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破空文集]->[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陈破空文集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中国大陆部分老百姓可能觉得现在生活富裕了,中国经济腾飞了,甚至因此对中共产生“感恩戴德”的心理。大纪元记者辛菲近日就此现象采访了著名旅美经济学者、时事评论家陈劲松先生。
   ***中共党文化扭曲观念

   中国人的脑袋里被中共灌输了各种各样的扭曲的观念,因而很难听进去真相,就象一个杯子装满了水,要再装水装不进去了,只能溢出来。
   我们跟一些亲共的人对话的时候,发现一种现象:尽管他们认为自己很有观点,但其实他们说出来的台词、语言都是中共媒体上反复宣传的东西,什么不干涉内政,吃饱肚子要紧,人权就是生存权,中国强大比什么都好,等等。不管他们承认还是不承认,他们都不由自主的被中共所操纵的千百家媒体、千百种教科书所控制,他们无法挣脱这种思维框框,这种党文化无所不在,深入骨髓。
   受到中共党文化影响的中国人,耳朵、眼睛都已经具有一种自动选择、自动筛选的功能或条件反射,你跟他讲出事实、批评中共的时候,他首先怀疑那可能不是真实的;而中共宣传的东西,他又首先习惯认为那可能是真实的。看到台湾媒体公开报道台湾社会的弊端,就认定“台湾一团乱”;看到中国媒体报导的全是歌舞升平,就说“中国好得不得了”。只要他认定中国什么都好,即便有人举出中国不好的方面,他都能马上找出一些理由来解释,什么“人口多啦”、“慢慢来啦”;只要他认定美国什么都不好,即便有人举出美国好的方面,他也能立即找出一些理由来解释,什么“起步早啦”、“靠军事啦”。当你真正拿出无可辩驳的事实根据跟他讲时,他甚至就捂着耳朵说“不听,不听”,什么都不听,就到了这个地步,心理就被扭曲到这样的程度。
   广州中山大学一个教授对我说:去年,仅广州市内,一共就发生了十几起公共汽车爆炸案,没有一起得到官方报导,只要纸包得住火,官方就不报导,除非是外面发现了,包不住了。
   如果在一个民主社会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会得到报导,而且头版头条,炒得沸沸扬扬。所以,有人就会觉得民主社会问题多,到处凶杀。但事实上,恰恰是通过报导,使社会、官场都引起警觉,减少这种事情的发生。
   但是在专制制度,发生率很高,因为它不报导,表面上看起来相当光鲜,掩盖很多东西,造成很多错觉、假象,而且通过舆论导向、舆论控制来引导人们的思想,就会造成人们的思想不知不觉对现实的真相不了解,而且他们还以为自己了解现实,生活在现实中。
   在中共党文化中,宣传机器很厉害,歪曲历史,割裂历史,造假撒谎,不遗余力,使今天的中国人难以分清真相,既分不清历史的真相,也分不清现实的真相,陷入到一种被迷惑、欺骗、愚弄的奴性十足的状态而不自知,也不能自拔,这是一个民族莫大的不幸和悲哀。
   要真正跳出党文化的毒害,非得要进行制度和人心的大转变不可,没有这样一种改换,没有对中共党文化的告别,中国人自己的人心就封锁了自己。有朝一日,人们能觉悟到党文化对他们的毒害和侵蚀,中共的统治基础就没有了,那中共的末日也就到了。
   ***经济问题中的党文化观念
   被党文化扭曲观念,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如何看待经济问题。一些国内的老百姓觉得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中国经济发展不错,这里首先有一个“心理反差”的问题。
   中共建政后前30年基本上都是在干着破坏国民经济的事情,对中国进行了有计划、有系统、有组织的破坏,将中国的经济、整个生存状态推到了历史的最低点,中国当时的经济是彻底崩溃的,最大的证明就是在60年代初期,饿死了数千万人。这个政权在和平建设时期,饿死了这么多人,是史无前例的。
   今天的一些中国民众之所以觉得生活不错,是在跟这个历史的最低点比较,觉得现在好象有一种从地狱的深渊回复到人间的感觉,终于摆脱了文革、大跃进、大饥荒的恶梦。比较的范围,就只有过去五十多年,对中共来说,使它自己跟自己做比较
   ,对一些民众来说,是拿他们短短人生中的前后经历作比较。所以就产生了“心理反差”。那样的历史最低点,那样刻骨铭心的破坏,反而导致了人们今天的迷失和盲从,觉得今天还不错。正如“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所表现的那样,被绑架的受害人,经长期折磨和洗脑,迷迷糊糊地,竟认同了绑架者,当绑架者稍微松绑,受害人竟反过来感激涕零。今天的许多中国民众,已经认同了曾经绑架过他们、奴役过他们,屠杀过他们同胞的人。
   中国有五千年历史,每个朝代新建,基本上大规模的屠杀就停止了,而转入经济建设,修生养息,修文堰武。只有中共执政的前30年,出现罕见的例外,建立政权之后,还在继续屠杀、镇压人民,而且对国民经济和传统文化进行有系统的破坏,
   这样的惨祸,在中国的历史上没有出现过。中国历史上也还没有出现过在和平建设的条件下,大规模饿死人的境况。
   中共制造了一系列空前绝后的大灾难后,试图回复到一个相对正常的状态,要抓抓生产,就好象一个绑匪把人抢劫了,绑架了,最后把这个绑架的人松了绑,可以让他开始走路了,这不是什么值得感谢的事情。如果被绑架的人患了“斯德哥尔摩症”的话,他反过来可能会感谢绑匪,他不知道他原先本来就是一个自由、良好的状态,而中共耽误了他很多时间、掠夺了他很多宝贵的财富。
