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破空文集]->[越过媒体看台湾]
陈破空文集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过媒体看台湾

   是誰在炒作“台灣很亂”?
   
   ◎ 陳破空
   
   ● 台灣舉凡政治與經濟自由度,媒體自由度,政府表現,政治清廉度,綜合競爭力,在國際權威機構的排名榜上都遠居於中國大陸之上,而且名次還連年上升。但在某些媒體的炒作中,台灣怎一個亂字了得。這是為甚麼?

   
   部分媒體的描述和炒作下,台灣一派「亂象」。這些媒體,甚至把台灣民主誣蔑為「文革」,說什麼「大陸搞經濟,台灣搞文革。」這類媒體,台灣有之,北美有之,香港和新加坡也有之。至於大陸媒體,自不待言,一直妖魔化台灣,在它們的鏡頭和筆筒裡,台灣幾乎是兵荒馬亂、血流成河的「亂世」。
   
   各項指標台灣均排名前列
   台灣真的「很亂」嗎?台灣出現經濟衰退,是在二○○○前後幾年,當時,亞洲爆發金融風暴,所有國家都受到連累,台灣也不例外,然而,相比於香港、韓國、和日本等國家與地區,台灣承受風暴的能力,表現最好,復甦最快;相比之下,回歸大陸的香港,表現最差,復甦最慢。直到今天,僅就失業率而言,香港依然高出臺灣一點五個百分點。
   
   至於大陸與台灣的比較,且不說大陸年人均收入達到一千美元的今天,台灣年人均收入已經達到一萬五千美元,十五倍的巨大差距!世界公認的客觀統計更已說明:舉凡政治與經濟自由度,媒體自由度,政府表現,政府清廉度,綜合競爭力,在世界排名單上,台灣名次都連年上升,中國大陸名次卻連年下降,尤其綜合競爭力一項,台灣穩居全球第五,亞洲第一。這類評比和排名,均出自總部設在瑞士、荷蘭等國的國際權威機構,也包括「無國界記者組織」等信譽卓著的非政府組織。
   
   某些媒體「一邊倒」似的唱和,改變不了事實。事實畢竟勝於雄辯。外國人來到台灣,多數人看到的,也並非台灣的「亂象」,在外國人眼中,台灣社會寧靜,經濟繁榮,人民富足。所謂「藍綠對立」,在民間,幾乎看不出痕跡。民眾相處怡然,社會和諧有序。越過媒體看台灣,原是如此美好而光明!
   選舉有宣傳車,有辯論,甚至也有對罵。然而,經濟運轉,社會秩序照常。選後,一切歸於祥和與寧靜。這是體現文明與民主的選舉,絕對不是那個打砸搶鬥、污血淋漓、家破人亡、經濟崩潰的大陸「文革」。
   
   TVBS是港資還是中資?
   近期,在台灣,圍繞幾樁與執政官員有關的弊案,一家叫做TVBS的電視台,可謂大出風頭,不僅帶頭揭弊案,而且緊咬不放,極盡渲染之能事。說來說去,也就是高雄鐵路工程的若干是非和兩名陳姓官員到過韓國賭場的故事。這點子事,如果拿到中國大陸,連擺上臺面的可能性都沒有,因為,幾乎到處都有的貪官的腐敗大案,都超過台灣高鐵弊案的數以倍計。
   
   慶幸台灣是一個民主社會,種種弊案,哪怕越來越稀少,都會受到社會監督和新聞炒作,足以使執政當局戒慎戒懼,反省自新。
   
   唯一弔詭的是,這一回以「民主」為名義的炒作者,仍然極可能,就是那個最仇視民主的大陸中共當局。因為,台灣上下都已經知道,TVBS是百分之百的中資,儘管名義上是港資。TVBS的母公司是香港電視廣播公司TVB,其董事長梁乃鵬,曾在香港回歸後的一九九七至二○○二年,擔任香港特區政府的廣播事務管理局局長,也就是說,梁是北京培植的香港傀儡政權高官之一,是中共的御用官吏。由他來操辦台灣的TVBS電視台,自然脫不了北京高層在背後操縱的嫌疑。TVBS主持人李濤自己心中有數,所以才會有向台灣當局高層打電話「求情」之舉。如果真是捍衛「言論自由」,TVB何不在中國大陸也開辦分店,大揭中共高層的弊案與醜聞?
   
   TVBS的資金結構,已經叻刺场缎l星廣播電視法》中有關「外資不得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法規,罰款一百萬新台幣,實在是無關痛癢的輕罰,按理應該「撤照」。然而,台灣當局錯失了在一年或半年前採取行動的機會,此時就面臨兩難:如果現在採取撤照行動,難免被人扣上報復和「打壓新聞自由」的罪名,尤其在當前競選的敏感時刻,TVBS一直緊咬執政當局,大揭弊案;如果不採取行動,將助長中資將源滲入台灣,媒體將陸續被赤化,被統戰,中共則可「不戰而屈人之兵」。
   
   從純經濟角度而言,台灣也面臨兩難,TVBS是百分之百的中資,卻又是打著港資招牌的中資。鑒於港資已經成為台灣的主要外資來源之一,其地位僅次於美資和英資,如果把港資視為中資,就要參照台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的中資限制條款,如此,在台數十億美元的港資,都可能受到影響,對台灣的經濟和民生發展難免帶來負面效應,台灣執政當局為此更可能受到在野黨的攻擊。
   
