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淡然旁观十六大]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32)晚清新政的内容
·近代宪政的演化(33)中国的保路运动与武昌起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34)民国初年民主宪政的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35)袁世凯称帝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36)民初中国社会发展
·近代宪政的演化(37)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38)中国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39)五四与中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0)中国国民革命与南京政府
·近代宪政的演化(41)五四之后中国关于民主与独裁的辩论
·近代宪政的演化(42)法西斯主义产生的背景
·近代宪政的演化(43)希特勒与德国纳粹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44)日本侵华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45)民主对法西斯的世界大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46)战后秩序和冷战的肇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47)二战后中国的宪政实验
·近代宪政的演化(48)国共谈判破裂与中国内战爆发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淡然旁观十六大

   如果要问,何者是中共党史上最具戏剧性堪称里程碑的会议?答案是1935年遵义会议和1978年中共11届3中全会。引人注意的是,二者都不是全国党代会,而是在大会之间的某次中全会或军旅途中的政治局扩大会议。

   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共政治变化的周期与其党代表大会的周期并不重叠,说明政治变迁自有其自身的逻辑和潮流积聚所需时间。真正的政治变革很难预先安排计划,而预先由现任当权者策划好的、周期较为固定的全国党代会,往往是仪式性大于实质性,保守性大于开拓性,歌功颂德之声压倒反省批判之调。它凸显的是现任者的色彩,很难预期其会有重大变革。

   然而,当政治变革条件酝酿成熟,或者老王已被死神骤然邀请,新生力量已蓄势待发,历史契机已到时,实质变革将豁然降临。山不能挡,火不能阻,海不能淹!它不会慢吞吞地等待五年一度的党代表大会。

   有鉴于此,笔者对于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中共十六大,一直淡然观之,从未寄予过高期望。

   不过即使抱持如此低的期待,对于暗箱打开后的十六大结果,笔者仍然难掩某种失望之情:北京主政者的胸怀令人不敢恭维,其格局实在太小了。

   诚然,在内外压力下,江先生不得不交出总书记一职,这是其明智和尊重现实之举,值得表扬。但从会前一系列劝进造势动作,从空前封锁海内外舆论,从连任企图受挫后推迟会期,从迅速进行一系列人事调遣、火急运输三位地方江系大员进京,从改变游戏规则迫令不到七十岁的李瑞环先生出局,从安排多员江系大将为常委以保障自己不被清算,从留任军委主席致使接班尘埃并未完全落定、中国人必须继续忍受最高权力不明朗格局到明年三月人大会议之前……来看,诸种动作,充满了谋略诡谲之气,缺乏堂堂正正之魄。要言之,令人无法不小看。

   政治当然是要讲谋略的。但是,从事政治,更要讲政治伦理。中国大陆当下的政治,除了在根本的层面抗拒国际主流的价值体系,对抗民主、自由、人权、法治,顽固站在历史的“错误的一边”外,当权的主流政治人物的政治伦理,也存在严重缺陷。质言之,当前中国政治舞台,弥漫著一股驱之不散的阴谋味。特别是主流当政者,完全靠玩弄计谋来攫取权力,维持权力,津津有味,乐此不疲。他们把马基亚维里那一套权术经视为“秘诀”,推行赤裸裸的“唯智主义”,并且自鸣得意。这显然是中共乌托邦意识形态失败后,丧失任何理想,惟权是尚的副产品。这种为政风尚败坏了基本的政治伦理、游戏规则,给全国民众作了极坏的示范。试想,以如此缺德的主政者,居然敢于打出“以德治国”的旗号,那个“国”会被“治”成什么样,当是不问可知的了。

   我这里想指出的是,从历史经验看,“玩刀剑者,必死于刀剑之下;玩权谋者,终将为权谋所伤”。不择手段,无视规则,不讲信用,过度使用计谋搞政治,最终自己也必将被计谋所毁灭。原因很简单,你的对手也将不择手段地用计谋反击。事实上,历史上罕有纯粹靠耍阴谋而成就大政治家的。中国的主政者们,以史为鉴,我想,创建一个公平公开的政治竞争舞台,这恐怕才是你们进入历史正途、留下正面历史遗产之道。

   而对一般中国人而言,这里想说的是,让我们促成并等待下一次真正的变革机会吧!

   (RFA)

   (http://www.dajiyuan.com)11/23/2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