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陈奎德
   
   (http://www.epochtimes.com)
   有时候看国与国之间的外交挺有趣,象极了小孩之间的拉帮结派,吵架斗殴,明争暗斗。小心眼与小算盘双飞,小媚眼和小绊脚齐下,颇富于戏剧性与观赏价值。
   最近北京与莫斯科、华盛顿之间的外交游戏就是这样一出典型的三角折子戏。

   7月15日,江泽民风风光光地访俄,在莫斯科与普京总统又是熊抱又是吻颊,并喜孜孜地签署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双方意有所指地声称坚决反对霸权主义,反对废除1972年美苏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即 ABM)....。北京与莫斯科之间的这种夸张式的亲热,似乎又重现50年代斯毛结盟的蜜月时光了。
   不过且慢,仅仅一周之后,风云突变!7月22日,美俄出人意料地握手言欢!布希和普京在热那亚达成了有关导弹问题谈判的协定,他们声称双方将同时配套讨论导弹问题的进攻性和防御性这两个侧面。 两位领导人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说,在如何推进这一谈判方面他们已经有了一些强有力和实质性的共识点,他们宣称,他们在发展两国新的战略关系上迈出了重大的一步。 外电纷纷认爲,它是美俄关系的重大「突破」。
   这简直就是在北京脸上扇了一耳光!中南海的震怒与尴尬是可以想见的:直如五味瓶打翻,酸甜咸苦辣,不打一处来。据报导江泽民随即与普京通了热线电话,其内容,不需要有很高的想象力恐怕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的。
   果然,普京再次出场,爲安抚北京,玩起了语言游戏,「郑重其事」地称美俄之间的协定仅仅是「进展」而非「突破」。而北京在此不利且尴尬的情势下,不得不把先前气壮如牛的大话悄悄收回,并由中共外交「教父」钱其琛亲自出马,谦卑地声称,北京也愿意与美国谈反导弹防御系统(NMD) 问题,云云。全然忘记了不久才作出的不与美国谈 NMD 的高姿态。而北京刚刚还在唱的高调──「ABM 是世界安全的基石」等等,也慢慢消了音。至此,不过几天工夫,中俄的反 NMD 「联盟」就迅速破裂,一朝瘫痪了。
   北京在外交上出的此类洋相,原因盖出于中南海的谋士们自作聪明的只知道形式主义地玩三国游戏,全然忘记了在导弹问题上,中俄之间的地位是不同的。中国的导弹数量与质量与俄国不可同日而语。美国知道,中方导弹既少且差,无论美国是否搞 NMD,中方总是要更新与增加其导弹的,因此,白宫认爲与中方谈此问题并无意义。但俄国不同,俄国导弹数量大且质量好,在可以看到的未来,NMD 也无法完全防御它们。因此,NMD 有能力使北京有限的导弹废掉武功,而对俄罗斯则不可能。但是,俄国维护大量导弹的开支过于巨大,它有意与美国谈判,使各自对等削减导弹数目,以减轻对俄国已经衰落的经济的压力。因此,它与美方是有共同利益交叉点的。
   事实上,在美、中、俄这一大三角中各国的地位中,从总体实力看,各自面临的情势是不同的。简略言之,美国处于强势而主动的地位,当然,由此而招致的其他两方的敌意亦比较大。俄国则是在逐渐走向弱势,然而唯其如此,它面临的敌意较小,目前其他两方都想拉它,因而处于左右逢源的地位。中国,虽然正在上升,不过却是一个过早招摇的地区性潜在强权,亦被过早防范,其面临的潜在敌意大于其自身真正的实力。而更关键的实质是,中俄双方都有求于美国,而这种依赖大于双方相互间的需求。因而,美国仍处于三角中的最有利的实质地位。而中国的外交地位是最爲不利的。
   因此,倘若北京不能利用申奥成功和加入 WTO 的历史机会,改变外交方针,全面调整自己的外交与内政战略,从而以一个文明国家的姿态融入世界,则中国将再次失去契机,并跌入万劫不复之境。
   (http://www.dajiyuan.com)
   7/30/2001 5:29:00 A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