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宣言]
陈奎德作品选编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答薛涌
·上海派再度崛起
·宽容之道___读房龙的史话《宽容》
·普及胡適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宣言
·在自由主义的擂台上
·从台湾反对党历史看大陆组党
·在二十世纪的中国五四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符号
·无为而无不为
·台海鼙鼓动天涯——在世界棋盘上的两岸对局
·军队首脑对于对台政策的影响
·北京发布的《美国人权纪录》简评
·全世界网民,联合起来!
·淡然旁观十六大
·五十三年家国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一)东亚的战略重要性获得肯定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二)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三)美国对华政策:历史与走向
·小布希政府对华政策与东亚风云 (四)中国的内政外交
·政治后果:正还是负?
·中国大陆黑社会的崛起
·从外交知情权看中俄密约
·反美联俄的绝路
·「风行草偃」,天下糜烂
·一厢情愿的外交谋略——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谋及子孙》(1)
·三角同盟——幻想还是现实?——评李寒秋的《运筹帷幄 谋及子孙(2)
·五问中南海
·政治春假,官场百态
·布钱会晤的背后
·互联网与北京的两个命根子
·把中国人从「自虐症」中解放出来!——《鲍彤交代》的双重意义
·陈奎德: 反智主义回潮
·中国——「党军」的国家化问题
·中国:「大逃亡综合症」
·后共産主义中国的利益集团及其意识形态
·上海「神圣同盟」 vs. 西方?
·《远华案黑幕》:谁之罪?
·奥运拔河赛:1936 vs. 1988
·香港司法独立的又一战
·中国的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回光返照的"圣战": 中共镇压法轮功
·中国被WTO诱导的制度变迁:到底为了谁的利益?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宣言

   2003年10月28日,中国湖北省公安部门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著名网络作家杜导斌,引发了中国大陆和海外知识分子、作家、新闻界、民权机构的强烈抗议。 杜导斌经常上网, 议论中国时政。在万马齐喑的极权统治下,他批评专制,捍卫人权;为弱势群体仗义执言,为表达自由奋不顾身;秉笔直书,抨击对法轮功信众的残酷迫害;挺身而出,愿与因言获罪的大学生刘荻同赴牢狱;风骨凛凛,凸显了一个当代知识者的赤诚与良知。

   杜导斌因良知而陷狱了。他为中国而入狱,他为言论自由而入狱,他肩起了千钧厚重的黑暗闸门,他是为我们所有人而入狱的!

   这是中国当代史上又一黑暗的一天! 但是,自由的理念,岂是牢狱可以封锁,岂是镣铐所能束缚的!一部文明史,就是自由在这个星球上艰难起步,顽强抗争,逐步拓展,直至汪洋恣肆的历史。人类成长的漫漫长河中,文明的繁荣与言论自由权利息息相关:一个思想言论自由的时代,文化辉煌,生气勃勃;而一个压制思想言论自由的时代,则愚昧黑暗,死气沉沉。文明昌盛与自由表达,二者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精神自由,这是人类文明扩展的灵魂。 中国宪法载有公民享有言论自由等基本权利的条文,白纸黑字,彰彰在目,但在过去短短几年内,一个个独立的思想者,一个个关心国运民生、敢于针砭时弊的独立知识分子、新闻工作者、网络爱好者,却纷纷以言获罪,身陷囹圄。这是不折不扣的现代文字狱,其严酷程度直逼中国历史上千夫所指的暴政时代。

