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五)]
陈泱潮文集
·隻手难遮天:中国将大变
·專制不除,中國無望:高考零分作文就像是一面镜子!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陳維健
·世界上有哪一个政府敢于如此挥霍民脂民膏?
●推文
·制度性贪腐只有制度性反贪肃腐才能根治
·中国经济暴起暴落颓势已现!出路何在?唯有政改!
·今日中共国体制下的军队只具有一触即溃的战斗力
· 中共激活日本武士道精神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的“妙招”
·我的祖國何時才能終結黨國體製得見光明?
·大时代需要实践的大思想何在?
◇◇◇◇◇
▲中共18大前疾呼卷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一
·1.今日伟大历史人物应有的大手笔
·2.历史证明【维稳路线】是必然覆亡的路线
·3.历史的辩证法:维稳必亡,民主永生
·4.其次才是人事安排问题
·5.“科学发展观”必须有体系化社会科学理论的支撑
·6.“摸着石头过河”的【盲人瞎马政治】应当休矣
·7.薄熙来事件充分证明了官僚特权阶级的真实存在
·8.薄熙来事件的要害:蓄谋军事政变
·9.只有确立【政改路线】才能够为中国和中共赢得尊严和荣光
·10.中共应当正视阿拉伯世界、缅甸和台湾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11.唯有此时此举能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二
·1.《特权论》明确预言了一党专制独裁政体制度的周期性政治危机
·2.今日中国朝野不可忽视《特权论》作者的预见和论断
·3.一党专制政体制度难逃被其周期性政治危机彻底颠覆和埋葬的命运
·4.中共18大理应且必须确立【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
·5.支持胡锦涛-习近平牢固控制军权,实现军队国家化
·6、中国两党制的初始化,应由现实的执政党加以主导和形成
·7.执政党两党制初始化的两个办法或曰两条途径
·8、非常值得反对派深思的一系列问题
·9.胡温习李要注意规避的事项
·10.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时间表和可行性实际步骤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中国【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是不是玛雅人预言的“彩虹战士”的作为
●中共18大前夕的疾呼
·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前陈泱潮等海内外学人志士推中共党内民主制/王宁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三
·1.中国外交大势
·2.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政治发展的方向
·3.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文化发展方向
·4.中国内政大势
·5.中国避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唯一良策
·6.在中国这样伟大的转变过程中……重申要点
·7.宗教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27.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地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28.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29.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人世纪的关键
·后记
·附:《陈泱潮关于晤谈的答复》
◇◇◇◇◇
▲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粉碎網特五毛黨及叛徒有組織有指揮持續不斷對陳泱潮的大規模誣蔑圍剿
◎《反擊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五)

就1980年〔中华民刊协会〕及中国民主运动真正的首次〔组党〕活动事陈泱潮答范似栋

   (七之五)
   (2004-11-28)

   更多文章请看www.boxun.com 陈泱潮文集
   ~~~~~~~~~~~~~~~~~~~~~
   目录
   九,关于徐文立
   ~~~~~~~~~~~~~~~~~~~~~
   9. 当时有没有谁对这件事抱反对、不支持、观望的态度?理由何在?听说徐文立不支持。
   陈泱潮答:

