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陈奎德作品选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倒退是死路
·从布什访华看江泽民的从政特色
·普及胡适
·北韩的核游戏
·北韩的核游戏
·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二十世纪的先知——海耶克
·“真理部”出场——奥运综合症(一)
·“国安部”清场——奥运综合症(二)
·百年惊梦——余杰《中国教育的歧路》序
·军队国家化,何人能挡?
·陈奎德:无魂的华丽——奥运综合症(三)
·陈奎德:举世已无索仁兄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共产制度的接班危机:从华国锋看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纵览中国》即将问世
·古泉出大荒——黃元璋《回首风涛开怀天地》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剑气箫心──《敌对抒情──盛雪文集》序
·大饥荒与毛泽东之责
·《纵览中国》发刊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中国模式”的迷思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纪念“五四”九十周年
·趙紫陽的遺產——祝贺趙回忆录出版
·赵紫阳的遗产——祝贺赵晚年回忆录出版
·二十年来家国梦
·回儒恩怨——兼评“张承志现象”
·【甲子回眸】1957反右:思想国有化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九一一:文明的命运
·九.一一:文明的命运
·饥饿皇朝
·饥饿皇朝
·败者转胜
·《零八宪章》: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
·《零八宪章》: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 (1)
   
   陈奎德
   中国共产党已经81岁了。这个目前竭力标榜自己纯正的中国性,不遗余力宣扬大中华民族主义的政党,已经很少有勇气回顾它的出身血统了。因此,给它以及时的提醒,帮助其恢复记忆,无疑是有必要的。
   1917年,在列宁和陀洛茨基指挥下,俄国布尔什维克用暴动的恐怖手段发动武装政变,推翻了合法的立宪式临时政府,建立了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国教的政权,并成立了旨在全世界推行共产主义的共产国际(Comintern)。毛泽东曾经说过:"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列主义。"这表明中国共产主义的兴起与俄国革命是紧密相连的。实际上,它根本就是列宁所建立的共产国际的直接产物。

   众所周知,陈独秀是当时中国的新文化运动和1919年五四运动的主要领导者之一。在知识分子群与社会上有很大的号召力。当时的知识群体,作为1905年废除科举制度后受新学校教育或留学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读书人,正在如饥似渴地寻求解决中国问题的药方。在北京大学蔡元培鼓励的学生研讨会是其典范。先是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后来是一般的社会主义打动了相当多知识青年。至1920年,主要大城市中几乎都有激进的研究会成立,譬如北大教授李大钊的研究社,就很出名。当时,邻居俄国发生的十月革命受到很大关注。由于俄国诞生了世界历史上的第一个依照共产主义作为国家意识形态的政权,列宁把该意识形态改写为非西方的殖民地国家反抗西方宗主国的激进意识形态。于是,这一意识形态很快传入中国,在当时中国很多先进知识分子看来,它既是西方传来的最新「科学」,又是本民族反对西方列强的武器,所以非常投合在五四运动中兴起的科学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心理需求,支配了相当一批中国知识者。
   在这一心理背景下,1920年秋天,共产国际的特工人员维丁斯基(Voitinsky, 中文名吴廷康)就来华帮助陈独秀等人组成了中国共产主义者的核心小组。在这之后,共产国际又派了自己的代表荷兰人史尼夫列特[Sneevliet,即马林(Maring)]接替维丁斯基来到中国,在马林的指导下,1921年7月,上海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的建党会议。他们经由办刊物、开书店、翻译、办研究会、组织工会,以阶级斗争为基本宗旨,成了一个「行动的意识形态」的、以夺权为目标的、集权的、秘密的列宁主义政党。
   在中共建党会议上,有包括毛泽东在内的十二名知识分子或半知识分子出席,但创党者陈独秀和李大钊并未到场。过了一年,他们才通过了党章和基本原则,但此时,最初的十二位代表中近半数已经离开。这预示了该党的一个基本历史进程,即,早期的理想主义知识分子逐渐被社会的各种边缘人物所取代。这一替换淘汰过程贯穿中共历史的始终。
   支配了中国人命运达半个多世纪的中共,从其诞生之日起,就打上了深刻的外国血统的胎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