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纳税人的诞生 ]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33)中国的保路运动与武昌起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34)民国初年民主宪政的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35)袁世凯称帝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6)民初中国社会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纳税人的诞生

   八十年代之前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对于交税这件事,从来都不甚关心,似乎赋税与自己的生活无关,纳税对个人而言是一个陌生的字眼。
   
   道理当然很简单。因为在毛泽东时代,“普天之下,莫非党土,率土之滨,莫非党奴”。中国的所谓“公有制”,即“党-国”所有制,使政府与党的机构的运作经费根本不需要去求人上缴,公有制的政府在本质上无须征收赋税。所有财产都在党-国的口袋里,所有国有企业创造的利润都归它所有。相反,人们所种的地,人们吃的饭,人们领到的薪水,反而被认为是党和国家给的,是党-国养活了人民,而不是相反。
   
   因此,在那种共产制度下,赋税本质上是一种虚拟物,是一种膺品,是模仿私产制度的一段盲肠。共产国家的政府在根本上并不依赖(国民所缴的)赋税来运转,在这点上,它无所求于国民,因此,它也不受国民意志的制约。

   
   本质上,税赋是与私有制相伴随的产物。是该制度下国民用自己的钱(赋税)来购买政府对自己的服务,因此,在这种关系下的政府必然受到民意的制约。这一原则,是由人类的第一个宪政国家英国用划时代的大宪章确立下来,并在几百年内逐步向全世界扩展开来的。
   
   最近二十年来,中国大陆的财产制度目前正处于历史性的转型阶段,公有制衰微,私有制萌发,但新旧制度仍处于拉锯战的相持形态,一系列异象由此发生。
   
   前不久,以明星刘晓庆涉嫌逃漏税被押进秦城监狱为象征,中共以一种夸张的声势加强了对富豪的查税,几名名列富豪排行榜的亿万富翁也陆续被捕。但是人们注意到,所有这些被清查的富翁中并不包括位高权重的人,特别是发了横财的赫赫有名的太子党们。
   
   这些事件的发生溯源于何种国情背景?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过去二十几年逐步走向市场经济,对外商和对民营企业开放,国有企业不可挽回地走向失败,导致公有制日益缩小。此外,国有财产的转移由于缺乏透明的制度安排和监督,日益流入权力者的腰包,甚至大批流失到国外。这两项因素(国企失败,公产流失)致使国库日益空虚。而经济制度(特别是)产权制度转型,又使私企逐步崛起壮大。这一公一私的一消一涨,使国库收入对民间企业和个人赋税的依赖度日益增加。
   
   但是由于过去公有制基本不依赖赋税的惯性,虽然自从1980年起就开始征收个人所得税,但基于中国税制的不公平不完善,加上缺乏合乎国际标准的金融、信贷和财会制度,致使多年来逃漏税成为普遍现象。直到近两年,由于中国加入WTO,关税大幅降低而导致海关税收迅速减少,该巨大压力与前面的诸因素多管齐下,中共骤然发现税基严重不足,国内税务领域问题丛生,逃漏税严重,加以贫富悬殊,民怨沸腾。于是,在这种国库日益捉襟见肘的困境下,当局把视线转向了市场经济造就的富人阶层。
   
   在北京的算盘里,打击民间的富豪,一可以充实国库,二可以平抑民怨,可谓一石二鸟,何乐不为?这样,中南海的潮流骤变:从“官商合流”转向“杀鸡儆猴”,一场汲汲于与民争利的浪潮汹汹而起。这就是中国一批民间富豪身陷囹圄的背景。
   
   一个现代国家诚然是要靠赋税来运转的,但政府向公民收税的合法性奠立在什么基石上,需要一个清晰公正的原则。在根本上,这一原则就是:征税必须经被征者的同意。即是说,没有纳税人代表参与制定税法,就不纳税。而这一点,正是历史上宪政的起点。
   
