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破空文集]->[中国: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
陈破空文集
文艺评论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关山魂梦长,鱼雁音书少--<<童话中的一地书>>序言
·《走向共和》:生动展示历史的惊人相似
·宁做司马璐,不做刘少奇 ──《司马璐回忆录》读后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书评《望南春与冬》----兼怀朱执中先生
政论著作
·《中南海厚黑学》/简介
·《中南海厚黑学》/前言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简介
·《常识》目录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全文
·《常识》书评
时评
·林昭:中华民族最后的血性
·中国: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
·中俄联合军演,激起千层浪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過氣政客登陸,說盡外行話
·胡锦涛外交:联欧或联俄抗美?
·谁是真正的改革家?-- 写在紫阳仙逝日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

中国:是大市场,也是大赌场
   (在洛杉矶全侨盟第四次年会上的主题演讲)
   陈破空

   上世纪末,以苏联解体为标志,冷战结束。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冷战,以共产主义阵营的失败而告终。共产主义的失败,是意识形态的失败,是制度的失败,自然,也是经济的失败。仅以经济而论,在营垒分明、短兵相接的竞争中,美国胜过苏联,西欧胜过东欧,西德胜过东德,南韩胜过北韩,台湾、及香港澳门胜过中国大陆。已是不争的事实。
   冷战后期,中共开始了以"经济改革"为名的修修补补,企图挽救那最后一幅共产帝国。在过去25年的大多数年份里,制造了7%至9%的高速增长,于是,表面繁荣、乃至于"一枝独秀"的神话,震慑了世界。有人据此以为,那是最大的市场,投资的天堂。情形究竟怎样?
   1. 揭开高速增长的面纱
   连年保持8%左右的增长率,使中国大陆至少看上去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然而,这一增长,乃是依托于巨大的投资。
   其一,外商投资。每年高达数百亿美元。“九一一”事件后,外资对美国裹足,更大幅度地转向流入中国。连续两年,中国每年吸呐外资500多亿美元,超过美国,位居第一。极不相称的是,就在外资与外贸大幅增长的同时,中国国内市场却连续近七、八年陷于萧条局面:内需不足,物价下滑(去年因经济过热而暴涨),股市一蹶不振。这本身,反映了中国经济的病态。北京当局公开承认:中国经济增长,并非由内需带动,而由外资牵引。外资,支撑着中国经济的大半壁河山。
   其二,政府投资。为了人为地刺激内需,拉抬经济,多年来,北京当局奉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平均每年发行国债1500亿人民币,保持财政赤字3000亿人民币。这类政府投资,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这恰好是中国城市外观得以粉饰一新、令局外人惊叹不已的由来。
   其三,银行贷款。2003年,固定投资猛增,达全年GDP的47%。其中,多数来源于当局骤然放松的银根,即银行贷款。放贷占GDP的比重,比亚洲金融风暴前的泰国还要高,不仅立即酿成经济过热,而且为中国金融危机埋下凶险伏笔。
   居高不下的呆帐坏帐,占国有银行资产的比例,当局的公布,是22%,国际上的评估,则是45%(标准普尔,2003年底)。中国金融黑洞的巨大,早已超过了先后爆发金融危机的南美和东南亚诸国,正常情况而言,中国国有银行早就破产了。然而,一次又一次地,当局以大输血、即注资的方式,强行维持国有银行,迄今,中南海已经前后四次为国有银行实施“大输血”,每次大输血,都高达数千亿人民币。每
