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破空文集]->[中篇小说------台风(下)]
陈破空文集
·中国道德崩溃,何不就教于达赖喇嘛?
·薄熙来灭顶之灾,毛左派幡然醒悟?
·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审薄大戏落幕,解读无期徒刑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篇小说------台风(下)

但杜志安,杜志安,我的心揪到了极点。时间在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他依然没有露头,他......

   谁也不敢往下想,但谁也无能为力。大海已经是风浪肆虐的屠场,任何人如果再纵身其间,都将万劫不复。徒劳地在岸上奔跑着,呼喊着,流泪着。天不灵,地不应,五个人状如疯魔。粗糙的礁石已令我们周体浴血,然而,真正浴血又浴泪的,是我们痛绝的心。

   大祸终于降临,勾心斗角的我们,最终等待的,就是这样一个结局。

   最后,一切都平静下来,一如风暴撤退后波平浪静的海面。只有海岸线,还暗暗受到余潮的拍击,仿佛是某种提示,不解恨似的。这余潮也咬噬着人的心。

   返航的时候,我大步流星地走在前头,何云掉在最后,三个女生则并肩走在中间。只有她们显得是同路人,与一前一后的两个男生仿若无关。无视本地人好奇的注视,我们径直穿过码头,登上三层式的机动客船,一个个神情肃穆。

   总觉得少了人,感觉不止少了杜志安一人而已。在一个彼此都熟稔的集体中,少了哪怕只是一个人,都会造成巨大的空缺感,好象同时少了好多人。也许,这并非错觉,少掉的不止是一个人,还有许多别的东西。比如,平时杜志安老是抢着给大家提供的服务,排队,购票,递水之类,现在轮到我们自己。

   我在宽大的集体舱里坐下来的位置,故意与众人拉开了距离。低垂的眼眉,却分明感觉得到,三名女生中的两名,潘秀迪和刘琴,正把视线交替循环地游移在我和何云身上。不用看,我也知道,投在我身上的目光是钦敬甚至敬畏的那种,而投在何云身上的则是鄙视和怜悯。这不公平!这吼声在我的胸腔里回旋。不知道是否有人从我不时流露凶气的脸色上听得出来。然而,这凶气显然被曲解成了另一种。面色青白的何云,周身依然在微微瑟缩。凌乱的发丝,覆在青石板一样的额上,象一抹青苔,嘴角间中抽搐,尖削的下巴因为急剧消瘦而显得枯涩。这样的状态,已经是第三天。英俊而挺拔的何云,竟变得如此不可思议的丑陋而猥琐,他好象全垮了。曾几何时,令我难以望其项背的英俊,挺拔,叫我嫉妒得发狂!

   梁丹依旧双眼红肿。继续流泪的,是她的心吧?避过潘秀迪和刘琴的目光,我偶尔瞥她一眼。偶尔也接住了她投来的目击,极短的一瞬,便飞快的收回。她神情呆滞,除了偶尔对我的一瞥,她几乎全无生气。她不看任何人,更毋用说何云。曾几何时,这团体中,她奉何云为偶像。

   我不忍卒睹,站起来往客舱外走。象八天前的那个下午一样,我在靠船舷边的过道上被海风和船速摇得趔趔趄趄,心中不免气恼,我间或把一下栏杆,不无艰难地行到船尾,脚下的马达依然振聋发聩。一如我估计的那样,大约十分钟之后,梁丹来到我的身边,她哑着嗓子,说要告诉我一件关于杜志安的事。她那微微涨红的面颊,似乎鼓了极大的勇气。我不禁紧张起来,凝望着她那张一度娇妍无比而今却苍白失血的脸,猜测着隐藏在她眼眸深处的谜底。她避开我的目光,别过脸去。我突然说:不用讲了,杜志安爱你,只有他才是真的爱你!

   梁丹惊异地睁大了眼睛。是的,她点点头,轻声道,早在学校的时候,一个多月前......

   我以手势坚决阻止她说下去。投递情书或者徘徊窗下之类,都是校园里老掉牙的套路。我不想听。她于是在稍事停顿之后转了话题:我昨晚梦见他,他说,是我害了他......

