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墨文集]->[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一:补天]
陈墨文集
·陈墨简介
·陈墨文集目录
·被奴役并被异化着
·沉没成本
·目的错置
·清言小品
·书 话--偶然得之
·"陶" 话
·实 话
·独白的无奈和无奈的独白
·“剌梨蓬草” 辫
·我的“意志形态写作”观——读葛红兵《意志形态的诞生》
·我的“不合作主义”观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一:补天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二:奔月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四:采薇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五:铸剑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六:出关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八:起死
· “卧倒!”
·从《答案在风中》想到唯美主义及掠美主义
·读稗瑣议
·童 话
·当话·必话·真话
·闲 话
·痴 话
·聪明话与傻话
·粗话
·“天才”话
·我的“潜在写作”观——读陈思和《试论当代文学史(1949-1976)的“潜在写作”》
·禅 话——读台湾南怀瑾《禅话》有感
·大 话——大话文化
·疯 话——“祈祷”与“诅咒”之美学考
·瓜 话——“瓜娃”之由来考
·胡 话——弗虑胡获(《书·太甲》)
·屁 话——我看张艺谋
·推荐者的话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三:理 水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七:非 攻
·有人搭白——对余杰《心灵独白(一)》的独白
·老话与新话——老荒谬与新荒谬之比较
·正话与反话--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之再正反
·关于前后持续三十年的四川成都地下文学沙龙-『野草』访谈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一:补天

   鲁迅的《补天》说的是一个关于生命的极其灰暗与无奈的故事。
   
   自从女娲忽然从梦中醒来后,“哎哎,我从来没有这样无聊过!”(《补天》)无聊,就从此主宰了她。
   
   于是,想找点事做做,以打发掉这无聊的光阴,她开始玩泥巴。她把粘土捏来捏去,仿照自己的形象,捏了一些小人。

   
   开始,她还很兴奋,很欢喜,可过了不久,这些哇哇乱叫的小东西就令她厌烦了。她又有些无聊起来。
   
   于是,她差不多是恼怒地.神经质地.使性似地用藤条蘸着泥浆使劲挥舞,泥点暴雨似地飞溅开来,变成无数依然哇哇乱叫的小东西。
   
   这更加让她无聊起来。
   
   幸好有一天,天破了个大洞。她又一次忽然从梦中醒来。当然,与其说她是可怜那些她创造出的小东西,毋宁说她是为了她自己。她终于有事可作了,她要炼石补天了。然而,当她千辛万苦地把天补好后,累得躺在地下喘着粗气,“哎哎,我从来没有这样无聊过。”合起双眼,从此就再也没有醒来。
   
   生命是如此的荒诞。它只是因为造物主的无聊。因此生命从根本上说,是毫无意义的。
   
   然而,当人类一经理解生命的终极,便会万念俱灰,对甚么事都提不起兴趣;于是又势必堕入另一种更无法容忍的灾难——无聊。
   
   于是人类的智者,想来想去,终于还是发明了“意义”,虽然“意义”是生活荒诞的外套,但这差不多算是人类无可选择的选择。因为“无聊”更要命,“上帝都死于无聊”,这是肯定的。
   
   如果说语言是编织“意义”的经纬,可到了后现代社会,由于许多敏感的人们“等待戈多”等得实在烦躁了,于是从幻灭的光照中发现了生命的荒诞,于是对“意义”产生无可抗拒的虚无感,于是群起而欲解构语言。——可惜,这饱食暖衣一族在把自己搅得昏天黑地、皮搭嘴歪后,最后恐怕仅剩下“哎哎,我从来没有这样无聊过!”
   
   对此,我虽有同感,亦不乏同情,但我坚持“意义”,因为我深知“初级阶段”的我们有如女娲之泥浆所变,尚未“脱奴”,远非“饱食暖衣”水平,连发言权都还待争取兼有所牺牲。最重要的,是我周围之社会还有许多不公正、不平等的事,常常刺激着我,甚至主宰着我的感情,我无法从中逃离出来。“解构”太高级、太眩晕,它解决不了我的贫血兼心动过速症。
   
   因此,我差不多是把汉语语言的纯洁当作“天”,而把“封建传统文化”、“极权统治的霸语话权”以及“后现代的文化现象”等视为“天的破洞”。虽然,这“破洞”仍以熵速在迅速扩大着。
   
   我的文学,就是我的“炼石补天”。——我非欲贪天之功,亦非有此至高无上之自信;而仅仅因为我好象特别害怕无聊。
   
   
   
   2000年8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