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回光返照的哀鸣]
陈奎德作品选编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者:陈奎德

   --------------------------------------------------------------------------------

   中国政治开始冒出某种幽默感。据报导,中共党总书记胡锦涛御旨批曰:“管理意识形态,我们要学习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虽然遇到暂时困难,但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

   怎么个“正确”法?是“父传子政权世袭”,还是“大饥馑饿殍遍野的同时用核武计画要胁国际社会”?是“用恐怖手段炸毁民航班机”,还是“每天三分之一的时间做思想工作,如同洗脑,每天从早请示开始,一直到晚汇报。每一件事都是受到金氏父子的指点和安排”?……笔者曾在2003年胡刚上台时撰文,告诫胡温政权必须勇于全面融入国际社会,不要坐地为牢,自限格局,摇摆于邓与毛这中共两极。然而,可悲的是,笔者还是不幸而言中。请读读胡的这段毛味盎然的讲话,很难相信它竟是21世纪的政治产品:“境外敌对势力,媒体大肆攻击我们国家领导人和政治制度。而国内媒体打着政治体制改革的旗号宣传西方资产阶级议会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散布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否定四项基本原则,否定国体和政权。针对这种错误,绝不能手软,要加强新闻舆论管理,不要给错误思想观点提供管道,要学习古巴和朝鲜……”云云。声色俱厉,剑拔弩张,看来胡先生是下决心一条死胡同走到黑了。

   问题是,他有能力把中国拉回到毛时代吗?他有魄力把当下中国变成史达林主义的古巴和朝鲜吗?他进行过“学习古巴和朝鲜”的可行性研究吗?要学北朝鲜,就需收缴网路通讯的工具--中国民间个人拥有的近9000万台电脑,收缴无数台短波收音机,他行吗?他敢吗?要学北朝鲜,就需收回所有媒体--网站或报刊杂志,再次全部由政府的钱养起来,他行吗?他敢吗?要学北朝鲜,就需收回所有私营企业、外资企业、合资企业,再次实施全盘国有化,他行吗?他敢吗?谅他也没有这种力量与胆量,大言炎炎而已。

   政治幻想力如此发达,这恐怕是这位平庸领导人的唯一闪光点了。但是,我却怀疑这是吃错了药而导致的幻觉。形势比人强。中国已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已经签署了联合国两个最重要的人权公约,这个国家目前已经介入国际社会如此之深,要再度闭关锁国,封锁一切境外资讯,已是任何人力所不逮的了。北京要靠经济增长率维持其执政“合法性”,然而要保有其目前的经济增长率,北京有求于国际主流社会甚多,这一点,已经不可逆转了。即是说,中共需要依存国际社会才能继续生存,“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共”了。用北京喜欢的语言,叫做“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因而,近十几年来,北京政权口口声声要与“国际社会接轨”。但读了胡书记的上述秘密演说,人们好奇的是,它究竟是要和哪一个“国际社会”接轨?是与金正日、卡斯楚等人的“国际社会”接轨,继续沆瀣一气,朋比为奸呢,还是改弦易张,弃暗投明,与文明的主流国际社会接轨?

   几年前,笔者依水泊梁山老例,曾经给北京心底里的“铁杆密友”排了一下座次,当时的排名顺序为:

   1、“反西方英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2、南联盟前独裁者米洛舍维奇3、柬埔寨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4、北朝鲜的金正日5、统治缅甸的独裁军人6、统治伊朗的神权领袖7、古巴的终身执政卡斯楚8、利比亚的疯子国际恐怖主义后台卡扎菲9、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

   现在,若干年过去了。世事变迁,人事已非,上述北京的密友们,有的因四面楚歌,已命丧黄泉,如齐奥塞斯库、波尔布特;有的已被拿下大狱,等待公审。如米洛舍维奇、萨达姆. 侯赛因;有的已幡然醒悟,改邪归正,如卡扎菲,如今剩下的“个中翘楚”,确实是不能不推金正日和卡斯楚了。因此,对中共的外交“道统”而言,胡锦涛先生一脉相承。看来,他确实是深谙其中三味的。

   不过,北京的问题是,“密友圈”的趋势有点不妙:江河日下,日趋零落。想想看,曾几何时,也还有“九大金刚”可以拍拍肩膀,哥们义气。现在呢,没过几年,却死的死,囚的囚,降的降,转眼间少了五友。按此速度,前景可真是不寒而栗,不堪设想。而每年的国际社会评比世界上的反自由政权时,北京常常与平壤并肩而立,名列“前茅”,十足的孤家寡人情势,与文明国家的位置相距甚遥。当此之时,中南海衮衮诸公茕茕孑立,站在那里,是否有点“高处不胜寒”的孤寂感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与这样几个国际“人渣”为伍,胡先生会充盈着无比的自豪、骄傲的“伟光正”心理感受吗?恐怕未必。从北京与“密友”们合作的“暗箱运作”和遮遮掩掩扭扭捏捏的低调特点,从胡先生严禁自己秘密报告曝光,都可窥见其内心感受之一斑。因此,说北京完全没有羞耻心也是不公平的。

   综合考量中国内外的各种压力,综合考量世事的大势所趋,笔者的直觉是,这次北京退向毛时代的倒行逆施,将是短命的。估计半年之后,就难以为继。它不过是毛氏极权主义的一次短促的回光返照而已。谓予不信,请拭目以待。

   中国老话曰:知耻近乎勇。既然是没有前途的开倒车行为,中南海诸公,何不学学卡扎菲,痛下决断,回头是岸?

   

   --转载自《观察》网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