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破空文集]->[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陈破空文集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陈劲松
   
   1986年初夏的一天,突然接到校方通知,说是中共中央宣传部来人,要见包括我在内的一批研究生。我一时有些错愕。在去学生活动中心大楼的路上,心下颇有些忐忑不安。自思,恐怕是因平时思想活跃,常在各种场合发表“不同政见”,惹了麻烦?彼时,我正就读于同济大学管理学院,学业相对轻松,常聚集一大帮思想开放的同学,或高谈阔论,或慷慨陈词。

   
   一进入会议室,就看见学校领导陪着两位神情和蔼、干部模样的人士,已经安坐在长桌的一端。经介绍,一位较年长的,姓杨,中宣部某处长;一位较年轻的,姓孔
   ,中宣部某科长。既然是中央来的,我们称他们为“首长”,两位连连摆手:“千万不要叫首长,我们也不是首长。”紧接着,他们说明了来意。
   
   我这才明白,原来,半年前,我联合在场其他9名研究生,向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上了一封“万言书”。之后并无下文,本以为此事不了了之。不料此时,两位中宣部干部“代表胡总书记”,特意前来与我们座谈。两位干部说:你们关心国家大事
   ,有思想,有见地,是爱国的,胡总书记和中宣部对此都予以肯定。接下来的座谈
   ,轻松,活跃。两位干部要求我们畅所欲言,作为这份“万言书”的执笔人,我谈得最多,主旨是希望中央开启政治体制改革,建立真正的民主与法制。内容与“万
   言书”相呼应。我讲得激情满怀,两位干部听得认真仔细,并不时做笔记。座谈进行了大约两个小时,临别时,两位干部再次肯定我们的“爱国热情”,保证回京后
   ,如实向胡总书记汇报。
   
   会见结束后,我和其他同学都感到心情舒畅,我们得出一个结论:胡耀邦,一位难得的中共开明总书记。并寻思:中国政治改革,或许可能从党内改革派开始?
   
   “万言书”,起源于1985年冬流产的学运。当时,我们得知,中国政府耗数十亿巨资,从日本引进成套设备,在上海兴建宝山钢铁公司,由于外行主导谈判,在这桩交易中,中方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而且,宝钢项目,还使日方数家濒临倒闭的设备供应企业起死回生。我们认为,这是新的国耻。商量于当年12月9日,即“一二九运动”五十周年之际,发动学潮,借反日为名,呼唤民主。
   
   然而,我们的行动很快被学校和市当局获知。在散发了几批传单和张贴了几份方励之演讲稿之后,我们受到便衣跟踪。为防堵学运,时任上海市长的江泽民,临时出“高招”:将“一二九”前後一周定为当年上海市“交通安全活动周”:全市进行交通大检查,街道集体活动一律禁止,任何个人和单位不得影响交通,云云。
   
   冷静分析形势后,我认为,当年发动学潮的时机和条件尚不成熟。于是我向尚不具名号的“学运筹委会”提议:激流勇退。计划中的八五年上海学潮因此搁置。随後
   ,我又提议,作为替代方案,改为向总书记胡耀邦和中共中央上“万言书”。“万言书”其实没有万言,五、六千字而已,由我撰稿,另一位研究生眷抄而成。大意是: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就不可能彻底和成功;学生运动的本意,是帮助政府改革,带动社会进步,并非什么“闹事”。书中也抱怨我们受到的监视和压力。
   
   “万言书”获得肯定后,我们信心大增,更加关心国事,追求和向往民主。1986年冬天,当合肥学潮传到上海之后,上海高校迅速行动起来,以上海交大为先锋,以同济大学为主力的上海学潮,掀起巨浪,数万人上街游行,呼喊民主,抨击“官倒”,大上海为之震撼。我投身其间,写下生命中难忘的一页。
   
   持续一周的上海学潮,为当年各地学潮中最大规模,也是中共建政以来,到那时为止,学生自发而起的最大规模学潮。半个多月之后,1987年1月中旬,我们正忙于期末考试,突然听到消息:胡耀邦辞去了总书记职务。我们立刻明白:胡耀邦理解学生,同情学潮,受到党内保守派围攻。后来更得知详情:中共高层一批退休的老干部,如陈云、王震等人,仅以“老同志生活会”为名,召集所谓“政治局扩大会议”,就将胡耀邦罢免。充分证明:秉持人治的中共,其内部运作何其不正常!
   
   得知胡总书记遭罢免,我心情复杂而沉重。没想到这次学潮在中共高层中引发如此震动,邓小平等人显然神经过敏;没想到胡耀邦因此代人受过,我甚至感到有些内疚,怀疑我们自己操之过急,“做得太过份了”?当然,我毫不怀疑,以呼唤民主为主体的学潮,其正当性和正义性。
   
   更没有想到的是,两年之后,胡耀邦猝逝,引发全国性的民众自发悼念。与此同时
   ,民主运动如狂飚骤起,席卷神州大地。作为八六上海学潮的弄潮儿,我本人又在广州举义,担当了八九广州民运的主要发起人和组织者。
   
   尽管惨遭血腥镇压,但八九民运,以其史无前例的规模和波澜壮阔的声势,影响世界,雄彪史册。八六学潮造先声,八九民运铸高潮。胡耀邦的名字,辉映在两波民主运动的上空,永为人民所怀念,恒为历史所铭刻。
   
   (原载《纪念胡耀邦文集》 11/19/0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