   公元1215年,英国国王约翰,在内政与外交方面刚愎自用,残酷昏庸,狂妄自大,屡屡失败,严重侵犯了贵族的权利,致使当时的英国贵族忍无可忍。于是大家起而拒绝他的命令,在主教朗登(Langdon)的领导下,贵族们开会并起草了一个宪章,这就是著名的“大宪章” (Magna Charta)。宪章的基本内容有:
   
   没有投票,就没有赋税。意即,不经过国会的通过,政府不得征税。
   除了经过同一阶级的人的合法审判,或是依照本国的普通法,任何自由人不得被逮捕、监禁、强占、剥夺法律保障、充军或其他侵犯,……。
   
   很明显,大宪章限制了国王的权力,约翰王在组织起来的贵族们强大的压力下,被迫当众宣誓遵守宪章,并于1215年6月15日在宪章上加盖了英国的国玺。贵族会议选出了25个代表监视国王,若有违反宪章之事,就向他宣战。
   
   以后,再经过反反复复的曲折抗争,于公元1265年,英国终于召集了人民代表,每县或每市派两个议员出席国会,实现了平民参政的历史性成就。1295年,当爱德华一世成为国王时,国会才成为英国政治的经常性制度,宪政体系才稳定在了历史上,这是大宪章运动的伟大成就。
   
   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最难于理解之处,恐怕就是,英国国会靠什么限制国王呢?因为中国的政治传统中,君王既然是最高权力,则其他的部门或人员无非是执行君主旨意,或者摆摆样子而已,怎么可能与最高的君主权力分庭抗礼呢?
   
   这里的关键在于,历史上的英国国会(巴力门),有一项权力是很具体而实在的,即:不经过国会通过授权,政府不得征税。这样,国会就牢牢地控制住了政府的钱包。如此,政府就再不可能象其他专制政府一样任意横征暴敛了。
   
   有人也许会问,如果国王不遵守这一传统,你拿他有什么办法?
   
   很简单,因为是私有制。而你征税是有求于人,要人民出钱。如果你不合法征税,即征收没有经国会通过的税,老百姓就有权不给,就可以合法地以国会为后盾抗税。如果政府要逮捕他,国会就可以出面保护他,与国王抗争,并且在法理上国会占上风。这就对政府的权力形成了实质性的限制。
   
   人类的宪政起源,很大程度上正是依赖于上述传统。以后的英国光荣革命,甚至美国独立战争,都与该传统密切相关。
   
   当下的中国,在经过了二十多年市场改革之后,如果想从根本上解决国家的财政收入问题,必须保障私有财产的宪法权利,必须让纳税人有代表参与税制与税率的制定,国家税收权必须归于纳税人代表会议——国会(或称全国人大),而不是如现在这样由行政部门(国务院)拟订税收条例。所有这几条原则,正是宪政制度的催生剂。换言之,宪政的确立离不开纳税人权利意识的觉醒。
   
   当下人们喜欢谈所谓“新新人类”。一个恰当的反调恐怕是,在中国,“新新人类”的时髦就免了吧,我们还是多谈谈“纳税人”为妙。半个多世纪以来,在共产制下,“纳税人”这种动物已经在中国大陆绝迹了。因此,中国人就都变成了被党和国家赏赐予“生存权”(有时也赐死于他们)的臣民乃至家奴。现在,在中国逐步进入世界主流秩序的历程中,控制亿万臣民吃喝拉撒的“国有大灶”已经不大冒烟了,家家户户都开始在经营自家的小灶小锅了。于是,往日手握“国有大锅勺”的掌勺者现在也得求大家购买他的服务了。在这一情势下,“买方”的权利——纳税人权利这才出现。在这个意义上,“纳税人”才降生。他们才堪称半个多世纪来中国的真正“新人类”。倘若中国人普遍确立了纳税人的意识,懂得了没有自己推选的代表到立法机构议政,就不缴税;懂得了必须去监督乃至更换使用纳税人钱的政府,那么,一系列与国际接轨的制度,简言之,宪政民主制的降临,恐怕也就不会太遥远了。
   
   让我们擂鼓而鸣,迎接中国大地上“纳税人”的诞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