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陈奎德作品选编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倒退是死路
·从布什访华看江泽民的从政特色
·普及胡适
·北韩的核游戏
·北韩的核游戏
·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二十世纪的先知——海耶克
·“真理部”出场——奥运综合症(一)
·“国安部”清场——奥运综合症(二)
·百年惊梦——余杰《中国教育的歧路》序
·军队国家化,何人能挡?
·陈奎德:无魂的华丽——奥运综合症(三)
·陈奎德:举世已无索仁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自由亚洲电台
   COMMENTARIES
   评论节目
   近代宪政的演化(93)
   Constitutional Evolution In the Modern World

   九十三、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陈奎德
   
   在二十世纪和在二十一世纪之交,由于前述的在经济政治各方面中国处于十字路口,由于中国经济更大程度地与世界交流,产生了两个基本后果,促动了知识界思考与良知。首先,是公正问题。由于贫富差距急剧扩大,贪污腐化愈演愈烈,社会公正问题困扰着知识分子的良心和思绪;其次,是民族主义问题。由于中国更多地更深刻地和世界打交道,各国之间利益冲突浮上台面;加上有些中国知识分子在海外留学或被迫流亡海外,这就强化了中国人的“自我意识”,有关中国与世界的关系问题,中国在世界的地位等问题,进入了思想界思考的核心。
   
    于是,中国知识界通过消化中国的现状,包括对世界历史的反思之后,开始各自形成了自己的一些学术观点,最后慢慢地形成了两个主要的群体,虽然实际上每个人的思想脉络都不尽相同,但是大略上还是可划为所谓的自由派和新左派。论争并不是近一、二年才有,其实一九九五年甚至更早,就已经开始了。如一九九五年4月,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召开的《文化中国:转型期思潮及流派》研讨会上,新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如王绍光、崔之元、甘阳都在场,他们与其他观点不同的学者如林毓生、胡平、陈奎德、 吴国光等都有过争论。后来香港和大陆的刊物,也发表过双方部分学者以及李慎之、卞悟(秦晖)、徐有渔、朱学勤、汪丁丁、刘军宁、许纪霖以及汪晖、韩毓海等人论战的文章。
   
   更显著的标志是在1998年,李慎之先生当时在北大百年校庆时为自由主义“破题”,他在为《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所作的序中,开宗明义指出:
   “值此北京大家庆祝建校一百周年之际,最要紧的是要弘扬北大的自由主义传
   统。“自此之后,自由主义和新左派的的论争日趋激烈了。
   这里概览一下双方争论的四大焦点:
   
    第一、对当今中国现状的判断:中国目前是已经进入了全球主流的经济,政治,文化秩序,还是没有?这里我们不想用“资本主义”这个词,因为它最多代表主流秩序的经济侧面,不能涵括政治、文化体系;况且即使用它来描述经济体系,也不如“市场经济秩序”准确,因而“资本主义”并不是一个有效的分析概念,同时本身还带强烈的历史遗留的褒贬色彩。
   
    第二个焦点是,从价值选择战略上,中国应该进入还是应该对抗、或退出世界的主流秩序,或另行创造“第三条路”?这是一个根本的焦点。
   
    第三,中国目前的社会公正问题是由于引进了市场经济带来的,还是新旧体系在转轨时期政治权力未受到制约才造成的?
   
    第四,如何评估二十世纪冷战的历史?
   我们会在以后详细讨论这四个焦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