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全文]
陈破空文集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習「核心」勉強,習近平未獲全勝,外國和港台媒體充滿誤讀
·“習核心”出爐:威脅、妥協與交易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特朗普強勢上臺,中美關係面臨大考
·特朗普驚奇大勝,全世界看走了眼
·與台灣總統通話,川普是敢作敢為的勇者
·川普
·搶奪潛航器,北京對川普玩老把戲
·把世界拉回冷戰,都是中共惹的禍 --寫在《徹底解說被誤讀的中國》出版
·警惕川普家族與北京權貴的利益交換
·川普上任前夕,俄羅斯因素困擾美國
·中國領導世界?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
·北京對付川普,妥協與讓步,悄悄進行?
·北京對付川普,拉攏與收買,能否見效?
·川普與習近平通話,“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金正男被殺,習近平有苦難言
·川普重話敲打北京:我動手,你們就完了!
·五千共諜撒台灣?不止!警惕重演1949
·軍事解決朝核威脅,川普將名垂青史
·捍衛母親,于歡是真男兒,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文

关于中国的
   
   一百个常识
   
   作者:陈破空

   
   请点击:
   
   http://www.chenpokong.com
   
   
   7. 共产党当政,是“人民的选择”吗?
   
   中共当政,自诩是“人民的选择”。实际上,共产党从聚啸山林、占山为王,到勾结外寇、抢夺地盘;从挑动全面内战、颠覆国民政府,到建立野蛮暴政、血腥镇压民众。过程离奇、漫长,残酷之至。果真是“人民的选择”,又怎来如此周折、令整个民族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关于中国的
   
    一百个常识
   
   作者:陈破空
   
   历史篇
   
   1. 中国历史的起点在哪里?
   
   每当中外对比,显出中国的落后时,有人总能找出百般借口,予以辩解。尤其中美对比,显示巨大落差时,有人就辩解说:人家建国已经两百多年,我们才建国五十多年,当然比不上?这一说法的最大误区在于,把中共建政五十多年,当成了中国建国五十多年,即仍然是,把中共混淆为中国。
   
   中国历史的起点,决不在1949年(中共建政)。作为中国的现代史,至少要追溯到1911年(辛亥革命),甚或1840年(鸦片战争)。大一统之后的中国历史,则至少起源于秦朝,即两千多年前。而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历史最悠久的文明古国之一。中国有记载的文明史,长达五千年。应该说,五千年前的炎黄时代,才是中国历史的源头,也是中国历史的真正起点。
   
   中共建政之前,中国历史远非一片空白。从四大发明,到郑和下西洋;从战国百家争鸣,到唐宋诗文璀璨;从周文王之治到康乾盛世。在漫长历史的大多数时期,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水平,都领先于世界。中华民族,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最落后
   
   、最反动、最黑暗的时代,反而出现在当代,尤其中共当政的前三十年。
   
   中共建政之日,中国刚刚经历了数十年内外战火,但中国经济水平仍然名列亚洲前茅,基础不薄。中共乱世之后,中国在世界的排名才急剧滑落。历史是一条奔涌不息的长河,不能截断,也不容割裂。中共混淆历史概念,是为了掩盖其当政后,把中国引向倒退与野蛮深渊的不争事实。
   
   2. 近代中国落后的根源是什么?
   
   近代中国落后,根源何在?中共教科书将其归结为“西方列强的掠夺和欺凌”。固然,在十九世纪,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害,给中国人民带来相当程度的损害。然而
   
   ,外力,不可能成为中国落后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其他亚洲国家,同期也有类似遭遇,比如日本。
   
   十九世纪末,日本推行“明治维新”,由于皇权的开明和支持,变法(即“政改”
   
   )成功,日本实现君主立宪,建立国会,实行选举,结束闭关锁国,跨入现代国家行列。同一时期,中国推行“戊戌变法”,却由于皇权中的保守派(慈禧太后等)的干预和压制,变法(即“政改”)失败,中国继续沦陷于封建专制泥潭,仅保持经济改革(即“洋务运动”)。
   