   親共媒體:唱衰台灣,唱好中國
   台灣當局進也難,退也難,恰好反映了台灣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實質。奉行獨裁的中共當局,正是利用民主台灣的空隙,來分化和瓦解台灣。早在上世紀上半葉,中共就利用國民黨「獨裁無膽,民主無量」的弱點,僅僅用空洞的假「民主」口號,就瓦解了國民黨的後方防線。達到擊潰國民黨的目標後,中共就以其絕對獨裁,取代了國民黨的相對獨裁。今天,中共隔岸操作,又只不過是把昔日的伎倆,改頭換面地再玩一把罷了。
   
   事實上,中國大陸經濟膨脹之後,中共開始越來越多地利用金元或銀彈攻勢,瓦解台灣。在台灣外部,中共大行金元外交或銀彈外交,挖台灣邦交國牆腳,使台灣進一步淪於國際孤立境地。在台灣內部,中共則用金元收買媒體或政客,使之為中共利益服務。
   
   醜化台灣的,據說是「親中媒體」,其實就是親共媒體。可疑的和墮落的,豈只是TVBS?我們知道,北美的華人媒體,大部分已經被中共所收買,所赤化。越來越多的台灣媒體,因急於尋找市場,病急亂投醫,中共趁機以巨資兼併。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軟。」 那些被收買的墮落媒體,在唱衰台灣的同時,更唱好中國。把那個政治獨裁、官場腐敗、經濟虛假繁榮、廣大弱勢群體痛苦不堪而不斷抗爭的大陸,塗抹得天堂一般。有一個叫做陳文茜的台灣「媒體人」,開設了一個叫做「世界周報」的節目,專門報道中國大陸的「光明面」,弘揚中共的「主旋律」:北京的翻新古跡,上海的高樓大廈,廣州的花花世界︰︰︰唯獨不見:哀哭動地的上訪村,半夜驚魂的拆遷戶,慘遭酷刑的法輪功︰︰︰
   
   台灣不亂,失勢者心亂
   這樣一種唱和,曆史上早有先例,那便是,中共建政後不久,西方左派媒體和左派知識分子,把中共唱好,把西方唱衰,甚至把毛澤東一手發動的「文革」浩劫,說成是一種「民主」形式。結果,世界看到,在中共治下,數千萬人被活活餓死,數千萬人遭迫害致死。在活生生的慘劇面前,西方左派媒體和左派知識分子沉默了,有良知的,甚至公開懺悔。今天,那些蓄意醜化台灣、美化中國的親共媒體或左派媒體,不過是歷史的邪靈再現。
   另外,部分人抱怨台灣「很亂」,也難免出自心理作用。記得筆者曾在大陸合資企業打工,公司高層權力鬥爭不斷,得勢的一方,自然心理平衡,失勢的一方,往往咒罵「公司很亂」。對那些在公司權力鬥爭中失勢的人士,筆者洞察入微,分明看出,不是公司「亂」,而是他們的心在「亂」。當今台灣,有人抱怨「很亂」,依筆者觀察,道理一樣,也是有人因選舉失敗,失去平常心,其心自亂。
   
   一些媒體傾斜的報導和宣傳,固然改變不了事實。然而,令人擔憂的卻是,這些媒體對人民的誤導。既有對台灣人民的誤導,也有對中國人民的誤導。
   回顧上世紀初,辛亥革命爆發,人民推翻帝制,建立共和,中國曾經歷短暫的共和與民主。新舊制度轉換,猶如虛產婦臨盆,陣痛之下,中國社會一時亂象紛呈。一些野心家便跳出來,妖言惑眾,謊言欺世,竭盡醜化和抹黑新時代之能事,最後,中共利用民眾還未能完全適應新時代新制度的心理,蠱惑人心,製造混亂,趁亂奪權,終於全面實現專制復辟,把中國重新拉回到鴉雀無聲、人人自危的恐懼和血腥年代,這是鐵一般的史實。
   
   回觀台灣,民主的發展,還存在不成熟和不健全的一面,一些政客為了作秀,不惜在鏡頭前對罵,甚至在立法院打架,顯然有礙觀瞻。毫無疑問,台灣民主,已經有量的完成,尚需要質的提升。但我們需要體認的是,民主,看上去是一場鬧劇,鬧劇的結局是喜劇;專制,看上去是一場啞劇,啞劇的結局是悲劇。
   
   台灣民主固不完善,但卻不能否認,它已經是亞洲民主的一個典範,前景無量。大陸常有代表團赴台,但這些代表團受到內部紀律約束:不得旁觀台灣選舉。這反映中共的恐懼,恰好證明台灣民主的價值。
   
   在台灣復辟專制,大不可能,但妖魔化台灣民主,則大可能延誤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本來,民主台灣,是大陸的燈塔,有人害怕這燈塔效應,故意醜化之,抹黑之。大陸人民何辜?竟也要遭受這等消極因素的誤導和延誤!
   
   (十一月二十二日寫於台北,原载《开放》2005年12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