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墨文集]->[老话与新话——老荒谬与新荒谬之比较]
陈墨文集
·陈墨简介
·陈墨文集目录
·被奴役并被异化着
·沉没成本
·目的错置
·清言小品
·书 话--偶然得之
·"陶" 话
·实 话
·独白的无奈和无奈的独白
·“剌梨蓬草” 辫
·我的“意志形态写作”观——读葛红兵《意志形态的诞生》
·我的“不合作主义”观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一:补天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二:奔月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四:采薇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五:铸剑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六:出关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八:起死
· “卧倒!”
·从《答案在风中》想到唯美主义及掠美主义
·读稗瑣议
·童 话
·当话·必话·真话
·闲 话
·痴 话
·聪明话与傻话
·粗话
·“天才”话
·我的“潜在写作”观——读陈思和《试论当代文学史(1949-1976)的“潜在写作”》
·禅 话——读台湾南怀瑾《禅话》有感
·大 话——大话文化
·疯 话——“祈祷”与“诅咒”之美学考
·瓜 话——“瓜娃”之由来考
·胡 话——弗虑胡获(《书·太甲》)
·屁 话——我看张艺谋
·推荐者的话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三:理 水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七:非 攻
·有人搭白——对余杰《心灵独白(一)》的独白
·老话与新话——老荒谬与新荒谬之比较
·正话与反话--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之再正反
·关于前后持续三十年的四川成都地下文学沙龙-『野草』访谈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话与新话——老荒谬与新荒谬之比较

(“虽然不能说荒谬感是我最强烈、最深刻和最基本的感情,但我觉得自己一直有看到世界荒谬一面的強化倾向,因此我可能比别人对这种情绪更为敏感。”——哈维尔)
   
   
   ·商王祷雨

   
   商代成汤王姓子名履,字天乙,汤其谥也。时有七年之旱,太史占之,当以人祷,汤遂请自当之。因剪发断爪,祷于桑林,以六事自责曰:“老天爷呀老天爷!是不是我滥用了权力?是不是失业人口太多?是不是宫殿修得太豪华?是不是宫女们穿得过于华丽?是不是官场贿赂公开进行?是不是谗言小人包围了我教我莫辨是非?你才这样惩罚我?才让我的国家动荡不宁,才让我的人民蒙受如此大的灾难?老天爷呀老天爷!我现在知错了,愿意痛改前非,你若接纳我的忏悔与祈祷,就请你普降甘霖吧!”言甫旋,大雨数千里。
   
   ·学生骂风
   
   人说老天爷不长眼晴,果然。几句痛哭流涕的悔过您就信了?那么甘霖降后,他的实际行动又如何呢?难道您亲眼看见权钱不再交易了?一次次昂贵的政策失败的学费不再交了?豪华宫殿拆了?华丽衣服脱了?珠宝首饰甩了?后门关了?行贿受贿绝迹了?包围他的人换了?——当学生们第一次用这种态度质问当局,以促成当局纠正不正之风时,学生们得到的回答则是无情的杀戮!因而再一次证明老天爷的确没有长眼晴。然而,历史会长眼晴的,我深信。
   
   
   ·太宗怀鹞
   
   唐太宗名世民,高祖次子。因尝爱一佳鹞,偶持之为戏。魏征来,遂匿于怀。魏看在眼里,故意将奏事拉长,拖延时间。待魏走后,藏于怀中之鹞早已气绝身亡。——呜呼!
   
   ·书记玩物
   
   某书记爱一物,名“民主”,偶持之为戏。经理来,遂匿于怀。经理看在眼里,故意将汇报拉长,拖延时间。待经理走后,藏于怀中之“民主”早已气绝身亡。——哀哉!
   
   
   ·桓典乘骢
   
   汉朝桓典字公雅,是以学识做官而封侯的著名学者桓荣之后。《尚书》乃家传之学,因以是书授徒,成就不让其父。灵帝时官封御史。常乘骢马,吏民畏之,乃相戒曰:“行行且止,避骢马御史。”
   
   ·厅长驾车
   
   在任何朝代高干子弟都有其特有的优势。某文化侯爷的儿现在就当上某省文化厅长,其实该厅长的文化并非其所长。虽然据说他也写过几个电影剧本,不过经查,无端浪费了纳税人一千多万元人民币而已。因为他的片子除了歌功颂德大获上面好感(同乃父一样)而外,连广告费都未捞回,成了基本没有票房的死片。但这决不影响他常常驾着他的宝马去夜总会、去桑那浴,会好,泡好。若吏民反感之,进言曰:“骢马御史,行行且止?”必得一句:“老子有本事。”
   
   当有一天在审判骢马御史们的罪恶时,别忘了:他们虽不象美国大兵那样驾车乱闯伤过人、带过命债,但他们开着他们的宝马奔驰,曾把中国人的荣辱观、是非观与价值观撞得个稀巴烂。——历来谄臣之罪,过于杀人!
   
