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破空文集]->[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陈破空文集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習「核心」勉強,習近平未獲全勝,外國和港台媒體充滿誤讀
·“習核心”出爐:威脅、妥協與交易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特朗普強勢上臺,中美關係面臨大考
·特朗普驚奇大勝,全世界看走了眼
·與台灣總統通話,川普是敢作敢為的勇者
·川普
·搶奪潛航器,北京對川普玩老把戲
·把世界拉回冷戰,都是中共惹的禍 --寫在《徹底解說被誤讀的中國》出版
·警惕川普家族與北京權貴的利益交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 在洛杉矶侨界的演讲
   陈破空

   1. 胡上江下的背景
   “十六届四中全会”,江泽民辞去中共军委主席,国内外普遍感到意外。尤其国内,无论官场还是民间,都始料不及,大跌眼镜。
   人们感到意外,是因为,江泽民是一个恋栈权力的典型,其权欲之强,虚荣心之重,不安全感之深
   ,路人皆知。没有人相信他会主动下台。有媒体评论说,江泽民退位,体现了中共权力交接的“制度化”,实际上,如果2002年江泽民没有续任军委主席,或者2007年期满卸任,都可以勉强说得上是“制度化”,唯任期中途突然下台,恰恰不是“制度化”。中共军委主席任期为五年,江泽民任本届军委主席,才刚刚两年,就中途请辞,绝非“事先安排”,而是“事出意外”。
   最大的可能性:江泽民在权力斗争中败北于胡锦涛,在党内失宠,于是,在“同志们”的压力下或规劝下,被迫辞职。对这一可能性的最可靠佐证就是,其亲信曾庆红并没有如先前传闻的那样,混入中央军委,当上“副主席”,以期牵制胡锦涛。曾庆红仕途“到此为止”,从一个侧面证明,“
   江家军”或“上海帮”全面失势。
   也有迹象显示,江泽民是被军方鹰派逼退,后者认为江对台湾软弱,其实,与其说江软弱,不如说江无能,将两岸关系搞得越来越紧张,与其说是江无能,不如说是中共僵化的思维,使江不可能有所作为。
   从江泽民突然下台,和“上海帮”的整体失势。可以断言,江泽民一退位,便成废人。他对中国政治的影响力,随风而逝。这也正合了上海滩世态炎凉和人走茶凉的世风。江泽民退位,与邓小平退位,有一个最大的不同,邓小平是自己退下去的,江泽民是被斗下去的,既然是斗败的公鸡,就注定一蹶不振。
   2. 北京对台新阵容
   胡上江下的同时,中共中央军委,摆出了一个新阵容:空前地扩大到11人,将空军司令员(乔清晨)、海军司令员(张定发)、二炮部队司令员(靖志远)、济南军区司令员(陈炳德)都延揽入内,并增补总政治部主任(徐才厚)为中央军委副主席。随后,张定发、靖志远二人,被立即提升为上将。
   这一布局,在形式上,是模仿美国的“参谋长联席会议”,强化各兵种之间的协同。然而,主要的,却是针对台湾。因为,一旦发生战事,这些兵种都是对台作战的主力。不管台海战争打与不打,中共故意摆出这一阵势,至少也想起到吓唬台湾的作用。所谓“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当然,扩大军委组成,还有另一层含义:江泽民以此稀释胡锦涛的权力,以人多嘴杂,为胡锦涛设置未来决策的难度。加上班子中有不少是江泽民的亲信或受其提拔的爱将,在曾庆红未能入局的情况下,这一安排,是江泽民能达到的最大影响。江泽民下台前,尽可能安插人马,6月20日,他一口气提拔了15人为上将,多数是他的亲信,尤其他的警卫长、现任中央警卫团团长由喜贵。对比之下,连邓小平当年的警卫长都不曾被提过上将。