   有人说,“落后就要挨打”,中日对比,又是一个反证。满清经“洋务运动”,国力大增,所建海军(北洋水师),位居亚洲第一、世界第四。然而,在随后发生的“
   
   甲午海战”中,相对强大的中国海军同相对弱小的日本海军决战,竟致全军覆没。船坚炮利(硬件)何益?只要制度与人心(软件)未改,表面上的富强,不过是贫弱的面具。
   
   中国民众渴望繁荣和富强,但历史的警讯却一再告诫国人:繁荣和富强,未必救中国。繁荣和富强,是救国的必要条件,却绝非充分条件。毕竟,历史上,从“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到“康乾之治”,中国的繁荣和富强不止一次,但终因未能建立有效的政治监督与制衡机制,没有先进的制度和焕发的人心,一时的繁荣和富强,都化作过眼云烟。
   
   近代中国落后的根源,不在于外部,而在于内部。在于陈旧的制度,在于官场的腐败,在于政府的昏庸。二十世纪下半叶,中国与世界先进国家差距进一步拉大,根源更在内部:中共厉行独裁,煽动政治狂热,制造红色恐怖,荒废建设,破坏生产
   
   ,使中国之倒退与落后,达到空前绝后的程度。
   
   即便今日,中共依靠外资和外贸,打造了中国经济的表面繁荣,但制度糜烂,官场腐败,丝毫未改。就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精神等综合指标而言,中国与世界先进国家相比,犹如“龟兔赛跑”,继续保持落后姿态。
   
   3. 中国历史的最大教训是什么?
   
   中国历史几千年,多少分合轮回,多少兴衰更替,但始终没有走出极权专制的怪圈
   
   。辛亥革命,曾带来短暂的共和与民主,却很快又归于专制复辟。悲情的中华民族
   
   ,仿佛与自由无缘,而只能与奴役为伴。
   
   民众起义,为野心家搭起一个又一个舞台,演变为一次又一次的最高权力争夺。当每一波动荡归于平静,专制与独裁,便以新的面孔复位。王朝兴起,王朝腐败,王朝没落,如此这般的折子戏,在中国反复上演。当今中共专制,更是将这一剧情推向极致。
   
   没有以民权为核心的革命,只有以最高权力为目标的角逐。这是中国历史的最大教训。民间摆不脱个人崇拜的情结,强者放不下专制的欲望,国家挣不掉人治的阴影
   
   。于是,围绕皇权或最高权力,各种势力殊死争斗,无休无止。
   
   漫长的中国历史,曾经有两度文化的辉煌: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诸子宏论;民国初年,言论自由,气象万新。集有大成并影响世界与历史的中国思想家,大多诞生于这两个时期。(比如,远有孔子与孟子,近有胡适与鲁迅。)发人深省的是
   
   ,前一时期,出现在国家分裂或分治之际;后一时期,出现在共和与民主初生之时
   
   。这种现象,对盲目信奉大一统和臣服专制而不自觉的人们,岂非当头棒喝?
   
   4. 谁领导了抗日战争?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军国主义全面侵华,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就在国难当头的危急之秋,频频制造内乱的中国共产党,竟然提出“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毛泽东语)。执政的中国国民党,却提出“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一致抗日。”(蒋介石语)。
   
   国民党说到做到,全面抗日。在平原,在山区,在黄河两岸,在长江流域,在中心城市,甚至在缅甸战场,国军浴血奋战,付出巨大牺牲。两百多名国军高级将领和近两百万国军士兵,战死疆场。就在国军与日军激烈鏖战之际,中共游刃其间,从中渔利,扩大武装,抢夺地盘。中共不仅将其主要兵力用于消耗和重创国军,而且与日寇、汪伪、满伪政权暗相勾结,互通情报,彼此协调,共同对付和瓦解国军。(毛泽东令潘汉年、杨帆等充当联日联伪特使。)
   
   抗战期间,国军经历大小战役数百次,中共军队可以提起的,仅有“平型关之战”(林彪指挥,与国军合作)和“百团大战”(彭德怀指挥)两役。然而,就是这两次中小战役,也都遭到毛泽东的反对和痛斥,说是“无端暴露了我方兵力,把日军引了过来”。彭德怀惨遭毛泽东迫害时,曾悲愤道:“难道连打日本鬼子都有罪?
   
