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美国大选与东亚风云]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62)毛的乌托邦及其失败
·近代宪政的演化(63)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开始
·近代宪政的演化(64)文化大革命的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05)
·近代宪政的演化(65)1976年「四.五」天安门运动与文革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66)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趋势
·近代宪政的演化(67)布拉格之春——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尝试
·近代宪政的演化(68)毛时代的结束与中国民主浪潮的兴起
·近代宪政的演化(69)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
·近代宪政的演化(70)八十年代苏联的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1)台湾的宁静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72)当代菲律宾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73)南韩转向民主
·近代宪政的演化(74)中国大陆在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近代宪政的演化(75)中国八十年代的政治风云
·近代宪政的演化(76)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
·近代宪政的演化(77)一九八九年中国天安门事变
·近代宪政的演化(78)柏林墙的倒塌
·近代宪政的演化(79) 波、匈、捷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0)罗马尼亚的民主革命
·近代宪政的演化(81)保加利亚、南斯拉夫的民主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2)风雨飘摇:戈尔巴乔夫后期的苏联
·近代宪政的演化(83)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近代宪政的演化(84)冷战后东欧的艰难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5)中共抗拒世界潮流
·近代宪政的演化(86)苏俄:艰难的转型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
·“反向歧视”何时休?
·评中共的“内外神经分裂症”
·伊战与江胡
·中国人文精神的现代命运
·悲剧人物---邓小平
·创建未来,还是毁弃未来?_______概览中国教育界
·潮起潮落又逢君--“反西方主义”一瞥
·新阶层: 绿卡精英
·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分疏
·文化中国的历史际遇
·扫荡意识形态
·全美学自联第八次大会评述
·中国文化的现代裂变及其变体间的互动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全球人文地理的大变迁
·心有灵犀跨海通----台海两岸学术交流述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大选与东亚风云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实力相当,比数极其接近,差距之微叹为观止,选情一波三折,险象环生,媒体出丑,笑料迭出,在佛州居然又再次计票,并迫使不少国家多发一次贺电,其戏剧性实为历史所仅见。它差点引发一场宪法危机,成为考验美国民主制度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场选举,更是始料未及。最后无论谁当选,都只有些微票数领先。此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能不令人扼腕太息。
    据说,中南海也神情紧张,目不转睛地盯着大洋彼岸的选情。有鉴于此,贺电发而又收回的失态,既然是出自“抓住第一时间维护中美两国友谊”的良好愿望,人们又怎忍心苛责呢?
    但据“谣言”传,对中南海衮衮诸公而言,若小布希当选,内心是五味杂陈,颇不受用的。
    原因盖出于竞选中其公开宣布的对华及东亚政策。然而实际的可能情况将如何呢?让我们来概略展望一下这次大选与东亚地缘政治的关系,看看其可能的后果。
   

   东亚的战略重要性获得肯定
    美国这次总统大选有关对华政策的外交辩论中,小布希最重要的实质上只有两句话,其一为,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而非“战略伙伴”;其二为,在美国外交中,中国的重要性优先于俄国。
    前者是众所周知的事实陈述,而“战略伙伴”这种虚饰伪善之词,不仅早已无人采信,且因其重复夸饰而令人厌倦恶心;而后者则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北京领导人的虚荣心,使其终于有了进入“大国俱乐部”的感觉,不亦乐乎?
