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牟传珩79民运回忆录中的陈泱潮(陈尔晋)]
陈泱潮文集
·ZT另类选项:《西藏独立路线图》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就西藏问题采访陈泱潮
·令人动容的宗教领袖真诚的谦卑互动(图)
●佛祖诞辰大地震启示录
·惊闻5.12大地震致胡锦涛
·我所亲身经历的两次佛祖诞辰异事(图)
·我所经历的地震与政震
·严辞问责胡锦涛——蓄意隐瞒地震预报,弃民于死地,谁之罪?
·亡共石暗藏玄机(多图)
·大地震启示录1:中共应当认真反省
·大地震启示录2:30年来中共根本性罪错在何处?(图)
·大地震启示录3:中国问题症结趋向与对症处方
·大地震启示录4:难题与破解锁钥(图)
·大地震启示录5:陈泱潮(陈尔晋)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确立民主化变革过渡时期+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软着陆
·我为什么提出《促进中国民主化改革第五方案》?
·诺查丹玛斯准确预言5.12中国大地震及其意义(图)
·末世大地震是“人子”出现于世的“生产之难”及其他(图)
·《5.12大地震启示录1-6》正文汇总
·陈泱潮斥党奴王兆山
·江城子:比较地震有感
·ZT:笃信马雅末日预言 荷人购船囤物资
●2011致全藏代表大会
·寄语全藏代表大会1:藏民政治处于过渡时期
·为什么要选择在达兰萨拉成立民主中国流亡(非常)政府?
●流產的悲哀見證流亡的不足悲哀
·流產的《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
·流產的《达赖喇嘛尊者对此〈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的批示》
·中藏新17条联合公报(草稿)附件鏈接
◇◇◇◇◇
▲中国近现代史拨乱反正卷
●辛亥百年论末世中共国民主革命
·辛亥百年论中共国民主革命成功三要素·绪论
·ZT民愤“辛亥革命只革了满清的命,没有革中国人的命”
·1.当前中共国民主革命必须正确认识和借鉴清末历史经验教训的意义
·2.实事求是正确看待孙中山的功过,是当前中国民主革命的当务之急
·3.清王朝的主要罪孽以及今日中共正在重复清王朝的主要罪孽
·4.袁世凯促成清帝退位建立中华民国功不可没
·5.中共应当好好学习清王朝隆裕太后不负隅顽抗顺应潮流的明智之举
·6.中华民国的建立是当时三股政治力量合成的
·7.制定确保今日中国民主革命成功策略的要诀
·8.《陈泱潮文集》致力于推动中共国民主革命的三个工作重点
·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9.荒唐的“国父”之称,完全是国共两党【隐性帝制专制独裁党文化】遗毒
·10.世人应当正视: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本质上是大汉族主义
·11.“五族共和”决非孙中山本义,而是清帝退位换来的结果
·12.辛亥百年历史的结论: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绝对不能继续以孙中山为旗帜
·13.从北非突尼斯埃及民主革命看未来中国的民主化前景
·14.中共国与北非突尼斯埃及诸国的不同点
·15.最高权力核心的分裂和斗争是全国性大规模群众上街的必要条件
·16.有必要重温拙文【‘六四事件’是中共宫廷内部权力斗争的产物】
·17.顽固坚持一党专制独裁体制是中共必然分崩离析的根本原因
·18.导致中共分崩离析的其他原因
·19. 反对两个极端,是今日中国具有政治大智慧的杰出人士的神圣使命
·20.网络时代茉莉花革命要求必须积极推进变革力量的大联合
·21.促成反对派力量组织化的初级形式
·22.促成反对派力量组织化的高级形式
·23.对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和藏民族的考验
·24.中国作为大乘佛教的大本营,是否到了【佛教诸圣临凡救华】的时代?
·25.【三圣联手结束红阳劫】背景说明
·26.末世佛教临凡三圣的使命、作用及其禁忌
·27.“指导灵”对末世朝野大成就者们的慎重告诫
·28.【辛亥百年枭雄黑道乱华】是对顽固抗拒唯一真神信仰的责罚
●指导灵辛亥百年论中国问题
·题记
·辛亥百年论目录
·1.百年来中国社会政治风尚主流是什么?
·2.百年来风行于中国政治朝野人士身上的枭雄黑道七大特征
·3.百年来的枭雄黑道,是中国千百年传统帝王文化权谋文化的极致
·4.百年来枭雄黑道已经国体制度化——形成了【党天下隐性帝制】
·5.枭雄黑道对中国社会人心道德的腐蚀与败坏
·6.人文环境、社会环境、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破坏
·7.两极分化极端严重,三大矛盾空前尖锐突出
·8.中国面临救世救心艰巨任务,亟待三大改造
·9.鸟瞰世界适合中国国情民性的最佳的国体政制
·10.确立造物主上帝信仰和拥有稳定的国家主权人格化象征的作用
·11.中国三大改造的任务和目标
·12.认真吸取辛亥百年经验教训,提高思想认知水平
·13.辛亥百年的首要问题是必须正确认识孙中山
·14.孙中山是辛亥革命的背叛者和颠覆者!
·15.孙中山问题的根子是枭雄黑道权力狂!
·16.反对极端化,全方位推动中共国民主革命
· 17.是蒋经国启动和成就了台湾民主化
·18.灯塔、样板以及台湾真正切实可靠的安全保障
·19.解决中国民族区域独立危险的当务之急
· 20.提高中国人综合素质必须改革教育体系
·21.未来会对孙中山和竭力神话孙中山者,作出公允的历史定论
·22.团结起来,迎接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胜利
●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
·从《推背图》看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目录
·1.《推背图》历验不爽,是中国未来学经典
·2.《推背图》对近现代政局预言的概况
·3.《推背图》第37象是对辛亥革命的专题预言
·4.《推背图》第37象【图】解孙中山“国父”之称虚假透顶
·5.【谶】语预言孙“国父“之称是末世中国枭雄黑道谎言乱世的典型
·6.【颂】辞进一步明确预言武昌起义是军队倒戈,而不是孙中山会党暴动
·7.《推背图》第37象益卦【彖辞】有关蒋介石的预言要点
·8.《推背图》第37象益卦【象辞】有关蒋经国的预言要点
·9.《推背图》预言准确性的根据和来源:《易经》是《圣经·恒约》篇章之一
·10.《推背图》第37象益【卦】有关近现代政局的预言要点
●切不可继续国共两党神话孙中山蒙骗国人
·今日认识孙中山真相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79民运回忆录中的陈泱潮(陈尔晋)


