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书评]
陈破空文集
·你的眼神 --- 悼戈扬
·达兰萨拉
·如华灯初上
·你说过-祭华叔
·追思方励之
往事与回忆
·巴山淒冷,蜀水蒼涼
·大上海震撼
·珠江风云
·漫漫流亡路,故国遥远
·涛声依旧:追忆方励之
漫游世界
·东瀛之旅:中日对照浮想
·奢华艳丽的新加坡
·冬季,感受韩国
·阳春三月,探访达兰萨拉
·五国行:欧洲的魅力
·从东京到台北
·秋色深处,登临富士山
文艺评论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关山魂梦长,鱼雁音书少--<<童话中的一地书>>序言
·《走向共和》:生动展示历史的惊人相似
·宁做司马璐,不做刘少奇 ──《司马璐回忆录》读后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书评《望南春与冬》----兼怀朱执中先生
政论著作
·《中南海厚黑学》/简介
·《中南海厚黑学》/前言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简介
·《常识》目录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全文
·《常识》书评
时评
·林昭:中华民族最后的血性
·中国: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
·中俄联合军演,激起千层浪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過氣政客登陸,說盡外行話
·胡锦涛外交:联欧或联俄抗美?
·谁是真正的改革家?-- 写在紫阳仙逝日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书评

   书评之一
   
   驱破迷雾的常识
   
   郑义

   
   这本《关于中国的100个常识》即将付梓,破空嘱我作序。作为写小说散文的人,写这种序并非最佳人选。破空错爱,只有勉力为之。
   
   这本集子,文章都很短,题目倒不是很小,写起来是需要一点勇气的。此间的学问,讲究小题目大文章,比如某位名不见经传的南宋诗人某一时期的作品在意境营造方面之创见,就能敷衍出一部洋洋数万言的博士论文。这倒不失为一种扎实的文化积累,只是对于今日之中国过于高远了。陈破空是一位热烈向往自由民主的中国知识分子。他最迫切的关怀,就是驱破后极权时代之迷雾,让真理的阳光照亮那些被谎言所奴役的心灵,从而使思想获得真正的解放。于是就有了这100篇关于中国的常识。
   
   常识并不等于简单,常识并不一定好写,对于中国人来说尤其如此。极权统治的两大支柱,一曰暴力,一曰谎言。在那种封闭的社会里,几乎一切政治经济常识都被颠倒了。把这种被颠倒的常识写进教科书,并一千次一万次霸占报纸头版和新闻联播。几十年如此这般整下来,人就废掉了,张口就是人家批量灌输的谎言。我很不愿意跟爱国愤青们辩论,太累。无论谈什么话题,他们一套套的都是那些被颠倒的常识。逻辑混乱还有救,常识打了个颠倒,话也就谈不下去了。比如一位愤青阐述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一是领导了拯救民族于危亡的抗日战争,一是搞了土改实现了中国农民的千年梦想,一是抗美援朝挫败了美帝妄图侵略中国的野心……听到此,你就明白遇上了一位被常识性谎言武装到脚趾头尖的对手。一般情况下只有回避,你不可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在一次辩论中驳倒若干“常识”。
   
   常识之所以为常识,就是具有无可辩驳的公理性。共产意识形态之所以具有相当有效的欺骗性,正是因为知识帮凶们在常识上做了手脚。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陈破空的努力是很有意义的。他愿意耐心地、从头说起式地谈常识,把被极权统治宣传机器洗过的大脑再洗回来。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把一个人从精神奴役中解救出来,同样功德无量。
   
   写到此,恐怕要被人攻击为真理独占的傲慢了。客气一点,也会说你至少有那么一点真理独占之嫌疑。我们这些被驱逐的流亡者,有本事独占什么呢?无非是想在铺天盖地的谎言里,说几句真话罢了。要说“真理独占”,那是共产党的看家本事。成百万千万的人,不过一言相左,便充军流放,甚至杀头示众。我们如何能够呢?这些年共产意识形态崩溃,说不过你了,就玩这一套,说你抢占道德高地,说你真理独占,说没有真理只有利益。
   
   退回若干年,最早的说法是“真理都是相对的,无产阶级有无产阶级的真理,资产阶级有资产阶级的真理。”这套游戏,调换一些词句,至今仍然时髦。无产阶级资产阶级这一类词汇自然是不好再说了,但“真理”这类词汇也不好再说了。现如今,还有人敢讲“常识”、“真理”吗?看一看周围那些讪笑的脸子吧,你吃错了什么药!破空的勇气就在于,在常识和真理被践踏被嘲弄的时代,他敢于迎面抗击。
   
   略感不足的是,这些文章毕竟太短了。再长一些,道理可能讲得更充分。本来,破空的许多长文章也十分精彩。美国革命打响第一枪之后,一位来自英国的新移民在一本小册子中这样写道:
   
   “我……相信,自由是这片大陆的最好选择。任何自由以外的东西都不足称道。任何其他的协定都不是永久不变的。如果我们现在不战斗,战争便留给了我们的孩子们。如果我们现在迟疑,如果我们拒绝走向不远的未来,我们便会失去将这片大陆建成地球上最辉煌之地的机会……”
   
   六年之後,革命成功,一个新的国家诞生了。这个人叫托马斯•潘恩。他的那本小册子叫《Commen Sense》,中国人翻译为《常识》。潘恩下面这段话说的是美国革命,但如果用来说他的《常识》也很贴切:
   