   胡锦涛与江泽民,对国内外形势的判断有所不同,推行政策有所相左,这一点,在胡锦涛主政后的最近两年,有所表现。然而,胡锦涛、温家宝都是从共产党机体内,一步步生长起来的官僚,自幼“喝狼奶长大”,受党的意识形态浸染甚深,他们的高位,是“小圈子”里定下来的,已经经历了“小圈子”的反复检验。他们代表的,首先是那个“小圈子”的利益。因此,他们缺少变革制度的主动性。换成当过“右派”的朱镕基,“变天”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遗憾的只是,朱镕基从未取得最高权力。
   江泽民辞去军委主席,胡锦涛这才全面接位,再次证明:中共的内情是,枪指挥党,而非党指挥枪
   。当年,毛泽东抓住了枪杆子,刘少奇就死无葬身之地;叶剑英抓住了枪杆子,毛夫人江青就锒铛入狱;邓小平抓住了枪杆子,胡耀邦赵紫阳,就成了案板上的肉;江泽民一日不放下枪杆子,胡锦涛就一日不能安枕。既然是枪指挥党,如何对台湾,是观察他们异同的关键。
   中共对台立场走势,呈现两个方面。一方面,从“叶九条”到“江八点”,到“胡七条”,乃至“胡四条”、“胡二条”,中共对台立场步步后退,由攻势转守势。在今年5月17日出台的“胡七条”,口气虽然强硬,实则色厉内荏。因为,文中连“统一”和“一国两制”等字句都尽行抹去,所求不过是“维持现状”而已。
   另一方面,中共一直在调整对台策略、手法,力图“跟上形势”。外交方面,江泽民看重中美关系
   ,并以此为外交主轴,以美压台;胡锦涛则另辟溪径,强化与欧洲国家关系,尤其套拢法、德两国
   ,意图形成与美国抗衡的战略联盟。在台湾问题上,江泽民显得强硬而冲动,胡锦涛则显得谨慎而冷淡,甚至过于谨慎,过于冷淡。但如果以“会叫的狗不咬人,会咬人的狗不叫”来划分,江泽民更象前者,只喊不做,其“大国外交”,不过是逢场作戏;胡锦涛则更象后者,只做不喊,所谓“
   和平崛起”,恐怕是掩耳盗铃。其危险性不可忽视。
   北京怕急独,也怕急统。香港,已经让北京觉得棘手,何况台湾还有海峡之隔,你现在跟它统,它还未必敢要。反过来说,北京不怕渐统,也不怕渐独,他们要的,就是他们的既得利益,他们的面子,他们的权力。北京曾振振有词地声称:绝不容忍台湾问题久拖不决,如今,正是北京自己,希望把问题“无限期地”拖下去,拖得越久越好,两岸是合还是分,都成了后代的事。江泽民提出“
   2020年之前解决台湾问题”,就是这个意思:把这一个烫手山芋抛得更远,留待后人。说穿了,大陆统不统,台湾独不独,他们可以毫无关心,或者说,那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北京比台北更怕摊牌,他们惧怕民主,胜过惧怕台独,两害相权取其轻。总之,中共对台,希望维持现状,以威胁为主。这一点,胡江二人没有什么不同。
   相对而言,台湾问题拖下去,对中共更有利,对台湾更不利。在拖下去的时间里,中共不会停止对
   台湾的渗透、分化,从而积累颠覆的条件。
   如果中共真的在乎台湾,他们完全可以在香港树一个样板。信守“一国两制”的承诺,切实做到“
   井水不犯河水”。然而,他们没有这样做,而是对香港竭尽干预、控制之能事。这个姿态,表明,他们不在乎香港对台湾的示范作用,也就是说,他们不在乎统不统一台湾,因为,相比之下,他们把手中的权力和既得利益,看得比台湾问题重得多。由此,所谓对台八字诀“一国两制,和平统一
   ”,完全就是一句空话。至于“统一法”,更是画饼充饥,应付大陆老百姓而已。
   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大陆内部矛盾太多(主要是官场腐败,地区差距,城乡差距,贫富悬殊,地方主义抬头,等等),危机深重,中共自顾不暇,几乎难以顾得上台湾。
   3. 中国爆发空前的能源危机,已经丧失独立自主
   目前,中国正爆发二十多年来,最严重的能源危机。电荒、煤荒、油荒,全面爆发。电力严重短缺
   ,24个省市拉闸限电。各省市正调集大批车辆,紧急运煤发电。原油方面,中国自1993起年成为石油进口国,石油需求量连年暴增,2003年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进口国和消费国。进口石油比重,已经达到40%,这一比重,还将急剧上升。2003年,世界石油需求大增,增量主要来自中国,占41%。
