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陈奎德作品选编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倒退是死路
·从布什访华看江泽民的从政特色
·普及胡适
·北韩的核游戏
·北韩的核游戏
·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二十世纪的先知——海耶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自由亚洲电台
   COMMENTARIES
   评论节目
    近代宪政的演化(96)
   Constitutional Evolution In the Modern World

   
   九十六、 “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陈奎德
   
    柏林墙倒,苏东解体,尽管还残存有中国等亚洲共产党国家和古巴,但它们也几乎都在挂羊头,卖狗肉,正在改变自己国家的基本意识形态方向。因此,共产主义在观念上已经无可争辩地失败了。福山(Fukuyama)的“历史终结”论的自由主义凯歌曾回旋在世纪之交。
   
   然而,不久之后,突然发生的一件惊心动魄的事件:9.11恐怖袭击。它改变了上述弥漫全球的乐观主义基调。
   
   2001年9月11日,世界金融之都纽约世贸中心那两座耸入云霄的高楼,在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恐怖袭击下,瞬间灰飞烟灭。这件事极强地象征了现代文明的某种脆弱性。
   
   人类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些灿烂的文明,它们是经过多少世代,历经千辛万苦点滴积累,才达到辉煌繁荣之顶点。人们熟知的玛雅文明、巴比伦文明、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其夺目之光,常常使后人叹爲观止。然而,它们现在都 消失了。
   
   文明的建成与文明的毁灭是极端不对称的。事实上,所有文明都是脆弱的。无论多麽辉煌壮丽看起来垂之永久的文明,都可能一朝崩塌,无影无综。
   
   「九一一」悲剧成爲历史的转捩点。从此,美国的焦点对准了国际恐怖主义,特别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恐怖主义。而意识形态和区域霸权的竞争对手,已从美国优先处理的名单上大大靠后。而福山“历史终结论”的风头,现在也让位于亨廷顿的“文明冲突”理论了。
   
   面对如此残酷的恐怖袭击,美国政府面临三种不同的路径选择:
   
   1. 第一条路,对穆斯林极端主义派别开展大规模「圣战」,是战争变成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冲突。正如当年的十字军东征一样。这恐怕是通向巨大灾难之路,而且也是宾.拉登之流求之不得的结果。实际上,这次恐怖袭击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爲了挑起伊斯兰教国家与西方(基督教)国家特别是与美国的仇恨战火,发动一场世界规模的「圣战」。倘如此,则冤冤相报,旷日持久,现代文明将步入自我毁灭的深渊。
   
   2. 第二条路,主要依靠美国本身力量,打击窝藏和包庇恐怖主义的国家,不在乎盟国的感受和联合国的授权,实施“先发制人的战略”,并借此美国和全球民意可用之际,顺带解决最突出的反美独裁政权。
   
   3. 第三条路,是最不容易立竿见影获至成效之路。它执行起来是相当艰难、无趣、漫长且缺乏刺激性,但可能使较少后患和比较根本的。这就是联手各盟邦和联合国铲除恐怖主义。并且,釜底抽薪,在在政治经济外交等各个层面努力化解全球的政治、宗教、文化的热点纠纷,从源头上铲除仇恨之根,掏干恐怖主义的精神情绪水库。
   
    实质上,这也就是重建世界新秩序的问题。美国,作爲现代人类宪政文明的堡垒,责无旁贷。值此艰困的时刻,美国需要更加吸取自身历史传统中广纳百川的胸怀,需要更加坚守自身自由的根基,象在珍珠港之后的全国奋起一样,在「九一一」的挑战之后,用文化间沟通和包容的大智慧,用坚韧不拔的耐心,用无坚不摧的爱心,奋起迎战,在地球上竖起更高的精神双子塔。
   
   问题是,在上述三种路径中,美国作何选择呢?毫无疑问,美国的抉择,将关系到宪政自由主义在21世纪的命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