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破空文集]->[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陈破空文集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統治者和被統治者,都成了犬儒。統治者早就不相信他們口頭上宣揚的那套理論和原則,他們只把那些理論和原則當做維護權力的手段以及鎮壓反抗的籍口。被統治者一邊,放棄理想,放棄追求。甚至嘲笑理想,嘲笑追求。”这是胡平先生定义的“犬儒病”及其现象之一。应该说,在《犬儒病》一书中,胡平的冷静剖析和雄辩论述,犹如一束电光或一柄利剑,穿透了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
   
    胡平援引欧文。豪(Irving Howe)的“極權主義三階段論”:(一)乌托邦,令人心醉神迷的天堂理想,它诱发了狂热,而狂热则导致了(二)大规模的恐怖和人间地狱,然后,狂热与恐怖被耗尽,于是,(三)、人们变得玩世不恭,“看透一切”,政治冷感,即犬儒主义。

   
    的确,在中国,我们见证了这一“極權主義三階段”的逻辑进程。五十年代,美好的憧憬,“幸福的生活”;五十年代末,至六、七十年代,大跃进,文革,大狂热与大恐怖;八、九十年代以降,全民皆商,“一切向錢看”。国人麻木,“莫談國事”。
   
    中国共产党能够存活到今天,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大饑荒”、“文革”等一系列运动与事件。由毛泽东亲自导演的这些闹剧、丑剧、和惨剧,把中国推入一个历史的最低点。今天所谓的“經濟繁榮”和“盛世”,就是建立在与这样一个历史最低点的对照之下,由此迷惑众多的人,染上“犬儒病”的中国人。正是毛泽东的反复折腾,竟能让中共苟延至今。“紅孩兒”胡锦涛、曾庆红等人接班之后,立即到西柏坡朝圣,也就不足为奇。
   
    人的生命毕竟有限。几十年的短促人生,如果不了解历史,又怎能参透现实?在所谓现实与历史的比较中,有些人参照的,不是“旺周”,不是“盛唐”;并非“文景”,并非“康乾”。以为今日中国,正经历“中華民族前所未有的事業”或“千年未有之變局”。现今,国内过得风光一时的所谓精英阶层,大都在三十至五十岁之间,大抵经历了上述“極權主義三階段”,或其大部分,罹患“犬儒病”,顺理成章。二十几岁的,一切都只是“聽說”,或“沒有聽說”,占据他们头脑的,所谓“新潮”,无外乎金钱与物质,仿佛遗传的或先天性的“犬儒病”患者。
   
    人性的弱点,被极权主义者巧妙而卑鄙地利用。拜金主义,享乐主义,金钱至上,唯利是图,物欲横流,声色犬马,笑贫不笑娼……这些词句,都成了当代中国人的主要特征。光怪陆离的今日中国,在外国人看来,煞是不解:中国人真没有见过钱?中国男人真没有见过色?
   
    犬儒主义,渗透在大量耳熟能详的顺口溜中,诸如:“什麽都可以有,不能有病;什麽都可以沒有,不能沒有錢.”“到了北京,才知道官小;到了深圳,才知道錢少;到了海南島,才知道身體不好;到了成都,才知道結婚太早。”等等。
   
    商界的朋友抱怨,跟中国人做生意,最难。因为,当今中国人,什么都不相信,怀疑一切。你跟他宣传产品或服务,他怀疑是骗局;你不向他宣传什么,他又怀疑你心虚,你的产品或服务不值一提。他们只坚信一条:在中国,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骗子是真的。
   
    政治上更是如此。许多中国人不仅不相信,不关心,甚至连听都不想听。“不聽,不聽……”然后就塞住了耳朵。他无法驳倒你,又不愿意面对,就只有选择“不聽”。
   
    听,也是选择性地听;看,也是选择性地看。他们的眼睛、耳朵已经具有自动选择的功能。比如,从同一张报纸上,他们可以一眼看见台湾的负面消息,因而得出结论,民主的台湾,一派“亂象”;对大陆,他们一眼看见的,都是正面消息,什么“增長”啦,什么“崛起”啦。即便满纸的负面消息,对他们而言,要么是“那算什麽?哪個國家沒有陰暗面?”言谈之下,也不思考其中量与质的区别;要么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触而不觉,做十足犬儒状。
   
    共产党文化对中国人民的毒害,深入骨髓。哥伦比亚大学的一名中国女生告诉我,直到前几年,任何共产党的东西,她都本能地倾向于相信;任何揭露或批评共产党的东西,她都本能地倾向于不相信。甚至直到今日,她已经觉悟到许多真理的时候,仍然在潜意识里保持了那些“相信”和“不相信”的基因。比如,“毛澤東”三个字,在她听来,几乎还是一个褒义词。可见毒素之深沉。可见中国民主启蒙工作之高难。
   
    有必要提到胡平的文风。客观,理性,深刻,简约。逻辑严密,深入浅出。文字晓畅,通俗易懂。既没有毛泽东式的故作豪迈,也没有鲁迅式的泼辣尖刻,更没有郭沫若式的矫情造作。胡平独树一帜的清新文风,是对共产党文化的正当告别。
   
    在所有的角色定义中,我觉得,胡平,更像一个哲学家。中国社会稀缺的那种洞若观火、深察入微的真正哲学家。“三十六行,行行出狀元。”在政治学或政治哲学方面,胡平的造诣,已经臻于至境;而在中国反对派的理论建树方面,不庸置疑地,胡平名列前茅。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胡平的成就,也正是中国反对派的成就。
   
    最近十几年,面对中国大陆,就狭义空间而言,流亡者处于缺席状态,与祖国的联系,处于中断状态;但就广义空间,尤其就时间而言,流亡者从来没有缺席;与祖国的联系,也从未中断。在海外这个扩大的华人世界里,他们从事著各种各样弥补历史与建构现实的工作。艺术创造,政治批判,历史研究,自由出版…… 历史有一天会证明,这一切弥补和建构的意义。历史很可能证明,对当代中国,缺席的,恰恰是那些行尸走肉于中国大陆的人;与祖国中断联系的,恰恰是那些玩世不恭或漠不关心的浮魂,不管他们身处国内,还是置身海外。
   
    这也正是胡平著作的价值,这也正是博大出版社存在的意义。
   
    (在胡平新书《犬儒病》发表会上的引言,6/18/05.)◆
   
   相关文章
   - 读[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感言/舒崇
   - 读[江泽民和他的五十年]有感.....舒崇
   - 《记忆的伦理学》简介...........舒崇
   - 推荐亚衣《流亡者访谈录》.......舒崇
   - 《爱之罪》的异国情仇和司法正义..张耀杰(北京)
   
   
   作 者 :陈破空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05年7月31日14: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