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墨文集]->[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五:铸剑]
陈墨文集
·陈墨简介
·陈墨文集目录
·被奴役并被异化着
·沉没成本
·目的错置
·清言小品
·书 话--偶然得之
·"陶" 话
·实 话
·独白的无奈和无奈的独白
·“剌梨蓬草” 辫
·我的“意志形态写作”观——读葛红兵《意志形态的诞生》
·我的“不合作主义”观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一:补天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二:奔月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四:采薇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五:铸剑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六:出关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八:起死
· “卧倒!”
·从《答案在风中》想到唯美主义及掠美主义
·读稗瑣议
·童 话
·当话·必话·真话
·闲 话
·痴 话
·聪明话与傻话
·粗话
·“天才”话
·我的“潜在写作”观——读陈思和《试论当代文学史(1949-1976)的“潜在写作”》
·禅 话——读台湾南怀瑾《禅话》有感
·大 话——大话文化
·疯 话——“祈祷”与“诅咒”之美学考
·瓜 话——“瓜娃”之由来考
·胡 话——弗虑胡获(《书·太甲》)
·屁 话——我看张艺谋
·推荐者的话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三:理 水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七:非 攻
·有人搭白——对余杰《心灵独白(一)》的独白
·老话与新话——老荒谬与新荒谬之比较
·正话与反话--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之再正反
·关于前后持续三十年的四川成都地下文学沙龙-『野草』访谈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五:铸剑

   上月,诗友九九乔迁之喜,我写了幅字送他,内容是:
   
   我一向认识你父亲,也如一向认识你一样。但我要报仇,却并不为此。聪明的孩子,告诉你罢,你还不知道么,我怎么地善于报仇。你的就是我的;他也就是我。我的灵魂上是有这么多的,人我所加的伤。我已经憎恶了我自己!
   
   ——摘自鲁迅小说《故事新编·眉间尺》中黑衣人对眉间尺的谈话。

   
   人生,倘若不甘于为生存而平庸,就得有一个令生命得以光华的目标。眉间尺生而就是复 仇的,而黑衣人则像是荒原上一条伤痕累累的狼。然而他的报仇与其说是所受伤害过深, 毋宁说是追求一种解脱。——他必须用这完美的形式来告别生命,告别这令他无限困惑的人世,而仅仅留下一曲复仇的千古绝唱。
   
   当这幅字一挂上九九客厅的墙上时,我立刻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九九和所有前去道贺的文朋诗友一样,除了对眉间尺有所理解外,对黑衣人“报仇”的内涵均不甚了了。——须知黑衣人乃鲁迅极力刻画的“复仇天使”呀!他非侠非盗,非巫非仙;不是职业杀手,更不是变态鹰犬;他只是一个叛逆的“另类”,一个彻头彻尾.愤世嫉俗的唯美主义者。
   
   鲁迅在后来将《眉间尺》更名为《铸剑》,已透露出此篇深刻的立意。因为此篇小说并未叙述眉间尺父亲铸剑的过程。所以我以为鲁迅要告诉我们的是:真正铸剑的其实是黑衣人。没有眉间尺,这柄雄剑当然永埋于地下,腐而朽之;但倘若没有黑衣人,这把雄剑则可能轻易转手于大王,成为大王装点淫威的饰物。只有黑衣人让这柄雄剑发出千古绝无的光华。他是用复仇者的鲜血,真正铸就了这柄雄剑,他是这柄雄剑的剑魂。
   
   于是,我清楚:作为一个现代愤世嫉俗彻头彻尾的唯美主义者,在这个极权加后现代的社会里,除了无法逃避“人我所加的伤”而外,还得忍受在人群中不期而至的孤独感。
   
   而孤独又几乎让我“憎恶了我自己”。
   
   
   
   2000年9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