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
·“反向歧视”何时休?
·评中共的“内外神经分裂症”
·伊战与江胡
·中国人文精神的现代命运
·悲剧人物---邓小平
·创建未来,还是毁弃未来?_______概览中国教育界
·潮起潮落又逢君--“反西方主义”一瞥
·新阶层: 绿卡精英
·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分疏
·文化中国的历史际遇
·扫荡意识形态
·全美学自联第八次大会评述
·中国文化的现代裂变及其变体间的互动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全球人文地理的大变迁
·心有灵犀跨海通----台海两岸学术交流述评
·揭开新一轮政治游戏的序幕
·中国:民族主义与民主
·何物百年怒若潮?
·奥运梦的历史功能
·次韵答鹏令兄
·时空的循环互动——兼论拟古与创新
·商海乱世之胎_______当代中国私营业主及中产阶级的出现
·开埠即生,封关则死------上海沧桑记
·从放逐魏京生看北京的政策动向
·一九四六年宪法:新护法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提要)


   本文通过对台湾解严过程(旁及苏联、东欧转型)的剖析与比较,探讨中国的诱导性制度变迁的内外机制、诱因及其可能途径,特别是研讨专权当局在关键时刻利益考量的历史功能.它探索了制度转型临界点降临的条件,并分析了政治转型过程中国际压力、国内利益集团博弈、中央与地方博弈的诱导性作用。
   
   ****************************************
   一、蒋经国何以解禁?
   二、诱导性制度变迁
    外部诱因
    内部诱因
    从经济导向政治
    民间社会与权力当局
    信仰之争
   三、结论
   注释
   参考
   ****************************************************************

一、蒋经国何以解禁?


