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二)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王储 选帝侯 黑厅政治
·包遵信 vs. 秘密警察国家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风向转换:民主国际的对华外交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世界民主同盟呼之欲出
·雪域诗韵——盛雪诗集《觅雪魂》序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二零零七:未完成的交响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十年,什么“东”“西”?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三场大选与中国“两会”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恭贺台湾 恭贺民主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怯懦的审判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自强运动与改革开放——一个历史比较
·2008,“文化冷战”滥觞?
·2008,“文化冷战”滥觞?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从控制记忆到控制街头——反西方浪潮观感
·西藏撬动世界格局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废墟上,硝烟中,民间社会凸显
·今又六四,多事之秋……
·天上人间的共鸣——恭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天上人间的共鸣 —— 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
·倒退是死路
·从布什访华看江泽民的从政特色
·普及胡适
·北韩的核游戏
·北韩的核游戏
·历史站在达赖喇嘛一边
·二十世纪的先知——海耶克
·“真理部”出场——奥运综合症(一)
·“国安部”清场——奥运综合症(二)
·百年惊梦——余杰《中国教育的歧路》序
·军队国家化,何人能挡?
·陈奎德:无魂的华丽——奥运综合症(三)
·陈奎德:举世已无索仁兄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北京奥运:踟蹰在柏林与汉城之间——奥运综合征(四)
·共产制度的接班危机:从华国锋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二)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作者:陈奎德
   
   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目前,朝鲜半岛的演化是东亚地缘政治的“台风眼”,极其微妙。

   最近几年来,世界上最后一个闭关锁国的斯大林主义政权北朝鲜日益衰败,饿殍遍野,民不聊生;但却仍在耗费钱财,试验飞弹,穷兵黩武,并以此勒索世界喂它钱粮。在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强大压力和北京的劝导下,在国内老百姓纷纷出逃躲避饥饿与专制的情势下,在南韩总统金大钟“阳光政策”的强大外交攻势下,终于使北朝鲜的金正日政府不得不响应南韩的和平呼吁,与之握手言和,并邀请南韩总统金
   大钟访问北朝鲜。于是在今年6月13-14日达成了这一“破冰之旅”,举行了半个世纪首次的南北韩高峰会,并于6月14日签署了一项有关两边家人团聚,经济合作的协议。两韩关系开始进入解冻的历史进程中。
   不久后的10月,奥布赖特,作为美国国务卿50多年来第一次访问北韩,金正日接待韩战宿敌美国国务卿的热情场面,比接待同时到达的韩战战友、中共国防部长迟浩田为纪念入朝50周年的访问风光得多。金正日并公开声明,同意美国在朝鲜半岛驻军。世态炎凉,莫此为甚。此举无法不令北京当局恼怒,以至于大作姿态、大张旗鼓地纪念当年并不光彩的与联合国的一战,企图一石二鸟:一方面侧面警告金正日,不能为了迎合宿敌而忘了为你流血的老朋友;另一方面则是告诉华盛顿,不能欺人太甚干预中共的势力范围特别是台湾,倘不信,我们不惜象在50年前一样与你再拼一仗。
