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八章 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陈泱潮文集
·中共垮台后中国必分裂大乱的原因及救治方略
·江泽民的罪孽
·胡锦涛要吸取江泽民的教训: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观念和事情正在起变化
·看韩寒文章有感:年轻一代渴望变革
·民主春风二度解冻专制中国——骆家辉效应(2图)
·习近平关注网络,重视重量级异见领袖文章
·中国若有宪政民主制度,试看天下谁能敌?
·温家宝发难挑战中共一党专制/石涛
·温家宝:国之命,在人心(一图)
·ZT姜维平: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图)
·ZT各界急切寻求政治出路
·这些令人震惊的数字不能不令人得出这样的结论
·TPP向中共敲响了警钟
·ZT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高调谈改革
·ZT温家宝势力十八大前异军突起(图)
·ZT中国需要一场大变革
·关于薄熙来问题复某直线思维网友
·ZT匿名人士: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一图)
·新春寄语∕郭永丰
·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
·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如此之多震惊世界的中国倒数第一说明了什么?
·中國已經國將不國的兆頭
·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40年前的《特权论》与40年后中国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夹缝中的良知和智慧/白岩松
·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ZT梁京:中国通胀,一场规模空前的财富大抢劫
·值得一读:中国多发钱就涨价美国滥发货币为何不通胀
●值得关注的文章转贴
·没有道德品质优势的民运比共产党好不到哪去
·《南方人物周刊》访戈尔巴乔夫
·ZT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ZT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共国完全是欺世盗名
·ZT对胡锦涛《新年贺词》的几点意见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社科院蓝皮书 中国面临周边四大威胁
·忘记历史经验教训重复犯错的民族是劣等民族
·突尼斯强权骤然垮台会带来新一波民主化浪潮
·薛涌:房价劫持了中国的未来
·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ZT胡锦涛主张学习朝鲜和古巴 常委会决议不再讲普世价值
·牟传珩: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外一篇)
·末日将临?全球禽鸟鱼牛等动物离奇集体死亡
·ZT今日中共国到处都是人贩子
·ZT林和立:»“二刘”助习近平稳江山
·ZT没有任何政权可以在10亿人的不满中维持长久
·ZT警惕“红色血腥”卷土重来!
·梁京: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何时发生?
·中共内部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的斗争
·ZT梁京:中国危机在加速恶化
·关注艾未未及中共拘捕艾未未引发的问题
·ZT中国 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
·ZT:2011.9/中国网友观点摘录
·ZT温家宝讲话透出重大信息:老江病危胡总失控
·ZT美国对中共发出战争警告
·ZT郎咸平如此看中國這個民族和奧巴馬
·ZT事实胜于雄辩 苏联解体後的发展(图)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zt“廖亦武的讲话足以让当局打颤”(组图)
·丹麦为什么不腐败?/ 许春华
·披阅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离奇的死罪(图)
·北大教授順天應民演讲:辛亥革命与宪政(视频)
·大陆狂传的最新政治段子集 精辟!
·遭阉《南方周末》原版新年献词
·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王军涛:十八大政变后权争新变局
·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鲍彤:新领导的选择
·zt网友称“罗援就是国贼”!
·ZT頑固抗拒中國實行憲政民主的官僚特權階級陣容
·ZT簡單說一下中共國的現狀
·由明清吏治看今日官場前所未有的贪污腐敗,宁不危呼?
·“文革中的左与右”/孙丰是也
·骆家辉:法治和言论自由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图)
·一位北大博士发人深省的新年献词
·索罗斯:中国的事情已经相当不妙/梁京
·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资中筠
·中国大陆人从小就一直生活在被谎言欺骗之中
·文字狱的危害
·中共国病入膏肓
·网友看特朗普亮点
·ZT盗听图说2017年03月25日
●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与中国的未来
·中南海进入了不眠之夜
·浪淘沙:因涉茉莉花革命博讯网遭黑有感
·浪淘沙:因涉茉莉花革命博讯网遭黑有感
·警惕伪革命分子对茉莉花民主革命的破坏和搅乱!
·可以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ZT埃及革命,令中国军人振奋/春秋戈
·哀哉!可悲而又非常可怕的中国国情!