    美国的外交重心从欧洲转向亚洲太平洋地区是冷战之后的一个长程移动过程。事实上,从老布希开始,美国对亚太地区的外交倾斜已经出现,现在从小布希视中国为欧亚大陆重心的政策取向业已完成了上述外交战略转移。最近,在朝鲜半岛上,美国国务卿奥布赖特与中国国防部长迟浩田互别苗头,诺贝尔和平奖与文学奖双双落入东亚背景的人手中,也许可以作为某种象征,表明:东亚已不复世界的边缘了。
    目前,对东亚各国敞开的历史机会是,东亚本身的政治地图以及美国对东亚的外交政策,都还尚未稳定成形,并未尘埃落定。特别是,目前朝鲜半岛正在急剧变迁,未来格局如何,将影响到中、美、日、俄四方的战略平衡。因此,存在相当大的可能性空间。换言之,东亚的政治地图,通过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有可能重画,至少是可以大有可为的。
    在这次东亚重组的可能调整中,具体地说,大国势力范围的消长,经济的竞争和冲突,制度的变迁,市场、信息、资源和技术的争夺,东亚新的战略平衡的建立 将占据这次大调整的中心地位。
    因此,几乎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鉴于该地区在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以及意识形态方面的重要性,亚洲太平洋新秩序的确立,将对二十一世纪世界格局的面貌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
    无庸置疑,中国大陆是东亚格局的枢纽。
    其原因,我们可从足以影响亚洲态势的国家(除美国外)如日本、俄罗斯、印度和朝鲜(南北朝鲜虽非大国,但其走向却足以影响东亚的势力格局)与中国的比较看出。
    日本,由于历史的原因,它在外交资源和政治影响力方面都有其缺陷,亚洲邻居对之一直有不信任感。因此,其单独国力已不复(二战之前的)当年,再也不能支配“大东亚共荣圈”了。只有坚守与美国的盟友关系才是日本国家利益的根本,同时也是稳定亚洲保持现状的主要支柱。
    俄罗斯,虽然横跨欧亚两洲,但重要的是,它的自我认同一直都是欧洲国家;虽然它在亚洲有广袤的西伯利亚疆域和资源,但是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都偏于其西部,即欧洲部分;此外,鉴于目前它还未完全走出制度转型的阵痛期,难于腾出更多的力量和兴趣去瓜分国际势力范围,因此,它对东亚势力平衡的卷入将是有限的。
    印度,作为一个南亚国家,历史上,它与东亚儒家文化圈的关联不深,也基本上从未介入该地区的势力均衡的较量。同时,巴基斯坦与它的长期对峙也使它无暇分出精力去染指东亚的事务。
    因此,只有处于东亚心脏的中共,目前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崛起,正在力求变成亚洲强权,破坏了亚洲的均势,特别是军事均势。东亚各国对中国军力强大的疑惧,使亚洲力量均衡的问题进入了议事日程,势必引起各方力量的调整。其导致的制衡方面的力量真空,必定要有某种形式的填补。
    在上述的各级关系格局之中,除了中国大陆与朝鲜半岛之外,其他各方在可预见的将来,大体都将维持目前的体制和力量现状,发生重大变动的可能性都较小,因此,正在变化中的中国大陆与朝鲜半岛的走向就成了亚洲重组的关键性因素。
    我们先来考察一下朝鲜半岛的微妙格局。
   朝鲜半岛:牵一发而动全身
    目前,朝鲜半岛的演化是东亚地缘政治的“台风眼”,极其微妙。
    最近几年来,世界上最后一个闭关锁国的斯大林主义政权北朝鲜日益衰败,饿殍遍野,民不聊生;但却仍在耗费钱财,试验飞弹,穷兵黩武,并以此勒索世界喂它钱粮。在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强大压力和北京的劝导下,在国内老百姓纷纷出逃躲避饥饿与专制的情势下,在南韩总统金大钟“阳光政策”的强大外交攻势下,终于使北朝鲜的金正日政府不得不响应南韩的和平呼吁,与之握手言和,并邀请南韩总统金大钟访问北朝鲜。于是在今年6月13-14日达成了这一“破冰之旅”,举行了半个世纪首次的南北韩高峰会,并于6月14日签署了一项有关两边家人团聚,经济合作的协议。两韩关系开始进入解冻的历史进程中。
    不久后的10月,奥布赖特,作为美国国务卿50多年来第一次访问北韩,金正日接待韩战宿敌美国国务卿的热情场面,比接待同时到达的韩战战友、中共国防部长迟浩田为纪念入朝50周年的访问风光得多。金正日并公开声明,同意美国在朝鲜半岛驻军。世态炎凉,莫此为甚。此举无法不令北京当局恼怒,以至于大作姿态、大张旗鼓地纪念当年并不光彩的与联合国的一战,企图一石二鸟:一方面侧面警告金正日,不能为了迎合宿敌而忘了为你流血的老朋友;另一方面则是告诉华盛顿,不能欺人太甚干预中共的势力范围特别是台湾,倘不信,我们不惜象在50年前一样与你再拼一仗。