九,关于徐文立

   是的,文立对这件事当时不抱支持态度。如果他持支持态度,我不出任〔责任〕主编,就应当由他来担任〔责任〕主编,最为合适。然而,文立当时不仅不支持〔中华民刊协会〕,而且放弃了在当时因为发表了《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而一跃超越铅印的〔北京之春〕成为全国民刊旗帜的〔四五论坛〕。
   我当时之所以没有过多要求他坚持继续编辑出版〔四五论坛〕,而是在他和吕朴都不愿继续编辑出版〔四五论坛〕的情况下,支持杨靖出版〔四五论坛〕,第一个原因,知道在中共不容许办民刊的情况下,继续办民刊,一是风险大,二是时间不可能长,而当时在我心目中,由于中共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方针,民主制度的建立必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由于北京所处全国政治中心的特殊位置,我如果出国成立〔民主国际〕,文立应作为国内的总联络人,因此,我内心不愿他过分出头冒险,以免失去大用的机会,过早夭折;其二是1979年我在文立处住时,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文立母亲,尽管那时文立家作为〔四五论坛〕编辑部和联络点,人来人往,老太太却居然独独把我视为他们家很亲很亲的亲人,很恳切很信任很动情地和我谈了话。她并未表示反对我们正在从事的事业,只是说她非常担心文立的安全,要我多多关照和保护文立的安全。我当时很为老太太伟大的母爱和对我的高度信托,而深受感动,答应过徐母一定尽力。我当时想:“真是又一位徐母!”----《三国演义》上诸葛亮的前任即走马荐诸葛的徐庶,有一位深明大义的母亲,而文立另外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名字,恰恰就是:徐庶!
   正因此,我在1979年下半年通讯中和文立提及〔组党〕、1980年年中抵京后和文立当面商量〔组党〕,他一再表示时机不成熟,我也就没有相强;他放弃继续编辑出版〔四五论坛〕,我也没有积极鼓励他坚持办刊。
   但是,他后来在停办一跃成为全国民刊旗帜的〔四五论坛〕之后,却又去办了份什么〔学习通讯〕! 而且更为令我匪夷所思的是,他在对我表态〔组党〕时机不成熟的情况下,却又在后来和王希哲、孙维邦、刘二安举行了什么“甘家口会议”商议〔组党〕----而且始终未和我通报过相关信息,我是直到2000年底出逃到曼谷后,才从〔中国之春〕获知他的这一举动的!
   我在广州见王希哲时,希哲认为〔组党〕时机尚不成熟;之后我到山东,孙维邦赞成〔组党〕,已明确孙维邦为筹备〔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北大区负责人。但他们当时也都没有告诉我,他们有过什么“甘家口会议”。我到北京与文立多次见面,在面谈〔组党〕事时,他一再坚持认为时机不成熟,根本未向我提及过什么“甘家口会议”----以当时他们对我的态度,我相信都是十分真诚的。所以后来我看到文立有关“甘家口组党会议”的说法,颇觉愕然。
   如果文立没有所谓“甘家口会议”商议〔组党〕事,他在1981年4月那场中共实行“一网打尽”政策,抓捕民运激进骨干的风暴中,未必会被抓捕。因为当局可能会将〔四五论坛〕的激进分子圈定在不同意徐文立停刊而继续坚持办〔四五论坛〕、并且参加了1981年4月〔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活动的杨靖、马淑季以及积极呼救魏京生的刘青等人身上。那么,在89/6.4学潮中,文立可能会发挥出不同于其他尚在社会上有活动空间的79民运人士的积极作用。
   回顾1979年〔四五论坛〕在是否出版发行《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过程中,文立作出了决策性的积极的重大贡献,功不可没!
   尽管后来吕朴提出必须删除《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中国现存社会各阶级分析》《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纲领》《第二次武装革命》等章节,但是总的说来我和文立的首次合作,是愉快的、成功的。
   我长于理论,长于战略谋划。他长于具体操作,办事细致,待人接物有周恩来的遗风。
   我曾经认为,中共独裁专制得以成功和巩固,有一个重要因素是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优势互补。同样,中共独裁专制也将失败和瓦解在我和文立同样的优势互补上。
   我和文立是在民主墙凋零了的情况下,第一次携手合作的。但在短短两个多月后,当《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出现在西单民主墙上的时候,西单民主墙立即更加富有活力、更加富有思想深度、更加成熟地展现出了它的丰姿!文立为了保护我的安全,在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当天清晨,就安排严涛护送我离开北京,到郊区密云县一个名叫尚峪的古长城要塞隐蔽起来。文立每天给我寄来信件(有时还有若干照片),及时向我通报了民主墙上的反馈和民主墙前的动态。看到在民主墙贴出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前面,观者如堵,人头趱动,热闹非常,反响强烈,被人们称此为民主墙的复活节……随之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新一波具有明确方向的民办刊物浪潮!
   所以当他2002年获释到美国后,我是在第一时间立即写信发出电子邮件向他表示祝贺的!在他到布朗大学作访问学者后,我也曾写信给他,希望他积极向校方建议和反映一下,争取当时正在泰国等候移居第三国的我,也能到布朗大学来做访问学者,以便和他朝夕相处,以利我们可以时常相聚及时针对新情况新问题商讨对策,共同研究和实施推进中国民主化的工作。
