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破空文集]->[长篇历史小说《赵飞燕》(节选)]
陈破空文集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既倒,毛主席将如何?
·谢长廷登陆,牵动各方心态
·西哈努克,柬埔寨的奢侈
·美国大选,中国话题有多大?
·温家宝遭突袭,中共两派公开摊牌
·莫言获奖,难以平息的争议
·发挥想象力,解读十八大安保措施
·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习李履新:反腐与改革,都是假命题
·朝鮮核試爆,爆出中南海心態
·巴基斯坦海港,北京的深远图谋
·安倍访美,中国媒体假装庆幸什么?
·中共网军曝光,潜伏上海浦东
·内外用力,习近平抓住军权了吗?
·美国须知中国人心向背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不可救药的中国形象
·察言观色,点评中南海新贵
·国共套近,台湾风险日增
·如果金正恩来真的
·国防白皮书:透明度还是威慑力?
·习近平整军,是否得法?
·波士顿惊爆,考验美国
·邓小平孙子排队接班
·习近平,利益集团的傀儡
·新疆仇杀,祸起胡子与面紗
·“六四”关口,习近平挣表现
·习奥庄园会,说是轻松,并不轻松
·斯诺登何去何从?三难
·闹钱荒,中国经济显露败相
·斯诺登逃港,北京先获利后犯蠢
·埃及变局,世界不必困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历史小说《赵飞燕》(节选)

   第二章 封后
   
   1.合德进宫 (节选)
   
   ……

   
   赵合德的到来,使成帝的玩兴发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原来,合德是一个大玩家,举凡蹴鞠,秋千,投壶,假面等娱乐项目,无一不精,比之乃姊,更胜一筹。加之合德的个性自由不羁,影响到成帝,愈发地耽于玩乐。
   
   成帝尤其对蹴鞠着迷。他见合德用一双灵巧的腿脚,前踢后勾,把个小小鞠子踢舞得上下翻飞,左右回旋,时高时低,或近或远,几乎不曾坠地。合德的精湛技艺,每每令成帝和围观者欢呼喝彩。成帝于是亲学踢玩,慢慢地也臻于娴熟,愈加入迷
   。
   
   既然有皇帝的带动,蹴鞠的玩艺,便从昭阳宫的花园里流行开来。一时间,后宫里,沧池边,以至未央宫的宫殿里,后妃、宫女、侍从,几乎人人都玩,蔚然成风。
   
   宫廷盛行蹴鞠,也感染到民间,长安的权贵富豪府第,五陵少年,都争相玩起了蹴鞠。渐渐地,连寻常百姓人家也都在闲时以蹴鞠为乐。蹴鞠,本是来自民间的玩艺
   ,如今又从宫廷里倒流出来,并连年在民间掀起高潮。
   
   眼看皇帝一天天耽迷在蹴鞠里,面对政事,心不在焉,朝中大臣不免议论纷纷。左将军辛庆忌、太常丞谷永等抽空向成帝进谏道:“蹴鞠是劳体的活动,非陛下至尊所宜为之。况且,陛下一带头,朝野内外都兴起玩蹴鞠之风,恐怕天下人尽都沉溺,后果就堪忧了!”成帝笑道:“但朕实在喜欢蹴鞠,如何是好?”辛庆忌、谷永等人面面相觑,成帝道:“卿等或者可选择不劳体力的娱乐推荐给朕?”辛庆忌等人只好一边说:“如此,让臣等去查找看看。”一边点头告退。
   
   上了瘾的成帝,为了避开群臣,特地带上赵氏姊妹和一班嫔妃、近侍到长安城外的离宫别馆去,一路游览,一路玩乐。彼时,玩得最多的还是蹴鞠,去得最多的则是建在长安以南云阳县(今淳化县)甘泉山的甘泉宫。
   
   
   这年夏天,是赵飞燕、赵合德姊妹第一次跟随成帝到甘泉宫消夏避暑。一到那里,姊妹俩就为甘泉山和甘泉宫的如画风景、万千气象所吸引和震撼。
   
   在通往甘泉宫宽阔的官道上,她们首先看见夹道种植的浓密漫长的辛荑树,林木葱郁,高低错杂。官道的尽头,便是远远就望得见的甘泉山。兴致勃勃的成帝一路给她们指点,并说,那山顶上最先望见的巍巍尖阁叫做通天台。
   
   然后就看见遍山上下,丘陵起伏,石岩相叠;封峦峡谷,交相对峙;葱笼林海里,无数楼阁拔起,嵯峨高耸于浮云之间。两姊妹禁不住啧啧赞叹。
   
   各自坐上宫轿,向甘泉山林深路险处攀去,才知道甘泉宫的规模是难以置信的巨大
   。各类宫阙观弄共有二十三处之多!包括高光宫,林光宫,长定宫,竹宫,甘泉殿
   ,紫殿,通天台,通灵台,迎风馆,露寒馆,储胥馆,七里宫,增城宫,等等。雕梁画栋,飞檐凌阁,气势恢宏,形态各异。尤其是其中的紫殿,成帝曾命人模仿想象中的天宫,建造了云帐、云幄的豪华宫殿,号称“三云殿”。香雾缭绕,帷幄飞扬,高大宽阔的屋宇无一处不是金碧辉煌。置身其中,如梦如幻,仿若遨游九天。
   