   而事实上,为了制造表面繁荣和高速增长,中共不顾一切,盲目扩张,高速消耗资源,埋下了更深远的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文化危机。中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短期行为,仅仅取得一些短期有限的成果,对中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构成巨大伤害。
   ***正确视角看待中国经济
   一个国民只有在反思自己的历史,在不断的面对自己的历史,这个民族才有长远的发展前景和一个生机,否则一切都是短视的,转瞬即逝的。
   中共割裂历史,利用人性的弱点,蒙骗人民。因为人的生命有限,如果不让人民学习历史、了解真实的历史,他就只能在他的一生中进行比较,而无法再进行更深远的比较。遗忘和麻木,是中共舆论导向、思想控制的结果,既然老百姓的比较体系那么狭隘,中共就更能肆无忌惮地实行愚昧政策。
   我刚才说,国内百姓通常是在中共统治期间内作短期的纵向比较,这种比较体系就最近的50来年。如果站在历史的长河中比较,在一个更广阔的空间中去比较,老百姓得到的概念就会不一样,就会发现中共对经济的破坏也是巨大无比的。
   中国历史上有周文王的大治、汉朝的文景之治、唐朝的贞观之治、清朝康乾盛世,等等,都是国富民强,国泰民安。大唐时代,中国是世界上最好、最发达的国家。康乾年间,中国在世界上首屈一指,经济状况、社会状况,处于第一,经济产值超过全世界的一半。现在中国在世界上总产值仍然排名第七,仅占世界总产值4%,而人均产值依然徘徊在100位左右,非常落后,这和中国历史上的任何辉煌年代,都不能相提并论。
   但是中共封杀历史,不允许这种比较,甚至对它前30年的历史都划成禁区,不准去研究,包括三反五反、大跃进、大饥荒、文化大革命,等等,都成了禁区,让人们去遗忘。甚至象1989年的那次民主运动,这么近的一场屠杀,都千方百计让人们去遗忘。一些老百姓的“心理反差”,就建立在这种基础之上,蓄意封杀历史,舆论导向,制造集体遗忘。他们只能看到眼前的花花绿绿,以为那就是中国的一切
   。
   中国经济经历了27年的改革开放,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但是这种发展非常有限。日本在战争的废墟上建立现代化只用了大致15年的时间,就成为一个发达的工业强国,成为世界排名第二的经济大国。当时,日本不仅是战争废墟,而且人口密度超过中国的人口密度,日本的版图还不及中国的一个省。日本现在的人口将近2亿,而中国没有一个省的人口接近2亿。
   韩国只用了短短9年(1969年---1978年)就摆脱贫困,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从一个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一跃而为排名世界第11位的工业大国,能造出世界上最好的产品,能够产生世界级的企业集团,早就举办了奥运会、亚运会等。
   而中国已经重新发展了27年,花了日本将近2倍的时间,韩国将近3倍的时间,不仅远远没有实现现代化,而且在广大的农村,还出现了倒退的现象,耕地缩小,贫富差距拉大,医疗和卫生在世界上排名倒数,跟工业国家的标准相比,恐怕是100年,甚至200年的差距。
   ***经济发展是中共求生的手段而不是目的
   中共在文革结束后,鉴于国民经济的破坏状况,鉴于老百姓已经普遍对共产主义信仰丧失,它实在没有别的招数了,就重新捡起作为一个政府的基本职能,搞经济建设,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口号迷惑了很多人,好象只有中国政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际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任何政府的基本职能,连秦始皇这样臭名昭著的暴君都懂。这就好象一个父母要送孩子上学,要供养孩子吃饭一样,是他们的起码义务。作为一个国家的政府,本来就应该去发展经济,奖励农耕
   ,让人们修生养息,修文堰武。
   制造表面繁荣和高速增长的神话,是中共在失去了任何有效统治的法宝之后,完全丧失了统治的合法性的情况下,不得不采取的手段。中共发展经济,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它的目的就是要挽回它政权的合法性,同时增强所谓综合国力,培植更强大的军队,来控制人民,和巩固政权。另外,借这个过程权钱勾结,让他们自肥。
   1989年,“六四”镇压前,武汉军区的一个高级干部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们共产党绝不能在现在这个时候去下台,如果现在下台,共产党被载入历史的只能是乱臣贼子,干过的,都是破坏。共产党必须抓住权力再搞几十年经济建设,那个时候,共产党才能有点功劳可言。
   从武汉军区这个高级干部的话就可以看出中共当权者的心态,觉得以前是负罪累累,需要通过经济建设来挽回一些东西,现在,抓住经济建设这一环大作文章,制造高速增长和表面繁荣,成为这个政权唯一的救命稻草。
   但事实上,他们这个做法又给他们制造了新的罪恶。经济改革的不彻底性,使中国至今不被世界承认为“完全市场经济国家”。经济改革的不彻底性,特别是体制改革的不彻底性,是中共故意造成的。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故意收买一方(干部、军人、知识分子、城市居民),出卖一方(农民、农民工、下岗工人),用一组群体
   ,压制另一组群体。为此求得暂时的“稳定”。
   中共盲目追求产值和速度,对环境和生态造成永久性的破坏,对资源的过度耗竭,对成本的过高投入,还有过度的依赖外资,都造成历史性的问题。实际上,中国经济充满变数,前景黯淡,处处埋下凶险伏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