   环视全球,如今,一顶顶暴君的皇冠坠落尘埃,一个个极权的政体灰飞烟灭,一群群年轻的民主国度拔地而起, 文明,开放和自由已经蔚为大潮,直指最后的专制堡垒。然而,值此之时,北京当局却不思改弦易张,与时俱进,反而逆潮而动,变本加厉,加紧扼杀独立思想,严厉钳制言论自由。当今世界,是可容,孰不可容?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国独立知识分子、人权活动家、新闻自由的先驱们,凭藉他们非凡的勇气,前赴后继,扛起了暗夜的闸门,让民主自由之光穿透笼罩中国的浓雾。让我们记住这些闪光的名字: 黄琦,笔名难搏,“天网寻人”网页版主。2000年6月5日,以“散布、传播危害国家安全言论”被刑事拘留,后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安均,在1998年成立了中国唯一一家民间反腐败机构:“中国腐败行为观察”,发表独立的反腐败言论,在全国各地吸收了300名成员,揭发了约100件腐败案件。1999年七月,当局将安均逮捕。2000年4月被河南信阳市中级院以“颠覆罪”判处四年徒刑。 杨子立,笔名羊子,建立个人网站“羊子的思想家园”,与徐伟、靳海科、张宏海成立“新青年学会”,讨论时政以及农业问题。2001年四人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秘密拘捕,并于2003年被判处有期徒刑8至10年。 张玉辉,笔名和事佬,澳门商人,法轮功学员。2001年底他在珠海法院因参与《大纪元》工作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0年徒刑。同期被秘密判刑的还有黄奎,林洋,蒋玉霞,马艳等十多位身为大纪元义工的清华大学学生,至今下落不明。 刘荻,笔名不锈钢老鼠。曾在网上发表大量讽刺中共的文章,并敦促中国的网民声援被拘留的黄琦;于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在网上发表言论鼓励追求自由生活和漠视中共宣传等言论。 2002年11月在北京师范大学校园内被捕,12月15日,刘荻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逮捕,至今仍被中共公安关押。 陶海东,今年1月8日,他被控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同观点而接受乌鲁木齐一家法院审判,被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判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其“罪行”是利用互联网发送“反动文章”。 李大伟,在去年4月被捕,原因是他从海外网站下载了500多篇"反动文章",还将它们打印成10本书。今年7月甘肃省天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其判处11年监禁。这是中国首次有网络异见人士因从互联网上下载资料而被定罪。 赵常青,因参加1989年民主运动, “六四”后被捕并关押半年多。1997年因参选地方人大代表并揭发选举舞弊,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逮捕并判刑三年。在中共十六大即将召开之际,赵常青在全国发起并在互联网上联络了十七省市的192名异议人士,共同签署了“致中共十六大公开信”,今年八月被西安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欧阳懿,成都市一名教师,中国民主党四川省支部的骨干成员。去年12月4日被捕,原因是联名致函中共16大要求重新评价89年的抗议运动;并在网上发表文章敦促政治改革。今年9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 郑恩宠,上海以帮助被拆迁户维护权益着称的律师,他帮助超过500以上的被拆迁户打官司维护权益,并且成功地将“上海首富”周正毅和静安区政府告上法庭,但也因此被上海权势集团所仇视, 10月28日更被以荒唐的“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3年。 罗永忠,因为在网上发表文章批评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主张,并认为香港实行的是假的“一国两制”,2003年10月14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颜均,西安市一所中学的教师,由于撰写文章和参与异议人士的呼吁信等活动,在1993年3月曾被捕关押长达1年3个月。今年4月2日被国安局关押, 10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罪名起诉,所谓的“罪行”事实只是在电脑网络上发表了批评中国政府的文章。据人权组织披露他在狱中惨遭毒打。 杜导斌,笔名黄喝楼主。2003年10月28日被中共警察拘留,11月1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正式逮捕。 ………… 这一连串的名单,只是受难群体的冰山一角。他们,以及更多在中共黑暗之狱中的不知名的思想者们,是中国言论自由的殉道者。他们以坚韧不拔的勇气、妻离子散的苦痛,肉体折磨的煎熬,甚至健康、生命的付出,承载着当代中国的苦难,拯救着国人的灵魂。 在自由的天穹下,我们难以想象,“活在真实之中”,恪守基本良知,竟要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但是我们能够想象,一个无法自由飞翔的灵魂会有多幺痛苦,一个无声的中国是多幺令人窒息。 马丁.路德.金曾说,“任何一个地方的不公是对所有地方公正的威胁”。我们要说:“迫害一个自由言论者,就是对我们所有人的迫害”。我们别无选择,必须拍案而起。 这是救人,也是自救。否则,迫害言者的多米诺骨牌就会一个个倒下,更多的刘荻、杜导斌们就会被暴政吞噬;一个更加黑暗的时代就会降临中国。 我们要向言论自由的迫害者大喝一声:住手!我们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逮捕和关押中国大陆独立思想者与独立作家的行为,强烈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他们。

   鉴于每一份正义的力量,每一句声援的声音,每一项切实的援助,都是困境中的殉难者的精神支柱和粮食,都是对迫害者的严正审判;

   鉴于在恐怖际遇下有必要确立为他人求正义的道德准则,从而净化中国社会的精神环境;

   鉴于自由事业的曲折、漫长与艰辛,必须把正义的声音集中起来,必须把正义的力量凝聚起来; 今天,我们在此郑重结盟,声援中国大陆的独立思想者,自由作家,人权活动家和记者、律师及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士。 我们将建立“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网页,及时发布和评论中国大陆的各类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及人权活动的案例和新闻,凡愿意为声援中国大陆言论自由、营救人权活动者的人士,都欢迎用此平台互通信息。 我们将成立“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基金会”,在国际上召开新闻发布会、研讨会;守望相助,奔走营救,接受捐赠,聘请律师;为涉嫌“言论罪”、“颠覆罪”的中国学者和其它人士在中国寻求法律援助,为他们的家人提供帮助;为被中国大陆封杀的自由网站提供紧急救助。 我们将设立“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奖”,褒奖为中国新闻自由、改善人权作出贡献的杰出人士;展开其它促进中国新闻自由和人权事业的活动。 我们精神独立,但不是孤立岛屿;我们声气相求,我们联为一体。为了营救中国的言论自由殉难者,为了我们以及子孙后代免于恐惧,为了我们的良知,为了公理和正义,竭诚欢迎海内外各团体和个人,前来相助,共襄义举。 新闻自由和人权联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