   进到紫殿,飞燕立刻惊讶于殿内奇幻的景观,仿佛似曾相识,或者在以往曾经的梦中?或者......飞燕手牵着一袭在晚风中飞舞的云帷,正值思索疑惑,忽听合德开口咦道:“姊姊还记得不,小时候,我们姊妹俩常在一处谈论、想象天宫的景象,和神仙的日子,有时候你一句我一句地,描述得活灵活现,我看此处倒象极了当初我俩描绘的那番景致!”飞燕立即击掌道:“是了,是了,我正说怎地这般眼熟!
   ”飞燕转头对成帝道:“那时候,我们姊妹俩的日子还苦,一空下来,便想入非非
   ,常憧憬或许有一天到了天宫里便什么都好了。心中想象的天宫,哪里有一座宫殿
   ,哪里有一排玉阶,哪里有一片云彩,都仿佛清清楚楚。后来夜间做梦,也是一样
   。等到长大了,才知道天宫原是没有的。没想,这里倒象极了!”
   
   成帝挤眼笑道:“谁说天宫没有呢?此处正是。朕便终日居于天宫里,否则,怎么能称作天子?”飞燕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又低头喃喃道:“看来当初的梦是应验的了。”合德也感慨连连。成帝见赵氏姊妹那副认真的样子,觉得甚是有趣
   ,忙说:“天宫广大无垠,前面的稀奇景致还甚多,今日大家可尽兴一游。”说着
   ,便重新登上宫轿,令熟路的近侍继续带领众人往山顶攀去。
   
   登至山顶的通天台上,赵氏姊妹不免心旷神怡。顺着成帝的指点,向北遥望京城长安。此时,正值晚霞布满西天,一轮红日朝云海间徐徐坠落,血红的残阳撒在茫茫大地。遥远处,京城长安的城郭和塔楼,隐隐浮现于残阳和暮霭之中,那样的飘渺
   ,又是那样的安详。
   
   飞燕和合德几乎不约而同地被这一幕壮丽的黄昏景色感动得热泪盈眶。或许,此刻
   ,她们想起了早丧的爹娘,不能含笑目睹她们今日的出人头地;或许想起了少年时的艰难时事;或许想到今天人生终于到达如甘泉山的峰顶,皇帝就在身边,行宫就在脚下,荣华富贵,垂手可得,从前寄人篱下的时候,何曾指望于此?
   
   成帝见赵氏姊妹都满眶盈泪,以为她们又在伤感九泉下的亡母,急忙一边一个,抱拥于怀,以好言百般抚慰。成帝的话语虽然与她们各自的心事并不完全相符,然而
   ,成帝的温情和宠爱,却在她们心底激起阵阵暖流,泪水更汩汩地顺颊而下。
   
   
   
   好一会儿,姊妹俩在成帝的安抚下,才渐渐收住了眼泪。再回头俯瞰甘泉宫。暮霭渐浓,殿观密布,难计其数,那些巧夺天工的建筑与云气水烟浑然一体,宫阙的阴影几乎遮住了西天的云海。茂密的林木间,清泉奔泻,叮咚成韵。林涛阵阵,如虎啸猿鸣。东侧的峭壁如青龙盘亘,西面的绝崖似雄狮欲奔。在这里,还可以望见甘泉宫北外,那一望无际的被称作“甘泉苑”的平川,以及一条流淌如白练的河,称作“甘泉谷”。而在甘泉谷的对岸,矗立着一蓬黑乎乎的浓影,成帝指着它告诉赵氏姊妹,那是一颗巨大的千年古槐树,称作“玉树”。
   
   忽然间,各殿观内晚钟长鸣,此一声,彼一声,渐渐连绵相和,如大海扬波,如春雷滚滚,霎时间,群山震荡,大地回声,山顶上的人们,尽都被这雄浑的钟声和雄奇的景色所震撼,心潮起伏,久久无语。
   
   瞬间,赵飞燕突兀地在心底升起一个念头:“我一定,一定要成为皇后!”她猛然间有江山一统、非她莫属的感觉。正加速失宠的许皇后,已不在她眼中。
   
   当成帝一行回到京城皇宫的时候,安昌侯张禹等大臣果然为成帝进献上一种“不劳体”的娱乐,称作“弹棋”。玩法是:两人各执黑白棋子六枚对弈,先对等列棋,而后互弹对方棋子,先弹尽对方棋子者为胜。成帝与赵氏姊妹试玩,觉得大有兴味
   ,几天下来,渐渐也上了瘾。于是,宫中的主项游艺玩乐,逐渐地以弹棋代替了蹴鞠。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