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刘山青79民主运动回忆录文摘:鮮明的印象]
陈泱潮文集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27.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地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28.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29.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人世纪的关键
·后记
·附:《陈泱潮关于晤谈的答复》
◇◇◇◇◇
▲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粉碎網特五毛黨及叛徒有組織有指揮持續不斷對陳泱潮的大規模誣蔑圍剿
◎《反擊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请看徐水良打着“反共”旗号掩盖事实真相和要害问题的现行欺骗术
●看徐水良的同类项
·极其狡诈的战略网特五毛党最重要的标志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对极端邪恶的争名夺利嫉妒狂泼皮徐水良的盖棺论定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ZT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中共逆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山青79民主运动回忆录文摘:鮮明的印象

      
   另外有幾個不是廣州的民運著名分子,雖然接觸機會少,但印象頗為鮮明。
      
   最突出的是陳爾晋。他是雲南人,幼年失學,只唸過幾年書,但他努力自學,可能是整個民運中,對馬克思主義研究最透徹的一個。一九七四年開始,當「李一哲」他們在廣州推出大字報時,他全心埋頭苦幹,在七六年完成了《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著作。四人幫垮台後,陳爾晋將他的著作稿《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為當局所注意,因而被捕,一直扣留到一九七九年三月才釋放出來。
      

   陳爾晋入獄時間,曾給公安吭谝紊洗颍虻煤軈柡Γ卜纯沟脜柡Γ箍`他的繩子陷在手臂肉中。幾年後,他捲起衣袖給我看,疤痕還清楚可見。
      
   陳爾晋對中國社會的批判,是清清楚楚,十分尖銳,不將希望寄諸當權者,也不用打著紅旗反紅旗。他這樣寫道:
      
   「(中國的)官僚主義階級不是實行現代法制,而是實行封建專制,變化性靈活性很大的政策,遷就應付臨時事件,憑官僚主義者階級的『一元化領導』的喜好執行政策,根本就沒有甚麼言論、集會、結社、出版的自由。對所謂『反革命』或格殺勿論或施以重刑。……在官僚壟斷特權階級把持下,對社會的嚴密控制,使社會的矛盾衝突缺乏緩衝的餘地。千千萬萬優透人物憤懣不平,渴望變革,被迫敢於鋌而走險,要從絕路上闖出生路來。蓄之越久,其發必速,壓迫越深,反抗越強。同時,官僚壟斷特權階級在長時期強制性固定化壟斷權力的過程中,越來越僵化,越來越缺乏左右民心的道義力量。『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領導集團的日益僵化,導致了整個社會內部的日益僵化,孕育著總崩潰的到來。
      
   「請記住──對於無產階級民主革命所表達出來的這種新的社會要求,這種歷史的必然性,如果企圖用暴力來壓制這種要求,那只能使它越來越強烈,直到最後把它的枷鎖打碎──事情正是這樣,無產階級民主革命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必然的東西一定會成為現實的東西!」
   

在一九八九民運之前,在蘇聯和東歐發生大變之前,我上面引述這番話,不要說普通人,就算是很多有點見識的人看來,彷彿是在說夢話,從托洛斯基批判斯大林主義,預言在官僚統治下政治革命是唯一出路以來,有幾多人敢於做過這樣的大膽假設,作出這樣廣闊的歷史前瞻?但八九年以來發生的一切,應驗了陳爾晋的基本分析。

     
   實際上,當年陳爾晋釋放後,便在各地民運中活動,在北京民運中,他的影響力十分大,威信也很高。還有另外一個外間人不知的地方,便是當年陳爾晋串連各地民運時,公開以托派自居,他的《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雖然引入很多他原創的概念,例如「叉路口社會主義」,但就官僚專政,和必須依賴無產階級以進行民主革命這個根本問題,陳爾晋的確是根據馬列主義,在沒有看過托洛斯基著作(後來與香港接上頭後才有機會接觸),不知國際革命馬克思主義運動發展的情況下,得到基本上相同的結論,這實在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根據我與陳爾晋的實際接觸,我覺得他政治經驗豐富,夠成熟,凡事能夠提綱挈領,難怪在國內民運影響力有這麼大。不過,當他對我說已組織了好幾十人,我又覺得此話可能多少有點誇大。就我經驗,國內民刊團聚的人,多則十多個,少則一二人,未聽過有幾十人的。另一個我對他印象有保留的原因,便是我覺得他太重視自己的著作,彷彿總是想找在國內外出版的機會。
     
   我對北京的楊靖,印象也很好。他也是一個工人,風聲緊時,反對徐文立的停刊決定,將《四五論壇》復刊,堅持繼續民運工作。政治上他是激進主義,但很實幹,組織能力強。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說過的一句話:「愚蠢的朋友比聰明的敵人更可怕!」
   
   對上海的傅申奇我也是印象深刻,他是年青的實幹派,七八年末已開始搞民運,理論修養也不錯,在上海建立了一個組織。八九年初左右,他減刑出獄,返回上海。按我的理解,我們那一輩的民運戰士得到減刑的,肯定要付出代價。但八九民運一開始,傅申奇又投入運動,所以不久也被捕入獄。北京另一位民運戰士任畹町,同樣也是在
   八九年初出獄後,公開投入民運行列,結果也難逃再被捕的命運。十年牢獄折磨不減他們的戰鬥性,值得我們欽佩。
     
   我最記得,傅申奇曾很直接的問過:
     
   「托派是甚麼?」
     
   「香港革馬盟的組織情況怎樣?」
     
   從七十年代中期開始,在香港,托派一直十分孤立。可是,在當時國內民運聲譽其實很高。原因很簡單,根本就沒有另外一個左傾政治潮流,深刻的批判了官僚統治,並提拱了向前發展的政治前瞻。後來我在獄中,我也不斷反省這些政治問題。未入獄前,我對中國是否存在一個無可救藥的官僚層,還是有點猶豫。入到監後,從口到心,都認定官僚層肯定存在,肯定無可救藥,肯定會給掃入歷史墳墓。
   
   
   摘自刘山青回忆录:《无悔的征程》(十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