   1987年7月14日,台湾的威权主义统治者蒋经国总统突然发布命令,宣告台湾地区,包括台湾本岛和澎湖地区,自7月15日零时起解除戒严,该命令的核心为解除党禁、报禁,即正式承认反对党存在的合法性,正式承诺民间可以独立创办各类媒体,实现真正的新闻自由,从而结束了国民党赴台38年来对台岛一直实行戒严的历史。这是台湾政治史上划时代的一步。从此,台湾的政治流程结束了威权时代,回归1946年中华民国宪法,正式跨入宪政轨道。
   专制统治者自行放弃绝对垄断的权力,投身于胜负不确定的政党竞争中,置身于独立媒体的自由揭露和批评中,这是在世界政治史上罕见的事件。因此,多年以来,人们一直盛赞蒋经国先生的政治勇气、睿智和高尚德行,盛赞他放弃一党之私开辟民主新路的伟大历史功勋。
   诚然,蒋经国先生此举顺应了潮流,自当彪炳史册。然而,若说它纯然是舍弃本党利益和个人权位的道德义举,则是浪漫主义的想当然。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统治者是因良知而甘愿舍弃最高权力的。那么,是什么因素影响甚至诱导了蒋经国下定决心,开放党禁报禁,并决心把反对力量吸纳入政治体系呢?
   这与当年国民党政权所面临的内外困境密切相关。正是这些困境的巨大压力,加以制度转型后可能的利益诱因,才是导致经国先生毅然跨出这一关键性一步的最重要动力。
   当年,美国尼克松政府为抗击最大的威胁苏联帝国,突然与北京联手,此举引发国际政治连锁反应。鉴于地缘政治中冷酷的现实主义,也鉴于西方民主国家早已不满蒋氏在台的威权统治,于是,台湾的中华民国于1972年失去联合国席位,西方各主要大国在外交上也纷纷离台而去。虽然台湾有耀眼的经济起飞,但国府仍突然成为风雨飘摇中的“亚细亚孤儿”,面临极其严峻险恶的外交内政情势。有鉴于此,国民党为维持台湾在国际社会的生存和尊严,必须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而起死回生之惟一生路是:迅速奠立自己的政治正当性基地:民主化与本土化;以民主的象征符号,作为与大陆共产极权统治相对比、相区隔的标志,从而在根本上确立其统治合法性。以此赢得国际社会的同情,获得国内民众的支持。因此,走向民主化与本土化,成了台湾赢得国际善意渡过生存危机的最大政治诱因。
   而在台湾内部,虽然《自由中国》组党失败雷震被捕,《文星》后来也在政治压力下夭折。然而失去联合国席位后的台湾,于1972年实施本土化改革,出现所谓“向内的合法化”运动,即中央威权统治的本土化运动。1978年增额中央民代改选(1950至1969年这20年间,台湾选举只到省议员和县市长层次,中央选举是冻结的),此契机使(非国民党、实为民进党前身的)“党外”人士开始组织化。他们以巡回助选团的方式到台湾各地大串联,并发表12条共同政见:要求开放党禁、报禁、解严、国会全面改选、省市长民选、司法独立、军队中立等。1979年5月,《美丽岛》杂志社宣布成立,该杂志的组织方式,其实就是为了组建一个没有名称的政党。面对反对党禁区被突破的危险,国民党当局当年实施镇压,《美丽岛》杂志社的重要成员全部入狱并被审。虽然反对党的这一波涌动又被镇压下去了,然而该事件却使黄信介、施明德和辩护律师陈水扁、谢长廷等新星开始崭露头角,日获人心。台湾当局所承受的岛内要求解禁的压力,日益增加,成立合法反对党的诉求,已经呼之欲出,逼近总统府门槛了。
   1984年11月,《蒋经国传》作者江南,在美国被台湾情治部门暗杀。一时国际舆论鼎沸,台湾的国际形象跌落到最低点。江南事件被人称为几乎压倒专制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之后,国民党当局名声愈来愈差,所受的压力愈来愈大,已经接近了临界点。
   1986年9月28日,“党外”各团体在台北正式宣布成立“民进党”。此时台湾并未解除戒严法,按照过去惯例,此举应是非法。但是,蒋经国并未干预,默许了此事。这是一个微秒而重要的政治讯号,预示了台湾未来的走向。
   随后,1987年,瓜熟蒂落,蒋经国毅然决然,解除党禁、报禁。
   人或要问,什么是台湾当局开启封锁多年的政治阀门的钥匙?在笔者看来,最根本的是当政者的利益考量。首先,统治集团特别是威权领袖通过评估,已获得大体共识:形势发展到当时,镇压的代价已经比宽容的代价大了。在他们的评估中,倘若一仍其旧,实施镇压,当然好处是可以暂时免除了对自己垄断权力的威胁;但是,回顾历史经验,他们意识到,即使强化镇压,也不能彻底消灭反对运动,并且徒然增加社会与政权的两极对立,丧失统治合法性,受到国际社会愈益严重的孤立。
   除了国内外“合法性”“认受性”危机以外,另外一项正面的诱导性因素,就是国民党评估了从过去仅有县市长选举而走向开放全面选举的利弊。他们体认到,开放选举,具有整合中央与地方菁英的功能。由于国民党与台湾并无渊源关系,能获得社会支持的方式就是建立一个选举系统,以创造其统治是得到地方菁英支持的正当性。而对地方菁英而言,由于国民党掌控了大部分社会与经济资源,除加入国民党并与之合作外,无法得到自己的政治与经济利益。简言之,选举能使当局收编地方菁英,地方菁英也因进入体系而得益,所以,国民党在一时还能保持资源优势,不会影响自身执政地位。对选举的这一整合功能的正面评估,构成当时开放更高层次选举的诱导力量。
   基本的诱因在于,当政者评估:镇压的代价已经比宽容的代价大了。这就是转型的临界点。
   回观中国大陆,我们体认到,重要的不是反复要求主政者道德发现、良知觉醒,而是创造和积累客观的——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甚至军事的——条件,使权力当局认识到镇压的代价已经大于宽容的代价。如果积累并达成了该种历史条件,则政治转型的临界点将顿时呈现于政治流程中。这种积累各类诱导性因素,促成转型的过程,也就是笔者所谓的“诱导式”的制度变迁。
   人们无法诉诸独裁者的良知觉醒,但可以诉诸他们的利益盘算,诉诸客观的利益诱因。
   这些利益诱因当然包括政治家的权力、(历史)地位、名声、威望、本党执政权力等等;增进公共(国家)利益也是一个可能因素,但不是政治家考虑的首要因素或权重因素,其实公共选择理论及其他很多学说都明确地指出了这点。正如布坎南(Buchanan, J.M.)所说:“必须把政治家和政府官员看作是用他们的权力最大限度地追求他们自己利益的人。”(注1)

