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
·“反向歧视”何时休?
·评中共的“内外神经分裂症”
·伊战与江胡
·中国人文精神的现代命运
·悲剧人物---邓小平
·创建未来,还是毁弃未来?_______概览中国教育界
·潮起潮落又逢君--“反西方主义”一瞥
·新阶层: 绿卡精英
·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分疏
·文化中国的历史际遇
·扫荡意识形态
·全美学自联第八次大会评述
·中国文化的现代裂变及其变体间的互动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全球人文地理的大变迁
·心有灵犀跨海通----台海两岸学术交流述评
·揭开新一轮政治游戏的序幕
·中国:民族主义与民主
·何物百年怒若潮?
·奥运梦的历史功能
·次韵答鹏令兄
·时空的循环互动——兼论拟古与创新
·商海乱世之胎_______当代中国私营业主及中产阶级的出现
·开埠即生,封关则死------上海沧桑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北京一年一度的两会,终于曲终宴席散了。脑满肠肥油光水滑的未经选举的“代表”们,鱼贯而出,腆着一肚子民脂民膏大摇大摆返还各自的后方“码头”,重新紧张地固权抓钱,热火朝天地行贿受贿了。
   
   这次两会,主调口号是:和谐社会。听起来暖洋洋的,舒服而堂皇,不像老毛时代“八亿人口,不斗行吗”那样令人胆战心惊毛骨悚然了。从阶级斗争终于变成了阶级和谐,煌煌盛世,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只不过,这个盛世仅有一个很卑微很细小的限制条件:不要去掀开这一幅和谐协调莺歌燕舞的巨大画布,不要不经许可查看那画布下面的深渊,即,不得擅自闯进中国边远农舍、西北穷乡、下岗之家、拆迁之户、上访之村这些“国家机密重地”。切切不可入内。否则,你就只好闭目塞听才能心安了。或者,你就不得不承担破坏国家稳定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了。说得也是,不捂住实情,不掩盖冲突,如何能呈现如此美妙的和谐社会?倘有人胆敢把家丑外扬,这破坏和谐的罪名谁担当得起?
   

   所以,不要再提弱势群体与精英集团那触目惊心的差距和冲突了吧,不必再谈万州、汉源....事件以及遍布全国的大小矿难了吧,不需再想那些维权案例中的愤懑沸腾的民怨和官民对抗了吧。眼不见,心不烦,自和谐。
   
   于是,新登基的“核心”以及精英集团的代表们就有了今天这个红色盛世,这个和谐社会。
   
   然而,行色匆匆的返家代表们却忘了自己还留在北京了一件东西,一颗定时炸弹。
   
   这就是,他们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
   
   自说自话自认代表了全国人民的“代表”诸公们未曾料到的是,此法一出,环球惊愕。继之而起的是铺天盖地的讨伐之声。国际社会对北京的《反分裂法》,看来很不买帐,在北京听来,声音很不“和谐”。
   
   首先,是台湾的轩然大波。台湾执政当局指出《反分裂法》是一部战争法,是企图以武力吞并台湾,直接威胁台湾民主和自由的政体,直接威胁2300万台湾同胞身家性命。对北京通过《反分裂法》,台湾蓝绿两方,同声相应,反应强烈,发出“最严厉的谴责”,朝野还将为此发动3.26大示威,大抗议。
   
   其次,是美国的明确反对。白宫和美国国务院表示,中国方面制定《反分裂国家法》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它等于是单方面采取了可能会改变两岸关系现状的行动。语言方式虽然仍不脱外交辞令范畴,但实质内容强硬冷峻,清楚明确地表明了台海局势维持现状对美国国家战略利益的重要性。
   
   相关国家日本,认定北京的《反分裂法》是为了确立对台湾动武的法律根据,并强调,中国这项做法所牵涉的绝非中国内政。如此,日本明确站到了台湾一边,明确地把自己定位为在亚洲对付中国的平衡力量,日本并逐步走向停止对华贷款。这是具有重大地缘政治意义的国家转向。
   
   事实上,早在两会之前,当北京放出风声准备制订《统一法》(后才更名为《反分裂法》)后,美日就已经开始加紧行动反制了。其具体结果,就是前不久宣布的:美日安保条约将涵盖台海地区,美日《周边有事法》已经确定包含台湾海峡。这确实是给了北京一记沉重的闷棍。过去多年来美日(特别是日本)一直不便明确说出来的话,这次终于明确诉诸条约了。这实际上是北京的《反分裂法》给美日两国在道义上的授权。这样,北京强立《反分裂法》,未蒙其利,先受其弊。它已经导致了对北京而言的重大负面后果。
   
   最令北京恼火的是欧盟,本来已经箭在弦上,欲解除对华武器禁运的欧盟,在《反分裂法》甚嚣尘上之际急切表态,它此刻不会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以免给人以鼓励北京的《反分裂法》的印象。北京几年来惨淡经营的献媚蛊惑功夫,一下子又成竹篮打水,落了空。
   
   恐怕世界上没有任何敌对势力和国家对中共的打击能超过中共自己的《反分裂法》了。北京用《反分裂法》使自己的敌手或潜在敌手相互连接了起来,让过去勾心斗角的他们之间结成了巩固的联盟。本来在“和平崛起”软调催眠下已经逐渐沉寂下去的“中国威胁论”,在《反分裂法》的高调召唤下重新浮出水面。中国的周边国家,重新对中国睁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忧心仲仲,焦虑以观。
   
   没有什么力量能比《反分裂法》更有效地为中国制造地缘政治的被包围态势了。没有什么方法比制订《反分裂法》更能升高两岸的敌对紧张情势了。没有什么手段能比《反分裂法》更严重地挑战“和谐社会”,并在它的身体里买下一颗定时炸弹了。
   
   国际社所以有如此强烈而几乎一致的反应,原因在他们对法律是极端严肃看待的。
   
   国际社会认定,一把《反分裂法》的利剑悬在头上,中国大陆与台湾双方将来谈判解决问题时,都被大大压缩了可选择的空间。政治本为妥协的艺术。对于极其困难的课题,大政治家的思路常常是,最好为各种可能性预留空间,才不致使自己被逼进狭窄的墙角,没有回旋余地,出现死棋僵局,甚至爆发战争,玉石俱焚。
   
   在政治谈判,外交斡旋中,某方的单方面诉求一旦立法,一旦把话说死,就堵塞了未来解决问题的灵活空间,堵死了可能的回旋余地,很可能陷自己于不利、不义,四面楚歌之境。
   
   北京立法其实是授人以柄,正如军备竞赛一样,北京的《反分裂法》必将开启两岸的立法竞赛。试想想,这边既出了《反分裂法》,那边何尝不可立《反并吞法》?这边授权“非和平方式”解决,那边为何就不能授权“反侵略战争”准备?如此循环竞赛,盘旋上升,非至台海变成火海,不会止息。
   
   北京的主事者本想通过此法来邀结大陆民心,预警和震慑对岸,从而图个安宁。但是,《反分裂法》一立,在两岸反而制造了更严重的对立与分裂。台湾的民心被严重激怒,与大陆越走越远。同时,北京的统一诉求也进一步在国际上丧失同情,为自己制造了大量敌人和敌意。笔者敢于断言,北京在《反分裂法》法律条文的驱迫下,悍然挑起台海战争之日,就是代表们埋藏的定时炸弹爆炸之时,也将是中共政权分崩离析之时。这就叫: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Friday, March 18, 2005
   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