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周期性的政治痉挛]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49)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
·近代宪政的演化(50)战后德国重建、
·近代宪政的演化(51)柏林危机(1948-1949)
·近代宪政的演化(52)战后中国内战
·近代宪政的演化(53)朝鲜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54)中国“党-国”体制的形成
·近代宪政的演化(55)中国大陆的土地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56)中共的镇反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7)三反五反运动在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58)共产党在中国知识界的洗脑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59)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0)1956年匈牙利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61)中共的反右派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
·“反向歧视”何时休?
·评中共的“内外神经分裂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期性的政治痉挛

    李少民、高瞻、徐泽荣......等几位学者, 最近在中国大陆相继被拘留或逮捕。海外华人学者人人自危。据笔者所知,已有不少人纷纷取消了预订的大陆之行;特别在香港,更是风声鹤唳,人心浮动。毕竟,「人间蒸发」这回事,过去只是在科幻作品中或《1984》那样的反乌托邦小说中才能读到,现在居然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熟人朋友身上了,那种悚然而栗的感觉,非亲历者是不可传达的。
    而尤其令人不安且不屑的是,在中美为军机相撞闹得沸沸扬扬时,作为北京增加谈判筹码的一记小动作,其安全部门静悄悄地迅速「补办」了对高瞻的正式逮捕手续。
    此外,军机事件24名人质之外的另一位美国公民李少民,在喧嚣之中也差点被遗忘了。不过就在中国宣布释放美国24名机组人员的当天,多亏华尔街日报,仗义执言,刊登了一篇关于美国公民李少民被捕事件的文章,作者呼吁人们不要因为李的黄皮肤而忘记了,他也是一个人质——第25位美国人质,这才使拘捕事件再次受到关注。
    风风雨雨,接连袭来,中国似乎又进入「抓间谍、扣人质」的新一轮循环。
    北京近来的这一系列溢出常轨、近乎癫狂的行动,令人大惑不解。中南海怎么了?海内外各种猜测,破土而出,众说纷纭;栩栩如生。有猜测是中国领导人感到受到安全威胁,从而放纵中共国家安全部能有更大自由,对来自美国的华裔学者采取行动。有猜测是中共高层对於人民解放军负责对美关系的大校徐俊平叛逃感一事,深感震惊,对於描写天安门事件的中共文件的发表更感到忧虑,于是狠下杀手,以惩效尤。......如此等等。

    这些分析不能说没有道理,但可惜都是个案性的,又无其他可靠的来源独立证实,很难完全解释上述全局性现象。对于中南海这一紧锁的黑箱,人们所据以分析的,只有其公开展示的政治行为和政策,常常有信息馈乏的无力感。
    不过,如果我们放开眼界,回溯历史,会发现历史经验提供的线索是出乎意料的丰富而平衡的。特别是1949年之后的当代史,似乎有一种明确的周期律可循,这就是现代中国的政治循环。不少人都注意到了1949年后当代中国政治突变的几个关节点:1949,1957,1966,1976—78,1989,2001。从中,大体上可以发现一个政治变化的周期。其周期约为8—12年。毛泽东曾以其政治直觉说过“七、八年来一次”,大体上是有迹可寻的。因此,目前的这种非理性的政治痉挛很可能是周期性政治变迁的前兆。
    其实,这一现象并不神秘,是有其内在脉络的。
    在一个没有合法管道释放和疏解社会不满、怨气及愤怒的专制国家,只有靠武力大扫荡或国家暴力大扫除之后,才能解除积怨,进入一个新的时期。但实际上,从此时起,内部也就开始积累混乱(熵)不同意见、不满和愤懑,但这些能量一直都被强力压制,呈表面秩序,于是内部压力持续增加-增加-增加。过若干年,混乱积累(熵增加)到临界点后,旧秩序已不能容纳压制,旧领导层已无力强压怨怒,于是底层骤然冲破压制,爆发喷薄。於是又来一次国家暴力大扫除,又进入一次新的循环......。
    显然,中南海当局比外人更深刻地感觉到积怨已接近临界点,由于对自身的统治合法性基础缺乏自信,只好实施反常的严酷镇压。这就是中国大陆无法摆脱周期性的政治痉挛的根本原因所在。
    因此,根本的问题在于,如何使社会具有合法的管道,借以释放和疏解社会不满、怨气及愤怒,借以调整和改变不合时宜的方针政策?显然,只有开放性的宪政民主体制才有这种功能,也只有它,才是中国大陆摆脱周期性政治痉挛的唯一之道。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