    人们注意到,朝鲜半岛上两韩的历史性突破,实质上是亚洲的这个火药桶正在被拆除它的爆炸性雷管。这一重大进展虽然令国际社会欢欣鼓舞,但却使中、美、两韩之间的关系愈加微妙,并使未来向着渐渐离开北京的方向遁去。
    虽然,鉴于德国统一的进程过快而拖累西德的教训,两韩统一的历程恐怕将谨慎稳健缓慢得多。但是,其方向仍是昭然于天下的,那就是,北朝鲜已经不可能坚持其斯大林主义的治国方针了,它的最终走向将逐步被南方的民主制度所同化。
    即是说,亚洲的“柏林墙”——朝鲜半岛的三八线——已经进入了倒塌的倒计时程序中,若干年内,它将灰飞湮灭。这点,作为历史的定局,恐怕已无人能否认了。
    面对朝鲜半岛的发展趋势,北京的心情是异常复杂的。
    一方面,它多年来不堪金氏父子的予取予求,贪得无厌,仅去年的援助就值八百亿人民币;而且,在中朝边境北韩难民大批逃入中国东北,也使北京不堪重荷,常常强行把这些饥民遣返回北朝鲜,导致国际舆论特别是南韩的谴责。如今,眼看这个包袱将由南韩背上,显然是有某种如释重负之感。
    但是另一方面,北韩多年来就在中共的卵翼之下,除北京外,这个与国际社会为敌的恐怖政权没有人能说得上话,并且经常同国际社会玩极其危险的“赌博”游戏。因此当它无法无天试射飞弹,研制核武时,美国常常通过北京去与之接触和试图影响,鉴于此,平壤就成了北京向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中共在遇到美方在台湾或其他问题上向自己施压时,经常打出在北韩问题上不合作这张牌来进行要挟,使中共在东亚特别是朝鲜半岛问题上占尽便宜,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无人敢于忽视。如今,金正日直接向美国示好,无疑是釜底抽薪,把北京这个“有影响力的保护人”晾到了一边,一下子就丧失了其重要性与地位,丧失了对朝鲜半岛事务的主导权。难怪北京会具有遭“背叛”的感受。 此其一。第二,当朝鲜半岛分裂对抗时,南北韩双方都有求于中共,北韩是讨援助以支撑金政权,而南韩则是希望扩大与大陆的经贸关系,获取经济利益;另外,南韩也希望北京能约束平壤的军事冒险行动。北京因为这种双边都有求于己的有利地位,左右逢源,得心应手。现在可好,两韩自行接触谈判了,北京突然丧失了这种左右逢源的地位;更严重的是,这里还有惨痛的教训,即:“越南统一的阴影”:当年中共出人出钱出枪,帮助北越攻克南越,从而统一了越南。然而悲惨的是,在国家利益上,统一的越南却迅速成为中共的敌人,直令邓小平恼怒之余,发动了一场“惩越战争”,使得中国大量优秀儿女被中共自己(当年援助给越南)的枪炮打死打伤,血染南疆。如今倘若朝鲜统一,难保不会重蹈覆辙、在紧邻又增加一个敌人?从历史传统和地缘政治的规律来看,这种后果几乎是必然的。况且,倘若两韩以“对等的政治实体”的身分获得统一,北京在处理台海两岸关系问题上,必定面临国际社会的一种明确的压力,要求北京以“两韩模式”为典范,在“对等的政治实体身分”的框架下谋求统一。第三,倘若朝鲜半岛统一,北朝鲜必定变成非共产党国家。因此,在意识形态利益上,北京又将失去一个盟友,成为“孤家寡人”,更加“孤苦零仃,形影相吊”了。因此,在朝鲜统一问题上,北京虽然在表面上要应酬说“支持统一”的漂亮话,其实内心巴不得南北韩永远分裂下去,认定这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和中共的意识形态利益。
    不过,愿望归愿望,无情的历史趋势是,朝鲜必定会走向统一。北京如果足够聪明,应当懂得这种“分化、改组”的国际游戏,由于各种复杂的经济、政治、军事、宗教、文化等因素掺杂其间,需要有关各方在前景不明的状态中相互摸索,合纵连横,讨价还价,协商妥协;不可恣意妄为,固执己见;应当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和可能的利益;看清楚东亚各国需要美国作为平衡力量,美国作为一个具有经济政治文化等“软”影响力和军事存在的“硬”影响力的强国,其利益也需要得到反映的事实;看清楚自身在这场重组的游戏中,历史所给予的机会和限度。只有如此,才能谈得上折冲尊俎,争取外交利益,使亚洲新格局尘埃落定。
    这里的关键在于,北京必须放下历史残留下来的“万国来朝”的“天国”心态,客观估量国际情势及其趋势,客观估计自己的力量和中国老百姓的基本愿望,满足于成为国际大家庭中特别是东亚地区平等的一员,而不是强求他国为之进贡的东亚霸主的地位,真正融入国际经济政治文化等基本秩序。因此北京唯一所能做的,只能是顺应潮流,对朝鲜半岛的统一乐观其成,从而未雨踌缪,为将来同民主统一的朝鲜发展正常的外交关系,奠定一个正面的基础。
   美国对华政策:历史与走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