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破空文集]->[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陈破空文集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習「核心」勉強,習近平未獲全勝,外國和港台媒體充滿誤讀
·“習核心”出爐:威脅、妥協與交易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特朗普強勢上臺,中美關係面臨大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 在台北“人權對話”論壇上的演講
   陳破空

   中共從不承認“政治犯”這一概念。在中共所謂的《刑法》中,1997年以前,對政治犯冠以“反革命罪”;1997年之後,冠以“危害國家安全罪”。這一改名換姓,毫無本質區別,只是一個障眼法,目的是爲了混淆國際視聽。
   前後這兩個罪名,在中共《刑法》中,都列爲第一章。中共《刑法》的排列由重到輕,所以,在中共的概念裏,政治犯是最嚴重的。這和中國古代封建專制統治者的概念完全一致,他們一律把“謀反”或“懷疑謀反”視爲頭等大罪,或萬罪之首。這表明,盡管曆史的烽煙已經滾過數千年,但中共當權者的頭腦並沒有改變。
   中共不承認政治犯,卻不斷制造政治犯。中國政治犯的範圍極其廣泛。批評和抗爭的人是政治犯,如民運人士;追求自由表達的人是政治犯,如網路評論家(師濤等
   );維權律師是政治犯,(如鄭恩寵、朱久虎等);追求民族自治或獨立、捍衛少數民族權益的人,是政治犯,如西藏、新疆、內蒙古地活動人士;除此之外,追求不同宗教信仰的,甚至練氣功的,也都成了政治犯,比如法輪功學員、家庭教會成員等
   ;甚至其他社會活動人士,如環保人士,也成爲政治犯(如最近拘押的譚凱等);
   甚至普通的上訪民衆,也常常淪爲政治犯,被發配勞教。
   目前,依然系獄的中國政治犯,最保守估計,還有7千多人,這主要指的是民運人士、自由作家、網路評論家等。實際上,如果加上其他各類因理念、信仰、和言論獲罪而被關押的政治犯,人數則遠遠超過上述7千多人。僅法論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現今被關押在勞教所和精神病院的,就高達10多萬人,有名有姓的,就有6萬多人,在獄中遭酷刑虐待致死的就有2767人。還有一些政治犯,是以其他刑事罪名遭到囚禁,最多用的,就是經濟罪、嫖妓罪、或流氓罪,如魏泉寶、姚振祥
   、郭海峰等。
   中國政治犯數目成謎,這裏提到的,僅僅是最保守的統計。完整的數據和真相,還有待將來中共監獄資料解密後,才能大白于天下。中共不再強調意識形態,更加走向實用主義,庸俗化的和流氓化的實用主義。迫害異議人士的手段,千奇百怪。中共爲了嫁禍與加害異見人士,罪名五花八門。
   隨意使用“間諜罪”,是中共加害異見人士的手段之一。比如,任何與台灣有交往的人與事,都可能被加上“間諜”罪名,回中國了解工運的海外學人楊建利,就因爲這個罪名,被判刑5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共用“間諜”罪名對付楊建利等人,等于承認,台灣是另一個國家,而且是敵對國家。因這一罪名被捕的人士,還包括宋永毅、李少民等。
   “泄露國家機密”,使中共嫁禍異見人士的另一個罪名。比如,受雇于《紐約時報
   》駐北京的研究員趙岩,因在去年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前,披露江澤民可能辭去軍委主席職,而遭當局逮捕,罪名就是“泄露國家機密”。據了解,當局起訴趙岩的唯一證據,就是趙岩寫過的一張小字條,用于《紐約時報》內部。