我是枫叶编辑的书(之1)


牟传珩



一、走进《海浪花》

   1978年秋,正值北京民主墙兴起时,我反思了自己按出版社要求进行
   创作失败的经验,撰写了1篇文学评论──《呼唤鲁迅、契柯夫现实
   主义精神之再生》,交给了青岛《海鸥》文学编辑部,正待刊发。该
   评论组组长赵多青先生却几次找我谈话,记得最后1次是在青岛永安
   大剧院。当时青岛市文艺界正开文代会,发招待票看剧,中场休息时
   赵找到我说,编辑部主任认为文章政治观点模糊,要按他们的意见修
   改。我表示不能接受,宁肯不发表,决不屈从。据我所知,当时官方
   尽管奢谈“思想解放”,但仍有不少理论文章和文学作品被意识形态
   教条所扼杀。为此我动念主办1种不受任何约束,能自由表达思想的
   民间刊物,并找过几位一直在关注国家政治命运的朋友商讨此事。恰
   时《海鸥》举办作者座谈会,青岛15中语文老师尚永善带来位新人,
   他就是1998年春身陷囹圄的中国正义党大陆特派员陈增祥。他当时在
   《海鸥》编辑部座谈会上谈及北京民间刊物,并说青岛也有。我曾到
   北京西单民主墙看过大字报,也听说过北京民间刊物,故颇感兴趣。
   会后,知我要创办民刊的尚老师特将陈增祥介绍给我。我与陈增祥结
   识后,便相约探访了青岛民刊《海浪花》创始人孙维邦。
   那时,北京当局已开始向民运人士开刀,相继抓捕了北京民刊《人权
   同盟》的任畹町,《探索》的魏京生以及付月华、张温和等。这年
   秋,形势已变得非常恶劣,不仅北京《星星艺术展》被除缔导致的
   “10.1”大游行遭镇压,民运老将魏京生也被判18年重刑。之后,
   《四五论坛》发起人之一刘青,又因组织、传播对魏京生的公审录音
   被捕,北京4大民刊《四五论坛》、《北京之春》、《沃土》、《今
   天》处境艰难,一些大专院校内的民刊也都被迫关闭或转入地下,民
   主墙遭到摄取了“4.5”运动成果的邓小平的敌视,一时陷入危机。
   (民刊《今天》──从略)
   当时,青岛《海浪花》创刊才几个月,正势单力薄,孤军奋战。正值
   此时,我来到《海浪花.》。我与孙维邦交谈后,大有相见恨晚之
   感,于是便决定放弃自办民刊的念头,加盟《海浪花》。那时全国民
   刊普遍质量不高,《海浪花》却有《论党》、《论权》、《论人》3
   篇虽是评而不是论的文章,但观点犀利,可谓上乘之作。作者孙维
   邦,是青岛草制品厂工人,个子矮矮的,胖胖的,大眼睛,装束挺
   土,当时看不出他是办刊物的文化人。有了交往后,倒觉得他勤奋好
   学,为人耿直,思想敏锐,且有敬业精神,只是缺乏些包容性。他把
   自己的1间住房用作了编辑部。在这里我看到全国不少的民间刊物,
   除了北京4大民刊外,还有《探索》、《钟声》、《民主之音》、
   《北京青年》、《启蒙》等许多民刊,也在这里结识了一些外地的民
   运朋友,如天津的汤戈旦、云南的陈尔晋、上海的秦林山等。我为此
   大受鼓舞。但当时令我吃惊的是,《海浪花》仅有孙维邦1人操办,
   陈增祥只作一些辅助工作。我加盟《海浪花》的首要1件事,就是希
