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陈奎德作品选编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一、9.11与“新保”登台

   9.11恐怖攻击事件后,美国政府在政治实践上走向了新保守主义(neoconservatives ,缩写为neocons,新保)。新保守主义的思想,主要来源于芝加哥大学已故哲学教授列奥•斯特劳斯。其核心是,制度差异是有善恶之分的。反抗暴政,对付 “野蛮”的敌人,是西方人应有的“自然权利”和责任,可以不受现存国际法与国际组织的约束。

   对9.11,首先的反应是直接的军事反应——美国对阿富汗的战争。2001的9.11事件后不久,美国就对该事件的罪魁祸首本拉登的保护伞——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发起了攻击,并迅速获得了胜利。塔利班政权对内实行政教合一的统治,在国际上奉行强硬外交。塔利班武装力量的保护更是拉登的基地组织壮大的原因之一。该政权在美国大军压境的情况下,仍不肯交出本.拉登。这一死硬行为终于导致了它的覆灭。

   紧接着是新的战略方针的出台。阿富汗战争胜利后,2002年6月1日,美国总统布什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首次阐述了被称为布什原则的三大要素 。第一,美国战略不再主要是“冷战时期的遏制与威慑原则”,而是要保有“先发制人”( preemptive strike ) 的权利,“在最坏的威胁出现之前”主动出击敌人;第二,自由民主的价值观是普适全球的,特别包括伊斯兰国家;第三,美国 “尝试保持不可挑战的军事力量,从而使以往的军备竞赛不再有任何意义,国家间的竞争将局限于贸易和其它和平事业”。

   2002年9月17日,布什正式签署发表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 报告。该报告更系统地解释了“布什原则” 的三大要素。报告指出,从遏制与威慑原则向“先发制人”原则的转变,是由于非理性的恐怖主义份子不受遏制与威慑的阻遏;美国价值观的普适性,是因为“地球上没有人渴望被压迫,渴望受奴役,或热切期待着秘密警察的夜半敲门”;美国保持不可挑战的军事力量是基于“美国特色的国际主义”(a distinctly American internationalism),它“反映了价值观与国家利益的统一”。美国将创造出一种“17世纪民族-国家出现以来”的崭新局面,即国家间将只有经济竞争而无军事竞争。总之,美国“将通过打击恐怖主义组织和独裁政权而保卫和平”。

   法国《新观察家》周刊勾勒了这样一幅新保守主义者的画像:“他们爱民主、军队和秩序,憎恨基辛格、共产主义者和联合国;他们厌恶实用主义、孤立主义和外交官,喜欢里根、杜鲁门和托克维尔;他们把美国及其价值观和它的世界‘使命’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他们是几十个知识分子,但他们的主意改变了历史的进程。”《世界报》概括了新保守主义的4个特点:强调政治制度的重要性、推崇积极进取的民主制度、对美国价值观近乎宗教般的赞美和坚定地反对暴政。

   在美国,过去停留在理论层面的新保守主义,现在已经在实际战略层面上进入美国的权力中心,美国公众情绪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这一思路的影响。

   这是西方宪政民主国家的龙头——美国的一次历史性战略转向,是后冷战时代的“大战略”(grand strategy),它改变了长期支配美国外交战略的基辛格式的地缘政治的现实主义,必将影响全球宪政民主的走向与命运。

   二、伊战与“新保”

   从具体实践看,9.11之后的阿富汗战争并没有超越出美国的传统战略反应方式。然而,不久之后的伊拉克战争,才真正算得上“布什原则”的第一次亮相于军事行动。

   2003年3月20日爆发的伊拉克战争则是新保守主义的牛刀初试。实际上,推翻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早在1998年1月26日一批新保守主义者致克林顿的公开信中就提出了。 而9.11导致的美国心灵重创,新保守主义获得了强劲的道义动力,这就给攻打暴虐的萨达姆独裁政权提供了历史机会。

   新保守主义认为,柏林墙倒塌和苏联解体宣告了强硬路线的胜利,9.11事件证明了它关于民主政体具有脆弱性的论断,而今,伊拉克战争的速胜又把它的另一个论断变成了事实:推翻一个“坏政权”是可能的。

   新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主要有两条:其一,自由民主跟专制水火不容,民主国家应挺身反对暴政;其二,:美国及其价值观至高无上,美国应担负起它的“世界使命”。

   而美国外交历来有两个基本方面:务实主义(基辛格主义是典型代表)和“传教士情结”(威尔逊和里根为代表),两者交替占据主流。新保守主义的得势表明,“传教士情结”已居于上风。

   新保守主义认为,政权性质比任何国际组织和国际安排都重要得多,对和平的最大威胁来自反对自由民主价值观的国家,过去来自以苏联为代表的极权体制,今天来自“激进的伊斯兰的恐怖主义”。布什的“善与恶的战争”和布莱尔的“传播自由才是对安全最好的保证”,正是新保守主义在最高政治层面的反映。

   伊拉克战争是展示新保守主义“先发制人”战略的第一场战争,也是一次以更迭政权为直接目的的一场战争,它表明美国感到,自己的安全环境已发生了重大变化,面临的威胁主要来自于包括恐怖行动的“多重形式的多种威胁”,而恐怖行动有着“异己”国家支持和推波助澜的政治背景。因此,对外动武不再局限于有限打击,而是通过彻底推翻“异己”国家的政权来实现政治目标。这一政治目标就是:通过推翻暴政,在“激进的伊斯兰的恐怖主义”的渊薮打进一个楔子——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宪政国家,作为中近东的一个示范和政治重心,扩展自由的社会秩序,动摇恐怖组织依托的根基,从而从根本上保障民主国家的安全与繁荣。

