是在这一种批判中,陈先生对人
   民运动的认识才达到了一个非常的高度.于是,文化大革命的问题就
   不仅仅是关乎过去,而且是关乎现在和未来。“面对今日中国社会如
   此黑暗的严重现象”,他说:“中国人民不能不重新反思对文革的认
   识和评价”。
   如果我们不结合我们目前的现实,去读陈先生的文章,那么它也许是
   一篇普通的文章。但是,我们只要结合了我们民运的现状去读它,我
   们的感想就会大不一样。在目前这20多年的时间内,我们这些反对共
   产党的“异议人士”谁个没有写作出自己的大字报呢?别的不说,焦
   国标的《炮打中宣部》的“大字报”可以看成是其中的杰出的代表。
   而其它的那些数也数不清的“大字报”不是都贴在了“空中民主墙”
   上了吗?可是朋友们,顶多少用?把共产党又怎么样了呢?就这个意
   义你去读陈先生上面的文章,如果没有一个中国人民群众广泛运用
   “四大”武器同共产党“作战”这样的场面出现,光靠我们这些“异
   议人士”共产党是不怕的。因此陈先生把他这一篇文章当成是“21世
   纪陈泱潮《我的一张电子大字报》”的行为我完全理解。这是“呼唤
   21世纪”的“文化大革命”。在他的思想中只有普通人(如“文化大
   革命”中的学生、工人、市民、农民和一般干部)都拿“拿起笔,做
   刀枪”(“文化大革命”就是这样)时,中国的民主──才有可能最
   终地成功。否则,靠知识分子、靠异议人士、靠有文化的人去发表自
   己的高见,而人民做哑巴和聋子,最好的政治也就是“胡温的新政”
   了。在这里,我认为陈先生的文章触及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最薄弱的一
   个环节,那就是中国民运人士不相信中国人民、不尊重中国人民的历
   史、没有看重中国人民的感情。在许多民运人士的看法中,由普通人
   写作出的大字报的“质量”也可能“不高”,水平也可能很有限,也
   许中间会充满了个人恩怨,但是民主──我们民族在近100多年的时
   间中所要求的东西──如果脱离了它,又是怎么个安身立命呢?在我
   们中国“四大”是一个民主的武器,放弃了它,就在很大的程度上意
   味着放弃了民主。在今天,人民“运用‘四大’武器,炮轰贪官污
   吏,人心大快!”

四、宋永毅:《从毛泽东的拥护者到他的反对者》

   下来,我说一说宋永毅的文章。宋先生是一位的标准的“专家”,在
   “文革”研究方面是中、外有名的。就在上面我提到的文章中,宋先
   生为刘国凯所说的“人民文革”提出了一个“人物”方面的很有价值
   的论证,而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为人们改变对“文化大革命”僵死
   看法提供了动力。宋先生在文章中说:“令人惊讶的发现:毛泽东的
   ‘文革’主张培养了自己的反对派”,藉着这种“惊人的发现”,人
   们在毛泽东的“文革”中,寻找和整理出“人民文革”就是顺理成章
   的事情了。最近我在《博讯网站》和《民主论坛》上连续发表的《对
   一个伟大时代的回忆与理解》的书稿就是记录了我本人在“文化大革
   命”中如何由一个毛泽东的崇拜者变成了他的“反对者”的全部过
   程。可以说是对宋先生观点的一种脚注。至于说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能
   够发生,作者对那个时期中出现的“地下读书运动”作了一个很专业
   的分析,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文化大革命使一代“拥护毛泽东”
   的人变成了“为人权和社会主义民主而战”的人。这样,作者在一个
   不同的研究的侧面得出了同民运人士刘国凯几乎是相同的结论。
   不仅如此,作者以“专家”的身分还向我们提出了一种中国民主运动
   的历史:
     从1966年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产生了一些出乎意料的后
     果:它在一定的程度上加快了毛式极权制度的没落,并激发了独
     立的中国民主运动。
   现在,我们这些民运人士要为我们的民主运动寻找历史的话,那么,
   “文化大革命”产生了“独立的中国民主运动”的观点就值得我们仔
   细的品味了。其实,我个人因为也是一位“文化大革命”的热心的非
   职业的研究者,所以对宋先生的大名,也早有所闻。但是,恕我直
   言,我对他以前的许多研究成果不是很看好的。如果说在这其间,宋
   先生的研究也有一个进步或者发展的话,那么在目前我们看到上述新
   成果时,就不由得令人兴奋。如果更多的知识分子能够进入到研究
   “人民文革”的这一层面的话,那么中国民主运动的后劲就会很大。
   因此,我想,没有读过宋先生上述文章的人应该去读一读。说到这
   里,我可以作出这样的一个小结:自从刘国凯的《纪念人民“文
   革”》的文章发表后,已经闪现出了“文革”研究的几个亮点。
   在本文的最后,我还想提一提在“文革”研究方面很有造诣的两位大
   陆教授的名字,一个是李学勤,一个是金春明。用我的说法,他俩都
   是“学院派”,而在大陆这个没有学术自由的社会中,要能够保住饭
   碗也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他们都为“文革”的研究作出了怎么说也不
   会过时的成果。李教授也可以说是最早就提出两个文化大革命的概
   念,并且对“自下而上”的文化大革命做出了一个很有水平的分析。
   非但是这样,他还在文化大革命中发现了“68人”(我的看法是,若
   说“66人”就太过敏了)。金教授的《文化大革命史稿》是很有特
   色、很有思想的一部书。这部书在没有公开地同邓小平的文化大革命
   “作对”的情况下,侧重地写作出了一个人民群众的文化大革命的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