   人们注意到,朝鲜半岛上两韩的历史性突破,实质上是亚洲的这个火药桶正在被拆除它的爆炸性雷管。这一重大进展虽然令国际社会欢欣鼓舞,但却使中、美、两韩之间的关系愈加微妙,并使未来向著渐渐离开北京的方向遁去。
   虽然,鉴于德国统一的进程过快而拖累西德的教训,两韩统一的历程恐怕将谨慎稳健缓慢得多。但是,其方向仍是昭然于天下的,那就是,北朝鲜已经不可能坚持其斯大林主义的治国方针了,它的最终走向将逐步被南方的民主制度所同化。
   即是说,亚洲的“柏林墙”——朝鲜半岛的三八线——已经进入了倒塌的倒计时程序中,若干年内,它将灰飞湮灭。这点,作为历史的定局,恐怕已无人能否认了。
   面对朝鲜半岛的发展趋势,北京的心情是异常复杂的。
   一方面,它多年来不堪金氏父子的予取予求,贪得无厌,仅去年的援助就值八百亿人民币;而且,在中朝边境北韩难民大批逃入中国东北,也使北京不堪重荷,常常强行把这些饥民遣返回北朝鲜,导致国际舆论特别是南韩的谴责。如今,眼看这个包袱将由南韩背上,显然是有某种如释重负之感。
   但是另一方面,北韩多年来就在中共的卵翼之下,除北京外,这个与国际社会为敌的恐怖政权没有人能说得上话,并且经常同国际社会玩极其危险的“赌博”游戏。
   因此当它无法无天试射飞弹,研制核武时,美国常常通过北京去与之接触和试图影响,鉴于此,平壤就成了北京向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中共在遇到美方在台湾或其他问题上向自己施压时,经常打出在北韩问题上不合作这张牌来进行要挟,使中共在东亚特别是朝鲜半岛问题上占尽便宜,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无人敢于忽视。如今,金正日直接向美国示好,无疑是釜底抽薪,把北京这个“有影响力的保护人”晾到了一边,一下子就丧失了其重要性与地位,丧失了对朝鲜半岛事务的主导权。难怪北京会具有遭“背叛”的感受。此其一。第二,当朝鲜半岛分裂对抗时,南北韩双方都有求于中共,北韩是讨援助以支撑金政权,而南韩则是希望扩大与大陆的经贸关系,获取经济利益;另外,南韩也希望北京能约束平壤的军事冒险行动。北京因为这种双边都有求于己的有利地位,左右逢源,得心应手。现在可好,两韩自行接触谈判了,北京突然丧失了这种左右逢源的地位;更严重的是,这里还有惨痛的教训,即:“越南统一的阴影”:当年中共出人出钱出枪,帮助北越攻克南越,从而统一了越南。然而悲惨的是,在国家利益上,统一的越南却迅速成为中共的敌人,直令邓小平恼怒之余,发动了一场“惩越战争”,使得中国大量优秀儿女被中共自己(当年援助给越南)的枪炮打死打伤,血染南疆。如今倘若朝鲜统一,难保不会重蹈覆辙、在紧邻又增加一个敌人?从历史传统和地缘政治的规律来看,这种后果几乎是必然的。况且,倘若两韩以“对等的政治实体”的身分获得统一,北京在处理台海两岸关系问题上,必定面临国际社会的一种明确的压力,要求北京以“两韩模式”为典范,在“对等的政治实体身分”的框架下谋求统一。第三,倘若朝鲜半岛统一,北朝鲜必定变成非共产党国家。因此,在意识形态利益上,北京又将失去一个盟友,成为“孤家寡人”,更加“孤苦零仃,形影相吊”了。因此,在朝鲜统一问题上,北京虽然在表面上要应酬说“支持统一”的漂亮话,其实内心巴不得南北韩永远分裂下去,认定这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和中共的意识形态利益。
   不过,愿望归愿望,无情的历史趋势是,朝鲜必定会走向统一。北京如果足够聪明,应当懂得这种“分化、改组”的国际游戏,由于各种复杂的经济、政治、军事、宗教、文化等因素掺杂其间,需要有关各方在前景不明的状态中相互摸索,合纵连横,讨价还价,协商妥协;不可恣意妄为,固执己见;应当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和可能的利益;看清楚东亚各国需要美国作为平衡力量,美国作为一个具有经济政治文化等“软”影响力和军事存在的“硬”影响力的强国,其利益也需要得到反映的事实;看清楚自身在这场重组的游戏中,历史所给予的机会和限度。只有如此,才能谈得上折冲尊俎,争取外交利益,使亚洲新格局尘埃落定。
   这里的关键在于,北京必须放下历史残留下来的“万国来朝”的“天国”心态,客观估量国际情势及其趋势,客观估计自己的力量和中国老百姓的基本愿望,满足于成为国际大家庭中特别是东亚地区平等的一员,而不是强求他国为之进贡的东亚霸主的地位,真正融入国际经济政治文化等基本秩序。因此北京唯一所能做的,只能是顺应潮流,对朝鲜半岛的统一乐观其成,从而未雨踌缪,为将来同民主统一的朝鲜发展正常的外交关系,奠定一个正面的基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