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陈奎德作品选编
·叩问华运-----从犹太人看中国文化及其变体的前景
·共产主义:终审判决
·中国大陆的头号隐患:两类劳工问题
·自由主义与“北京之春”——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部专题讨论实况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抹去历史的痕迹----大陆产权的和平演变
·“比慢竞赛”——香港与大陆
·戊戌百年:两点观察
·中国的文化危机与价值重建问题
·并非「零和游戏」—— 兼与甘阳〈评朱熔基访美的失误与问题〉一文商榷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从台湾反对党历史看大陆组党
·静养人文之气
·二战的遗产
·八仙过海,万窍生风《文化中国:转型期思潮及流派》会议述评
·中国文坛的擂台
·变风起于青萍之末_______中国乡村民主及早年台湾地方选举
·面对邓小平的遗产
·美国之音(采访):知识分子与中国共产党50年的风风雨雨
·五四:昨天与今天
·思想警察:黔驴技穷——北京近期清洗大陆知识界
·自由派 vs.新左派———当代中国思潮对谈(2000年2月10日)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一瞥
·上海入主北京
·回顾二十世纪的「乌托邦」
·“民主国际”的兴起 ———关于华沙民主国家会议与世界新秩序的对谈
·美国大选与东亚风云
·《中国大陆研究基本手册》 第十五部分 文化动向 (1)*
·《中国大陆研究基本手册》 第十五部分 文化动向 (2)
·《中国大陆研究基本手册》第十五部分 文化动向 (3)
·从台湾宁静革命看大陆政治转型
·周期性的政治痉挛
·贺余英时先生荣退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大三角」沧桑----从美中苏到美中俄
·三方搏弈——左派发难的政治后果
·八十年代中国知识群体的崛起
·七一:53万 vs. 83岁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答薛涌
·上海派再度崛起
·宽容之道___读房龙的史话《宽容》
·普及胡適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宣言
·在自由主义的擂台上
·从台湾反对党历史看大陆组党
·在二十世纪的中国五四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符号
·无为而无不为
·台海鼙鼓动天涯——在世界棋盘上的两岸对局
·军队首脑对于对台政策的影响
·北京发布的《美国人权纪录》简评
·全世界网民,联合起来!
·淡然旁观十六大
·五十三年家国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一)东亚的战略重要性获得肯定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二)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三)美国对华政策:历史与走向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四)中国的内政外交
·政治后果:正还是负?
·中国大陆黑社会的崛起
·从外交知情权看中俄密约
·反美联俄的绝路
·「风行草偃」,天下糜烂
·一厢情愿的外交谋略——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谋及子孙》(1)
·三角同盟——幻想还是现实?——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 谋及子孙(2)
·五问中南海
·政治春假,官场百态
·布钱会晤的背后
·互联网与北京的两个命根子
·把中国人从「自虐症」中解放出来!——《鲍彤交代》的双重意义
·陈奎德: 反智主义回潮
·中国——「党军」的国家化问题
·中国:「大逃亡综合症」
·后共産主义中国的利益集团及其意识形态
·上海「神圣同盟」 vs. 西方?
·《远华案黑幕》:谁之罪?
·奥运拔河赛:1936 vs. 1988
·香港司法独立的又一战
·中国的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回光返照的"圣战": 中共镇压法轮功
·中国被WTO诱导的制度变迁:到底为了谁的利益?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自由亚洲电台
   COMMENTARIES
   评论节目
    近代宪政的演化(82)
   Constitutional Evolution In the Modern World

   
   八十二、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82. A Critical Time:The Later Gorbachev's USSR
   陈奎德
   
    当初,戈尔巴乔夫在苏联推行政治和文化改革,鼓吹“新思维”的自由化政策时,恐怕没有料到它会如此快地在东欧各国引起重大政治后果——铁幕崩裂粉碎。到1989年底,东欧已大变,苏联将走向何方呢?事实上,作为一个庞大帝国和共产阵营的始作俑者,“庆父未死,鲁难未已”,苏联仍存,红色阴影就仍在,它就是世界的一块心病。各国仍不得安寝。因此,全世界都在密切关注苏联的动向。
   
    实际上,早在1989年,前苏联的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等在1939-1940年被强行并入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已经纷纷表达出了独立的诉求。
   
    1989年12月31日,戈尔巴乔夫发表新年讲话,指出:“过去的一年,革命革新的浪潮席卷了东欧。......许多问题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现在我们更加清楚地认识到,我们的目的,就是建立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建立自由和公正的社会。”
   
    1990年1月,激进改革派的代表叶利钦说他们在最终目标上与戈尔巴乔夫是一致的,但却主张采取更加激进、更为坚决果断的策略来推进改革。20至21日,叶利钦等176名代表组成了「民主纲领派」组织,宣称代表了苏共三分之一的党员。
   
    1990年2月5日至7日,苏共举行中央全会。戈尔巴乔夫作了主题报告,向前跨了一步,接着,叶利钦代表「民主纲领派」作了针对戈尔巴乔夫十条报告的发言,提出了自己的更彻底的十条,即:放弃所谓「民主集中制」,实行普遍民主;从一党制过渡到多党制;以及各加盟共和国依据自愿原则联盟等十条激进主张。
   
    不久,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给过去斯大林时代大量受迫害的人恢复了名誉,并对积极参与镇压的人给与了刑事惩罚。一个新的政治宽容的时代降临到了历经苦难的这片广袤的大地上。
   
    1990年3月15日,苏联人民代表大会根据新宪法选举戈尔巴乔夫为苏联第一任总统。按照宪法,总统享有极大的权力。希望以此来推动戈尔巴乔夫所提出的改革。
   
    但是,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苏联的政治与经济危机都日益严重了。
   
    在经济上,苏联由于国有制的低效率以及军事工业的拖累,困境已经日益严重,每下愈况,积重难返,已面临破产的边缘。
   
    90年2月与3月,波罗的海三国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立陶宛,先后公开宣布独立,与苏联发生了严重政治与军事冲突。5月,三国并签署《一致与合作宣言》恢复三国在二战前的波罗的海委员会同盟,并致函美国总统布什与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要求承认三国独立。接着,信奉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分裂倾向也日益明显,希望脱离苏联而去。
   
    5月29日,前苏联的主要加盟共和国俄罗斯,经过激烈的选举争夺,选举出了叶利钦为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表示将致力于实现俄罗斯的主权,“保卫自己不受中央支配”。6月12日,俄罗斯联邦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俄罗斯联邦国家主权宣言,规定,在该共和国,本共和国法律高于苏联法律,共和国享有包括自由退出苏联等条款在内的一系列自主权。
   
    山雨欲来风满楼。苏联面临着解体的重大危机。
   
    1990年7月2日,苏共28大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召开,戈尔巴乔夫的报告把“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作为苏共的前进目标。并允诺一系列关于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改革措施。但是,已经晚了。苏联作为一个庞大的共产帝国,已经风雨飘摇,难于支撑了。
   
    7月12日,叶利钦在苏共大会上发表声明,宣布退出苏联共产党,给了这个帝国以最后一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