   ”
   
   共产党籍日本侵华而壮大,国民党因全面抗日而削弱。抗战后,国军肩负守卫漫长国防线、众多港口、桥梁、中心城市等巨大职责,兵力极其分散。中共军队却高度集中,采取“集中优势兵力”、“战术上以多打少”的诡计,接连重创国军,最终颠覆国民政府,在中国大陆建立起空前残暴的独裁统治。国军与其说被中共打败,不如说被日寇、中共、和苏联共同打败。
   
   1944年和1966年,日军和中共先后恶意毁坏纪念抗日阵亡将士的“南岳忠烈祠”
   
   ,到1992年,中共才又重建赝品。1972年,毛泽东会见日本首相,当面称谢说“
   
   没有你们到来(入侵),就没有我们的今天(中共执政)。” 由此可见,中共与日寇,猩猩相惜,臭味相投。
   
   中共谎编教科书,自称“领导了抗日”。然而,默写的谎言,涂改不了血写的史实
   
   。领导抗日战争的,是中国国民党;破坏和利用这场卫国战争的,是中国共产党。正邪自清,忠奸分明。
   
   5. 谁是海峡两岸分裂的祸首?
   
   1949年以前,台湾和大陆同属一个国家:中华民国。至少从1945至1949年,情形如此。1949年,中共自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硬是将海峡两岸切成两国。如果以统一和分裂为标准来论功罪(中共宣传如是),那么,毫无疑问,以暴力手段颠覆国民政府的共产党,是制造海峡两岸分裂的祸首。
   
   在此之前,中共大搞武装割据和武装叛乱,自立“国中之国” ----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为“两国论”和“一边一国论”的始作俑者。如今,中共大张旗鼓地反对“台独”,实际上另有目的:为了掩盖中共压制和迫害中国民众的罪行,淡化自身恶劣的人权纪录,中共以反“台独”为名,煽动民族主义(假装的“爱国主义
   
   ”)情绪,以期转移国内外视线。
   
   为此,中共堆积大量导弹、军机、军舰,作势恐吓台湾人民。中共不惜耗费国脂民膏、穷兵黩武的劣行,威胁和损害的,不仅是台湾人民,也是中国大陆人民。近年
   
   ,中共制定《反分裂法》,而不敢称其为《反独立法》或《国家统一法》,证明中共心虚,并不敢轻举妄动。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依此《反分裂法》,首先要被绳之以法的,就是两岸分裂的最大祸首 ---- 中国共产党。
   
   中共处处打压台湾。封杀台湾外交空间,不遗余力。但台湾发生大地震时,中共甚至不准他国救济物质运往台湾。当萨斯瘟疫由中国大陆传向台湾时,中共甚至阻扰世界卫生组织救助台湾。中共的冷血与敌意,令台湾民众心寒齿冷,又怎能不离心离德、渐行渐远?
   
   6. 谁是海峡两岸统一的障碍?
   
   当今台湾政坛,有泛蓝和泛绿两大阵营,分别代表统派和独派,体现台湾社会的多元民意。倾向与大陆统一的泛蓝,并不主张“急统”,而留待两岸都实现民主和均富时。其代表人物的立场是:“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
   
   倾向独立的泛绿,也没有把话说死。而称:不排除未来与中国统一的选项,但如果中共不放弃独裁和武力威胁台湾,台湾就不可能与中国统一。换言之,台湾独派的立场,是对中共独裁、打压、威胁的本能反应。
   
   事实上,台湾独派力量的增长,与中共专制时间成正比。上世纪八十年代,当蒋经国在台湾开启民主政治时,如果中共也能同步启动民主改革,那么,两岸的统一,在那个时候就可以完成;1989年,当民主之花开遍中国大陆时,如果中共不是选择镇压和屠杀,而是选择和解与改革,顺应民心,实现民主,两岸的统一,在那之后,也很容易达成。
   
   有目共睹的是,正是在1989年,中共制造震惊中外的“六四”屠城后,台湾独立的声浪才渐次高涨。在随后的台湾民主选举中,台湾独派不仅赢得了立法院的半数席次,而且赢得了政权。台湾民意的走向,清晰可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