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牟传珩79民运回忆录中的陈泱潮(陈尔晋)]
陈泱潮文集
·10.中共获得永生之路抑或是遭逢短命之途的分野点
·11、陈尔晋(陈泱潮)的被扼杀,实属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和不幸
·12、结束语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一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二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三
·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全文)
◇◇◇◇◇
▲宗教救心卷
●中国宗教简介
·中国的宗教信仰简介(上)
·金鸡三唱
·佛说佛教信仰对象“如来”乃是 上帝,不能搞偶像崇拜(7图)
·《金鸡三唱》有关《奥义之塔 法门寺地宫传奇》的言说
▲圣灵福音
·圣灵福音目录.1
·圣灵福音概说.2
·圣灵福音快镰刀.3
·圣灵福音新开端.4
·圣灵福音锁钥.5
·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圣灵福音大卫王转世.7
·圣灵福音确认.8
·圣灵福音谁受圣膏.9
·圣灵福音. 转世证据.10
·圣灵福音 再确认.11
·灵福音末期与“人子”.12
·圣灵福音又再确认.13
·圣灵福音感而应.14
·圣灵福音15·新道路
●应许的显示
·《天药》跋--对〔《圣灵福音》天象图〕的纪实和感悟
·似乎是戴着光冕的发言人……
·《天药》跋——对〔《圣灵福音》天象图〕的纪实和感悟
·《圣经》明文记载耶稣是大卫王转世的10大证据
·末世倒计时一谈关于耶稣复临
·《圣经》关于神的复数恰恰证明了上帝是【唯一真神】
●匡扶者告全球基督徒书
·《匡扶者告全球基督徒书》按语与目录(图)
·一、[圣灵妙道](图)
·二、[收割时期四大特征]
·三、[“三位一体”本义]
·四、要注意保护圣灵启迪的真知灼见
·五、大突破带来大转变,迎接新天新地的到来
●天垂异像
·天垂异像,旒挂目前给人的启示(图)
·深望法轮功人士暨民运人士珍重之、珍惜之、遵循之!
·关于民运的归宿
·陈泱潮请教科学家:五彩祥光从何来?
·陈泱潮(陈尔晋)何许人也?
·天赐异像与人为造假的照片,根本没有可比性 (16张图)
·陈泱潮故乡宣威出现日晕奇观
●对《圣灵福音》的再认识
·宗教政治与人权灵本主义/ 郭国汀
·郭国汀:<圣灵福音>确实值得反复精读
·匡扶者的忠告——以【耶稣取代上帝】是基督教走向式微的一个重要原因
·郭国汀先生关于基督教【三位一体】说法来源的介绍
·郭国汀:三位一体论的由来
●人生与归宿
·和人类历史上很特别的一代中国人谈人生与归宿
●圣灵神舟概述
·《圣灵神舟•概述》(6图)
·3张天像图:《窄门真经导读》经上帝核准证据
·陈泱潮(陈尔晋)代笔撰写《圣灵神舟•卷一》时留影2张
·就适时开展“全球呼救祈祷日”活动,致教宗等宗教领袖暨各国首脑敕令(多图)
·圣灵神舟概述目录
·题记Ⅰ:何以称呼“上帝耶和华如来”?
·1、【上帝之道】信条暨【圣灵神舟碑】铭文
·2、《圣灵神舟》总目录(图)
·3、本次地球文明将毁灭于灭世天火而不是大洪水(图)
·4、挪亚方舟是《圣灵神舟》的预表
·5、积极传播《圣灵神舟》,是获得圣灵神舟拯救的前提条件
· 6、《圣经•启示录》的预言和印证(图)
·7、《圣灵神舟》出世时的特殊征兆和背景
·8、上次大洪水毁灭人类时没有宗教
·9、宗教的目的和功用
·10、全宇宙唯一真神 上帝耶和华如来是客观存在
·11、遥闻“七雷”之音 ⑴
·遥闻“七雷”之音⑵
·末日之说绝对不是虚言!
·遥闻七雷之音⑶--对基督教
·遥闻七雷之音⑷--对佛教兼及一贯道(图)
·【全球呼救祈祷日】祷告辞
·弥勒诞辰对全球一贯道信徒的呼召(图)
·遥闻七雷之音⑸--对伊斯兰教
·遥闻七雷之音⑹--对各类非主流宗教
·遥闻七雷之音⑺--对无神论
·12、 “三迷信”是把人的灵魂引向灭亡的宽门大路
·13.坚信《窄门真经》、彻底弃绝“三迷信”
·简谈孔孟之道与《圣经》文化
· 14、再谈积极传播《圣灵神舟》与得救的保障和凭据
· 15、“不再耽延了”!“不再耽延了”!
·16、圣灵神舟就是慈航普渡(图)
·17、一个全新的宗教革命神学思潮即将蓬勃兴起
· 18、《窄门真经》执笔人今生今世的造化和作为
· 19.《窄门真经》执笔人过去生过去世主要足迹检索(2图)
·窄门真经导读(完整版)
·ZT江西庐山发现传说3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图)
·请正视人类曾经多次被毁灭的证据(组图)
●恒约篇章
·恒约全书目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79民运回忆录中的陈泱潮(陈尔晋)