   
   ·圣主吟虹
   
   明朝,有个叫彭友信的,一天路遇微服私访的朱皇帝。朱天子此时正抬眼见彩虹当空,吟出两句:“谁把青红线两条,和风甘雨系天腰”,一时接之不上,便命彭续之。彭应声曰:“玉皇昨夜銮舆出,万里长空架彩桥。”上大悦。次晨,召为布政使。
   
   ·野狐谈禅
   
   一日,野狐对众和尚说:“地方作家们纷纷表态:‘我们的创作是无限自由的,人权在我们这儿得到充分地发展,我们可以作证!’于是上级市翰林领导大悦,将其当作本市典型向上汇报。于是上级省翰林领导大悦,将其当作本省典型向上汇报。于是上级中央翰林领导大悦,将其当作全国典型向上汇报。上大悦。次晨拿来反驳西方的恶毒攻击。”
   
   一和尚怒斥道:“你在放屁!就拿我寺来说——在主持大和尚的英明领导下,全寺开放搞活,不仅香火旺盛,商贸发达,而且信佛、信马列兼信赵公明,这不充分证明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了么?我建议:将野物逐出,以保证本寺的纯洁!”
   
   众和尚于是将野狐逐出。于是上座主持大悦。次晨,将发言和尚召为布经史,并令其将斗争功绩写成书面材料,以便向上市佛协领导反映……
   
   
   ·皓折贾充
   
   三国末,东吴之君孙皓降晋。攻入吴宫活捉孙皓的大将军贾充曰:“你滥施刑罚,凿人双眼,剥人面皮,是何等残忍啊!”孙皓却说:“对那些弑君不忠之贼,就该施此酷刑,以警戒人心。倘汉帝如我,弑君贼岂有面目见于我?”贾充听后,怒从胆边生,直想一剑穿心,了结这位骨软嘴硬的降君。可有令在前,他又不敢,只好强压怒火。原来贾充先前在汉官封禁军校尉(宫廷禁卫军首领),却依附司马昭,伙同政变,并亲手杀了汉最后一位皇帝。
   
   观此,蜀国降君刘禅,唯唯诺诺,浑身筛糠,屁都不敢放一个,较之都是投降孬种的孙皓,可以算是孬种中的孬种了。
   
   ·儿斥亲娘
   
   姐弟仨很小就为母所弃,如三毛一般历尽艰辛,终三夭其一。待大,复为母所召回。姐很理智,经过苦难,深感亲情之重要,遂宣布“青春无悔”,决不记母前嫌,深信“重要的是将来一家人和睦的生活”。而弟则不然,以为牢骚不发,对不起所经历的苦难,更对不起死去的小三。其母自私自利的行为若不加以谴责,她还以为她永远正确,那这世间还需不需要是非与公理?重要的是我们要追求独立,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替她文过饰非,再也没有必要去维护她骗人骗己的所谓“亲情”谎言,再也没有必要重新走进她的阴影中了!
   
   ——在漫长的苦难岁月中,姐弟俩亲密无间,可是,在他们走出黑暗迎接光明的时候,却分道扬镳了。是姐姐太理智?是弟弟太冲动?抑或是妈妈挑拨离间之阴谋又一次得了逞?
   
   
   ·田骄贫贱
   
   春秋时有个叫田子方的人,他很有学问,但很贫穷,虽然曾经是魏文侯的老师。有一天魏公子击在路上碰到他,立即下车向他毕恭毕敬地施礼。他却视而不见,大摇大摆想走。于是击大怒曰:“富贵者骄人乎?贫贱者骄人乎?”田子方则说:“当然是贫贱者骄人嘛,富贵者岂敢骄人?国君骄人,则其国亡;官吏骄人,则其家败。只有象我这等穷人,方敢骄人也。言不用、行不合则纳履而去,叫化子变讨口子,又有什么可丧失的呢?”
   
