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三)]
陈泱潮文集
·基督徒如何有效地向佛教徒傳福音?(全文8圖)
·陈泱潮(陈尔晋)毕生致力的三件大事(图)
●所罗门—弥勒末日自救寶典
·壬辰春節所羅門—彌勒末日自救寶典•序言
·壬辰春節所羅門—彌勒末日自救寶典•正文(正体版)
·末日自救寶典•合教第十大信條
·中文原創《聖經•恒約》(合教)信經
●所罗门—弥勒末日自救寶典注释
·所羅門—彌勒末日自救寶典•注釋1、所羅門
·所羅門—彌勒末日自救寶典•注釋2.彌勒(组图)
·注釋3.聖經明確記載耶稣是大卫王转世的十大证据
·注釋4.所罗門王的转世与圣灵有着极为特別的關係
·注釋5.認定彌勒是所羅門王轉世的根據
·注釋6.認定《圣灵福音》传道者是所罗門王转世的根據
·注釋7.新天新地呼召偉大聖徒促進世界宗教的合一
●黑暗中的灯塔
·陈泱潮论高贵
·【弥勒皆大欢喜学说】部分论文经典目录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政治纲领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组织章程(草案)
·答友人:我为什么致力于神学研究和【有神论】宣传?(全文)
·关于当下世界末期最后岁月的告白/陈泱潮
·寻找圣灵时代各地的领头羊 呼召书
·不信 上帝是中华民族走向衰微和覆亡的致命病毒
·匡扶者告全球基督徒书 (全文·二图)
·灵本主义宣言
·【灵本主义】与神本主义、人本主义的区别
▲當前重要文論
·中國光榮革命呼召書(1圖/全文)
·潔本:民主轉型的要領——盡可能降低社會變革的代價
·【新重大信條19條】全文
·《特權論》當之無愧是馬克思主義巔峰之經典著作(善本)
·致香港全民公投緊急建議書(全文)
·六一节送給中国儿童的最好禮物(25图)
·親美融日防惡籌建亞洲共同體才是亞洲安全的根本保障!
·胡耀邦心目中究竟要建立怎样的“正常国家”?
·论中国社会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和政体的最佳歸宿
·十三、全面深化改革必須堅決糾正將蘇
·拜年與祝福/2014甲午馬年致習近平春節獻詞
·陳泱潮(陳爾晉)致中國民運人士書
·習近平的這個講法超越了鄧小平以來的中共領導人
·《大變革與新文明》結束語(2圖)
·大變革與新文明:致習近平緊急諫言書(全文/善本)
·檢驗中共18屆三中全會是反動還是進步的標尺
·中共18屆三中全會到底能夠給中國人民帶來什麽?
·新甲午海戰會教訓中國這幫頑固抗拒憲政民主改革的反動派!
·“四必一絕”是開好中共18届3中全會惟一正確的方針
·溫故知新:《特權論》對有可能成為獨裁者屠夫的兩段警告
·紧急呼吁支持习近平主席开创新五权民主宪政国体制度书(善本)
·致習近平主席緊急建言書
·陈泱潮致习近平国庆64周年献詞(1图)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對中共和習近平先生的緊急諫言
·《大變革與新文明》是中國的指路明燈
·《大變革與新文明》揭示中国特色最大最严重最邪惡的贪污腐败
·《大變革與新文明》論毛澤
·习近平迫切需要《大變革與新文明》一書的帮助
·《大變革與新文明》談“西方”、“敵對勢力”和“意識形態鬥爭”
·《大變革與新文明》論當前中國的現實危險(1圖)
·《大變革與新文明》論普世價值
·堅持一黨專政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本
·《大變革與新文明》—“書成紫薇(習近平)動”(3圖)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全文)
·陳泱潮談昨天開始的北京首屆政治學圆桌峰会的緊迫任務
◇◇◇◇◇
▲政治救世卷
●历史的检验:同一时空条件下政见之比较
·毛泽东、陈尔晋、华国锋、邓小平对当代中国一系列根本性重大问题的不同立场和观点
·胡耀邦谈陈尔晋(陈泱潮)
·《特權論》作者與毛澤
▲专著:铁幕惊雷——特权论
·《特权论》目录及作者与之相关的文字和实践简介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 第一章 修正主义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第二章 反修防修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三章 根源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四章 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五章 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六章 官僚垄断特权阶级的崛起
·[《特权论》第二篇 现实性] 第七章 危机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八章 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九章 基本方针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章 无产阶级民主制度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一章 无产阶级专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二章 政策与权衡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三章 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纲领
·[《特权论》第四篇 合理性] 第十四章 扬弃论
●有关《特权论》说明
·《特權論》當之無愧是馬克思主義巔峰的經典著作
·陈泱潮《特权论》(中国民主化第一方案)介绍
·就《特权论》写作时代背景等若干问题答研究者
·尼克松破冰之旅与我的《特权论》——尼克松首次访华30周年纪念
·四五论坛编辑部(1979年):《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出版序言
·陈泱潮(陈尔晋):《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重印前言
·陈泱潮(2002-8-26):《特权论·重印前言》上网按语
·关于特权论的几则通讯
·陈泱潮:论中共社会制度之本质
·《特权论》判定中共罪加一等
·《特权论》英文版《CHINA:CROSSROADS SOCIALISM》说明
·致《特权论》英译者等国际友人献词及注(7个附件[图])
·陳泱潮與《特權論》英文翻譯者ROBIN MUNRO先生合影
·6.4血案是抗拒和抹杀《特权论》的必然结果
·《特权论》的真理性和影响将日益彰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三)