   最近发生的世界石油涨价风潮,极大地冲击了中国。当石油价格涨到每桶50多美元的时候,中国产品的成本剧增可想而知。在经济大省广东,广州石化厂黄埔油库门前,油罐车排了好几公里;深圳各加油站,宣称几天之内就要断货;东莞,所有油库已告罄。
   胡锦涛温家宝等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倾巢出动,四面打探,寻找能源出路。胡温一上台,首站出访,就是矿产资源丰富的澳洲和新西兰,随后,又接连去了富藏石油、天然气、及有色金属的阿尔及利亚、加蓬、埃及、吉尔吉斯、印尼等国。这些动作,他们称为“能源外交”。
   中国经济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会导致如此严重而紧迫的能源危机?
   二十多年来,中国大量吸收了世界各国、尤其发达国家转移的制造业,成为“世界工厂”,如今,制造业占中国经济的比重,高达54%。以制造业为主的经济模式,其好处是,能够更多地容纳就业
   ,因为,制造业,大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世界工厂,全民打工。但制造业的致命问题是:排场大
   ,消耗大,污染大。对人均资源偏低的国家,尤其具有危险性。中国的情形正是如此,制造业的高消耗,将中国有限的能源、资源迅速消耗一空。
   北京一贯宣传中国“地大物博”,其实,中国人均石油、天然气、煤炭、矿石,等等,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是不折不扣的能源资源穷国。比如,中国石油最终可采量只有130至160亿吨,仅相当于伊朗的一个中等油田。
   然而,中国25年的高速增长,却是建立在“高投入、高消耗、低产出、低效益”的原始制造业模式上。导致中国还没有跨入发达国家,能源消费就赶上、甚至超过了发达国家。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能源消费国。中国能源进口增长速度,大大高于经济增长速度。除此之外,那些“先富起来的少数人”,狂购私家车,也助长了交通堵塞和和能源紧张。
   中国经济增长,主要由投资促成。目前,固定资产投资高达GDP的一半。2003年,中国原材料需求猛增,直接推动全球原材料,包括水泥、钢材、铁矿、铜管、合金等在内,平均价格暴涨了35%!与此同时,由于激烈竞争和过度生产,全球产品价格都大幅下滑。中国本来很穷,当世界原材料价格节节攀升的时候,中国产品仍然以超低价格作为竞争手段,形成“高价买进、低价售出”的反常模式,等于是在大幅补贴其他国家的经济。这一离谱而愚蠢的做法,等于让中国人民充当“世界苦力”。
   目前,中国石油进口主要来自波斯湾,占60%,必经之道,是马六甲海峡,一旦中国与美国或其他大国发生冲突,对方封锁马六甲海峡,使能源资源无法进入中国,中国工业、乃至整个国民经济,都将遭受致命打击。今年6月底,美国表示,有意“协助维护海峡航运安全和防范恐怖主义”,计划向马六甲海峡派驻军队,增加对这一地区的控制力。这对中共来说,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另外,中国与中东国家关系,表面上看来似乎还不错,但实际上,麻烦远远大于美国。关键而敏感的,是“疆独”问题,伊斯兰国家普遍同情和支持疆独,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对阿拉伯世界而言,一涉及到宗教问题,就是穆斯林与异教徒的问题,就是原则问题。如果疆独扩大,北京加大镇压,大多数中东国家就肯定会公开站在“东土耳其斯坦”一边,甚至极可能展开对中国的石油禁运。上世纪七十年代,中东国家就曾对西方实施石油禁运,以抗议后者支持以色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