   我认为并坚信:我和文立结合,这对团结整个民运阵线组织浩浩荡荡的民主大军,无疑是非常必要的条件。正如像我在致他的一封信中所说,命运注定你我合则两利、民运全局得益,分则两害、民运全局受损!希望你我能以大局为重,率先团结起来!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从此我未再收到过他的来信。即使我每每给他寄去我所写的文章,他再也没有给过我只言片语的回复。
   于是,2003年10月,我放弃了移居美国的努力,接受联合国的安排,移居丹麦。
   环顾民运队伍,我深深感到从孙中山~毛泽东百年来的枭雄黑道个人英雄主义,对某些投身民主运动的朋友,影响太大!
   这些深受百年枭雄黑道个人英雄主义影响,而又未认真反思中国百年祸乱根源的朋友,灵魂深处其实相当缺乏民主素养,而是深受中共党文化的毒害,又太过分看重自身的名利地位。
   一是〔无神论〕魔鬼附体,不相信冥冥之中有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 上帝,仍然奉行毛泽东那一套: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无神论者)是无所畏惧的,不知“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知达人知命修己安人;仍然奉行邓小平那一套:白猫黑猫抓着老鼠就是好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二是正因了〔无神论〕魔鬼附体,枭雄黑道个人英雄主义得以病入膏肓,自以为可以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凭他占山为王就可以包打天下、旋转乾坤,大权独揽,黑箱作业,瞒天过海。
   两者综合发酵,往往发展到病态程度:心理上自不量力、妄自称尊、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行动上所作所为不是全心全意争取民主化,而是绞尽脑汁打个人算盘,使尽浑身解数争夺资源,并且假“保密需要”将民运资源非常可耻的私有化,梦想永远端牢民运贵族饭碗,永远坐稳又有大名又能掳获大利的民运贵族山大王交椅!
   这是中国民主运动极其可耻的诟病和至为不幸的悲哀!
   我不想去与这些朋友争高下,拼输赢,甘愿远离美国这样争名夺利的漩涡中心!
   在电脑即时通讯信息化因特网时代,我即使远在天边,也依然可以为中国的民主化尽一份微薄的力量。
   同时也准备在适当的时候,放下30多年来自己给自己压在心上和肩上的政治重担,潜心于整理宗教典籍,为长远的未来作出铺垫----即使对于现实而言,我相信你已经注意到中共最近关于必须大力加强〔无神论〕宣传和教育的秘密文件,这无疑有助于人们看到〔有神论〕对建立在〔无神论〕基础上的专制独裁体制的致命威胁和挑战!而《圣灵福音》《金鸡三唱》正是具有这种能力的利器!
   其实,文立应当清楚,中国民主化事业不是哪一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主观意图和力量成就得了的。要取代中共这样一个以理论说教建立信仰、网罗力量、欺世盗名、蒙蔽民众、经过80多年惨淡经营、并且在今天掌控着整个国家机器和资源、有60000000多万党羽的世界超级大党,没有超越其理论信仰的力量,没有特立独行理论素养人格魅力的精神领袖,不要说难以争风,甚至可以说是难以望其项背!
   就算中共明天早上因为突发事件而轰然倒台,你掌握了全部国家生杀予夺大权,如果没有可以取而代之能收揽说服人心降伏魔道的理论信仰、精神领袖,你也维系不了人心、巩固不了政权、建立不了新的次序!
   须知现代社会已经不是依靠耍耍小聪明的政客的巧伪手段,就可以赢得并固结天下人心安邦定国的了!
   何况,一个开创型政党,如果没有主心骨没有理论信仰,没有精神领袖,的确就等于没有灵魂!一有风吹草动,乌合之众势必作鸟兽散!一有利害冲突,鸡鹜争食,在内窝子里就要先来个你死我活、相互啄红了眼!
   但恰恰就是在这个决定成败生死的关键问题上,徐文立可能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理论!
   我不明白,他要成事,怎么对什么人都可“一笑泯恩仇”,偏偏对我这样一个着眼长远而始终抱着“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淡于权争的一度成功合作的老朋友,耿耿于怀?
   试问今日中国反专制独裁阵营中,有谁像在下这样,拥有一套完整的从政治到宗教,有传统有继承有发展有说服力的、有别于宣传鼓动文章、而是完全可以作为信仰建树的理论体系?
   而且,尤其重要的是,有谁像在下这样,在人生十字路口进行选择时,行动皆出于公心、顾全大局、实实在在奉行“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这样一种人生信条?
   今日引导中国走出危局险境的,决不是政客,更不是靠耍小聪明、小手段的巧伪政客!
   今日真正能够胸怀坦荡整合民运队伍、真正能够以大公无私的心地团聚民运队伍、真正有理论有智慧有人格魅力能够感化和争取对方转变立场更新思维,确保中国民主运动取得胜利的,是真正的奉天承运者,而绝对不是任何枭雄黑道!他一以贯之的高瞻远瞩和坚定不移,完全有别于投机分子的左右摇摆和见风使舵!他的全局观念和顾全大局的情操风范,更是专打个人小算盘的风头主义者王伦之流所不可同日而语!
   在任何一个改天换地的时代,〔真命天子〕都是无可替代、不可或缺的!他可能会受到重重阻碍,可能会九死一生,但是,除了上帝之外,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他最终的成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