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陈奎德作品选编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倒退是死路
·从布什访华看江泽民的从政特色
·普及胡适
·北韩的核游戏
·北韩的核游戏
·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二十世纪的先知——海耶克
·“真理部”出场——奥运综合症(一)
·“国安部”清场——奥运综合症(二)
·百年惊梦——余杰《中国教育的歧路》序
·军队国家化,何人能挡?
·陈奎德:无魂的华丽——奥运综合症(三)
·陈奎德:举世已无索仁兄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共产制度的接班危机:从华国锋看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纵览中国》即将问世
·古泉出大荒——黃元璋《回首风涛开怀天地》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大饥荒与毛泽东之责
·《纵览中国》发刊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中国模式”的迷思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趙紫陽的遺產——祝贺趙回忆录出版
·赵紫阳的遗产——祝贺赵晚年回忆录出版
·二十年来家国梦
·回儒恩怨——兼评“张承志现象”
·【甲子回眸】1957反右:思想国有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RADIO FREE ASIA
   自由亚洲电台
   COMMENTARIES
   评论节目
    近代宪政的演化(57)

   Constitutional Evolution In the Modern World
   
   五十七、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57.The Campaigns of "Three -Striking" and "Five-Striking in China
   
   陈奎德
   
   三反五反是中共建政初期的第三大运动。它们本来是两个运动。后来人们因为两件事发生在同一时期,又有密切关系,所以算成一个运动。
   
   所谓「三反」,即「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它本来是针对共产党干部队伍的,是希望在执政初期建立一个自己的行政系统。过去的旧官僚系统显然不能相信,旧人不能掌权,必须从重要岗位上拉下来,换上中共自己的人,从而使行政系统彻底中共化。
   
   但是,大批中共的干部们过去在山沟里苦了几十年,出生入死,这下进城当了官,接触了花花世界,眼界大开,思想顿时彻底改变,觉得天下是老子拼命打下来的,享受也是应该的,于是吃喝玩耍尽情享乐。同时,大批大批地把过去的结发妻子-「黄脸婆」休掉,换上洋学生「爱人」,人称「换妻运动」。更要命的是不择手段弄钱,竟然染上毒瘾。其中最著名的是天津市委书记张子善,市长刘青山,两人不但吃喝嫖赌玩女人,而且都成了鸦片烟鬼。当时的天津在中共编制尚不是首级「特别市」,是「地委级」的市,虽然如此,张、刘两人的地位也等于国民政府时的「行政督察专员」,由于天津密连北平,很快传给毛泽东知道,毛想,这还得了,这不重复当年李自成进京的故事了!于是亲自下令将两人枪决。
     
   由张子善、刘青山两人事件,毛泽东下令展开「三反运动」,即「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完全是针对共产党干部。而当时也确实有一部份干部被判了罪。
   
   但是搞「三反」过了一段时间后,毛泽东忽然想起这些犯法干部在农村工作时很乾净,为甚么一进都市变了质,原来是受了资本家的毒,归根究底罪在资本家,所以一定要清资本家的毒素,于是在1952年五月二十六日提出了针对资本家的「五反运动」,即「反对行贿、反对偷税漏税,反对盗骗国家财产,反对偷工减料,反对盗窃经济情报」。1953年二月上旬,五反在各大城市展开,很快掀起高潮,其中自以上海为第一目标,为害最烈,上海商人得祸也最惨。中共作家周而复写的小说《上海的早晨》就是描写这场运动的。虽然他为中共护短已算呕心沥血,可悲的是,他自己晚年在邓小平时代仍被中共抓住出国时的资产阶级腐化(嫖妓)作风而遭到整肃。
     
   毛泽东所定下的「五反」范围,等于土改时的「三霸」,任何人都逃不掉。如,所谓反对偷税漏税是从光绪年间上海开埠算起,谁也无力还债,于是纷纷跳楼自杀。当时上海马路上无人敢走,担心突然自空中飞下一人,将自己压死。当时上海市长陈毅每天晚上在沙发上端一杯清茶听汇报,悠闲的问:「今天又有多少降落伞部队」,即是指跳楼的商人。人们也许会问:「既然是自杀,为甚么不跳黄埔江,死也少受罪?」若干年后遇到上海一个南来的资本家谈及此事才明白,原来跳黄埔江被水冲走了,中共不见死尸指逃亡去香港,家属便不得了,所以只有跳楼而死。
   
   在「五反运动」中,中共实行和强化了一种揭发和告密的人人自危的方法。即:先是动员大家主动交代自己的经济问题和政治问题,并宣布实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检举有奖,立功赎罪」的大棒加胡萝卜政策。充分利用人们的恐惧和过关心理,利用人性中恶的阴暗的一面,使人们或出于自保、或出于投机、或出于邀功请赏,而揭发陷害他人,作出一些卑鄙下作之事。这种官方怂恿的告密和揭发的普遍化,极大地降低了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
   
   中共的三反五反运动,制造了空前的恐怖气氛,使人人丧失了「免于恐惧的自由」,进一步剥夺了中国人的基本人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