·曹长青:埃及革命将推动中国“新名称”
·对中东和中国最新时局的观察/曾节明
·何清涟:一部伟大的现实魔幻主义作品:2.20茉莉花革命
·秦永敏:中美人权对话日被传唤抄家记实
·郭保胜:中东局势 茉莉花 群体事件
·人民日报:执政者当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八章 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一、社会主义革命的两个阶段
     综上所述,“这是两种不相等的力量的交互作用:一方面是经济运动,另一方面是追求尽可能多的独立性并且一经产生也就有了自己的运动的新的政治权力。

   总的说来,经济运动会替自己开辟道路,但是它也必定要经受它自己所造成的并且有相对独立性的政治运动的反作用,即国家权力的以及和它同时产生的反对派的运动的反作用。”(《马恩选集》第四卷482页)这种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作用和反作用,构成了生产方式的内在的基本矛盾,决定了社会主义革命必然要经历两个阶[页165]段。第一个阶段是经济基础变更的阶段,即对生产资料进行公有制改造的阶段。第二个阶段是上层建筑变革的阶段,即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阶段。从时间上说,第一阶段在中国大约从1953年--1963年,相当于互助合作化,公私合营运动到人民公社化及为巩固人民公社而斗争的这段时间,第二个阶段在中国则是以对苏大论战为起点,从196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展开来的。
   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由来
     反修防修实质上就是要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就是要坚持在社会主义革命第一阶段胜利的基础上继续革命,无产阶级只有从对私有制的部分胜利中解放出来,才能从私有制的全部锁链下得到解放。在对生产资料私有制进[166]行了公有制改造以后,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也必须加以改革。
   “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马恩选集》第二卷194页)从这个意义上说,1966年爆发的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决不是个别人的心血来潮的产物,而是中国在1956年对生产资料实行了公有制改造之后的必然发展,是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已经或慢或快地发生了变革的开端,而不是结束。
   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局限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伟大的历史功绩,我们在上面《中国处在反修防修的最前哨》等节文章里,已经作了充分的肯定。但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作为整个上层建筑发生变革的开端,在具有“开端”的伟大意义的同时,也不[页167]可避免地具有了“开端”的局限。
     这种局限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其一是指导思想对社会主义革命第一阶段所形成的新的生产方式内在的基本矛盾认识不清。虽然根据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已经认识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仍是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但没有就特殊性具体指明是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和什么样的上层建筑,什么样的生产力和什么样的生产关系的矛盾。而这在当时是不能苟求的[以上十个字下面有着重号]。其二是只在既成形式的框子内寻求改变,而没有突破既成形式的框子去进行变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没有针对权力为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这个上层建筑最根本最主要最致命的弊病。或者说,只是针对了这个弊病的表像而没有针对这个弊[页168]病的病根,只针对走资派,而没有针对产生走资派的根本的真正的原因。一如从前,“以往的批判与其说是针对着事态发展本身,不如说是针对着所产生的恶果。”(《马恩选集》第三卷66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所展开的“文艺革命”、“卫生革命”、“教育革命”、“国家机关的改革”、“上海一月风暴”以及“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等等,统统是在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权力的支配下进行的。
     这种局限,决定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尽管显示了无产阶级的民主要求、尽管显示了社会主义上层建筑的影子(例如从舞台上驱逐帝王将相、工人阶级登上上层建筑等等),但毕竟远未能够完成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的任务。[页169]
     这种局限,决定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只是反映了上层建筑发生变革的意向和要求,而根本满足不了这些要求,更为重要的是,不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反而使这些“革命”、“改革”、“限制”等等,弊病横生,造成了旧东西在新形式中复活的方便条件。例如“教育革命”,在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把持下,就以推荐和选拔“工农兵上大学”而言,从打破剥削阶级一统天下的正确的革命的愿望出发,结果却沦落到了新的剥削阶级--官僚主义者阶级营私舞弊塞私人凭关系走后门的境地。在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把持下,推荐和选拔的新形式,充满了官僚主义者阶级玩弄特权术“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的旧货色!又例如“卫生革命”,向[页170]改变城市大老爷卫生部的革命目标前进的步伐,结果却在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权力的领导下,踏入了城乡大小老爷合伙营私舞弊服务部的泥沼。在官僚主义者阶级的控制下,从“赤脚医生”的人选,到治病发药,不少合作医疗不仅实为“官医”,而且变成了合法走私的“医院商店”,账目不公开,药品
   囤积居奇,据为己有,投机倒把,甚于奸商。如此等等。
   在总问题没有解决,总根子未曾触动的情况下,一切改革都是虚话,陈旧的东西不但会力图在新形式中复活,而且简直是在新形式的躯壳里找到了最适宜生存的条件。
   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结论