   ·道分黑白
   
   田子方的故事说明一个人“无欲则刚”。然而面对物质世界,正常的人要做到“无欲”简直比登天还难。因此人一生必经历诸多心灵的磨难,如升学、回城、谋职、评奖、提薪、分房、评职称,升级别以及公费旅游、出国考察等等。这样一次次竞争,一次次“不刚”,骨质疏松症引起的软体也就在所难免了。治理者总是利用人们的生存欲望,决无例外。譬如有一大寺,僧多粥少,已成定局,万难改变。头任主持治僧尚黑,阴整也。表面和和气气,背里窝里暗斗,朝死里整。后一任主持治僧重白明争也。鼓励各人使出浑身本事,胜者肚皮胀圆,败者饿死活该。中间几任主持自然是灰色的,忽左忽右的。众僧竞争也最残酷,变成“没有游戏规则”的游戏。——胜者只有“庄家”,因为“规则”他在“呼”,且朝“呼”夕改,变幻莫测。
   
   
   ·辩日儿童
   
   孔子东游,见两儿斗辩。问其故,一儿曰:“我认为太阳始出时离人近,日中时离人远。”一儿曰:“太阳初出时离人远,日中时离人近。”一儿曰;“太阳始出时大如车盖,日中时小若痰盂,这不证明‘远者小而近者大’么?”另一儿曰:“非也!太阳初出时光红不觉其热,日升中天时热不可挡,这证明‘近者热而远者凉’。”孔子没法判断他俩孰是孰非。两儿笑曰:“哪个说您多智呀?真该掌嘴!”
   
   ·论股教授
   
   庄子西行,见两教授争论不休,几挥老拳。问其故,一教授曰:“我以为……”另一教授反驳道:“我认为……”听得庄子一头雾水。心想:“我的卮言、寓言、重言早就将所有语言概括尽了,他们说的是什么言呢?”便好奇地问:“请问,‘股’是何物?”甲教授说:“股是天堂。”乙教授说:“股是地狱。”甲说:“股是春天。”乙说:“股是严冬。”甲说:“股是五星饭店总统套房。”乙说:“股是五七干校革命牛棚。”甲:“股是大红灯笼高高挂。”乙:“股是独木小船摇呀摇。”甲:“股是999”。乙:“股是666。”……庄子猛然吼道:“暂停!这下我终于算懂起了。‘九’是乾,‘六’是坤,此阴阳也。善恶也,好坏也,输赢也。阴阳互换,此起彼伏,祸福相倚,水涨水落。——这就是——”庄子用双手比了个圆。甲教授:“正确!股就是圈圈,都想往里钻。”乙教授:“想把别人套死,却往往把自己颈项栓。”庄子叹曰:“谁说你们聪明呀,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飘然而去。
   
   
   ·投阁扬雄
   
   汉代扬雄,字子云,成都人。刘歆之子刘棻从之学;以事诛,辞连及雄,时雄方校书天禄阁,惧而投阁下,几死。京师谚曰:“惟寂寞,自投阁。”后仕新莽,为大夫,作《剧秦美新论》。
   
   ·卖饼学者
   
   卖饼学者曰:“文人无行。小文人小无行,大文人大无行。成都大才子司马相如落魄时追求新寡的卓文君,一不为色,二非图艺,乃谋其财也。夫妻俩临邛街头卖酒,仅为一计耳。大财主卓王孙面子上果然难堪,遂被榨出僮仆百人、钱百万。于是小俩口从此过上‘大康’生活。 他花了三年时间进京去专门揣摩汉武帝的好恶,写了投石问路的《子虚赋》。同时,花数百两白银活动武帝身边的狗监(宠物管理员)成都人杨得意,令其将《子虚赋》设法让武帝看到。果然,武帝读后,极为高兴。于是杨得意顺便将大才子如何“凤求凰”,如何“临邛街头卖酒”等美丽传奇加盐添醋地摆给武帝听,直听得武帝心花怒放,连连称奇。于是立即召为中郎将。
   
   进宫后,他自然为武帝写了一系列投其所好的辞赋,极受武帝宠爱。可以说是御用文人中的顶呱呱,红得发紫。而且,利用后宫争宠的矛盾,仅替陈皇后代写一篇《长门赋》,就得润笔黄金八百两(相当于十万钱)。可谓名利双收的绝顶聪明人。
   
   可是,其人品与作品均为历代所垢病,徒留骂名也。仅晚年与文翁在成都办学,算是给社会作了点有益之事。
   
   而成都大学者扬雄所走之路,就更典型了。他少好学,不为章句训诂,涉览无所不见,为人简易佚荡,口吃不善‘交流’,故好深思。作为贫民学者,能冲破‘章句训诂’(即辞赋经学)的牢笼,可见其超人处。观其《太玄》一书,对《易》理研究甚深,堪称超时代的重量级的‘终极追问’!而悲屈原的《反离骚》又分明是这个只会玩章弄句时代少见的抒情弘思的巨制。就其才华与学养而论,同代少有其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