就1980年〔中华民刊协会〕及中国民主运动真正的首次〔组党〕活动事陈泱潮答范似栋

   
   (七之三)
   
   (2004-11-28)

   
   更多文章请看www.boxun.com 陈泱潮文集
   
   ~~~~~~~~~~~~~~~~~~~~~
   
   目录
   
   六,对〔责任〕主编傅申奇的印象
   
   ~~~~~~~~~~~~~~~~~~~~~
   
   
   6. 你和上海异议人士的关系如何?和傅是何年何月认识的?当时对他的印象如何?最好有细部描写。
   
   陈泱潮答:
   

六,对〔责任〕主编傅申奇的印象

   
   和傅申奇在1979年就有通讯交往。对他和王屹峰在全国工人中首先勇敢地在本单位积极竞选人民代表,表示充分肯定和坚决支持!
   
   因此,我1980年夏天,到上海直接去他家,和他商谈〔组党〕事。他是表示积极赞同的。这是我和何求后来积极支持他的一个原因。
   
   虽然他出生在警察之家,但是当时他的妹妹正积极帮助他刻印刊物。傅申奇大概1.7米左右的个子,带着眼镜,身材修长,人长得很清秀,言谈举止反映出典型的上海人的精明和干练。
   
   他是一个长于干实事搞具体操作的人,他把握得住自己的合乎实际情况的定位,没有那种志大才疏、强充“老子天下第一”、自不量力心理和狂妄丑态----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民运队伍中某些争出风头志在做山大王的人物学习的。
   
   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与其说像工人,不如说完全像个知识分子。他在厂里有较好的群众基础。竞选人民代表,他事实上是胜选者,但是当局容不下这样的竞选结果……
   
   我觉得傅申奇对民主的追求和初衷,是真诚的,是不容置疑的。但是,也正因为他太过于具有上海人的精明,也容易染上把对个人利弊得失作为决策首要考虑因素的毛病,同时也容易为眼前物质利益所迷惑。
   
   张守勇之所以赢得傅申奇的高度信任,在我看来他绝对不是和张守勇狼狈为奸,而恰恰是一方面被张当时的所谓苦大仇深坚决“反共”的假像所迷惑,一方面被张守勇能提供一定的物质帮助(例如张守勇作为“单身汉”有一套住宅可提供朋友住宿等)所迷惑。同时也由于他自身社会实践没有如我这样从小就处在受尽迫害有时是提心吊胆的斗争经历的磨炼,所以当时缺乏应有的防特意识。
   
   我这次10年刑期一天不少把牢底坐穿出狱之后,1993年底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接到他从上海打来云南省宣威全益(集团)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的电话,他还向我称赞张守勇。我一方面知道我的电话是被监听的,一方面怀疑张守勇还与他有来往,中共有意让他知道我的电话,好试探我在政治上的真实动向。
   
   由于我当时正在暗中积极寻找和等待发动大军区起义的机会,由于我认为有责任必须提醒他对张守勇有所警惕,不由得不厉声告诉他:“你居然到今天还看不清张守勇的真实面目!我就是因为你把我安排在他那里住,才出问题的! ……”
   
   可能因为我当时的语气太严厉,以后又缺乏沟通,他有些误解,所以我逃离中国后,给他发去的电子邮件,都没有回音。
   
   我对傅申奇有必要强调作出的一点证明是: 1981年4月~1982年初,在对我长达将近一年的马拉松所谓“预审”侦察中,关于我发起筹组〔中华公权大同盟〕着手进行〔组党〕事,办案人员不是从他那里打开突破口的。
   
   我至今仍然坚信傅申奇对民主自由人权的向往和追求是真诚的。至于他后来是否出于个人利益的考虑另有选择,那是另外一回事。由于我多年和他失去联系没有交往,我对此一无所知。
   
   关于我和上海异议人士的关系,有必要补充的一点是,尽管我在上个世纪1980年夏~81年春在短短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完全是因为民主运动来去上海三次,但因为一是在实施秘密〔组党〕;二是对中共取缔和打击民主运动的暴政以行动作出坚决抗争,都属于特殊情况,都是“只抓住主要的人和事”,而没有和其他的人见面----我1980年夏第一次到上海时,傅申奇就提议召集上海朋友来和我见一面,但我就如同在广州谢绝了王希哲的提议一样,没有同意。
   
   
   
   《陈泱潮事略》续篇:气贯长虹 (七之三)完
   
   (待续)
   
   陈泱潮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陈泱潮电话: 0045(丹麦)22 17 96 7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