   望能使其力量壮大,团结更多的朋友一起工作。我为此召集了10多位
   感兴趣的朋友到孙维邦处,但都因与维邦思想境界差异或话不投机,
   而相继离去,仅我介绍去的葛树邦1位朋友留下。这样《海浪花》只
   有孙维邦、我、陈增祥、葛树邦4人,组成了1个小小的编辑部。
   我在《海浪花》发表的第1篇文章,就是从青岛官方文学刊物《海
   鸥》撤回的《呼唤鲁迅、契柯夫现实主义精神之再生》文学评论,之
   后又发表了几首诗歌和《试论民主运动的历史地位与社会作用》的政
   论文章。恰在这时,以坚持“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理论”著称的陈尔晋
   先生来青,读到《试》文,约我在维邦处会晤。
   尔晋云南宣威人,中等身材,天庭饱满,两眼炯炯有神,曾两度深陷
   囹圄,妻离子散,仍执着于追求社会正义。尔晋为人大度,经历坎
   坷,富有政治家的机敏。我与尔晋一见如故。他与我谈了他的政治计
   划与设想:以“二斗出三”为行动哲学,在全国筹建共权党,并准备
   去辽宁游说军头李德生,推动国家政治改革等。当时我陪同尔晋去了
   烟台,在烟台山下1处招待所住了1晚,第2天在大海上留影纪念后,
   送他乘船去了大连。我们从此结下深厚的友谊。(我与陈尔晋1980年
   在烟台山下合影)
   1980年春,《海浪花》编辑部内因维邦与增祥不和,增祥悻悻离去,
   编辑部的力量不仅没有壮大,反尔削弱。我为此忧心忡忡,建议编辑
   部的工作开放些,以便团结朋友,扩大影响。那时,我正在青岛四方
   区干部职工业余学校大专班读古典文学,与“民革”青岛市委副主
   委、四方夜校校长金又新先生结下了很深的师生之谊。为此我征得维
   邦同意,联络了金又新先生及文学大专班十多名优秀学生,共同讨论
   如何将《海浪花》提高档次,扩充容量,办成政治、文学兼容的综合
   性刊物。记得当时磋商会议是在青岛金口路金又新先生的弟弟金再新
   先生家中召开的。青岛诗人栾新建还专门就改版《海浪花》给我写来
   了书面意见。但维邦认为思路不对,仍坚持自已搞。这样我和树邦便
   很难再在《海浪花》发挥作用了。
   当时青岛文联老作家孟力先生为我推荐了牟孝柏,我又通过孝柏认识
   了王钦德、庄彦等,可谓人才济济。但苦于维邦无法与朋友们合作,
   工作很难展开。民主运动是大家参与的运动,只有团结更多的朋友一
   起工作才有前途。我眼见许多朋友资源被浪费掉,担心我们越走越孤
   立,便与维邦商量,仍按我以前设想,再办1个刊物,同时把朋友们
   组织起来,与《海浪花》相互支持,效果会更好一些。为此我一面与
   周围朋友们筹组创办志友学社,一面协助维邦隆重推出了汤戈旦先生
   的《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实质探讨》的文章。恰在这时,青岛
   新人姜福祯经北京徐文立先生介绍,加入《海浪花》,而我与树邦相
   继退出。后来《海浪花》只有维帮与姜福祯两人一起工作。福祯是位
   有深度,文笔不错的朋友,“6.4”时因书写小报被判刑七年。