   將異見人士或法輪功學員關進精神病院,是中共迫害政治犯的又一手段。剛剛獲得釋放的異見人士王萬星,因公開紀念“六四”,被中共以“精神病”爲名,在精神病院 ---- 北京“安康公安醫院”關押了13年。當局指控他患有“政治偏執狂”,而國際醫學界從沒有這一病理名稱。據獨立人士和獨立機構測試,王萬星完全是一個正常人,不存在任何精神異狀。被關押在精神病院的法輪功學員,則數以千計。
   如今,中共更以流氓手段對付異議人士。他們在越南綁架了海外民運創始人王炳章
   ,在緬甸與該國軍政府合謀,綁架了“中發聯”創始人彭明,帶回中國後,都判處無期徒刑。他們甚至裝模作樣的聲稱:王炳章是被不明身份的人綁架到中國。
   前不久,廣東省太石村發生村民罷選風波,受到各界關注。因風波一時難以平息,中共竟然唆使當地黑社會勢力,對前往觀察的人大代表、教授、記者等,公然進行黑毆打和黑威脅。其中湖北人大代表呂邦列被打得昏死,後被強制遣返湖北;中山大學教授艾曉明險遭車撞;連英國《衛報》記者也受到恐嚇。維權學者郭飛熊,則因這一事件被當局逮捕,被捕後,郭飛熊以絕食絕水相抗議。
   安徽異見人士張林,在今年再次被捕前,曾遭到黑社會勢力殘酷毆打,這批黑勢力甚至將他拉到派出所,當作警察的面狂毆,致使他遍體鱗傷,眼球冒血。在場警察竟不聞不問。顯示黑白兩道已經完全勾結,警匪一家,以對付異見人士。
   鄧小平曾經說過:不管白貓黑貓,捉住老鼠就是好貓。如今的中共,在對付社會抗爭和異見人士方面,已經不再需要意識形態的僞裝,撕下一切面具,僅奉行:不管白道黑道,擺平了抗爭,就是真道。
   中共否認以言治罪,然而,他們隨時都在以言治罪。互聯網,本來是當今人類的先進工具,代表先進的生産力。互聯網問世,本來便于人類更自由、方便、快捷地溝通信息、交流資訊。然而,中共卻恐慌,視之爲禍水,反其道而行,不惜耗費巨資
   ,豢養數十萬網警網特,封鎖網路,過濾信息,監控通訊。這清楚證明,中共反潮流、反科學、反人類的反動本質。互聯網在中國興起,卻讓中共制造出更多因言獲罪的政治犯。師濤,黃琦,清水君,張林,杜導斌等人,皆因在網路上發表批評中共的言論,而被捕入獄,並被分別判處重刑。
   其中,師濤被判刑10年,竟有雅虎香港公司的出賣的“功勞”。說明,中共以利相誘,逼使國際資本臣服于其專制淫威,爲其獨裁利益服務。雅虎公司不僅出賣了人權和人道原則,也出賣了起碼的商業道德:出賣自己的用戶。
   中國政治犯,被中共當局視爲頭號大敵,罪名列前,刑罰嚴重,尤其有組織的政治犯,判得最重。對政治犯的超期羁押,非常普遍。看守所本來已經人滿爲患。超期羁押,使監獄內部環境更形惡化。政治犯被關押期間,待遇最爲惡劣:
   1, 與刑事犯關在一起,受刑事犯監控;(少數情況,也單獨關押,如魏京生、王丹、王炳章等。)政治犯在獄中受到嚴密監視和限制,包括通訊和接見限制。
   2, 待遇不及刑事犯。如,一般不減刑、不假釋、很難獲准與親友見面;
   勞改場和勞教場,犯人成了管教幹部們賺錢的工具,政治犯也不例外。長時間
   、高強度、重體力勞動。甚至被強迫生産供出口的勞改産品。
   政治犯經常遭到獄警或犯人頭的侮辱與毆打。坐牢期间,有一次,我因爲要求看報紙,就遭到看守警察一頓暴打。在勞教廠,動作稍慢,即遭到中共管教幹部指使的犯人頭(班組長)毆打。最近,異見人士清水君(黃金秋)在獄中不斷遭到毆打,監獄方面又強迫黃金秋每天跑步超過三萬米,致使他雙腳潰爛。當局甚至威脅要把黃金秋送進精神病院。內蒙古政治犯哈達,被施酷刑,經常將其四肢固定于鐵床。法輪功學員在獄中所遭受的酷刑,更是十分慘烈。
   3, 不公開審理,黑箱作業;最近,重慶民運人士許萬平又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當局拒絕旁聽,秘密審判。
   4, 對政治犯的活動、逮捕、與審理,當局控制媒體,一概不予報道。