我是枫叶编辑的书(之1)


牟传珩



一、走进《海浪花》

   1978年秋,正值北京民主墙兴起时,我反思了自己按出版社要求进行
   创作失败的经验,撰写了1篇文学评论──《呼唤鲁迅、契柯夫现实
   主义精神之再生》,交给了青岛《海鸥》文学编辑部,正待刊发。该
   评论组组长赵多青先生却几次找我谈话,记得最后1次是在青岛永安
   大剧院。当时青岛市文艺界正开文代会,发招待票看剧,中场休息时
   赵找到我说,编辑部主任认为文章政治观点模糊,要按他们的意见修
   改。我表示不能接受,宁肯不发表,决不屈从。据我所知,当时官方
   尽管奢谈“思想解放”,但仍有不少理论文章和文学作品被意识形态
   教条所扼杀。为此我动念主办1种不受任何约束,能自由表达思想的
   民间刊物,并找过几位一直在关注国家政治命运的朋友商讨此事。恰
   时《海鸥》举办作者座谈会,青岛15中语文老师尚永善带来位新人,
   他就是1998年春身陷囹圄的中国正义党大陆特派员陈增祥。他当时在
   《海鸥》编辑部座谈会上谈及北京民间刊物,并说青岛也有。我曾到
   北京西单民主墙看过大字报,也听说过北京民间刊物,故颇感兴趣。
   会后,知我要创办民刊的尚老师特将陈增祥介绍给我。我与陈增祥结
   识后,便相约探访了青岛民刊《海浪花》创始人孙维邦。
   那时,北京当局已开始向民运人士开刀,相继抓捕了北京民刊《人权
   同盟》的任畹町,《探索》的魏京生以及付月华、张温和等。这年
   秋,形势已变得非常恶劣,不仅北京《星星艺术展》被除缔导致的
   “10.1”大游行遭镇压,民运老将魏京生也被判18年重刑。之后,
   《四五论坛》发起人之一刘青,又因组织、传播对魏京生的公审录音
   被捕,北京4大民刊《四五论坛》、《北京之春》、《沃土》、《今
   天》处境艰难,一些大专院校内的民刊也都被迫关闭或转入地下,民
   主墙遭到摄取了“4.5”运动成果的邓小平的敌视,一时陷入危机。
   (民刊《今天》──从略)
   当时,青岛《海浪花》创刊才几个月,正势单力薄,孤军奋战。正值
   此时,我来到《海浪花.》。我与孙维邦交谈后,大有相见恨晚之
   感,于是便决定放弃自办民刊的念头,加盟《海浪花》。那时全国民
   刊普遍质量不高,《海浪花》却有《论党》、《论权》、《论人》3
   篇虽是评而不是论的文章,但观点犀利,可谓上乘之作。作者孙维
   邦,是青岛草制品厂工人,个子矮矮的,胖胖的,大眼睛,装束挺
   土,当时看不出他是办刊物的文化人。有了交往后,倒觉得他勤奋好
   学,为人耿直,思想敏锐,且有敬业精神,只是缺乏些包容性。他把
   自己的1间住房用作了编辑部。在这里我看到全国不少的民间刊物,
   除了北京4大民刊外,还有《探索》、《钟声》、《民主之音》、
   《北京青年》、《启蒙》等许多民刊,也在这里结识了一些外地的民
   运朋友,如天津的汤戈旦、云南的陈尔晋、上海的秦林山等。我为此
   大受鼓舞。但当时令我吃惊的是,《海浪花》仅有孙维邦1人操办,
   陈增祥只作一些辅助工作。我加盟《海浪花》的首要1件事,就是希