   “太阳从来没有照耀过一个更足以称道的事业。这不是牵涉到一城、一州、一省或一个王国;而是牵涉到一个大陆——至少占地球上可以居住的地方的八分之一。这不是一日、一年或一个时代的事情;实际上子子孙孙都牵入这场斗争,并且甚至永久地或多或少受目前行动的影响。现在是北美大陆的团结一致、信义和荣誉的播种时期。今天的一点小小痕迹,将如用针尖在一棵小楝树的嫩皮上刻出的一个名字一样——这个痕迹将随着树木成长,在后代子孙看到的时候已经变成几个十分醒目的大字。”
   
   潘恩后来被追认为美国历史上伟大的理论家,那本小册子也被称誉为“美国革命的圣经”。时至今日,潘恩那些关于自由的常识仍然充满感人的活力,被后人所铭记。他用针尖刻在小树上的名字,如今确实长成了醒目的大字。但是,陈破空们的这类小册子多半会被遗忘。因为——与潘恩的时代有所不同——我们的此类写作大抵是作了无用功。
   
   一幅白布被染黑了,拿到河边去洗,七七四十九天,最多洗成块灰布,有多大的创造性呢?历史记载黄道婆发明织布机织出了品质优秀的布匹,历史会记载陈破空们把玷污了的布再洗干净吗?无用功,缺乏创见。这真是十分地无奈。我们这些追求民主自由的写作者,常常陷入这种尴尬处境。好在我们所在意的,不过是中国人的自由幸福,而并非论功行赏、青史留名。佛经中有个鹦鹉灭火的神话,讲山中大火,一群鹦鹉入水濡羽,飞而洒之。天神问鹦鹉为何做此无用功,答曰“常侨居是山,不忍见耳!”
   
   ——确实如此。驱使我们坚持这种常识性写作的,正是这种对祖国的虽九死而不悔的情感。
   
   2007年春 于美国首都华盛顿
   
   
   
   书评之二
   
   朴素的常识,挑战恐惧
   
   胡平
   
   在近些年来海外出版的众多的有关当代中国问题的著述中,陈破空先生这本《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称得上别具一格。作者按照"历史"、"现实"和"未来"三方面,列出了一百个问题。这一百个问题不但都很重要,而且也是不少人都感到困惑,因而急需解答和澄清的。在每一个问题下,作者写出了自己的观点,文字简洁通俗,议论深入浅出。作者称之为"常识",这自然会使人联想到美国革命前夕潘恩的那本风靡一时的小册子《常识》。两者都是为了破除流行的谬见,诉诸普通人的良知与理性。一百节短论,各自独立成篇,合起来又是一个整体。你可以依着顺序从头读到尾,也可以随便打开一页,任意选读其中的这一节或那一节。这确实是一本很好的大众启蒙读物。
   
   谈到启蒙,什么是启蒙?按照德国哲学家康德的阐述:"启蒙(运动)就是人类脱离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不成熟状态就是不经别人的引导,就对运用自己的理智无能为力。当其原因不在于缺乏理智,而在于不经别人的引导就缺乏勇气与决心去加以运用时,那么这种不成熟状态就是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了。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这就是启蒙运动的口号。"
   
   在这段话里,康德强调勇气,因为妨碍启蒙的最主要的因素是怯懦,是恐惧。现在一般人在回顾过去我们对共产党的迷信时,常常是把这种迷信简单地归结为思想认识上的天真幼稚。其实就是在过去,妨碍我们识破共产党谎言的主要因素也是恐惧。举一个小例子就足以说明问题。在毛泽东时代,假如你在私下场合向一位你信赖的长者――父母、老师或领导干部――交流思想,你谈到你对社会现实的某种不满或是对共产党的理论、政策持有某种不同意见,哪怕仅仅是有疑惑,想不通,对方往往不是心平气和地和你讨论,而是十分紧张地警告你"这种思想很危险!"这里所说的危险,不是说你这种思想一旦付诸实施会给他人或社会造成什么灾难,而是说你这种思想倘若公诸于世必将给你个人的处境带来极大的损害。在这里,你的思想并非由于错误因而危险,而是因为危险所以错误;对方不是站在是非的角度反驳你,而是站在利害的角度劝阻你。可见一般人之所以拒绝运用自己的理智进行思考,首先是出于恐惧,出于对受惩罚的恐惧。不错,在当年,我们都信仰过毛泽东,但是我们的信仰往往并不是批判性思考的产物,而是因为我们不曾怀疑;不曾怀疑的原因则是我们下意识地懂得怀疑会招致可怕的后果。也就是说,我们由于不敢怀疑而不去怀疑,由于不去怀疑而没有怀疑,到头来连我们自己都以为我们真的是百分之百地信仰了。
   
   恐惧感当然是来自于迫害,来自于压制。然而,当恐惧感强化到一定程度,当迫害和压制持续到一定程度,人们常常会在自觉的意识层面上忘掉恐惧与压制的存在。人心都有趋利避害的习惯。一旦人们意识到某种思想是被严格禁止的,我们就常常会置之脑后,不再去思考它。既然我们出于恐惧而不再涉入禁区,那么由于我们不再涉入禁区因而也就不再感到恐惧。这一点在"六四"之后表现得尤为突出。"六四"屠杀给国人造成了强烈的恐惧,出于恐惧,多数人不得不远离政治;而一旦远离政治,他们也就不再感到压迫的存在,眼不见心不烦,因此他们就自以为生活得自在而潇洒。这时候,你要是提醒他们说他们实际上生活在恐惧之中,许多人大概还会不承认呢。
   
   陈破空先生这本书的价值不仅在于它讲出了朴素的常识,更在于它鼓励读者独立思考。一旦有更多的人敢于运用自己的理智,中共专制的末日就近了。
   
   2007年4月2日 于纽约

此文于2007年06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