   在战争形式上,配合军事,强调实施政治、外交、经济、媒体各条战线协调,总体战特征非常突出。从军事行动看,美英联军广泛地运用了特种战、空降战、心理战等多种战法手段。特别是在指示“斩首”目标、破坏伊军防御体系、控制石油油井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注重攻城与攻心结合,采用了边轰炸、边向老百姓发放粮食等措施。注重空地结合,采用武装直升机开道,攻城拔点、夺控要地,掩护和保障地面军队推进的战法。特别值得一提的事,美英联军以高度精确化打击和“斩首行动”,通过空、地、海、天、电、特”的多维信息系统为支撑,实现了信息、火力与机动一体联动,强调“不局限于决定性力量摧毁和消耗敌军事力量,而是致力于影响和控制对手的判断和意志”的新战争观,提出以具有相当的力量性、精确性为手段,诱导、强制对手接受美国的政治目的和军事目标。美军在战争中将“心战施压”提升至战略高度,其规模之大、范围之广、手段之多,可谓空前。在两次斩首行动后,在美英高强度的、以领导层目标和军事目标为主要打击目标的精确化持续空袭下,伊拉克领导指挥体系陷入了瘫痪,领导层很快失去了控制和组织防御和抵抗的能力,伊拉克战局急转直下,巴格达和提克里特也都随后出现了不攻自破的境况,伊军的抵抗意志崩溃了。

   伊拉克战争虽然遭到不少国家甚至美英的传统西方盟友的质疑乃至反对,对全球引起了广泛的辩论,对各国之间的传统结盟关系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灰飞烟灭,伊拉克战争导致的萨达姆暴政结束,以及2004年美国布什总统竞选获得连任,意味着新保守主义将成为冷战后相当一段时期美国的基本战略方针,其政治实践正在深刻影响国际关系,并将强烈影响全球的政治生态,影响世界秩序和宪政民主的走向。因此,是值得我们高度关注的。

   三、“新保”vs. 中共:基本态势

   虽然,由于9.11事件,新保守主义在21 世纪初主要应对的焦点是极端伊斯兰的原教旨恐怖主义,并且在这一过程中还必须寻求与中国政府的有限度合作。但是,从宏观历史眼光看,反恐只是阶段性任务,而日益壮大的共产中国,对文明世界,则是长远的心腹大患。

   不像基辛格的现实外交——不管制度差异而玩弄19世纪欧洲的地缘政治手腕——与之成对照,新保守主义集中注意力于专制与民主、极权与宪政的制度差异和意识形态差异上,因而无法回避,新保守主义的长期的主要假想敌,是共产中国。

   其实,在9.11之前,美国的这一战略动向已是相当明显。

   布什新政府上台后,其对华政策逐渐露出端倪。从美国”国家飞弹防御体系”(NMD)﹑美日”安保防卫指南”到美国与东亚国家的”战区飞弹防御体系”(TMD)的开始实施,从日本﹑澳大利亚﹑越南﹑印度,在中国外围的战略压力正日益增大,美国甚至逐步向俄国接近,拆解北京想象中的中俄联盟,从而使得对北京的钳形夹击的战略态势隐隐呈现雏形,北京陷入日益深刻的外交困境之中。有论者甚至极而言之,认为一个拖垮前苏联的套索正在伸向北京。

   其依据的逻辑,是冷战后期前苏联为与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 竞争耗尽国力而解体的思路,并认为,美国会继续迫使北京把更多的资源移用于战备,大概只需要十五年,中共就会被拖垮。

   本来,美国的全球战略,其总原则是﹕“削强扶弱”的平衡战略──平衡任何强国与其周围国家的力量对比,不使任何一强过于突出,从而保持美国的战略优势地位。这意味着,在亚太地区,任何亚洲强国若与其它亚洲国家力量对比悬殊都违反美国利益。但何以布什上台后如此明显地独独青睐北京,对中共施压﹖

   原因在于亚洲的力量均势已经岌岌可危。21世纪初的情势是,中国大陆因经济增长军费狂增,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成为亚洲的强权,破坏了亚洲的均势,特别是军事均势,势必引起亚洲乃至全球的力量调整。更加令文明世界不安的是,在政权性质上,中国仍是一个共产党国家。对共产中国强大的疑惧,使亚洲力量均衡的问题进入了议事日程。

   加剧这一调整速度的两个重要因素,一是中共迄今仍不肯放弃自己作为共产国家的招牌及其政治统治方式,拒绝民主改革,近年来甚至变本加厉,对内加紧控制言论、镇压异己分子、基督教徒和法论功信众,对外特别是对台耀武扬威,成为国际社会中的一个触目的不协调的”异数”和”刺头”。第二是邓之后的北京领袖缺乏象邓小平那样的韬光养晦的忍耐和眼光,不自量力,打肿脸充胖子,搞所谓”大国外交”作派,以世界大国自居眩耀,平时好说大话,关键时刻则阳痿退缩。匹夫之勇,自取其辱也。

   北京的行为方式正如一个(正在迅速长大,但)羽翼未丰尚未成熟又不讲道德的少年急不可耐地向世人露胳膊露腿展示胸肌一样,徒然授人以柄,提醒世界注意其危险性,从而导致四面树敌;同时并给比它强大的超级大国强力预防提供了口实,极易遭致维护自由秩序的“拳王”的预防式致命一击,从而中断了自己扩张力量的蹋薏豢杉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