   望能使其力量壮大,团结更多的朋友一起工作。我为此召集了10多位
   感兴趣的朋友到孙维邦处,但都因与维邦思想境界差异或话不投机,
   而相继离去,仅我介绍去的葛树邦1位朋友留下。这样《海浪花》只
   有孙维邦、我、陈增祥、葛树邦4人,组成了1个小小的编辑部。
   我在《海浪花》发表的第1篇文章,就是从青岛官方文学刊物《海
   鸥》撤回的《呼唤鲁迅、契柯夫现实主义精神之再生》文学评论,之
   后又发表了几首诗歌和《试论民主运动的历史地位与社会作用》的政
   论文章。恰在这时,以坚持“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理论”著称的陈尔晋
   先生来青,读到《试》文,约我在维邦处会晤。
   尔晋云南宣威人,中等身材,天庭饱满,两眼炯炯有神,曾两度深陷
   囹圄,妻离子散,仍执着于追求社会正义。尔晋为人大度,经历坎
   坷,富有政治家的机敏。我与尔晋一见如故。他与我谈了他的政治计
   划与设想:以“二斗出三”为行动哲学,在全国筹建共权党,并准备
   去辽宁游说军头李德生,推动国家政治改革等。当时我陪同尔晋去了
   烟台,在烟台山下1处招待所住了1晚,第2天在大海上留影纪念后,
   送他乘船去了大连。我们从此结下深厚的友谊。(我与陈尔晋1980年
   在烟台山下合影)
   1980年春,《海浪花》编辑部内因维邦与增祥不和,增祥悻悻离去,
   编辑部的力量不仅没有壮大,反尔削弱。我为此忧心忡忡,建议编辑
   部的工作开放些,以便团结朋友,扩大影响。那时,我正在青岛四方
   区干部职工业余学校大专班读古典文学,与“民革”青岛市委副主
   委、四方夜校校长金又新先生结下了很深的师生之谊。为此我征得维
   邦同意,联络了金又新先生及文学大专班十多名优秀学生,共同讨论
   如何将《海浪花》提高档次,扩充容量,办成政治、文学兼容的综合
   性刊物。记得当时磋商会议是在青岛金口路金又新先生的弟弟金再新
   先生家中召开的。青岛诗人栾新建还专门就改版《海浪花》给我写来
   了书面意见。但维邦认为思路不对,仍坚持自已搞。这样我和树邦便
   很难再在《海浪花》发挥作用了。
   当时青岛文联老作家孟力先生为我推荐了牟孝柏,我又通过孝柏认识
   了王钦德、庄彦等,可谓人才济济。但苦于维邦无法与朋友们合作,
   工作很难展开。民主运动是大家参与的运动,只有团结更多的朋友一
   起工作才有前途。我眼见许多朋友资源被浪费掉,担心我们越走越孤
   立,便与维邦商量,仍按我以前设想,再办1个刊物,同时把朋友们
   组织起来,与《海浪花》相互支持,效果会更好一些。为此我一面与
   周围朋友们筹组创办志友学社,一面协助维邦隆重推出了汤戈旦先生
   的《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实质探讨》的文章。恰在这时,青岛
   新人姜福祯经北京徐文立先生介绍,加入《海浪花》,而我与树邦相
   继退出。后来《海浪花》只有维帮与姜福祯两人一起工作。福祯是位
   有深度,文笔不错的朋友,“6.4”时因书写小报被判刑七年。