   一番输血,都说是“最后的晚餐”,每一番又都自食其言。
   于是,一个恶性循环的路线图清晰地展现于我们面前:老百姓高额存款,变银行大举贷款;大量贷款流失为呆帐坏帐;呆帐坏帐越累越高,政府又挥霍老百姓血汗钱
   ,注资银行,冲洗呆帐坏帐。但一次又一次的大输血,却从未冲洗掉国有银行的呆帐坏帐,前清后积,越积越多。
   今年初的第四次大输血,是为了改善四大银行形象,扶持其到海外上市,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靠国内老百姓的血汗钱,已经养活不了国有银行;国内股市又深陷熊市,无以筹资,北京于是施出最后一招:到海外吸资,到华尔街圈钱,向他国转嫁金融风险。眼下,他们正派出庞大的游说团队,不惜耗费巨资,在美国上下活动,
   左右蒙骗,企图混淆美国人的视听,诱使美国人上当。
   总之,中国经济,与其说是产量的增长,不如说是投资的增长。我们知道,投资,本身就构成产值。连年庞大的投资增长,自然构成中国经济总量的膨胀。而如此庞大的投资,仅构成每年7%至9%的总量扩张,实在不足称奇。
   与此同时,高产值,未带来高利润;高增长,却伴随高成本。多年来,中国每万元产值能耗,是日本同一数据的10倍;单位产值的平均成本消耗,也一直高于印度两倍以上。眼下,中国陷入二十年来最严重的能源危机。原油吃紧;电力不济,今年,24个省市拉闸限电;煤炭及其他矿产资源的供应,全面告急。
   盲目开发,重复建设,浪费,与贪污,加剧了高成本、低效益的恶性循环。换言之,与其说是产值的增长,不如说是成本的增长。这就好比,造一座桥,要投入两座桥、乃至三座桥的成本。
   2. 过度依赖外资的风险
   前不久,“中国国家发改委”在一份研究报告中,首次承认:中国经济过度依赖外资,“负面影响不可忽视”。迄今,中国引进外资已达5000亿美元,占中国GDP的比重,超过40%。这一数字,大大高于发达国家和其他亚洲国家。
   2003年,中国经济增长9.1%,利用外资530亿美元;印度经济增长8%,利用外资35亿美元;俄罗斯经济增长7.3%,利用外资65亿美元。三国比较,中国经济增长对外资的依赖,一目了然。而且,众所周知,这一年,中国经济陷于过热;印度与俄罗斯经济则呈现整体健康与良性循环的“双赢”局面。印度与俄罗斯,才是名副其实的“自力更生”,中国,则是不折不扣的“买办经济”。
   就中国经济赖以为继的外贸而言,外资企业的进出口,占全国进出口总额达55.48%
   ,已经过半,而且,这一比重,还在持续增加中。同一数据,在其他“出口导向型”国家中,分别是:马来西亚45%,新加坡38%,墨西哥31%,韩国15%。
   外汇储备高,听上去不错,实际造成游资泛滥,为通货膨胀埋下“定时炸弹”;外资增速过快,则加剧了经济过热的风险。物极必反。外资企业日趋主导地位,逐渐形成市场垄断,使中国经济受制于人,到一定程度,势将不由自主。
   2002年以前,美国一直是外资的最大吸收国。这与其经济规模相称。以美国经济10倍于中国经济的规模,每年数百亿美元的外资,占其总投资的比重,可以说微不足道,消化自如。反观中国,在私营企业发展有限,国营企业持续亏损的情况下,每年数百亿美元的外资,足以左右其方向。鉴于国际资本的流动性,随着国际形势的演变,国际商人的任何战略方向性转移,都可能给过度依赖外资的中国,以致命一击。
   巨大如洪流般的国际资本,有能力拱起一个国家的表面繁荣,也有能力将这个国家抛入深渊。所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真正精明的国际商人,绝不会等到某一天早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财富都被中国“套牢”了,泡汤了,才来叫苦不迭。
   1989年,“六四”事件后,外商一度撤离,外资一度减退,加上国际制裁,中国经济立即呈现负增长,并持续好几年,直到邓小平发表所谓“南巡”讲话,外资才卷土重来,中国经济才重获增长。如果说,以彼时外商外资对中国经济的有限支配,尚且左右一时;今天,外商外资对中国经济支配过半,一旦有变,必动摇中国“国本”。一旦发生大灾或巨变,10万亿人民币存款被民众挤提,5000亿美元外资被外商抽走,可想而知,中国经济将是何等局面?
