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陈奎德作品选编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自由亚洲电台
   COMMENTARIES
   评论节目
    近代宪政的演化(82)
   Constitutional Evolution In the Modern World

   
   八十二、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82. A Critical Time:The Later Gorbachev's USSR
   陈奎德
   
    当初,戈尔巴乔夫在苏联推行政治和文化改革,鼓吹“新思维”的自由化政策时,恐怕没有料到它会如此快地在东欧各国引起重大政治后果——铁幕崩裂粉碎。到1989年底,东欧已大变,苏联将走向何方呢?事实上,作为一个庞大帝国和共产阵营的始作俑者,“庆父未死,鲁难未已”,苏联仍存,红色阴影就仍在,它就是世界的一块心病。各国仍不得安寝。因此,全世界都在密切关注苏联的动向。
   
    实际上,早在1989年,前苏联的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等在1939-1940年被强行并入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已经纷纷表达出了独立的诉求。
   
    1989年12月31日,戈尔巴乔夫发表新年讲话,指出:“过去的一年,革命革新的浪潮席卷了东欧。......许多问题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现在我们更加清楚地认识到,我们的目的,就是建立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建立自由和公正的社会。”
   
    1990年1月,激进改革派的代表叶利钦说他们在最终目标上与戈尔巴乔夫是一致的,但却主张采取更加激进、更为坚决果断的策略来推进改革。20至21日,叶利钦等176名代表组成了「民主纲领派」组织,宣称代表了苏共三分之一的党员。
   
    1990年2月5日至7日,苏共举行中央全会。戈尔巴乔夫作了主题报告,向前跨了一步,接着,叶利钦代表「民主纲领派」作了针对戈尔巴乔夫十条报告的发言,提出了自己的更彻底的十条,即:放弃所谓「民主集中制」,实行普遍民主;从一党制过渡到多党制;以及各加盟共和国依据自愿原则联盟等十条激进主张。
   
    不久,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给过去斯大林时代大量受迫害的人恢复了名誉,并对积极参与镇压的人给与了刑事惩罚。一个新的政治宽容的时代降临到了历经苦难的这片广袤的大地上。
   
    1990年3月15日,苏联人民代表大会根据新宪法选举戈尔巴乔夫为苏联第一任总统。按照宪法,总统享有极大的权力。希望以此来推动戈尔巴乔夫所提出的改革。
   
    但是,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苏联的政治与经济危机都日益严重了。
   
    在经济上,苏联由于国有制的低效率以及军事工业的拖累,困境已经日益严重,每下愈况,积重难返,已面临破产的边缘。
   
    90年2月与3月,波罗的海三国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立陶宛,先后公开宣布独立,与苏联发生了严重政治与军事冲突。5月,三国并签署《一致与合作宣言》恢复三国在二战前的波罗的海委员会同盟,并致函美国总统布什与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要求承认三国独立。接着,信奉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分裂倾向也日益明显,希望脱离苏联而去。
   
    5月29日,前苏联的主要加盟共和国俄罗斯,经过激烈的选举争夺,选举出了叶利钦为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表示将致力于实现俄罗斯的主权,“保卫自己不受中央支配”。6月12日,俄罗斯联邦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俄罗斯联邦国家主权宣言,规定,在该共和国,本共和国法律高于苏联法律,共和国享有包括自由退出苏联等条款在内的一系列自主权。
   
    山雨欲来风满楼。苏联面临着解体的重大危机。
   
    1990年7月2日,苏共28大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召开,戈尔巴乔夫的报告把“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作为苏共的前进目标。并允诺一系列关于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改革措施。但是,已经晚了。苏联作为一个庞大的共产帝国,已经风雨飘摇,难于支撑了。
   
    7月12日,叶利钦在苏共大会上发表声明,宣布退出苏联共产党,给了这个帝国以最后一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