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墨文集]->[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八:起死]
陈墨文集
·陈墨简介
·陈墨文集目录
·被奴役并被异化着
·沉没成本
·目的错置
·清言小品
·书 话--偶然得之
·"陶" 话
·实 话
·独白的无奈和无奈的独白
·“剌梨蓬草” 辫
·我的“意志形态写作”观——读葛红兵《意志形态的诞生》
·我的“不合作主义”观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一:补天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二:奔月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四:采薇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五:铸剑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六:出关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八:起死
· “卧倒!”
·从《答案在风中》想到唯美主义及掠美主义
·读稗瑣议
·童 话
·当话·必话·真话
·闲 话
·痴 话
·聪明话与傻话
·粗话
·“天才”话
·我的“潜在写作”观——读陈思和《试论当代文学史(1949-1976)的“潜在写作”》
·禅 话——读台湾南怀瑾《禅话》有感
·大 话——大话文化
·疯 话——“祈祷”与“诅咒”之美学考
·瓜 话——“瓜娃”之由来考
·胡 话——弗虑胡获(《书·太甲》)
·屁 话——我看张艺谋
·推荐者的话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三:理 水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七:非 攻
·有人搭白——对余杰《心灵独白(一)》的独白
·老话与新话——老荒谬与新荒谬之比较
·正话与反话--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之再正反
·关于前后持续三十年的四川成都地下文学沙龙-『野草』访谈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八:起死

   鲁迅居然还是他妈的荒诞派戏剧大师先锋得让人吃惊《起死》比《秃头歌女》早十几年比《犀牛》早十几年比《等待戈多》早二十年比荒诞派理论的老祖宗加缪的《西绪弗斯的神话》也要早几年他老先生是从何时深刻地领会存在主义的呢是有发现这世界荒诞的神眼还是对玄学有相当独到的见解居然用左派面目嬉笑怒骂掩盖他对这世界对人类的深度失望难怪郁达夫表扬他说他的《故事新编》比他的杂文写得好得多深刻得多结果被他老先生骂为你懂个球冯雪峰舔白地说当然是你的杂文好嘛艺术性革命性的大统一结果他的中指拇差点把冯书记的脸戳烂你让庄子起死回生路边的骷髅反被骷髅扯住他不放索赔衣服裤儿雨伞以及包袱头五十二个圈钱斤半红糖二斤南枣弄得狼狈不堪跟这个几世纪前的人讲不清哲学理不明历史跟现实的关系分不出生与死的概念急得头痛缠得心烦无可奈何悔之晚矣其实是你在起死回生庄子借庄子的可笑遭遇大发你历史与现实哲学与现实人与人无法沟通人类生存荒诞性的牢骚其实我们也可以如法泡制也起死回生鲁老夫子一盘他在浦东新区散步偶见一骷髅生阶级同情逐召来中科院基因大师令其复生原来是庄子庄子扯住鲁老夫子索赔他的哲学赔他的梦那梦的程序还必须是能够化成一只花蝴蝶而且还必须是双程船票就是说庄周变蝴蝶蝴蝶变庄周来回自由鲁老夫子跟他解释不清基因科学弗洛伊德人格分裂四个现代化以及政治经济学诸什尔等的重要性跟他的梦的零价值指数庄子一律听不进去扯朵不放纠缠不休鲁老夫子情急之下只得摸出手机猛打110摩托车骑来却要反罚鲁老夫子的款幸喜他有注了册的当年邮寄给毛猪火腿的寄票为证证明曾烧过毛猪的冷灶警察放他一马他刚说声拜拜怎么白光一闪他变成了蝴蝶再也开不了腔从此失了语终于成了异类庄子见他抢了专利气得挥拳乱骂科学失误殊料过于激动热血沸腾赤条条的他那话儿竟挺起来这差不多是我们的神来之笔不这样球大爷来看你的戏女观众肯定会尖叫人们肯定会笑得流泪黑色幽默不是叫人又笑又哭么先锋派都是这样先解构后象征实在没法就通感加顶针手头正好有一本《先锋派戏剧档案》翻一翻说不定找得到点理论影子算球这样我这篇意识流不就断了其实所谓意识流手法它既是手法肯定是人在清醒白醒的状态下写的但据说意识流必须是潜意识在流才好因为人类潜意识是人最隐秘也最真实的部分譬如恋母情结呀嗜血如命呀多吃多占呀这些说来有点肮脏的东西一旦自己把它们爆了光它就不再扭曲你的神经紧张得以松弛压抑得以释放别人看你亦正如他在镜中看自己他的紧张他的压抑也烟消云散了所以潜意识才是意识流的根不过好像各人的潜意识并不一样就说梦吧我巴不得梦中见女人就上可真在梦中却还是不敢这等放肆与张狂未必我比别人的潜意识还多他妈一层再说潜意识果真是些见女人就上拾朵金砖背得喘气中了头奖脸笑得稀烂手起刀落仇人身首分家一类现实生活中就有再真实的潜意识纵然科学进步电子扫描睡脑再准确无误显像存盘的梦记录片诞生也没啥看头不外乎还是生活中有的内容所以意识流无论怎么流再扭曲再变形依然是生活的影子浪漫主义写理想的生活现实主义写有意义的生活现代主义写个人的无意义的生活后现代主义写些什么我不晓得看不懂大约是专写那些乌七八糟似人非人似鬼非鬼似物非物似话非话的死生活不想活又不得不活硬撑着活其实又巧妙地享受着活说不快活其实阴朵快活解构现有一切结构包括基因的起死回生的生活……(以上文字应排为五楷)
   
   
   因此,我的写作只面对我的灵魂。因为在消解人的生活的势力已然合法化和趋于“自然事件”的社会里,任何边缘写作都显得十分荒诞。
   

   
   
   2000年9月
   
   
   于城南人境笼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