二、出版《理论旗》

   当时,全国各地几十家民刊,力鼎中共打压,不屈不挠的维持下来,
   一改中共建制后新闻舆论工具独家垄断的局面,给深受文革专制之苦
   的人民以清新的氛围。但当时民刊的致命弱点在于情绪化多于理性。
   而我一向重视理论研究,希望创办1份以介绍、推荐各地民刊有影响
   的理论文章为内容的刊物,并以此纯理论刊物为中心,广泛团结朋
   友,共同推动民运向理性化道路上发展。为此我以“鲁基”为笔名,
   创办了《理论旗》1刊。当时我自己做了封面设计,图案是1面围绕地
   球的旗帜,刻板人是我夜校的同学王海滨,油印发行陈增祥。
   我把我那仅有6平方米的单身宿舍作了编辑部,每天这里都会收到全
   国各地的来信,接待探访者。整日忙得乐此不疲。
   《理论旗》的创刊号最先发表了我的长篇专论《论“论无产阶级民主
   革命”》1文,全面分析、阐述了陈尔晋撰写的10余万字的理论著作
   《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尔晋的《论》,曾在《四五论坛》被删节
   发表,他便带原本交我保管。
   今天看来该论尽管未脱对抗社会思想窠臼,但在当时针对无产阶级专
   政理论,提出无产阶级民主理论体系,还是难能可贵的。这也是当时
   最有影响的民刊《四五论坛》,不惜代价刻印出版如此大部头作品的
   目的所在。而《理论旗》所作的工作,则是全面论述、评介了该文产
   生的历史背景、理论价值及社会作用,同时也对其提出了建设性的批
   评意见。
   《理论旗》创刊号首次出版发行了百余份,反响强烈,纷纷来信要求
   加印。此尔晋同年10月30日也给我来信谈到:
     传珩君:
     10月初,吕朴君因事赴青岛,我曾请他前来看您。他回来告诉他
     去时适值您已回烟台,不巧未遇。近日我到屹峰处,看到了您给
     他的信,即关于和他讨论的那封信,深感您写得很好,对《论》
     文思想理解得很透彻,发挥很好,亲切感人,说服力很强。屹峰
     赞叹不已。遗憾的是我至今还未看到《理论旗》,屹峰处虽有,
     我因当即离开,未来得及让他从别人那里取来一读。回京后,又
     听王冲同志(原《四五论坛》主笔之─)对您那篇文章十分称
     道。他是去文立处看到的,我因近日无暇去文立处,望你接信后
     速给我寄几份来。来信请寄北京东郊3间房生物制品研究所刘迪
     收。刘即天安门事件那位“小平头”。我现住在他们家里。而且
     恐怕要住相当1段时间。因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团中央联合筹建中
     国青年研究所,10月14日已由青年报总编钟沛璋亲自通知我,决
     定借调我来参加筹建工作,并于10月18日发函联系。所以我现住
     在他们家一面等候回音,一面看书学习,准备写点东西。你经济
     上如方便,有空的话,可来京一叙……。
   如此同时,北京、上海、杭州等地都来信订购。为此大昆与朋友们又
   紧急加印了100份发往全国。同时收到一些讨论性投稿文章。《理论
   旗》第2期分别刊出了陈尔晋、吕朴、王冲、王屹峰等多人的文章以
   及陆庆余先生就尔晋《论》书致中共中央和胡乔木、于光远、王若水
   的两封信。此后便收到天津汤戈旦先生寄来的批评陈文来信和广州王
   希哲寄来的《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1文。当时,我有意专题介绍一
   下汤老的《原旨马克思主义》理论及王希哲的《毛》文。这些文章今
   天看来,虽都带有那个时代的局限性,但在当时却是颇具流派代表性
   的理论文章。
   在此期间,“共产第四国际”的人途经香港,来青岛联络我们,我与
   陈增祥出面接待,记得当时是在青岛第一海水浴场沙滩上交谈的,由
   于他们思想很左,我们并未取得共识,所以后来再未联络。当时我与
   维邦仍保持着紧密联系,经常一起交流意见,沟通信息。那年9月,
   全国正酝酿成立统一的民刊协会,出版《责任》会刊。广州何求派戴
   先生找我与增祥协商筹组工作,但维邦此间正与文立筹办《人》刊,
   故对此持消极态度,外地朋友意见很大,我们倍感为难。我只是在
   《理论旗》上发了1篇编辑部社论《坚持团结,维护统一──祝贺中
   华民刊协会在广州成立》,但并未实际参加工作。这年底,我们就遭
   到官方打压,不仅所在单位领导要求我停止活动,而且公安当局还给
   以特别“呵护”。为此《理论旗》被迫搁置了应刊出的内容,转而采
   取全部刊登马恩揭露当局封杀新闻舆论方面语录的斗争策略。当时
   《海浪花》也受到压力,被迫停刊。全国各地情况类同,民刊运动再
   次陷于难境。

三、筹组学社,出版《志友论坛》

   我主办《理论旗》期间,周围的朋友圈子已基本形成。正巧青岛建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