     但是,毕竟由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本质是革命的,毕竟由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页171]千百万人民群众曾经积极参与和投身的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毕竟由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经历了一系列反复、曲折和惊心动魄的斗争,深入持续达十年之久,因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得以暴露了现存生产方式内在的基本矛盾,展现了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广阔的前途。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粉碎了对党神话,撕开了假社会主义的面纱,激化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有力地证明了马克思的论断:“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现存生产X[此字不清]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了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了生产力的桎梏。”(《马恩选集》第二卷194页)少数人对权力的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把所有制管理的专制形式膨胀为极[页172]端专制的新的特权压榨手段,强加于公有制社会生产,严重地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以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尖锐矛盾已经重申:“要不是每一个人都得到解放,社会本身也不能得到解放。因此,旧的生产方式必须彻底变革,特别是旧的分工必须消灭。”(《马恩选集》第三卷333页)
   公有制社会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改变在起关键性作用的权力分工方面的严重的弊病,权力分工必须由绝大多数人即由整个劳动人民来左右。为着谋取整个社会生产力的解放,必须首先争取使每个社会劳动力都得到解放。“生产者的政治统治不能与他们的社会奴隶地位的永久不变状态同时共存。”(马克思《法兰西内战》,见《论巴黎公社》第56-57页)尤其重要的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毫不含糊地揭示了,应当打碎从前[页173]的官僚军事机器,“旧政府权力的合理职能应该从妄图驾于社会之上的权力那里夺取过来,交给社会的负责的公仆。”(同上,55页)“再不应该像以前那样把官僚军事机器从一些人的手里转到另一些人的手里。”(同上,361页《马恩选集》第四卷392页)[此处不知为什么有两个不同的页码指示]再不应该像以前那样,把官僚军事机器从走资派的手里转到跑资派的手里了!再不能把权力让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下去了!这种垄断,已经形成了更无人道的新的阶级分化,已经形成了更贪婪、更狡诈、更毒辣的新的剥削阶级,已经形成了更黑暗、更残酷、更罪大恶极新
   的剥削制度!“不消灭一切[此两字下面有着重号]奴役制,任何一种[此四字下面有着重号]奴役制都不可能消灭。”(《马恩选集》第一卷15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结论是:社会主义革命第一阶段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已经[页174]变成了社会主义革命第二阶段生产力的桎梏。要改变这样的生产关系,要建立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必须打碎旧的官僚军事国家机器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体制,必须彻底粉碎神话,把奴隶总管党变成奴隶工具党,必须“提供合理的环境,使阶级斗争能够以最合理、最人道的方式经历它的几个不同阶段。”(《论巴黎公社》136页);必须还我人权,刻不容缓的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必须积极进行。
   五、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准备工作的完成
   1、一般准备
     “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形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马恩选集》第二卷[页175]195页)
     社会主义革命第一阶段所确立的公有制社会生产,已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奠定了经济基础。
     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社会生产,已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作好了组织准备。
     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所造成的恶果和激化的矛盾,已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准备了革命的对象和动力。
     生产的发展,科学技术教育的普及,已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准备了一定的必要的文化水平。
     《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一百多年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十月革命以来近六十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尤其是苏联变修的惨[页176]痛的教训和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宝贵经验,大大地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的宝库,为正确认识社会主义革命的规律,为发展反修防修的理论,提供了充分的事实和有力的依据。
   2、主动因素
     尤其重要的是,所有这一切极大地提高了无产阶级的马克思主义水平。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确立,使无产阶级从生产资料的奴役下解放了出来,这次解放使他们充满了实现社会主义的希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开展,则是使无产阶级从思想的牢笼里又获得了解放,这次解放使他们坚定了必须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的信念,使他们对新剥削阶级和剥削制度具有了皮和肉的感受。麻木中的痛苦无知觉不痛苦,感觉到的痛苦更痛苦。过去的痛苦只留下了疤痕,现实的痛苦[页177]却刺激着每一根神经。无产阶级从丧失一切、固定化没有一切中,认识到了他们更彻底地被剥夺,因而准备更彻底的剥夺剥夺者。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胸膛里充满了仇和恨的怒火!无产阶级已经看清必须进行第二次更猛烈的血与火的清算的对象,已经不是从前的剥削,而是如今的剥削!无产阶级已经不是从感性、不是从宣传中得到启发,而是从自身的政治实践经验的感受中,更为牢固地掌握了真理:“我们的利益和我们的任务都是要不间断地进行革命”,“对我们说来,问题不在于改变私有制,而在于消灭私有制,不在于掩盖阶级矛盾,而在于消灭阶级,不在于改良现存社会,而在于建立新社会。”(《马恩选集》第一卷385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