   梁丹说着,再一次低头啜泣。

   我也想起了自己的一个梦。于是安慰她:他不甘心,死不瞑目,,所以要到梦中与你想会,细诉哀怨。很难说是你梦见他,还是他梦见你。

   连续两个晚上,头下枕着的,已经不是柔软的床铺或者枕头,是大海汹涌的波涛和岛上狂肆的台风。昨晚,我昏然入梦时,看见杜志安从滚滚波涛中跨出,朝我迎面而来,浑身湿透,却仪态从容。不待我开口,他脸上却首先露出极度惊讶之状,说:我还以为你已经......他没有说出的两个字是:死了。

   我惑然:不是我,而是你......

   他释怀一笑:怎么会呢?那是你做的梦吧?

   片刻间恍然大悟,原来大家都好好的,那一场风难,不过是南柯一梦。我自嘲道:瞧我这人,连现实和梦都混淆了。

   今天早晨,在经历了连续两个难眠之夜之后,我不知道自己沉睡不醒,竟几乎要误了回程的船期。后来我才了解,沉睡不醒的不止我一个人。我是被一阵悉簌的声音弄醒的,起初还只是半醒半睡的朦胧状态。中度近视的裸眼,加上乍醒的迷糊,朦胧浮现于眼前的,是一个似梦非梦的人影。

   那掠进蚊帐的人影,渐成女性优美的轮廓,袭进鼻腺的,还有温馨的气息。人影弯下来,伏在我的耳际,温柔地低语:醒来了,该醒来了,不然我们要误掉船期了!

   暖流般的声音,又像母亲的呼唤。莫名的凄怆,我潸然泪下。杜志安的形象,船舷边伫立的侧影,沙滩上错叠的脚印,狂波中高扬的双臂,飞快地闪过我的脑际,又反复循环。

   我侧过头来,惊慌地搜索帐中女子的眼睛,人影渐近,呈现清晰的美丽,在四目交注的刹那,我猛然张开双臂,怀着不可遏止的渴望,将梁丹环腰揽抱,仿佛有预备似的,垂发如瀑的梁丹,上体恰好落在我的胸口,让我的身体摩挲到她睡衣里丰饶的柔软和弹性。狂吻,淹没在彼此纵横的泪溪里。

   静谧的黎明,沉寂的旅舍,证明其他人都依然沉睡。我和梁丹,用了十多分钟的努力,第三次,才将四唇分开来。梁丹抹了一把泪痕,掠开蚊帐而去。我听见她在走廊上东一阵西一阵地敲着邻近的门。哭似地呼喊着人名叫起床。

   出事后的那个晚上,台风整整刮了一夜。应该说,海岛上的房屋构造设计,早该预计了台风的破坏力。然而,第二天早起时,我发现,房间窗户的玻璃上,裂开了长长的一道口子,那是台风摇撼的痕迹。台风横行的一夜,只要有一丝空隙,它也会抓住不放。而在走廊尽头,也有一堆碎玻璃的渣。昨夜里哗啦一声尖响,令人毛骨悚然,想必是这窗玻璃碎裂的痛苦。联想到昨天的海难,我不禁为这窗玻璃的摇碎感到痛心,这本来是不应该的,应该是早有防范的。数万年面对大自然,人类依然是如此的粗心大意!

   几天来,海滨之夜,给予我的,一直是沁人心肺的静谧而温馨,与白天的人事纷争形成截然对照。然而,这海滨之夜,如果充塞了噪音和杂响,反会显出可怖的氛围,死亡般的沉寂,幽暗,阴森。出事的那个夜晚就是如此。

   那个晚上,窗外整个是暴风雨杀伐的战场。五个人都挤到了一个小房间,分享真正的恐惧。三个女生挤到了一个床上,何云占据了靠门口的沙发,我则独占一床。真正的恐怖往往不在事件的发生之中,而在事件之后,回忆的后怕。事件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回忆中变得更为惊心动魄,更为撕心裂肺。

   睡不着,没有入睡的念头,似乎也没有入睡的权利。对杜志安,人人抱着深深的负罪感。仿佛刚刚完成一场谋杀,挤在这房间里的,个个都是罪责难逃的合谋。

   无法挽回他的生命,甚至连寻觅他的遗体都无能为力。死亡的结论是毋庸置疑的,但仍然不愿意放弃他可能生还的幻想,或许会出现奇迹,上苍保佑他无恙!