   3. “橱窗效应”和“豆腐渣工程”
   前不久,7月10日,北京下了一场暴雨,两小时之内,这座巨大的中国首都,就陷入全面瘫痪:城区严重积水,交通中断,大量民众不得不涉深水步行;部分地区断电断线,地铁进水,地面塌陷,山体滑坡……
   这场暴雨,仅仅还是“五年一遇”的中等暴雨,尚不是“二十年一遇”或“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2001年12月的一场大雪,北京全市也是一幅崩溃景象。人们不禁疑问:仅仅因为一场暴雨或者大雪,北京就瘫痪,形象便破产,又如何能保证几年后的奥运会顺利举行?
   
   北京露了馅,也就是整个中国露了馅: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七十年代末,邓小平急于弥补中共在其执政的前三十年(1949至1979)人为破坏国民经济的罪过,企图挽回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进而保住其既得利益,带领中共,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旗号下,全民皆商,金钱至上。从政治“大跃进”一步跨入经济“大跃进”,从政治狂热一步滑向经济狂热。为了提前尝一口“现代化”的洋荤,邓小平迫不及待地要立“橱窗”,搞“西洋镜”,集巨资建了一个深圳“特区”,犹如一百多年前,慈禧太后眼中的“十里洋场”上海。“六四”后,忙于收买城市、牺牲农村的江泽民,更是倾举国资源于大城市,尤其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对外“橱窗”,大兴土木,大肆烧钱,制造中国经济的表面繁荣。
   中央如此,各地方当局也群起仿效,在各地城市大搞“面子工程”、“首长工程”。他们乐得如此,因为,无数工程,自有捞不尽的油水。腐败大军纷纷伸手,染指各项工程。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层层吃水。结果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按四川话说,是"马屎皮面光,中间一包糠” 。“豆腐渣工程”比比皆是。可以说,看似一幅“现代化”模样的整个北京市,本身就是一座巨大的豆腐渣工程。北京如此,整个中国又何尝不是如此?
   进出中国、感叹中国“惊人变化”的人们,看到的,就是这类华而不实的“橱窗”
   。误以为,那便是今日中国。大上海高楼林立,地面因之急剧下沉;北京城气派辉煌,却经不起一场暴雨的冲刷。这已经证明,即便是表面光鲜的中国城市,也是纸糊的灯笼,一戳就穿。
   海龟(留学归国人员)回国,变成海带(待业),变成海草(被炒鱿鱼),处境尴尬,就是因为,旅居国外时,总听得国内形势如何"一片大好",机会如何多多。回
   国一体会,远不是那么回事,才醒悟:自己预先就中了国内宣传机构"厚黑学"的套
   。
   4. 腐败大国,无可救药
   "豆腐渣工程"的背后,是大规模的腐败。说到腐败,故事就多了。
   山东省政协副主席潘广田因受贿153万,被判处无期徒刑,判刑后,情绪低落,他说:"比我受贿数额大的人多得是,为什么要抓我?我想不通,不想活了。"又道:“客观地说,我前半辈子受苦,后半辈子也该享福了。 ”
   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局长洪永林,因贪污被判死刑。死前留下遗言,最后悔有两件事:第一,住过无数豪华宾馆,却没住过总统套间;第二:吃遍了山珍海味,喝尽了玉液琼浆,却没有喝过路易十三!
   河南省接连换了三任交通厅长,不仅个个都是贪官,而且一个比一个贪。第一任叫曾锦城,一开会就说自己如何廉洁奉公。还举了一个他“拒腐蚀、永不沾”的例子
   :"一个副市长给我送一万元,我非常生气,骂他说,难道我就值一万元!"后来案发,他果然是每次受贿一万元,八次受贿八万元。第二任叫张坤桐,上任时立下豪言壮语::"让廉政在全省高速公路上延伸。"然而,他一下基层,就沿途受贿,案发时,已经受贿一百多万元,人家说他是反话正说:让腐败在全省高速公路上延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