   (與台灣美麗島事件後,軍法大審判的公開報道,形成對照。)
   5, 政治犯出獄後,繼續受到監控和迫害。包括:定期談話,傳訊,限制活動範圍,軟禁,挑撥和隔離朋友關系,跟蹤,監視,信件檢查,電話嘎牐}擾,陷害
   ,黑社會恐嚇,制造車禍…… (畫家嚴正學,作家張林等的遭遇。)以至于,出獄後的異見人士,不僅沒有安全感,也毫無個人隱私可言。日常生活中不能有任何瑕疵,否則隨時都有麻煩。對政治犯來說,身體走出了監獄,精神還囚禁在監獄中
   。實際上,整個中國就是一個大監獄。(聯想:台灣稱“入出境管理局”,大陸稱“出入境管理局”。意涵:台灣入多出少,大陸出多入少。)
   6, 政治犯被流放國外,意圖將異見人士與中國民衆相隔離。中共的“人質外交
   ”。(王軍濤,魏京生、王丹,劉念春,徐文立等,均属此例。)
   1989年是一個分水嶺。在此之前,中國政治犯幾乎沒有得到國際聲援。1989年以後,中國政治犯得到了國際聲援。因爲,“八九民運”和“六四”大屠殺,受到全世界媒體報道,舉世震驚。國際聲援,使中共略有忌諱。但隨後,就發展了人質外交。按中共自己的話說,就是“壞事變好事。”
   7, 政治犯家屬受到監控和騷擾(略。)
   中共法庭審判程序古怪。分法院、審判委員會、政法委三級。審案者不能判案,判案者不能定案。所謂司法受“黨的領導”。中共制訂的法律中,有許多冠冕堂皇的條文,但只是擺設,擺給外國人看的。變戲法的拿塊布,遮遮掩掩。對于他們自己制訂的法律,他們並不打算執行,而且在實際操作中不斷自我違反。形成一種立法者違法,司法者違法,執法者犯法等怪現象。實際上見怪不怪,因爲這與共産黨的本性相吻合。好話說盡,壞事做絕。賊喊捉賊,監守自盜。這就是共産黨的厚黑學
   。本人勞教場經曆之一:犯人偷偷搞來《勞教條例》,竟被沒收。我曾問管教幹部爲何不遵守法律和條文,比如《勞教條例》?幹部問:在哪兒?拿給我看看!賭定我手中無憑。
   中共監獄當局不執行中共自己制訂的法律,原因有二:其一,中共最高當局經常直接幹預執法,對下面的不法行爲予以默認和縱容。比如,酷刑,中共最高當局從不予以制止,因爲,酷刑,有利于他們辦案和監管。每當聯合國小組前往調查中國監獄酷刑等,中共就躲閃、拖延。等于公開遮掩其劣行。對國際公約,即便簽署,也不執行。如《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公約》。其二,因爲人治,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各執法部門自行其事。
   概言之,中國監獄中最突出的問題:超期羁押,酷刑,超時勞作,腐敗。其黑暗,使外界所不能想想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是如果虎穴的人,我親身感受了那種黑暗。超期羁押:被提堂,成了犯人們的盼望。犯人們常年不見天日,偶爾被公開挂牌遊行,也成了“福氣”。酷刑:千奇萬種,常常有犯人被打殘,甚至打死。超時勞作:犯人成了獄方賺錢的工具,犯人成了奴隸(只有在古代題材電影中才見過的場面)。腐敗:無所不在,從看守所,到勞改場、勞教場。從審訊階段(公安局),起訴階段(檢察院),開庭階段(法院),到服刑階段(監獄、勞改場、勞教場)。“嚴打”期間,更是司法幹部大發橫財的天賜良機。勞教場,甚至成爲毒品交易場所。真正見證了什麽叫做“有錢能使鬼推磨”。高牆下的腐敗。是中共看守所、監獄、勞改場、勞教場的另一個特色。
   所有問題,歸結到一個:執法者違法,執法者犯法。在其背後,是立法者違法,立法者犯法。另外,當局僅爲犯人提供殘敗食物,強制洗腦,大多數時候,當局拒絕向犯人提供書報、電視、體育、娛樂等,犯人也幾乎沒有休息日。所有這些,不僅踐踏了基本人權,也與中共自己訂立的法律相違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