   都不堪睡。临到黎明的时候,我却沉沉睡去。看起来,我是唯一有权利入睡的人。在这批幸存者中,我是公认的“英雄”。证明之一,就是朦胧中,梁丹上来给我拉上被盖,这一不加掩饰的关怀之举,显然得到众人的认可。戏剧性地,经过这番暴风雨的洗礼,我又恢复了自尊,重又成为小集体公推的头。

   当然,我是真的疲乏了,在重叠的摇撼心旌的回忆中,精疲力竭。身体卧于床塌,灵魂却行走如飞。狂风暴雨中,惊涛骇浪间,漆黑幽深的海底。

   半夜醒来时,我顺便瞥了一眼其他人的睡相,个个合衣而卧,扭曲的形体,尽如恐怖的魔影。

   出事的整整一个下午,我们狂奔瞎忙。因为台风,当地人大都龟缩在各自的家中。镇上无人营业,向学校打电话或者发电报都不可能。与几个恰在岸边的渔民一道,在礁石堆上了望,在乱石滩间奔跑,我们大呼小叫,声嘶力竭。个个心急火燎,身心俱碎。我们不得不奔跑,狂呼乱叫,仿佛这一系列行为的本身,成了我们意志唯一的支柱,仿佛非其如此,精神就会崩溃,良心就会绞裂。

   一切都无济于事,肆虐的台风,并不因我们的主观意志而改变初衷,转换面目。台风在海面上往复驰骋,在海岛上横扫千均。暴雨狂泻助威,猛烈抽打着山石,树木,房屋,也无情抽打着我们绝望的心。狂澜冲天,惊涛裂岸,这凶猛咆哮的怪兽,不可一世。

   哪里有半点杜志安的影子?一直帮助我们的渔民,转而规劝我们,虽然他们那些艰涩的方言,我们听不懂一句。规劝的大意是:回去吧,回到旅馆去吧,继续呆在这里是危险的。从他们纯朴而焦急的神色看来,他们真的担心,流着泪,淌着血,在崎岖不平的石滩上狂奔乱跑的我们,说不定会失足掉入汪洋,当台风的高潮到来时,我们肯定会被卷入狂澜。最后,对我们不听劝告的一意孤行,他们只得生起气来,将我们一个个强行拽回。

   杜志安还在我们中间,不仅是精神,还有实体。渔民们第三天就找到了他,是飘泊在岸边的一具尸首。台风过后,天气很快恢复炎热,当地没有任何保护遗体的技术或设施,等不及学校领导和杜志安的家属赶来,草率的当地政府已决定将杜志安的遗体就地掩埋。

   我坚持己议,将他埋在岛上最高的的山巅之上,我们看过日出的地方。在那里,杜志安可以极目远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挡他的视线。当地政府人员犹豫了好一阵,最终还是同意了。尽管他们嘟囔说,他们从未在那山顶上掩埋过人。

   下葬的时候,当地人用几支竹笛,吹奏一支陌生如异邦的曲子,幽怨,暗哑,闻所未闻,却耸人视听。这音乐象活动的生命,从空旷孤寂的山巅飘落。我们五个人都泣不成声。

   红砂土垒成的坟茔,是杜志安已死的事实,然而,我依然难以置信!难道造物主的头脑是充满恶作剧的?制造生命,又灭绝生命;先生之,而后死之。这种逻辑简直荒谬绝伦。人啊,劳苦过了,享乐过了,哭过了,笑过了,到头来竟都是一场空?人啊,这天地间最高贵的精灵,即便不计意外,也只拥有可悲的百年寿限,远不及匍匐于地、以爬行为生命意义的蛇抑或龟!

   自我中心主义,没有什么时候,比当晚我们五个人的表现更为显著和执著了。每个人都拼命地自疚自责,自艾自怨,自暴自弃。谁也不愿去正视,这场悲剧,当然是种种因素合力的结果。此刻,暂时丧失了理智的我们,淋漓尽致地表现着另一种自私:急于解脱自己,而求得心理平衡。

   潘秀迪神情大变,平淡,毫无恭媚。应该是我的责任,杜志安下葬后的晚上,潘秀迪首先开始检讨自己,她淡定地说,是我怂恿大家下海,而且,我诅咒了,我诅咒梁丹,我咒她死。大概这样,就出事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