二、出版《理论旗》

   当时,全国各地几十家民刊,力鼎中共打压,不屈不挠的维持下来,
   一改中共建制后新闻舆论工具独家垄断的局面,给深受文革专制之苦
   的人民以清新的氛围。但当时民刊的致命弱点在于情绪化多于理性。
   而我一向重视理论研究,希望创办1份以介绍、推荐各地民刊有影响
   的理论文章为内容的刊物,并以此纯理论刊物为中心,广泛团结朋
   友,共同推动民运向理性化道路上发展。为此我以“鲁基”为笔名,
   创办了《理论旗》1刊。当时我自己做了封面设计,图案是1面围绕地
   球的旗帜,刻板人是我夜校的同学王海滨,油印发行陈增祥。
   我把我那仅有6平方米的单身宿舍作了编辑部,每天这里都会收到全
   国各地的来信,接待探访者。整日忙得乐此不疲。
   《理论旗》的创刊号最先发表了我的长篇专论《论“论无产阶级民主
   革命”》1文,全面分析、阐述了陈尔晋撰写的10余万字的理论著作
   《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尔晋的《论》,曾在《四五论坛》被删节
   发表,他便带原本交我保管。
   今天看来该论尽管未脱对抗社会思想窠臼,但在当时针对无产阶级专
   政理论,提出无产阶级民主理论体系,还是难能可贵的。这也是当时
   最有影响的民刊《四五论坛》,不惜代价刻印出版如此大部头作品的
   目的所在。而《理论旗》所作的工作,则是全面论述、评介了该文产
   生的历史背景、理论价值及社会作用,同时也对其提出了建设性的批
   评意见。
   《理论旗》创刊号首次出版发行了百余份,反响强烈,纷纷来信要求
   加印。此尔晋同年10月30日也给我来信谈到:
     传珩君:
     10月初,吕朴君因事赴青岛,我曾请他前来看您。他回来告诉他
     去时适值您已回烟台,不巧未遇。近日我到屹峰处,看到了您给
     他的信,即关于和他讨论的那封信,深感您写得很好,对《论》
     文思想理解得很透彻,发挥很好,亲切感人,说服力很强。屹峰
     赞叹不已。遗憾的是我至今还未看到《理论旗》,屹峰处虽有,
     我因当即离开,未来得及让他从别人那里取来一读。回京后,又
     听王冲同志(原《四五论坛》主笔之─)对您那篇文章十分称
     道。他是去文立处看到的,我因近日无暇去文立处,望你接信后
     速给我寄几份来。来信请寄北京东郊3间房生物制品研究所刘迪
     收。刘即天安门事件那位“小平头”。我现住在他们家里。而且
     恐怕要住相当1段时间。因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团中央联合筹建中
     国青年研究所,10月14日已由青年报总编钟沛璋亲自通知我,决
     定借调我来参加筹建工作,并于10月18日发函联系。所以我现住
     在他们家一面等候回音,一面看书学习,准备写点东西。你经济
     上如方便,有空的话,可来京一叙……。
   如此同时,北京、上海、杭州等地都来信订购。为此大昆与朋友们又
   紧急加印了100份发往全国。同时收到一些讨论性投稿文章。《理论
   旗》第2期分别刊出了陈尔晋、吕朴、王冲、王屹峰等多人的文章以
   及陆庆余先生就尔晋《论》书致中共中央和胡乔木、于光远、王若水
   的两封信。此后便收到天津汤戈旦先生寄来的批评陈文来信和广州王
   希哲寄来的《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1文。当时,我有意专题介绍一
   下汤老的《原旨马克思主义》理论及王希哲的《毛》文。这些文章今
   天看来,虽都带有那个时代的局限性,但在当时却是颇具流派代表性
   的理论文章。
   在此期间,“共产第四国际”的人途经香港,来青岛联络我们,我与
   陈增祥出面接待,记得当时是在青岛第一海水浴场沙滩上交谈的,由
   于他们思想很左,我们并未取得共识,所以后来再未联络。当时我与
   维邦仍保持着紧密联系,经常一起交流意见,沟通信息。那年9月,
   全国正酝酿成立统一的民刊协会,出版《责任》会刊。广州何求派戴
   先生找我与增祥协商筹组工作,但维邦此间正与文立筹办《人》刊,
   故对此持消极态度,外地朋友意见很大,我们倍感为难。我只是在
   《理论旗》上发了1篇编辑部社论《坚持团结,维护统一──祝贺中
   华民刊协会在广州成立》,但并未实际参加工作。这年底,我们就遭
   到官方打压,不仅所在单位领导要求我停止活动,而且公安当局还给
   以特别“呵护”。为此《理论旗》被迫搁置了应刊出的内容,转而采
   取全部刊登马恩揭露当局封杀新闻舆论方面语录的斗争策略。当时
   《海浪花》也受到压力,被迫停刊。全国各地情况类同,民刊运动再
   次陷于难境。

三、筹组学社,出版《志友论坛》

   我主办《理论旗》期间,周围的朋友圈子已基本形成。正巧青岛建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