二、诱导性制度变迁


   事实上,除暴力革命外,各国在制度演化史上,都有其不同的利益诱导方式。传统上,英美普通法系统国家,除了国会立法之外,其日常制度形成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诱导性制度变迁的过程导致的。在那里,当各利益主体在各方都有利可图时(所谓双赢或多赢格局),通过司法案例的确立就可以形成新的制度安排。美国的案例法特别容易导致大量的诱导性制度变迁出现,所以制度时时创新已经成为美国常规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了。
   中国的诱导性制度变迁当然与美国非常不同,原因在于中国需要改变的是基本架构,而不是如美国变的是具体法规制度。就这点而言,中国目前面临的任务与1986-87年蒋经国先生有类似之处。然而,即使如此,在当今中国利益集团分化日益明显不可逆转的情况下,在国际社会日益渗入中国的情况下,特别是中国进入WTO这个巨型的“制度磨合器”的态势下,在“市场经济地位”的国际标准驱迫下,事实上,在经济领域中,中共过去一系列不合国际规范的所谓“中国国情式”的制度正在进入历史性的“转型磨合期”。这一制度变迁,正在日积月累,用共产党的哲学语言,“从量变到质变”,从而促成更深入的制度转型。
   经济领域的制度变迁20多年来在中国是明显的,特别是加入WTO之后,正在加速运行。
   外部诱因
   制度变迁,就外部诱因而言,WTO 的规章、西方主要工业国家尚未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等巨大的外部压力,都是国际社会诱导催化中国经济领域的制度性变迁的强大力量。
   如,中国加入WTO之后,出现了崭新的情势。一些过去不准中国人染指而实行国家垄断的行业禁区,象银行、保险、网络公司、大学等行业,按照入世协议,其中部分已经或即将对外国人开放,对外国资本开放。这样,就势必造成某种“反向国民待遇(reversed national treatment)”,即: 外国人到中国来可以享有中国的“国民待遇”,但中国国民自己在国内反而不能享有“国民待遇”。在2002年,有一个典型案例,上海有位民营企业要办银行,提出申请,银行管理部门拒不批准。于是被这个民营企业告上了法庭:问为什么你让外国人来办银行,却不让我们办银行?并且提出:国家有政策,凡是对外国人开放的领域都要对民营企业开放,你为什么还不开放?他实际上是在诉诸法律,起诉中国官方“歧视本国公民”。这一官司虽然无疾而终,但对这种“反向歧视”的批评与抗议一直不绝于耳。最近,人们注意到某种“滞后效应”的出现:当局近来已经对民间集资、私人集资(实质是走向中国的民营银行)持某种开放态度,即是说,近年来北京当局对过去设立的针对中国人的“行业禁区”,正在静悄悄的松开了一些缝隙,有了一定的制度性松绑。这实质上正是中国加入WTO之后的诱导性制度变迁。
   过去学界有关共产世界变迁的国际影响因素(主要是挑战、依赖和示范三类影响)的论述,常用前苏联、东欧与中国作对比,前苏联时受到美国(特别是星球大战计划的)的强有力挑战,而东欧则是因政治军事上依赖苏联,苏联(戈巴乔夫新政后,表明不干预东欧国家自主意志)一撒手,东欧迅变。而东欧在经济上已依赖西方极深,故合乎逻辑转向西方)。而中共,从建政渊源上就比东欧独立,以后依赖国际社会的程度也相当弱,民族主义却很强,故难于被挑战、依赖和示范三类因素所影响。(注2)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