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自由亚洲电台
   COMMENTARIES
   评论节目
    近代宪政的演化(78)
   Constitutional Evolution In the Modern World

   
   七十八、柏林墙的倒塌
   78.The Falling Down of the Berlin Wall
   陈奎德
   
   戈尔巴乔夫的新政以及波兰团结工会的先例表明,苏联已经缺乏意愿甚至也缺乏力量去干预东欧国家内部的变革和独立倾向了,这就极大地鼓励了这些国家人民的勇气。
   
   首先,是匈牙利自1986年起加快了经济自由化进程,并且,它还拆除了与奥地利之间的边界(警报)障碍。这是一个讯号,意味着东西欧之间的界限第一次松动。
   
   1989年6月4日,中国北京发生天安门事件,中国学生与市民的牺牲及中共的残暴震惊了东欧,震惊了全球!人们对共产主义已经彻底绝望了。
   
   就在同年8月,东德人获准自由到匈牙利旅游,很多旅客借此渠道进入西德驻匈牙利的大使馆或领事馆申请政治庇护。9月,匈牙利边界完全开放,捷克斯洛伐克也紧随其后配合,于是,小股人流汇成了洪流。三天之内竟有一万两千东德人涌向了西方。这是东德崩溃的开始!
   
   1989年10月6日,东德庆祝“建国”40周年及其所谓“社会主义的胜利”;与此相对照,东德的防暴警察正同各个城市声势浩大的反政府示威民众发生激烈冲突。这些抗议活动是由著名的反对派组织「新论坛」以及路德教会领导的。正当此时,戈尔巴乔夫抵达东柏林访问,他告诫惊慌失措的东德首脑昂纳克“只有抓紧时机进行改革才有出路”。10月16日,东德宣布取消前往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的旅行限制。10月18日,昂纳克被迫下台并被软禁。此后,东德各大城市此起彼伏爆发了空前未有的更大的示威浪潮,要求民主化、新闻自由和真正的选举。11月5日,一万多东德人有的开汽车、有的坐火车、有的步行经捷克到达了西德。11月7日,东德民众涌入西德的速度达到每小时120人,这些移民大都相对年轻,有技术,懂专业,东德实际上已出现国家动脉大出血!在此严峻形势下,东德党政领导集体辞职。嗣后,党内改革派主掌了政权。
   
   11月9日,东德被迫放弃了边界管制,如春潮汹涌,数以万计的东德人进入西柏林,欢欣雀跃的人们捣碎柏林墙,登上勃兰登堡大门。从此,矗立了数十年的铁幕的象征——柏林墙倒塌了。它进入了历史的烟尘之中。这一天,成了标志共产主义失败的历史性日子!
   
   东德的与其他东欧国家不同之处在于,它的民主转型是与东西德的重新统一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因此,它获得了同胞的热情声援。
   
   类似波兰与匈牙利,东德的各政党与组织于1989年12月8日召开了“圆桌会议”,与会的有德国统一社会党(即共产党,后更名为民主社会党)、以前的民主党派、「新论坛」和教会代表等。会议决定,于1990年5月6日举行真正自由的人民议院选举。
   
   1990年1月28日,东德总理与“圆桌会议”各政党与组织代表达成协议,选举提前于1990年3月18日举行;之前,参加“圆桌会议”的在野党各派一名代表参加政府,而政府派一名部长参加“圆桌会议”;地方选举仍于90年5月6日举行。
   
   1990年3月18日,东德举行了40年来首次自由的人民议院选举,主张统一的亲西德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取得胜利,获得40.8%,加上盟友共52%的选票,而原共产党只得到16.4%选票。这一结果,不仅标志着人们对共产主义的唾弃,也标志着对东德的唾弃。于是,8月31日东西德签署了统一协定,德国的统一已经势在必行了。
   
   1990年10月2日,两德正式统一,原东德的疆域并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版图之中。经过40年的分离对峙后,一个统一的德国重新屹立在欧洲的心脏地带。
   
   德国的前面展现出一个强大而光辉的前景。然而与希特勒德国崛起时不同,这次它的邻居们并没有表示出恐惧与敌意。因为西德作为民主的西欧之一员,它对二战的德国历史有极深的忏悔,同时它也已经积累了40年的民主宪政经验,并且构成了它的强固传统了。各国希望统一的德国在世界经济和政治舞台上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